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刑侦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7-06-24 04:58:43 字数:2455 阅读进度:756/938

血腥,残忍,人道对于披着狼皮的畜生来说不值一提,对待毫无人性的鬼子就是宰羊杀猪、屠牛。Ww.la

刽子手,这个词汇很尖锐,八路军战士以此来形容先遣队员,直言贬诋,作何感想?

“你的兄弟姐妹没有被小鬼子祸害,全国该有多少人死在你所谓的人道言论嘴里,你们数的过来吗?”魏和尚劈头盖脸的训斥,那一幕幕惨景令他对待小鬼子宛如杀鸡。

“我们是革命的队伍,纯洁的队伍,怎么能像小鬼子一样不讲人道?”一名战士愤而反驳,一脸怒容,对先遣队生出抵触心理。

“扯犊子,他不是和尚、你是和尚?也许是个道士,不会是道姑吧?你们还敢瞪眼,特么的你们吃肉沾点荤腥就是刽子手,对待畜生讲人道,省省吧!”秦汉一针见血,鄙视,针锋相对。

八路军战士绝大多数人是泥腿子,不懂什么大道理,以上级教化的理论为本,做人处事皆以此为刚要约束言行。

错了吗?当然不是,这是凝聚人心,教化世人,为打造和谐中华而铺路奠基,纯洁乃中华美德。

对于他们来说缺乏修养,不懂文墨,尚处在封建教条阴影笼罩之下,没有一份纯洁而光明的理论指引约束、后果不堪设想。

封建教条影响,政权轮换压迫,地主老财压榨,处在生路几乎断绝的战争年代迫切渴望一条光明坦途。

*深得人心在于打造和谐社会,身兼力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倡导纯洁势在必行。

杨关心知肚明,记忆碎片偶尔来潮感触颇多,对争论一言论调:“先遣队对于小鬼子来说就是魔鬼,人道对人对事不可一概而论,活剐继续。”

战场上没有人道,八路军也信奉这一道理,总不能在战斗打得火热时讲人道吧?

俘虏小鬼子之后可以讲人道,但也不绝对,对待狂热份子,极端化的小鬼子讲人道那是弱智行为。

*也曾宣言争取开导每一个俘虏,只是争取,尽最大努力去引导小鬼子走上正途,并没有严格要求部队开化每一个鬼子兵,那是不可能的。

严格来说这是一种策略,以度化鬼子兵宣传侵略为耻,残暴不仁必自毙,不长久的畜生行径,属于政治舆论范畴,心理战。

这场特殊的战斗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理解,身为泥腿子出身的八路军有所误解很正常,一味地执行上级命令也值得称道。

八路军战士面对他的言论无话可说,先遣队特行而独立,不属于任何派系管辖,一心杀鬼子,他们就是收复小鬼子的魔鬼,有什么资格跟先遣队讲人道?

救国之心皆有,没有等次分别,说不清道不明。

杀敌数目那是仰望,做梦都望尘莫及的存在,没有可比性。

即便是军衔也不对等,一个小兵在将军面前有什么资格指责,搁在*队伍中那是嫌命长,找死的吧?

何况得到先遣队无偿支援,这辈子总算摸到三八大盖,黄澄澄的子弹,小钢炮,手雷,皆是海量的存在,感恩还来不及何来的憎恨敌视。

战士们悟了,即便是泥腿子也不傻,在他面前自惭形秽,心神中坚持的那一份操守与皓月没有可比性,唯有默默地观赏活剐,或是远远回避。

血腥震慑,六百多个小鬼子被宰了四百多,剩余的鬼子兵彻底瘫痪在地,吓傻了,魔鬼,他就是魔鬼,太残暴了。

“这就吓傻了?你们侵略中华祸害了多少国人,良家妇女,那个时候有没有想过残忍二字?”魏和尚割一刀吼一声,与兄弟们一起执行军法。

“从老态龙钟至襁褓中的娃娃,你们日寇残害过多少?南京大屠杀死了几十万,就你们这几个还不够一个零头,我刮死你!”秦汉在声讨中执行,留着眼泪泄恨。

不知何时,八路军战士悄然走回来,人人激愤热泪洗面,那一幕幕悲惨的景象随着先遣队员的诉说在心神中回荡,小鬼子该死,挫骨扬灰都不解恨。

残忍,恐怖已远离心神,视觉,唯有仇恨溢满身心,杀鬼子!

篝火噼啪燃烧,散发出炽烈温度,但面对阴森的夜色宛如萤火之光,显得那么渺小,不值一提。

当几千人心火腾腾,夜色自动回避,被那一股股ji情四射的情怀驱散开去。

反抗者死,仇视者刮,徘徊不定者剁,怕死者灭,余下理智尚存心怀善心之辈问话。

“老子已失去耐心,你们想死还是想活?”杨关冷眼旁观抛出一句话,动了真怒,搁在一前早就剁碎了小鬼子,与畜生费唇舌真特么的不痛快。

“魔,不,杨、杨将军,上面怀疑你们遁、不,撤出徐州,只因枪火反击的数量太少,沿路都在彻查。”小野战战兢兢,极力抑制打摆子的身体说道,他不想死,没有祸害中国人为什么替人受过?

领队带头,鬼子兵纷纷道出所知道的一切,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一一道出,临了眼巴巴地期待赦免,太可怕了,他就是魔鬼?

“传令川崎大队效仿刑法,逐一剔除邪恶份子,余下的人交给八路军处治。”杨关立即下达命令,心中释然,小鬼子果然起疑心,可惜日军意料不到先遣队神出鬼没、直捣黄龙。

川崎大队由黄汉生负责,先遣队员辅佐,很快回电已顺利完成任务,一半一半,黄汉生阻力太大,仅抹杀了危险份子。

一场特殊的战斗落幕,先遣队取得完胜,一举缴获七百多辆卡车,物资众多,时值此刻一整个列车的物资全数缴获,连带俘虏了一批鬼子兵。

“传令川崎大队被八路军歼灭,战斗打激烈一点,完事后把鬼子兵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先遣队员回撤。”杨关再次下达命令,演戏演全套,决定继续迷惑小鬼子的视线。

“哈哈,撤回先遣队员就不必了吧?您看是不是让他们留在黄汉生队伍中?”尚军嘻嘻哈哈说情,对这种残暴的筛选行动很满意,给八路军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搁在队伍里还真不会这么干,后果不得而知。

“你们的算盘打得真响,不玩渗透了吗?”杨关气苦,物资支援不心疼,兄弟们被剥夺心中不爽,情感割舍不下。

“这么多兄弟任由你调教,一路上……”尚军游说,嬉皮笑脸。

“你们?差点意思,太古板,看着烦!”杨关没好气的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