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爱浓

小说: 灵剑尊 作者: 云天空 更新时间:2018-01-02 14:20:24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137/2465

爱到极处,水流香探首而出,嫣红的嘴唇,在楚行云的嘴角轻轻一吻,内心甜蜜到了极点。

可是,让楚行云和水流香疑惑的是,说出这句情话之后,画面就黑了下来,等再次恢复时,夜千寒已经不在了。

看着地面上的血迹,两人现在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当时楚行云还以为是自己的血呢,根本没多想。

弥留之际,楚行云说出了那席情话,随后便昏迷了。

昏迷之后,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但是站在楚行云的角度,是真的不知道。

看到这里,水流香不由的满脸愧疚,楚行云绝对没有背叛她,他也确实当得起男子汉大丈夫这个顶天立地的称号

做事堂堂正正,一路走过来,楚行云就没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随时随地,所做所为,皆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更对得起她水流香!

虽然,两人可以将视角拉回旁观的角度,那样就可以看到事情的真相,可是无论是楚行云还是水流香,都不想看。

对于这个结果,水流香非常的满意,楚行云没有撒谎,最起码在心灵上,他没有背叛,这就足够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以及楚无意的出生,那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没有人愿意这样,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看过了楚行云这几年来的所做所为,水流香即便继承了夜血裳的记忆,也发现自己有点自卑了。

夜血裳就够强了,可她那么强,也没能统一北荒域。

不是她不想,也不是没试过,事实上,她为此努力了三千多年,却始终没能成功。

对比而言,楚行云却只以阴阳一重天的实力,便完成了北荒域的统一。

同样的霸业,夜血裳以武皇之尊,集九寒宫之势,却几千年都没能完成。

“云哥哥,我……该怎么爱你才好呢?”水流香的声音即甜蜜,又充满了迷惘。

一直以来,水流香对楚行云的爱,是不需要怀疑的,可强烈的自卑,却让她一直不敢离楚行云太近,即便结为了夫妻,也觉得的自己配不上楚行云。

原本,这种心态在来到乾坤世界后,已经大为改观了。

可是刚才看过了楚行云过去几年来,轰轰烈烈的一系列壮举后,即便融合了夜血裳的记忆,她也依然自信不起来了。

水流香想留在楚行云的身边,但却不想像现在这样,以附庸的,类似宠物的方式,留在楚行云的身边。

轻轻伸出手,爱怜的抚摸着楚行云的面颊,水流香可怜兮兮的道:“云哥哥,你太优秀了,这样的我,配不上如此优秀的你。”

轻轻在水流香挺翘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楚行云宠溺的道:“感情这件事,只有爱与不爱,没有配与不配。”

摇了摇头,水流香弱弱的道:“怎么会没有呢?这样的你,太过耀眼,在你身边,我会失去自我,变成你的附庸,甚至是宠物一般的存在,我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

说话间,水流香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梦幻般的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以一个配得上你的身份,与你平等的站在一起,以完全对等的方式爱着你。”

无奈的看着水流香,虽然她的想法很古怪,但这就是水流香,不这样就不是她了。

自幼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她极度不自信的性格,这个是无可更改了的。

强行将她留在身边,她是不会快乐的,无论她做什么,光芒都会被楚行云遮蔽。

那样的水流香,虽然也会幸福和快乐,但却永远只能是楚行云背后的那个女人。

可是,拥有了夜千寒的记忆后,水流香并不想这样活着,在渴求爱的同时,更渴求身份地位上的对等。

如果要和楚行云在一起,那么她希望,自己能成为楚行云的另一半,而不是附庸或宠物,不管是精神上,还是实质上,都是如此。

虽然楚行云从来没把水流香视为附庸或宠物,但水流香却很难不这么想,当一切都是由楚行云主导和完成的时候,那么她不是附庸是什么?

可怜兮兮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柔弱的道:“给香香一点时间好吗?我想试试,我不想我们在感情上,留下任何的遗憾。”

宠溺的摇了摇头,楚行云道:“为什么要我给你时间呢?能够再见到你,我已经别无所求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不是吗?”

“啊!你不要香香立刻回到你身边吗?”惊讶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一脸的诧异。

微笑着看着水流香,楚行云道:“我想不想不重要,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我也要考虑你的感受,不是吗?”

“云哥哥,你真好……”看着楚行云,水流香的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轻轻的拥着水流香,楚行云深情的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会耐心的等着……直到你找到自我。”

“恩……谢谢你,云哥哥……”说话间,水流香的俏脸上,浮现起一抹嫣红。

看着水流香那艳若桃花的脸蛋,楚行云不由的痴了,真可谓人比花娇。

看着楚行云傻傻的样子,水流香噗哧一笑,随后脸蛋更红了,轻轻嘟起小嘴,朝楚行云伸了过去。

见到水流香主动求吻,楚行云却不敢妄动,他不想因为自己会错了意,而违拗了水流香的本意。

见到楚行云诚惶诚恐,又无比期待的样子,水流香原本只打算亲亲嘴角的,这已经是现在她能接受的,最大的尺度了。

可是情绪激荡之下,水流香猛的下了决定,原本吻向嘴角的嘴唇,却半路转向,正正的吻在了楚行云的嘴唇上。

顿时,一阵柔软,香甜,馨香四溢的感觉,让两人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

这个吻很短暂,只轻轻一个接触,不等两人感受清楚,水流香便犹如受惊的小鸟一般,迅速退了回去,一张俏脸,却已经是彻底红透了。

愕然的摸着嘴唇,楚行云不可置信的道:“香香,你……这!我……”

看着楚行云一脸惊喜,又不敢置信的样子,水流香嘻嘻一笑,娇俏的道:“就是香香想要的感觉,只能我主动哦,你可不许乱来……”看着水流香那娇俏可人的样子,楚行云除了苦笑,还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