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2章 欺骗

小说: 灵剑尊 作者: 云天空 更新时间:2018-09-21 12:22:27 字数:2621 阅读进度:2229/2465

呵呵呵呵……

面对楚无情的话,东方天秀沉下面孔,森冷的笑着道:“当年我真不该建立这大楚皇室,真不该捧你上皇位!”

住口!

听到东方天秀的话,楚无情勃然大怒,颤抖着伸出手,直指着东方天秀道:“你欺骗了世人,欺骗了大楚皇室百年多的时间,现在还想继续欺骗下去吗?”

欺骗?

茫然的看着楚无情,东方天秀道:“怎么……你这个孽畜,现在连这个恩情,都要否定吗!”

嘲弄的一笑,楚无情道:“好……今天趁大家都在这里,我正好拨乱反正一下。”

环顾一周,楚无情道:“你们这些楚家的儿孙,都给我张开耳朵,听仔细了!”

听到楚无情的话,所有族老顿时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东方天秀一手建立了大楚皇室,这应该是没疑问的吧。

毕竟,当年可是四大帝尊的年代,若不是四大帝尊首肯,并且牵头,若不是东方天秀跑前跑后,这大楚皇室怎么可能建立得起来?

冷冷的看着楚无情,东方天秀道:“我不知道是谁,在你耳边说了什么话,但是无论如何,你最好给我搞清楚!”

森冷的看着楚无情,东方天秀道:“若我不建立大楚皇室,若我不将你捧上皇位,这天下……本该是我东方天秀的天下,是与不是!”

面对东方天秀的质问,所有族老顿时交头接耳了起来。

确实,四大帝尊的时代,灵木帝尊为首,是四大帝尊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可以说是人类的无冕之王。

从这个角度上说,如果东方天秀不建立大楚皇室,不捧楚无情当皇帝,这天下……确实应该是他的,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无法反驳。

看着东方天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楚无情却只是嘲弄的撇了撇嘴。

不屑的看着东方天秀,楚无情摆了摆手道:“大家都坐回去,都回到座位上,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你们真正了解一下我们大楚!”

面对楚无情的命令,所有族老很快便散了开来,纷纷回到了各自的族老席位后面,盘坐在了蒲团之上,好奇的看着场上的楚无情,楚行天,以及东方天秀。

直到所有人都坐好,东方天秀才冷笑一声道:“好了,想了这么半天了,你可能给出解答!”

环顾一周,楚无情看着周围的上百族老,缓缓开口道:“在座的各位,是我楚家的精英,你们的看法,就代表着楚家子弟的看法,因此……从今天起,万万不可再错下去了。”

说话之间,楚无情懒懒的伸出手,直指着东方天秀道:“这个人,大家都应该认识,他是灵木帝尊的子孙,是我母亲的生身之父。”

摇了摇头,楚无情道:“也许……在大家看来,这东方天秀也好,四大帝尊也好,都是身份超然,无比高贵,无比尊贵的存在。”

哼……

听到楚无情的话,东方天秀冷哼一声道:“怎么……难道,大家的感觉不对吗?”

摇了摇头,楚无情道:“对于普通人来说,你们确实很高贵,也可以说是尊贵,可是在我们楚家人面前。”

说话之间,楚无情猛的一顿。

傲然的停止了胸膛,楚无情无比豪迈,无比自豪的道:“可是在我们楚家人面前,无论是你东方天秀,还是你的老祖灵木帝尊,甚至包括四大帝尊在内……”

听着楚无情的话,东方天秀猛的想起了什么,面色陡然色变。

可是不等他阻止,楚无情便猛的大声咆哮了起来:“可是在我们楚家子弟面前,你们都只奴仆!奴仆!奴仆……”

什么!这……天呐……

听到楚无情疯狂的咆哮声,所有的族老都疯狂了。

怎么回事,这楚无情是疯了吗?竟然敢说东方天秀,以及当年的四大帝尊,都只是奴仆!

可是更让大家吃惊的是,面对楚无情肆无忌惮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叫奴仆,那东方天秀虽然面色铁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傲然挺着胸膛,楚无情道:“我们楚家,真正的老祖,一共有两个。”

第一个老祖,自然是楚行云,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第二个老祖,则是当年四大帝尊的主子,轮回天帝——帝天弈!

什么!帝天弈!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楚家子孙,都炸锅了。

帝天弈此人,在人族的历史上,留下的笔墨,实在太浓重了。

整个人类的历史,几乎就是帝天弈的奋斗史。

帝天弈的丰功伟绩,真的是怎么说都说不完。

如果说,一定要从古代先人中,选出一个最强大,最有名望,最让人钦佩,最让人景仰,最最至高无上的存在的话。

那么不需要怀疑,这个人一定是帝天弈!

帝天弈一人做出的一切,是全人族千万年加起来,都远远不如的。

人族的文化,人族的修炼,人族的炼器,人族的炼丹,人族的诗词歌赋,人族的……

确切的说,人族的文明,源自——帝天弈!

若无帝天弈,人族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野人而已。

看着儿孙们惊骇的样子,楚无情豪情万丈的指着东方天秀道:“所以……此人不过是我们先祖奴仆之子而已。”

顿了顿,楚无情继续道:“根据当年的血誓,四大帝尊,世代为我们的家奴,因此……这东方天秀,也不过是我们的家奴而已。”

说话之间,楚无情傲然朝东方天秀看了过去,森冷的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若有胆,就宣誓永不为奴,看看你血脉中,源自灵木帝尊的血誓,会不会要了你的小命!”

面对楚无情的话语,东方天秀面色越发的阴沉了。

正如楚无情所说,四大帝尊确实立下了血誓,确实永远为帝天弈的奴仆。

而楚无情,以及在场的所有人,又确实都是帝天弈的后裔。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说,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无论身份和地位如何变化,在楚家人面前,他永远都只能以奴仆自居。

长吸了口气,东方天秀道:“这一点我并没有否认,不过我要说的是,大楚皇室是不是我一手建立的,而你……是不是我亲手捧上皇位的。”

嘲弄的一笑,楚无情道:“怎么……现在你不说,这天下本该是你的了吗?”

面对楚无情的嘲笑,东方天秀的一张脸蛋,涨的红红的。

作为奴仆,主家即在,那这天下就永远是主家的,他若敢喧宾夺主,压在楚家人头上,恐怕血脉中的血誓之力,立刻就会发动,顷刻之间,便让他化为一滩污血。

猛一咬牙,东方天秀道:“你不需要废话,大楚皇室的建立,从策划开始,一直到你坐上皇位,是不是都是我在跑前跑后,是不是我亲手将你捧上皇位的!”

面对东方天秀的质问,楚无情傲然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说的这些都对,我并没有否认,不过……”

冷冷一笑,楚无情不屑的看着东方天秀道:“作为我们的家奴,这点跑腿的小事,你为什么一直在说,而且一说就说了一百多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