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6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3 02:50:47 字数:2273 阅读进度:96/461

烈焰心里冷道:想引我上当是吧?假装一副受不住力的样子,还往后退呢?我一个小筑基境,还能把你一个分神境的高手,打得步步后退,骗鬼啊你?

肯定是一招诱敌深入,想引我过去,好逮住我,呸!

我就站在这里远程投放灵气,只要不挨近过去,就一定不会被抓住。

烈焰如此想着,动作便更加迅速,一鼓作气,两手出现四团赤红色的火焰,瞬间向着应武雄轰轰烈烈地投放过去。

其实她哪里知道,应武雄心里正叫苦不迭呢。

深在浓雾之中找不着北,两眼一抹黑,结果还给人暗中偷袭,不间断地投放各种灵气球。

这真是……太让他郁闷了!

这些灵气球威力并不大,但恶心的是,密密麻麻停都不停一下,他心里默数一下,就一分钟内,对方起码扔了两百多颗火灵球,他妈的平均一秒四个,这还是不是个人啊!!

这他妈灵力怎么回事啊?这是有病吧!

虽然对他而言,没什么大碍,但恨得是,一身衣衫,被那破空而来呼啸而至的各种小火球,给弄得千疮百孔,瞬间化身乞丐装。

应武雄暴跳如雷。

这么弱的灵力,不用想肯定不是慕天狂那厮,这儿除了慕天狂,只有那毒师女人了。

这可恨的毒师啊,你丫的钻研毒素也就罢了,这还弄的什么变了态的灵力,就连灵力都合别人大不一样!

他绝对绝对要杀了这个女人,杀了她!

原本还想留着生生折磨的心思,瞬间消失殆尽。

应武雄觉得,留着这个妖孽,那就是对自己的折磨,还不如一刀两断,杀了个干脆!

“啊!!!”应武雄仰头对天怒吼一声,整个人发狂似的在浓雾中转着圈子,厉啸道,“出来!你给我出来!有种的就跟我单打独斗,你这算什么意思?弄一出烟雾,可恨,可恨啊!!”

烈焰捂着小嘴细声细气地叫道,“应师兄,你别这么大声叫啊,这烟雾,有毒!你不小心吸入一两口,那是要死人的!”

“鼠辈!鼠辈!!”

烈焰咯咯直笑,“鼠辈才会以大欺小,鼠辈才会男人欺负女人,鼠辈鼠辈!”

应武雄气得怒发冲冠!

“你别跑!你给我别跑!”

“慕天狂!慕天狂!”应武雄叮当叮当地摇着铃,怒吼数声道,“不要跑,你们不要跑!”

烈焰眸色一深,转瞬间声音来到了应武雄背后,“放心,我不跑!”

“呼!”应武雄一道雄浑的灵气扫荡过去,“你给我出来!贱人!”

烈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掏出一罐东西,在空气中洒啊洒的,嘴角含着一抹讥诮。

“贱人就快死了,还是积点口德的好。免得嘴里不干不净,死了还要下拔舌地狱!”

“你敢,你敢!!!”应武雄蓦然觉得呼吸一窒,饶是他再小心第一时间撕下衣角包住口鼻,但烈焰的腐蚀性毒素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更何况,这黑心的小家伙,如今又给霹雳雷火弹释放的毒烟,添了一抹特殊东西在内。

分神境毕竟是分神境,烈焰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是不是能彻底毒死这位分神境高手。

只能说,把一切她能做的都做了,至于杀不杀得死,那就各凭天命吧。

烈焰收回小罐子,塞入腰间布囊,回头扯了慕天狂一把,“快走吧。等他回过神来,再追出来,我们可就要倒霉了。”

此时,方才发现,慕天狂正用幽黑的眸,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眸中布满一片奇异。

烈焰心头微微一跳,“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离浓烟远去,还能听到应武雄在那头哇哇大叫的声音。

“你到底受了什么伤?之前看你对付萧老狗时,一招就制服他了。”烈焰困惑地问道,“难道那摇魂铃真对人体有这么大伤害,说实话,我没任何不适。是不是因为我原先没有受伤?所以我并不受它牵引?”

“不是。”慕天狂摇摇头,“对任何没有受伤的人,都有迷-惑作用,只是你……比较奇怪。”

“对你的心智也有迷-惑作用?”

慕天狂摇摇头,“我若不受伤,自不会担忧他手中的摇魂铃。”

“你主要是被他摇的气血逆行?内腑再次加重伤势?”

慕天狂点了点头。

“手伸过来。”

“嗯?”

“给你把把脉。”烈焰盯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道。

慕天狂不疑有他地把手递给她。

烈焰一握一把脉,眸光微微一紧,“你真是胡闹,明知自己不可运气,还在那边乱来,你现在体内的灵气东西南北乱窜,若是不加以控制,我看你就算不爆体而亡,也会走火入魔!”

“嗯。”男人眼睛幽幽地瞧着,点了点头,算是赞同她的话。

烈焰倒是被他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嗯什么嗯?有什么好嗯的,我在说,你快走火入魔,你快爆体而亡,你快没命了,嗯个屁啊!”

“没事。”

烈焰翻了翻白眼,“谁要你自作主张挡到我面前来?我对付一个瘦挫男,我能对付!再说了,我不演戏嘛!我就算灵力低微也没什么,我有别的防身技能。”

“嗯。”男人一副受教的样子,点了点脑袋,再次让烈焰有些啼笑皆非。

“快走吧,等回了城空闲下来,我帮你调理身体,就当是你这次陪我历险的……报答吧。”

男人定定地望了她一眼。

“我的命是捡来的。”

烈焰眸光微微一柔,似是想到什么,叹了一声道,“嗯,所以我们要更加惜命。我说不在乎性命,那是说假的呢,其实我比任何人都在乎自己的性命,你也要一样。”

慕天狂嘴角微弯,疑似露出一个冰魄霜雪般的笑。

烈焰惊呆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笑得时候,也可以这般寒冷的,笑跟没笑……没区别。

“你要多笑笑知道嘛。”

“嗯?”

“面部一直是一个冷冰冰的表情,容易引发面瘫。”烈焰很诚恳地建议道,“真得,面瘫这不健康得毛病,真得好好治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