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洛丽塔的美丽

小说: 肋生双翼只为守护你 作者: 我是叶落 更新时间:2019-09-11 05:22:03 字数:2835 阅读进度:246/246

轩辕帝鸿背着满身是伤的沐伊钻进丛林。

下过一场大雨,泥路很软,每走一步,路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足印。

沐伊看着布满足印的小路,暗衬还有多久会被追上,刚想到这里,身后就有兵戈戳石声和马蹄声传来。

‘失血过多’的沐伊仰头往后方看了一眼,看到黑色兵甲铠衣,重新扒在轩辕帝鸿背上。

冉冉霞光笼罩着轩辕帝鸿尚显稚嫩的侧脸,沐伊突然道,“轩辕帝鸿,要不,你把我放下吧。”

把我放下,自己去逃命吧。

轩辕帝鸿抿了抿干裂的唇。

脑海全是她奋不顾身地跳出来为他挡箭,于危难时候仍不忘耐心地为他讲解剑术的场景。

山涧中隐约传来的溪水泠淙的响声,轩辕帝鸿眉头一动,提脚往水声处行去。

丛林里有一处悬崖,悬崖边有一处宽大的瀑布。

现在悬崖上方,淙淙水汽迎面,身体一阵阵发凉。

轩辕帝鸿紧紧搂住沐伊,缓声道,“我要带着你跳下去。”

他二人身上全是伤,沿途留下的血迹是最大的线索,敌人因此穷追不舍。

要想甩了敌军,毁灭‘线索’是个好办法。

仰头看了眼下方深不见底的水潭,沐伊不置可否。

树林间射来一支利箭。

此时的轩辕帝鸿已不是三日前那个只会躲在紫衣怀里瑟瑟发抖的少年。

轩辕帝鸿抬手用剑砍开利箭,一个纵跃,背着沐伊跳下水潭。

潭水很深,里面还藏着水漩,甫一跳入水中,轩辕帝鸿和沐伊便被水流分开。

轩辕帝鸿心下一惊,伸手去拉紫衣。

利箭‘嗖嗖’地从上射下,阻挡了他的动作,轩辕帝鸿翻身避开利箭。

等他转过身来,水里没了紫衣的身影。

“紫衣!”轩辕帝鸿不断寻觅,一支利箭射开水流,带着气泡从背部将他射穿。

轩辕帝鸿浑身一僵,意识渐散。

时光穿越万年。

坠落在水海里的轩辕帝鸿迷迷瞪瞪中,看到一个身穿重重叠叠水绿色蕾丝洛丽塔服裙、散着金黄色头发,像个芭比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朝他游过来。

不,准确来说,是朝他身边的白倚雯走过来。

一碰到白倚雯,温柔和顺的芭比娃娃脸色一下变得十分狰狞。

芭比娃娃抓着白倚雯的手,趁着白倚雯昏迷之际,拂开白倚雯的发丝,她张开嘴,四颗尖尖的牙齿在水流中颗颗分明。

她龇着牙,诡异地笑了笑。

白倚雯陡然睁开眼,身侧玛娜标志性金黄色头发飘荡着,白倚雯喉咙里连连发出‘赫赫’的响动。

她松开轩辕帝鸿,试图推开正在吸吮她血液功力的玛娜,然而一切都是无用功。

轩辕帝鸿冷眼看着白倚雯在芭比娃娃的吸吮下,渐渐衰弱,两眼无神,变成一具干瘪的枯木。

芭比娃娃这才满足地抬起头来,她满嘴是血,幽幽地看了轩辕帝鸿一眼。

轩辕帝鸿豁然睁眼。

醒来,他在一间山洞里。

洞里有一簇火堆,火堆上挂着他的随身大氅,大氅已经快要干了。

轩辕帝鸿拢眉,撇了眼肩上的伤口。

他的伤口得到简单处理,血液已经结痂。

紫衣不知道去哪儿了。

在逃亡途中,紫衣对他,颇有些任他自生自灭的意思,现下又对他‘这么好’,其实他能猜到紫衣的意图。

紫衣希望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变强,她会给他指点,却不会为他杀人。

后背上一阵轻微发痒感觉。

轩辕帝鸿突然记起来,他好像被利箭射中了。

那一箭透胸而过。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可没想到,紫衣却轻而易举地治好了他的伤。

望着手臂上突然窜起的、根根竖立的寒毛,轩辕帝鸿眼里利芒闪烁。

“你醒了?”

紫衣捧着一堆野果回来,见轩辕帝鸿醒来,脸上不见一丝意外。

抬手搁在轩辕帝鸿额头上感知了片刻,沐伊道,“没有发烧,恢复得挺好。”

轩辕帝鸿竭力忍着想要躲开的冲动。

紫衣让他觉得有些害怕。

他想起他从山坡上滚落,被巨石砸中,紫衣曾以额相抵,那一瞬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被紫衣从中劈开,脑袋里有些什么,紫衣一目了然。

那时他差点控不住暴起杀人。

可是他舍不得。

十年了。

他在咸阳别宫呆了十年,从来没人敢这样亲近他……

轩辕帝鸿盯着紫衣。

他一脸戒备,沐伊却只做看不见,隔着轩辕帝鸿单薄的中衣,沐伊试探性地压了压,“你的箭伤恢复得如何?”

冷眼旁观任由轩辕帝鸿被利箭射伤,沐伊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愧疚。

血水渗透出来。

沐伊蹙眉。

轩辕帝鸿内部伤口还未完全愈合。

可是他们要赶紧赶去军营……

定了定神,沐伊掌心拱起,快速按下。

胸腔处突然传来一阵巨痛,轩辕帝鸿疼得‘啊’地惨叫了一身,浑身冒出一层热汗。

“怎么样?”沐伊道。

她玉质似的手指在他肩上滑过,清凉润滑的感觉。

轩辕帝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有些,不适应陌生触碰。

“没、没怎么样。”

轩辕帝鸿睁眼定定地看了紫衣一眼。

虽说不适应,可真让他张嘴拒绝,他又有些舍不得……

轩辕帝鸿僵着身子。

沐伊:“再休息一日,我们便前往军营。”

“不能,”轩辕帝鸿抬头,睁开眼一瞬不动地盯着她,“韩鸦还没回来。”

没有那张流放的圣旨,他连进入军营的资格都没有。

狭长的眼睛,专注认真地看着她,瞳仁和眼白黑白分明。

沐伊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

她差点忘了这件狗血的事——没有流放圣旨,轩辕帝鸿连被流放的资格都没有!

目光落在轩辕帝鸿绷紧的小脸上,沐伊轻叹了一口气。

慢慢来吧。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目前来说,轩辕帝鸿的表现让她很满意!

“我的腿,”耳旁响起轩辕帝鸿轻飘飘的声音,沐伊垂眸,轩辕帝鸿有些别扭地看着自己。

沐伊闻言心下一惊。

莫不是跳水潭时摔下去摔断了腿?!

“腿断了?”沐伊皱眉问道。

“不是……”轩辕帝鸿摇头。

沐伊捉着他的膝盖,用力按了按。

两人靠得太近了。

若说方才的脆弱和依赖还有几分做戏的成分在,现在的拘束和尴尬确是实打实的。

轩辕帝鸿耳根隐隐发红,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小腿大腿筋骨酸涨,腿肚乏而无力。”

“可不可以扶我起来走走?”

翻译成白话,就是躺得太久,肌肉酸痛无力。

沐伊:“……”

(https://www.x.href.cc/read/149612/50231184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href.cc。手机版阅读网址:m.x.href.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