第二十一章水上烟火(2)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1-01 04:27:15 字数:2198 阅读进度:156/938

“子夜,罗卓英制定反袭计划,一举夺回吴淞与宝山城,可惜日军的炮火太猛烈,****伤亡惨重,下午不敌而撤退!”李浩仁叙述战况,淡漠的腔调宛如夜风触动神经。

阳关微微点头,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凇沪会战已经全面展开,抗战之心不可缺失,但不应该以卵击石!

招手拔断一根随风妖娆的芦苇,阳关抬手瞩目细观,苇杆断裂处漏出液体,滑落于地消弭于无形,说道:“天有不测风云,当权者……”

阳关丢弃手中的苇杆,苦涩的摇头,李浩仁若有所思,****起始无战心、战启无良策,如今劣势应敌为勇,无端堆填人命为不智。

“杞人忧天,尽心尽力、无愧于心即可,你才多大?”欧阳馨兰闷闷不乐,气呼呼的埋怨。

紧紧地依靠爱人,缠绵的一幕幕绽放于脑海,不经意间颤动了身心,阳关感知明锐,心神一荡,那感觉、味道太令人痴迷……

“沙沙…”劲风怂恿苇荡扬花,冷飕飕的寒意袭浸人心。

阳关努力的压下****,歉意抚摸爱妻的小手,咬牙说道:“炸药有消息吗?小鬼子太猖狂,该给他们上一课长长记性!”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儿女情长惆怅人心!

阳关不觉得有多么伟大,但抗战之心异常坚定,于公有先遣队为牵绊,训练出一批精英责无旁贷,于私血海深仇未报,斩情丝迫不得已!

“教官,炸药被军方控制,弹药库摸不透,搞到手难于登天,不过,监听到一段信息,****有一批水雷被日军截获,应该存放在对面的仓库!”<>dudu1();

李浩仁苦笑连连,指点黄浦江对面的灯火仓库,阳关瞩目望去,灯火明灭不定,隐隐约约间有日军守护。

孤军作战,一切靠缴获,阳关心如明镜,唯有从小鬼子手中获取物资,有目标就不用愁了,双眸渐渐泛起狠厉之色。

“啊,你想干什么?游到对岸,而后袭击日军重兵把守的仓库?”欧阳馨兰感知有异,诧异的发问。

“冒险袭击日军仓库问题不大,但水雷太大,而且不易实施计划,单枪匹马…”李浩仁忧心忡忡,感觉不靠谱。

阳关用双手安抚两人,心意已定:“你们放心,我绝不会干傻事,小鬼子还没有死绝,阳某人绝不会打退堂鼓!”

“教官小心,我去监听情报!”李浩仁很知趣,二人世界不便打扰,带着忧虑迎风而去。

“窸窣…”欧阳馨兰像八爪鱼一般缠绵而上,阳关只觉得浑身酥麻麻的,某处特别难受,一脸苦涩…

好一会儿,阳关起身穿衣,顺手为佳人盖上衣被,无限留念的走下石阶,哗啦啦没入水中,欧阳馨兰暗自忧伤,蜷缩在密室之内,默默发呆!

“嘟嘟…”巡逻艇穿梭在黄浦江上,炙白的光束来回扫视,幽森的江水绿光粼粼,风动浪涌随波逐流。

三艘炮艇压着水花警戒,两艘大型舰艇驻留在江面之上,无灯火照明随波晃悠,光束偶尔映照其上,数十米的庞然大物依稀可见。<>dudu2();

阳关口含一节芦苇,快速接近日舰,深邃的眸子中寒光闪烁,剑眉不停的跳动,哗啦啦声响动,巡逻艇飞射而来。

“波…”阳关果断的沉入水中,滞留于两米深的位置,双目仰视上方,日舰分浪飞驰江面,掀起一股废气泡沫驶向远方。

巡逻艇远去,阳关浮出水面透气,遇上游戈不走的炮舰,直接使用苇杆换气,避开眼线游向超大的目标。

庞然大物让人望而生畏,滞留于江中微微晃动,稳重得令人心悸,渐近才发现背角处有灯光,透过玻璃仓门映在甲板上,昏暗、隐蔽不显眼。

夤夜,江风怂恿波浪击打舰弦,哗啦啦的作响,黄白色的舰身吃水处染成青淡色,距离甲板上的护栏约三米,威视逼人。

驱逐舰上6门127毫米主炮,八条鱼雷发射管,28门25毫米防空炮,4具深弹投放器,堪称恐怖的大杀器。

阳关看得剑眉颦蹙,心底里发寒,前前后后观摩了三圈,搜索记忆寻找弱点,试图摧毁两艘庞然大物。

驱逐舰的螺旋桨为第一目标,鱼雷发射孔也是不错的选择,舰身底盘无处生根……

“弱点很明显,只是用什么爆开这铁嘎达,没有炸药,炮弹不顶用……”阳关在心里不停的盘算。

机会摆在眼前,明日指不定会离开,刽子手的帮凶不该存留于世,再遇上只怕是遥遥无期。<>dudu3();

驱逐舰太大,钢板的厚度远远超过巡逻小炮舰,炮弹爆炸无法撼动,充其量留下些微印痕,最多凹陷一部分。

阳关绞尽脑汁想办法,结果一一被推翻,面对大家伙很无力,心里又不想放弃大好良机。

显而易见,小鬼子麻痹大意了,自从魔鬼被消灭以后,士气疯狂上涨,战心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有史以来的沸点声浪势不可挡。

驱逐舰上的哨兵依靠在被风角落,没有打瞌睡,但所有哨兵都在躲懒避风,畏惧森寒的江风,可谓是袭击的天赐良机。

江雾弥漫,风声合着浪花响彻江面,驱逐舰周边一片嘈杂,偶尔巡逻艇飞驰而过,越发喧闹不宁。

阳关忿忿不平,游戈于江水两个多小时,驱逐舰外围检测了两遍,此刻处身舰尾,螺旋浆被确定为爆破点,唯独缺乏炸药。

“小鬼子,老子还真不信邪,下面不行,上面也许有机会!”阳关雷厉风行,迅速解下腰间的倒钩锥,掐准巡逻的间隙甩上舰弦护栏。

“铛啷!”铿锵之音随风而去,阳关双手联动,身形如利箭飙射而上,探头出甲板细观,灰暗的驱逐舰上空荡荡,身形矫健的蹬上甲板。

劲风吹拂凉飕飕,阳关浑身一激灵,呆在水中不觉得、此刻浑身汗毛翕张,一股寒意袭转神经,剑眉颦蹙,咬紧牙关展开探索。

“八嘎呀路,北海道的冬天……”鬼子哨兵含糊不清的叨咕,身形畏缩成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