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屠街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7-06-24 04:58:40 字数:2424 阅读进度:743/938

“轰轰”、“轰轰轰”……

徐州城内遍地开花,条条街道炸成一锅粥,地面上焰火闪闪,血肉碎末翻涌交错,撕裂切割中向上飙射。

浓黑的硝烟朵朵绽放,连绵不绝宛如黑压压的云层翻涌腾挪,正在酝酿暴风骤雨。

雷云之中弹片旋飞切割,子弹弹幕织络,碎肉、木屑、沙子与灰尘等等纵横交错,织络出一条条地狱之路。

“零号,这,这也动静闹得也太大了吧?”魏和尚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瞅着街道呢喃自语。

“兄弟们,过年了,咱们活着的弟兄给你们放烟花,烧纸钱,撕碎小鬼子服侍你们,收下吧!”秦汉热泪盈眶,激动得遍体颤抖,为兄弟们送行。

“哈哈,够了,这比年三十夜里的焰火壮观一百倍,兄弟们你们就知足吧,在天上给兄弟们看着点,让子弹绕着兄弟们走,这种焰火持续奉上!”

“兄弟们安息吧,先遣队一定会杀到日寇岛……”

兄弟们喜极而涕,亦想起曾今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情感在这一刻奔放无忌,兄弟情已融入魂髓,此生不弃!

杨关也很感动,热泪横流,胜利永远是祭奠的最好方式,生死相隔、魂牵梦绕,这是属于军人独有的荣耀,充实,热血,总是感动在灵魂最深处,兄弟们、你们好吗?

战火无情心相随,热血兄弟魂相连,一息尚存战斗不止,生死伊始!

爆炸声浪在街道上持续,约摸三十秒后逐次减弱,枪弹火舌登场,那一点点亮闪闪的火舌在硝烟沙尘中绽放。

吼声,嘶鸣,惨嚎,以及指挥员的命令声息淹没在弹幕枪声之下,仅模糊地看见嘴巴张合不定,鬼子兵狰狞嚎叫的模样。

“传令兄弟们在战斗中打扫战场,一定要快,轻重机枪不要断顿,对天开枪收缴战利品,立即执行!”杨关回身对传令兵吼道,感觉日军不会等候太久。

魏和尚说的不错,战斗声浪闹得太大,日军不进攻意味着已发觉不对劲,手雷爆炸连环足以敲响警钟,万一日军来一个玉石俱焚直接开炮必定造成伤亡。

“啥?对天开枪?”魏和尚摸着头顶上的戒疤没有回过味来,思维依旧沉浸于痛宰小鬼子的激动之中。

“是,制造假象,抢夺战利品!”传令兵相继回神,也不在意礼节,坐在地上向教官甩了一个军礼,转身爬行奔至楼道传达命令。

制造假象?剩余几人若有所思,这是浪费子弹给日军唱戏,值得吗?

开什么玩笑,那是四五千民兵兄弟,制造假象得浪费多少子弹?魏和尚依旧不甘心。

剩余几人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地道口就在房屋之内,最多不过十米远的距离,速度快点打扫战场不耽误事,为什么还要浪费?

劲风不解人意,呼呼席卷街道,浓郁的硝烟渐淡,满目疮痍渐露头角。

屋顶上的瓦叶七零八落,东一个窟窿西一片坍塌,整条街上的房屋在沙尘中颤悸,残破不堪。

灰石墙上弹痕密布,再无往昔平整的痕迹,烟熏化妆,展露出一副战火油画,血淋淋。

门扉残破,格子窗户不存,零碎地倒塌在周边,余火撩撩给干燥的战场再填一份热度。

街道上血流成河,死尸遍地,残肢断骸横七竖八,偶尔还有一两个挣扎翻滚的半残人影。

“咝咝……”

几人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见惯了战场血腥的一幕,但是没见过分分钟成就血河的地狱街道,这是真的吗?

民兵兄弟怀着火热的战斗ji情不觉得什么,围观在一旁的人才知道有多么恐怖,这人造炼狱真特么的惊心动魄。

这是五千民兵兄弟的杰作,一举歼灭了日军两个旅团,跟做梦一样,总觉得不真实。

先前教官命令所有人蛰伏待命,放日军进城,不放一枪一弹,可把兄弟们雷得不轻,万一被鬼子兵撕破一处地道入口,整个地道网络都会受到威胁。

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这一仗竟然是这个结局,两个旅团的鬼子兵应该死绝了吧?

犬养的小鬼子对上先遣队就是找死,不,对上教官就是送死,这一仗打得真解气……

“咻咻”、“咻咻”……

几十发炮弹从不同方向飞袭而来,落在房屋上爆炸,掀起一股股瓦叶碎片旋飞无忌,日军开炮了?

众人惊醒过来,猜测的心情荡然无存,纷纷流露出担忧之色向街道上张望。

民兵兄弟就地卧倒,在爬行之中打扫战场,搜罗一切物资向地道口运送,没有在意日军意零星的炮火。

“传令所有人躲于地道,这是小鬼子的试射,随后就是覆盖式轰炸,快传命令,放弃一切规避炮火,快!”杨关回身厉吼一声,一脸忧虑,炮火还是来了。

犬养的小鬼子真不傻,意识到两个旅团凶多吉少,直接展开炮击,杀戮果决,日军指挥官不简单。

传令兵纷纷奔走相告,喝令民兵兄弟撤于地道之中,打旗语,嘶吼,放枪提醒忙得不可开交。

杨关站起身来,对魏和尚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撤,你去通知通讯兵联络外界的观察哨,一定要摸准日军的炮火阵地,以备必要时雷霆摧毁。”

魏和尚一愣,摸着脑壳不解地跟在身后说道:“零号,您下达命令摧毁日军的炮阵地不就行了吗?现在正是天赐良机……”

“你懂什么?我们的目的是消灭小鬼子,不是摧毁炮阵地,这一仗比以往不同,牵羊战术正式启动。”杨关头也不回抛出一句话,蹬蹬蹬走下楼道。

魏和尚在后面就纳了闷,摧毁日军的重火力不是一贯的作风吗?什么又是牵羊战术?

“轰轰”、“轰轰轰”……

日军的炮火全面发动,整个徐州在炮火中颤悸,震得地道嗡嗡响,沙土从缝隙中簌簌飞落,呛得人眼泪鼻涕横流,地道不会塌方吧?

人员齐整避于地道之中,刚刚经历的胜利ji情逐渐冷却,换上一抹凝重面孔,日军疯了,这一仗还怎么打?

战神的战法确实独到,每每杀敌无数,但如今成为地老鼠,被几十万日军围困徐州,生路渺茫,无数人心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