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入局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7-09-02 20:25:22 字数:3034 阅读进度:917/938

俗话说饿虎,饿狼等一切食肉动物、在这个时候最凶残,日本就处在这个时刻,为了资源不惜奇袭珍珠港,驱逐驻守在美国殖民地菲律宾中的驻军,打通运输线掠夺资源。

小日本野心勃勃,正在建造第五艘航母,第六艘也在建造之中,相应的驱逐舰,巡洋舰,各种炮舰不知凡几,资源消耗是海量的存在,因而唯有掠夺资源才能达到鬼子天皇的狂想。

而沿海海域,日军小型舰队多如牛毛,依据李浩仁搜集的情报,鬼子登陆作战,采用炮舰集群强攻,先头部队已接近马六甲,战损与消耗极其严重,他说小鬼子彻底疯了。

疯狂有多种原因,一是鬼子长驱直入直达缅甸,打着解放各殖民地的旗号畅通无阻,缴获,搜刮黄金,资源无数。

二是日本奇袭珍珠港成功,顺利的占领了菲律宾,美军损失惨重,鼓舞人心,又是一大收益,且为西进掠夺扫清障碍。

三是中华民族的资源也在源源不断运抵日本,迫使日本人疯狂,男女老幼,全民皆兵,狂热得不像话。

侵略多个国家,掠夺众多资源,确实很自傲,搁在任何一个国家也免不了狂热。虽然惹上美国,但是日本并不害怕。

只要资源矿物足够,日本有能力硬憾美国,乃至战败美国也说不准,只不过日本的预算出现偏差,掠夺资源还是跟不上。

况且老子这位魔鬼要掐断日本的命脉,日本败亡只是时间问题,但老子就不让日本落败,让日本与美国死磕到底。

问题就出在这里,美国已经反应过来,日本在失去资源命脉的情况下难以抵挡,迫使老子帮日本人打美国,不,揍美国佬没商量,让两国持续消耗国力、对中华崛起至关重要。

可是打美国不容易,又不能明打,现如今全世界拉开战幕,倡导反法西斯战争,若是明目张胆打美国,问题很严重。

说不好被人扣上法西斯的帽子,对国内抗战必有影响,故而要悄悄地干活,打着春田鬼子的旗号揍美国佬,而掠夺美舰队是为了更好的唱戏,制造两大舰队在太平洋中混战的假消息,伺机而动,继续搜刮美舰队,潜艇,玩无间道。

正因没有美舰队在手中做掩护,才无法诱骗水底下的美潜艇上当,无奈的碰撞,兄弟们是否可以完成任务?

“报告,赤城号来电,日本司令部命令他们奔赴中途岛,左尚二位请示策略……”顺风耳边拭汗边急促的汇报,真是祸不单行。

杨关回神,侧头瞅着他担忧的模样摆了摆手:“告诉他们别拿这种小事来烦老子,他们不会命令两艘潜艇袭击日本货轮?不会说航母编队被美潜艇攻击吗?把日本的水路命脉搞乱啥事没有。”

“呃,这能行吗?不是,零号,您别发火,兄弟们真担心…是…”顺风耳瞅着教官愤怒的模样心惊肉跳,教官心里也没底?

“教官,快看,左舷三百米处海水翻涌……”大伟递上望远镜,手指左舷咋呼,正在这时,广播中传来惊呼:“好,哈哈,零号,声纳报告,美潜艇被兄弟们干掉一艘,剩余四艘向我们靠近……”

“什么?你这混蛋以身做饵吸引美潜艇……”齐远航一蹦三尺高,惊恐着一张脸,扑上去揍人,杨关抬起一脚踹飞了他:“白痴,也只有你们认为自己的命金贵,老子这是破釜沉舟之计。”

**抗战不畏牺牲,但分场合,时机,像这种与兄弟们共存亡,舍大博小的打发绝对不会施行。

可惜兄弟们缺乏训练,老子不得不以身作饵,唯有诱饵够大,美潜艇才会眼红,分心,兄弟们在压力与机会把握上占据上方,无奈之举,亦是决心与信任,使命召唤,不得不为。

“咳咳,你,你混蛋,这是航母啊,咳咳……”齐远航蜷缩在地上抽筋,面皮青筋暴起,汗如雨下,咳出了血丝,杨关瞥了一眼没有搭理,望远镜中几艘护航舰挡在前面,什么也看不见,气呼呼的扔出望远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喝茶。

指挥室内人人惊心动魄,虽然航母在第一时间回撤,全速前进,但是比起美潜艇的速度差一大截,这万一……

“咔嚓”一道闪电炸响天际,海面上骤然一亮,风高浪涌,海雾森森,能见度不过两百米,杨关弹身而起:“命令护卫舰伺机投掷深水炸弹,但不要密集投放,以免被美舰队发觉。”

机会,雷电交加,相距二三十海里,南风,按说美舰队无法听见,即便听见也分不清。

“轰轰”闫伟早已忍得暴跳如雷,得到灯语命令立即展开轰炸,针对尾追的航母的美潜艇投射,炸得惊涛迭起,一轮,两轮……

杨关透过望远镜看得很无语,制止吧惹众怒,谁舍得到手的航母被毁的损失?不制止又怕美舰队发现异常,纠结不下。

时间煎熬人心,不过闫伟确实有两把刷子,在投放第四轮深水炸弹炸沉一艘美潜艇,这艘潜艇临了发射一枚鱼雷,从航母舷边三米处穿梭,水浪痕迹依稀可见。

这一刻几乎令人窒息,而在甲板上罚站的**将领噼里啪啦倒了一地,其中三人向另一边亡命般爬行。

指挥室内干咽声刺耳,人人双目暴突,皆知道一枚鱼雷炸不沉航母,但是炸穿一个窟窿,若是再损毁内部结构,鬼才知道会不会沉没,而航母没地修理,沉入海底也无法打捞。

杨关也怕,僵硬了身体,强撑着不动声色,齐远航见状遗忘了疼痛,呆滞的瞅着众人的面部表情,他知道死亡就在身边。

“轰轰轰”鱼雷穿梭到前方爆炸,护航舰也不再保留,放开手脚投掷深水炸弹,炸得惊涛四起,拉回了人心,指挥室内几名操作员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洋溢出一抹劫后余生的惨笑。

“危机过去了?”齐远航呢喃自语,见众人不搭理,腹部的疼痛席卷神经,杨关剜了他一眼,正准备训斥他一顿被广播音打断:“声纳报告,我部潜艇发射四发鱼雷,两中击沉两艘美潜艇,另一艘美潜艇被深水炸弹炸沉,闫舰长好样的……”

“嘭”杨关一把捏碎了茶杯,惊得众人抑制住欢呼的冲动,纷纷瞩目,他大声说道:“加大电子干扰,从西方迂回接近美舰队。”

“是,右满舵迂回……”操作手复述命令,各部门紧锣密鼓展开行动,没有人喜悦,叫好,心里反而沉甸甸的,迎向新危机。

杨关知道兄弟们竭尽全力,使出浑身解数杀敌,但训练不足,海战与美潜艇相比那就是渣渣,宛如小孩子与成年人干仗。

可特么的这不是争抢糖果,训人,而是生死战,好比被一只机械臂掐在脖子上,人人感到窒息,怕与愧纠葛着心神。

事后诸葛亮是老古话,搁在战后是惊悸,先前面对危机那是身体惧怕,思维几乎已凝固,这会儿才是虚脱、深入魂髓的悸动,怕得要命,带着这种地狱行的感触迎向死神镰刀。

杨关不用看就知道兄弟们的鳖样,怂得如初上战场的新兵,一筹莫展,在惶恐中煎熬身心,顺风耳眼中的他更不堪,教官从未惧怕过任何事,此时变得石化,他在为兄弟们石化?

指挥室内的兵们流露出极不理解的神情,似逃避,像怨恨,齐远航瞅着抓狂,一手紧按腹部,一手揪扯头发茬子:“罪人,玩火**,土匪,盲流……”

“闭嘴!”杨关豁然转身爆吼,吓得兵们遍体一颤,环视众人吼道:“向美舰队喊话,打灯语,打出战神旗号,告诉美国佬、老子活捉了春田,让他们过来提人……”

“你混蛋,你是想让中华民国成为全世界眼中的法西斯……”

“滚,白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身为华人就该为中华崛起奋斗终身,舍我其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