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飞夜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7-06-26 08:17:23 字数:2397 阅读进度:802/938

夜幕降临,星斗始现,闲云依稀可见,凉风习习、夏夜清爽。

“报告零号,十架轰炸机、二十架战斗机战前准备完毕,随时准备起航!”机场协调员肃立汇报,一脸兴奋,终于轮到飞机实战了、干死小鬼子!

杨关郁闷的坐在指挥台前,对他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老子现在被双规了怎么地?上天玩一次就不行?什么逻辑?

尚军见他怒气未消有些尴尬,替他送上一杯茶说道:“您是大战神又是指挥官、是吧?万一出现闪失这么一大摊子咋整?再说你就瞧不上兄弟们的本事、还是你想出风头?”

“噗”杨关气不打一处来,心急之下喝水烫了嘴巴,怒气冲冲把杯子砸在指挥台上,侧转头怒斥:“你个老小子存心的是不是?飞机不让老子开,整杯水来烫老子……走开……”

“你怎么说话的?”杜鹃心疼的替他擦拭,泪珠儿盈眶,一边用小拳头招呼一边嗔怪的瞪着他,混球,逞什么能?夜晚还想上天,真不让人省心。

杨关没脾气了,任她摆治,一双怒目盯着灯光下邪笑的尚军,这老混蛋,他早就计划好了,这是软硬兼施不让老子轰炸鬼子机场,岂有此理。

怒气渐长,抬手抓起杯子就要甩过去砸他却被杜鹃一把拦住,一双秋水眼珠楚楚动人,看得心都软了,气呼呼撇头一边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馨兰姐来电……”杜鹃酸楚的叙述,见他转身一把夺取电文,一颗心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还是老样子,自己怎么才能被他真心拥抱一回?

“还是你来念吧,瞧他们一个个贼样老子就想收拾他们,明个集体拉练一次……”杨关瞬间回神递回电文,兄弟们别怨老子,这种时候就是用来挡刀的。

“啐……”杜鹃跺足抢过电文,混球,算你有点良心没有忘记身边人的感受,装蒜,电文都看过了还念什么念?

感觉古怪瞥眼众人一脸幽怨明白了,他用兄弟们做垫背转移注意力,感觉好奇怪,算了,这回就原谅他了。

“母子安好,勿要挂念,保重身体,团聚有期,另附一张照片克日即到,馨兰!”

“喔喔,好好,哈哈哈…恭喜零号…”指挥部乐翻天,兄弟们起哄,一扫刚才的郁闷情怀乐融融。

杨关心花怒放融入其中,很温馨,骄傲,满足,还有一份期待,孩子长啥样?像谁多一些,龙凤胎,男孩接班做战神杀鬼子,女儿该干什么呢?学艺术还是学医?

众人见他一脸神往入迷悄然息声,瞅着他那甜蜜的模样无比羡慕又满心祝福,真好,教官就是教官,一箭双雕,牛气,咱啥时候才能讨上媳妇?

温馨无度,通讯兵急匆匆跑来,大声汇报:“零号,各地已启动电子干扰,武汉与信阳两地已准备完毕,只待飞鹰展翅,演出开局。”

“哦,传令作战飞机起航,按预定航线迂回鬼子机场,飞鹰展翅!”杨关一惊而起大声下达命令,双目紧盯着机场灯光中的机群,但愿一举炸毁鬼子机场,捣毁日军的扫荡计划。

“是,飞鹰展翅,启动,完胜!”众人肃立呐喊,继而紧张的忙碌起来,各项命令伴随灯语,步话机,电台迅速传达出去。

程序繁琐,井然有序,机场上嗡鸣不止,战机率先脱离跑道,轰炸机紧随其后攀升夜空。

飞机上没有指示灯闪亮,潜飞夜空,攀上高空便消失不见,带走了所有人的期望。

“你现在可以说说在唱什么大戏?这次行动惊动了主席班子,你可别儿戏!”尚军近身盯着他问道,机场各部门保密工作很缜密,无关人员一律不许插嘴,防范于未然也没有错,但会令很多人心神不定缺乏底气。

与他理论那是找罪受,他说这也是一场磨砺,实战练兵,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下保持警惕性,预备应对突发事件,练心,练人,全方位锻炼人才,令人无力反驳。

对于飞行员来说,仅知道袭击目标,出动架次,其余的一概不知情,包括机场上的防空火力,兵力部署,只给予任务目标的一切情况,让人提心吊胆。

按说袭击鬼子机场应该了解机场上的防空火力吧?嘿,他就不给这方面的资料,表面上看是害人误国,飞机损失一架都不是小事,但充分提起飞行员的警惕性,明确了任务目标,剩余的都是突发事件,临阵决断处置。

为了安全考虑,这种做法难以接受,但他的理由是老子用步枪都能揍爆飞机,战场上的意外层出不穷,防不胜防,身临其境靠脑袋瓜打仗,不是棋盘上的棋子输掉可以再来一局,战争就是一锤子买卖,因而练兵就得从根本上磨砺士兵,时时刻刻处在警惕之中处置突发事件,唯有这样才能练出精兵强将。

“也没啥,电子干扰开发得不错,关键时候启动,鬼子机场准抓瞎……”杨关仰望星空淡淡的说道,干扰了日军也干扰了己方,但愿他们可以归来。

尚军不乐意的推了他一把说道:“别扯这些没用的,你捣鼓的电子干扰器谁不知道?那是一把双刃剑,伤敌伤己,好在我们的飞行员早已习惯,说具体点,你究竟演什么大戏?”

“就你老小子心急?搁别人身上谁敢推老子?”杨关洋怒,回头瞪着他,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还埋怨老子,岂有此理。

“得,你就省省吧,兄弟们不推你是敬你三分,你还真拿自己当鬼子天皇啊?”尚军板着脸洋怒,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不拿住他三分理休想套出真话,胡搅蛮缠也算。

“哟呵,和着老子被兄弟们恨之入骨啊?鬼子天皇算个球,让老子见着整不死他咋地?”杨关渐怒,他丫的越来越没正形了,不过深得人心,变了,变得一身刺,臭烘烘,但对兄弟们脾胃。

“你尽扯犊子,你出去问问,十多万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整不死鬼子天皇,就你能是不?”尚军一屁股坐在指挥台上,卷起袖子拉开吵架的姿势,今个跟他好好掰直掰直。

“去去去,烦球人,不就是准备一点烟火晚会,你至于跟老子吵架吗?”杨关无语,准备走远点被他一把拉住。

“啥?你什么意思?烟火晚会,哪儿来的烟火?”尚军急了眼,这哪跟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