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目标一人:剑神

小说: 龙抬头(抚琴的人) 作者: 抚琴的人 更新时间:2019-08-13 22:37:05 字数:3315 阅读进度:1535/1567

其实不光是春少爷,在罗子殇初听到这件事时,也觉得很荒唐。

佩蒂怎么会是萨姆

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一个足有六七十岁的老头,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但最终,罗子殇还是被赵虎等人给说服了,同意过来助他们一臂之力。当然,事先就说好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隐杀组是不会出手的,毕竟这个计划太疯狂也太危险,能少牵连几个人就少牵连几个人。

当然,罗子殇还是责无旁贷,毕竟铲除萨姆、迎回南王一事,隐杀组也责无旁贷,哪能让几个后辈全担

罗子殇便冷哼一声“跟你说也没用,以你的智商也听不懂”

从一开始,罗子殇就没打算拉拢春少爷,他们俩一贯以来就是死对头,尤其南王被春少爷刺伤后,罗子殇更是恨春少爷入骨

所以罗子殇毫不犹豫地手持双刀冲向春少爷

“到底要斗多少次,你才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

春少爷同样冷笑一声,持剑冲向罗子殇,两人“叮叮当当”斗在一处,热火朝天、不死不休。平心而论,罗子殇确实不是春少爷的对手,这么多年来两人没有打过一百次,也有八十次,基本次次都败。

但罗子殇有个优点,就是绝不认输、永不低头

而且凭良心说,罗子殇虽然斗不过春少爷,但撑个四五十招还是没问题的,再加上他对春少爷有足够的了解,多撑一二十招也有可能。

罗子殇的心中非常清楚,在人数上自己这边还是占上风的,之前的一番鏖战下来,隐杀组和龙虎商会几乎没有折损,宁家的护卫则被何红裳和红花娘娘干掉不少,石天惊也受了些伤;杀手门虽然也来了不少人,但是毕竟人才凋零,除了春少爷和老乞丐、酒中仙,其他几乎没有上得了台面的人。

真正让众人头疼的还是剑神,所以罗子殇希望能尽快干掉杀手门的人,这样大家就能一哄而上地对付剑神了。

所以罗子殇非常地猛,除了立场问题外,还有之前诸多大小的矛盾聚集在一起,让罗子殇几乎拼了老命一样地劈春少爷,两柄刀如同螺旋桨一样地快速削过去,火花如同降雨一般弥漫在两个人的四周。

而在旁边,混战也在继续,基本各人都有对手,宋万年对老乞丐,孟晚荣对酒中仙,邓阳则率领赵虎等人冲向了石天惊,试图把佩蒂给夺过来。

其他隐杀组和杀手门的也战在一起。

六天兵,现在只剩下四天兵,他们围绕在宁老四周,誓死保卫着宁老的安全,抵挡着一拨又一拨的攻击。

这是一场不成功便成仁的决战,隐杀组和龙虎商会的众人都明白,如果这次不能除掉萨姆的话,迎接他们的就只有死亡,所以一个个都铆足了劲儿,谁都不敢松懈,自然越打越猛。

至于宁家的护卫和杀手门这边,都把希望放在了剑神身上,知道只要剑神一回来,这些“逆党”将会全部完蛋

剑神也不负众望,很快地又冲到了何红裳和红花娘娘身前。

这两个人都受了伤,分别挨了剑神一剑,何红裳中在脊背,红花娘娘中在肩膀,属于不算重但也绝对不轻的伤,她们两人在混『乱』中还试图帮大家的忙,不断『操』控毒蛇或是飞出红花,确实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和影响,就是她们干掉了宁家的大部分护卫,否则现在隐杀组和龙虎商会也不能占上风。

所以剑神才会这么生气,刚才放过她们真是一个错误,这才是为心软付出了代价

剑神动了真气,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她们两人通通杀了。

徒弟怎么了,徒弟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自己,甚至攻击自己,不除不足以平己恨

何红裳和红花娘娘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在剑神冲过来的时候,还不断『操』纵毒虫或是飞出红花来阻止他,但又怎么阻止得了,剑神一柄长剑在手,根本没有东西能近他身。

什么毒虫,什么红花,到他身前纷纷化为血雾或是被击落了。

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剑神便已奔到她们身前,狠狠一剑刺了过去。这一次,剑神不存在什么手下留情了,浑身的气势完全爆发开来,冷冽的杀气完全将两个人覆盖。

她们两人,一个s级通缉犯,一个天阶上品,在剑神强大的气势之下,像是被冻上了一样,竟然动都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冲过来。

但就在那么千钧一发的时刻,何红裳突然猛地一个转身,挡在了红花娘娘身前,还猛地推了一下红花娘娘,显然是要为红花娘娘挡剑。

“姐姐,你干什么”红花娘娘吃惊不已,想要上前拉住何红裳,但自己已经被推出好几步了。

耳听着背后呼呼风响,何红裳知道那是剑神的剑到了,没人能够逃过剑神的剑,所以她也不准备躲了。何红裳不仅纹丝不动,甚至冲着红花娘娘『露』出一丝微笑。

“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了你。”

“我以为自己不可能爱什么人了,我看见男人就想吐,看见那些不争气的女人也想吐。”

“只有你,让我觉得这世界可真美好。”

“从小,我便有一种独特的能力,能和地上那些肮脏的爬虫交流,我能听懂它们的话,能听懂它们的悲伤和喜乐。所以我没事就喜欢趴在地上和它们说话,这在别的小孩子看来显然无法理解,所以我很早就被别人当做怪胎,他们往我身上丢石子、吐口水,我也根本无力反抗”

“记得有一次,天上下雨,我顶着一片荷叶急匆匆回家,路过一个小水沟时,突然听到旁边的石头下面有一群蝎子正在说话。它们说,河水越来越湍急了,马上就要冲走咱们的家,还是赶紧逃生去吧。可是它们周围都是水流,根本没有逃生的路,只能眼睁睁看着洪水一点一点淹没自己的家。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把头顶的荷叶拿下来,将它们一个个放上去,又将它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呀淋湿身上又有什么关系,回家换身衣服不就好啦但是你猜怎么着,第二天我睡醒后一睁眼,发现那十几只蝎子竟然哼哧哼哧地抬着一块蜂蜜,来给我送啦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地上那些爬虫虽然长得不太好看,却比那些光鲜亮丽、道貌岸然的人强多了于是我此后只和爬虫混在一起,再也不和那些人类玩了最多偶尔救救那些愚蠢却不自知的女人们”

“是你,让我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把你从某个家族大院里救出来,其实像你这样的女孩,我救的太多了,没有一千也就八百,但当她们发现我会『操』纵毒虫的时候,无一不吓得胆战心惊,恨不得离我八丈远但是只有你,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惊叹,不仅没有离我而去,反而夸赞我的毒虫实在太可爱了,甚至和我的小乖都玩得那么开心”

“杜鹃,你是这世界上第一个不嫌弃我的毒虫的人。”

“杜鹃,你怎么那么好,你又单纯又可爱、又善良又美丽,我真的是被你吸引了、征服了其实我什么都不想做,就是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而已。”

“如果这个愿望没法达成,我还不如死了呢,起码是为保护你而死的,这样你也能永远记得我吧”

何红裳说完了话,微笑着闭上眼睛,坦然地接受死亡。

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背后的杀气越来越重,那柄充满力量的长剑已经抵在自己后心,只要一瞬间就能刺进来。

但也就在这时,何红裳听到自己两耳旁边刮过呼呼风声,连绵不绝、呼啸不停。

何红裳诧异地睁开眼睛一看,就见无数红花正从自己两边飕飕而出。

铺天盖地。

遮天蔽日。

好一招天女散花

何红裳和红花娘娘在一起这么久,当然知道这一招了,这是红花娘娘压箱底的大招,一瞬间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红花全飞出去,不到关键时刻绝不可能轻易使用,一旦使用必然鬼哭狼嚎、天地同暗

那些红花的目标只有一人,剑神。

“师父,放过她啊”红花娘娘哭了出来。

即便是剑神,面对这招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虽然这一招是他教给红花娘娘的,但正因为是他教的,他才知道这招有多可怕。

他这一剑本来已经刺向何红裳,现在也不得不收了回来,先护住自己再说。

剑神将剑舞成一团剑光,确保自己不会被“天女散花”给击中。

接着,他便一声大喝。

“孽徒”

剑神怒火中烧,根本没想到红花娘娘会将这一招用在他身上,本就心怀怒气的他,这回更加控制不住,甚至连何红裳都不管了,直接一剑刺向红花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