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天忍宿敌(续)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1-05 20:38:41 字数:2253 阅读进度:164/938

阳关异常忌惮武士刀的锋锐,可以轻易的切开特制匕首,毕竟双匕与已经毁去的狙击枪同时诞生,用最好的钢材加工而成,厚度是普通匕首的三倍,但在武士刀面前不堪一击。

因为天生巨力不在意厚薄,唯求坚硬与牢固程度,锋利度直接被忽略,所以两把匕首异常特殊。

但匕首在交锋之中险些被削断,由此可以看出、武士刀是一把绝世利器,外观看上去很普通,刀把黝黑、樱花纹路刻印,刀身为淡灰色,刀面上两条血槽,但不沾水不反光。

一把非常特异的武士刀,刀长二尺二,刀把六寸三分,弧形微弯的刀身,刀背厚五毫米,没有配饰与镶嵌,给人的直观感觉是朴实无华。

毫不起眼的武士刀,带来了震撼性的变故。

阳关依仗强大力量施展的连续阻杀,被一把武士刀破解于无形,反而险些被其所伤,致使两把匕首几乎成为废品。

“八嘎,死!”松本仁川再度展开绝地反袭,依仗武士刀的锋锐,身体飞跃而起凌厉的劈砍出一刀,阴森的眼眸内透着怨恨。

“白痴!”阳关的双脚猛踏江面,身体侧向飞跃而起,右手匕依旧实施撩拨,避开正面交锋,铿锵一声溅起火花,一触即分。

松本仁川改劈刀为横向削割,劲力陡然爆发,蓄谋的一击,幻想着灭杀或是致残对手,连贯性施展杀招,速度异常迅猛。

“锵铛”阳关由上而下翻腕削割武士刀,借助力道推送入身体,腰部猛然向后弯曲,刀尖紧贴着外衣闪过,刀气透过衣服,肌肤隐隐生痛。

一寸长一寸强,武士刀在威力方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蛮狠而又凌厉,长度可以阻敌于一米之外,优势相当明显。<>dudu1();

但一寸短一分险,匕首的灵敏度足够,可以任意变换手法,且可以投抛飞射作为暗器使用,距离近的威胁度很高。

然而,松本仁川直接放弃了防御,没有威胁之下全力劈砍,发现危机采取两败俱伤的打法,狠辣歹毒显现的淋漓尽致。

横削失败,松本仁川迅猛踩踏江涛,身形如利剑挺刀直刺,刀体与身体组成为一条直线,激荡出的气劲掀起一道水痕凹槽。

阳关自知匕首不敌武士刀,直接采取游斗的方式,双匕撩割迎击,锵铛一声接触,火星四溅,气劲显露出一股飙风,震开水花凹陷了江面。

“嗖”的一声破空啸音,松本仁川借助身体翻转之力,猛然撩割一刀,中途再次变换为直刺。

阳关的心神捕捉到撩割的一刀,双匕改变轨迹阻止,面对突徘的直刺再次变换轨迹实施拦截,铛的一声消除了危机,不过胸前的衣襟被刺破。

“呲啦”松本仁川扭转刀身削割而下,极力促使刀锋割裂追命的魔鬼,为了根除帝国的威胁,爆发出一股蛮横的戾气。

阳关的上衣被割裂开一大块口子,武士刀几乎紧挨着肌肤,而且正在扭转刀锋,一旦刃口对准身体,不死也会造成重伤。

阳关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半招失误带来了生死危机,始料未及,完全没有料到小鬼子存心不良,狡猾的施展出连环杀招。

一直以来,阳关没有与武道人士比武过招,无论是经验方面,或是对武力招式的理解与使用都是门外汉,极度匮乏实战经验与磨砺。<>dudu2();

阳关仅仅接受过慕容嫣的指点,演示了一遍武术招式,依仗死记硬背的理论对敌,显然很吃亏,劣势异常明显,此刻,性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幸运的是眼狙即将突破到心狙境界,眼力与感知力灵敏,提前一步捕捉到死亡的危机,思维内做出了壮士断腕的抉择。

“咔、崩...”阳关灵敏的使用左手匕首的豁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合刀锋,而后猛然发力改变刀锋扭转的速度,身体迅猛的后撤,匕首直接断裂。

死亡危机荡然无存,彼此退开两米相互怒视,双脚踏波如幻影,保持身体滞留于江面,体能的消耗空前绝后,但面对生死之敌,双方都是咬牙支撑。

双方连续交手数招,彼此之间有所了解,各有戒备与算计,激战迅猛爆发。

松本仁川施展出浑身解数,劈砍、撩割、削切、刺杀连环施展,步步紧逼招招夺命,狠辣凌厉的连续施为。

“锵铛”阳关采取游斗,利用左手上的匕首握把荡开刀背,右手上的匕首实施反击,逮住机会就送上一分危机。

乒乒乓乓一阵金铁之音响彻黄浦江面,双方展开了竭尽全力的拼杀。

松本仁川畏惧魔鬼的巨力,手臂已经逐渐麻木,但为了逼退魔鬼而不懈努力,控制身形渐渐靠近江岸。

阳关实施全面性的围堵,极力阻止小鬼子逃出江面的行为,但双手上的武器太次,无法展开有效的拦截,致使对手渐渐接近江岸。<>dudu3();

不过,双方的体能消耗得太快,松本仁川已经处在强弓之末的边缘,随时会有覆灭之危。

“嗖”松本仁川遍体颤兢,意识到死亡的危机,一招穿云刺直捣黄龙,身体形成一条直线、像利箭飙射袭杀。

“锵铛”阳关洞察出拼命的苗头,左手握把迎击刀背,右手立于胸前待机而动。

松本仁川借助荡开的力道扭转身形,一招滚刀式绞割施展开来,全身的劲力系于刀身之上,使得武士刀旋转绞割。

阳关心神一凝,双手联动发力,锵铛一声暴力荡开对手,左肋的衣服被绞得粉碎,化为碎片飘散而开,随着江水流向远方。

“丝丝”左肋皮肤上一片血肉模糊,阳关倒吸一口凉气,对锋利的武士刀再增一分警惕,腹部险些被绞杀为肉泥。

双方气喘吁吁,一触即分。

松本仁川借助震荡之力展开遁逃,速度迅猛爆发,亡命式的逃向江岸,寻求庇护的港湾。

“小鬼子,去死!”阳关连续遭遇险境,愤怒之火瞬间爆发,右手蛮横的甩出夺命飞匕,身体因用力过猛而飞退,匕首宛如闪电般飞袭而去。

“你去死!”松本仁川几乎在同一时间甩出武士刀,迅雷般飞袭目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