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1分钟铸沙渠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2-25 20:33:35 字数:2379 阅读进度:266/938

炸雷漩涡,意志逐浪。

杨关爬伏在凸石底下,用一片衣角罩在脸上,张着嘴巴拼命的呼吸,以此来减少航弹带来的震荡、稳定情绪。

同时他不停的警告自己,要冷静、坚持、一会儿就好……

不过时间很漫长,分秒如世纪般漫长,时刻煎熬着身心。

疼痛宛如与生俱来,已在遍体中生根发芽,漫及每一个细胞。

它来自天空,爆于地狱,入住骨髓、细胞……感染了灵魂,遍体皆痛。

摇晃着即将爆碎的脑袋,强压着身体上的彻痛,不时的警惕自己保持清醒。

劝解自我的灵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

杨关在心神中抚恤创伤,安慰几近憔悴的心灵,以此来警醒混沌的思维,避免迷失、沦丧。

这时,一枚航弹在凸石上爆炸,巨大的推动力把他掀飞,身体瞬间漂浮空中,向山坡下坠落。

这一刻,惊醒了每一根疼痛的神经,意识到强烈的危机,也激发了潜在的求生。

升华了斗志,瞬间驱散了身体内一部分疼痛,促使思维清晰化。

意念明朗起来,五感渐渐回春,疼痛而麻木的四肢也在逐渐缓和,全身心的复苏。

记忆泛起,知道下方是缓坡,也是前一刻没有逃走的原因,只因无遮无拦之地。

倘若是一个陡坡,早就滑行到山下避难,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狼狈。

念及身下的地形,他迅速甩动右手中的重机枪,以此来调整身形,致使四肢率先着陆。

“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彻底摔醒了思维,赫然抬头观看上方。

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眼睛被震瞎了?<>dudu1();

联想到这一茬,他被惊吓得遍体炸汗,瞬间驱散了身体上的疼痛,惊骇的侧头向周边巡视。

只见沙尘漫天激射,

火光在沙尘中乍现,看见了、眼睛没有问题、还好……

庆幸的意念在思维内欢愉,激荡感染了全身,很畅快。

劫后余生,高兴之余摸遍身体,零部件完好,只是很疼痛,渐渐泛起一股怒火。

感觉到工业化的羞辱,很强烈。

仰望天空,漆黑一片,轰炸机就在头顶上盘旋,但只能干瞪眼。

这种赤-裸裸的羞辱,令他愤恨,紧绷了神经,也攥紧了双手,仅此而已。

没有反击的能力,重机枪盲目的扫射不起作用,反而暴露了行迹,只能忍受。

杨关咬紧牙关,硬生生的压下反击的冲动,眼瞅着夜空、闻听轰炸机倾泻航弹,心神皆在颤抖。

震怒的时刻铭记于心,屈辱的历程刻上了印记,融入身心,入住灵魂骨髓。

伴随着一秒一秒逐渐加深,勾勒出血淋淋的印痕。

不知何时,震颤人心的声浪骤降,伴随沙石浪潮减缓了冲劲,渐渐减弱。

终于结束了?他在心里问自己。

轰炸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但他觉得过了一个世纪,太漫长,以至于不敢相信真的结束了。

日机一定在庆祝,临走时在上方空中绕行一周,像是在欣赏战果,宣布他们是无敌的存在。

几发曳光弹亮彻山巅,照出一片废墟,显现出坑洼不平的沙地。<>dudu2();

看到这一幕,日军轰炸机群飞走了,圆满的完成了使命任务,志得意满的离去。

杨关奔行在沙地上,快速的接近窑洞,无视石地变沙地的景象,心里在呐喊、千万不要出事……

这一刻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人命才是一切,他害怕腾龙支队尸骨无存,更害怕义妹出事。

这时的他心里无比懊悔,为什么要坚持留下来?

倘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无视蒋光头,把各方压力当被盖,以蛮横立世,会如何?

欺凌来了就反击,打压到来就杀鸡儆猴,军队来了就战出一个黎明未来,有何不可?

只要自己坚守为国而战、足矣,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与唇舌?

若是听从义妹的建议,此刻已经完全撤出了这片废墟……

心神内是一片凌乱,不敢想象腾龙支队惨死的后果,他背负不起,唯有加速奔跑来安抚心神。

近了,窑洞应该就在这附近,但是在哪儿?

该死的,你们千万不要出事,窑洞在哪里?

眼前是一片沙海,掩盖了一切,彻底变换了模样,找不出一丝原有的影子。

山峦降低了一大截,被航弹炸碎,行成为一座沙渠,淹没了一切。

杨关几乎失去了理智,扔掉手中的重机枪,疯狂的扒地,掀起无数沙尘随风飞扬。

手被沙石划破,血流不止,他也不管不顾。

救人,他一心救人,忘记了一切,近乎疯癫式的挖掘沙石,一下、再一下……

满沙地里寻找,挖掘……<>dudu3();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神渐渐恍惚,遍体彻痛,撕心伤肺,泪水泉涌而出。

恨,悔恨,懊悔,自责溢满了骨髓……

杨关心如刀绞,迷糊了视线,无助的扒动着沙地,心神像手中的沙子、纷扬无序。

此刻的他像犯了失魂症一样,疯狂而又麻木,整个人沦丧在风沙之中。

阴风吹散了硝烟,卷走了大部分尘埃,余下一股寒流袭浸大地。

银月洒下光辉,寒星衬托,山峦沙地亮闪闪,荡起一层幽光,极淡的暗黑色。

这是碎石的眼泪,它们在航弹下成型,脱离了娘胎,全都被熏成为杂色,沐浴银辉而泣。

一位满身污垢之人在替碎石擦拭,相互忧伤、安抚,同悲同怜。

这是一片悲泣笼罩的沙地。

“哗啦啦”、“沙沙”……

左侧五米外一阵杂音响动,( wwwukanshu)惊醒了哀伤之人。

侧头观望,心神一突,随即泛起一抹惊喜,转而狂喜,仰头“哈哈”大笑。

人常说雨过天晴。

杨关却是泪雨连绵,喜极而泣,瘫坐在一旁看着黑黝黝的沙洞,渐渐压下喜悦的情感。

周围的山峦碎裂不堪,溃散的沙石填塞了一小半了沟渠,这就是工业炮火的威力。

一分钟缔造出一条沙沟,这不是奇迹,而是小鬼子造成的罪证。

忽然,山峦外侧的警铃四起,偶尔伴随一声诡雷爆炸,瞬间惊动了所有人。

“全体进入高地戒备,让小鬼子靠近了在打,我们报仇的时刻到了,开拔。”杨关大声下达命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