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6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4 03:40:56 字数:2280 阅读进度:177/461

在场这么多人之中,当然不可能每个男人,都是和霍里副会长那样的正人君子。

也没有几个人,和慕天狂那般,对烈子瑜光溜的身子,不感兴趣围观。

其中有为数不少的男人,看着烈子瑜一寸寸被电光-剥-光的身子,暗暗祈祷着再脱、脱脱、脱!

这些人不住汲咽着口水,正用猥琐下作的目光,不知疲倦地打量着被寸寸剥-光的烈子瑜,看得津津有味。

而西门豹正是这些猥琐目光中的其中一道。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目光落在烈子瑜身上,就跟剥离不了似的,看着她一寸寸被劈开的衣物,露出底下曼妙的胴--体,一丝兴奋便从西门豹心底,火急火燎地燃烧上来。

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口水,添添干裂的唇。

果然,子瑜师妹美妙的很,那衣物掩盖下的身体,就跟他想象的那样有料,若是可以摸上一摸,那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西门豹一脸暗爽的表情,在心底如是说道。

早在第一道电光劈下时,慕天狂便伸手遮住了儿子的眼睛。

火儿好奇地不停扒拉他的手,小脑袋左摇右晃,很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慕天狂便在儿子的小脑袋上轻轻敲了一记,“别闹。等下爹爹带你们上街,买糖吃。”

火儿一听到有吃的,立马消停。

这小家伙真是太现实了!

烈焰看着不由好气又好笑,伸手点点儿子光洁可爱的额角,“吃货!”

“外公说吃货是福!”豆包立马不干了,重申烈阳说过的话,埋在火儿怀里的脑袋,往上一窜一窜的,每次窜上来一点点,就被烈焰一根手指点了下去。

烈阳哭笑不得地抽了抽嘴角,此刻他的臂肉正被司徒剑英拧在手中,不由自主暗暗吃痛。

司徒剑英瞪着烈阳,不满于他直愣愣盯着烈子瑜的眼神。

烈阳却苦不堪言地叫道,“夫人,我也是身不由己,这气流压着我,浑身难以动弹,连脖子都无法转一下!我我这是……”招谁惹谁啦!

烈焰扭头一看,自家老爹古怪的样子,忍不住伸手遮住小嘴,扑哧一笑。

相对于大家的各种状况,烈焰就显得自由多了。

天道法则对她毫无限制,她随便怎么样都行。

这阵电光,轰轰烈烈地持续了二十来分钟,对烈子瑜来说,那真是一场心神俱损的折磨。

好不容易等到这阵电光结束,所有人可以动弹。

烈子瑜低头一看自己光溜的身子,这才惊觉,她自己赤-身-在众人面前,持续曝光了二十几分钟。

她上上下下每一寸肌肤,都给这里老老少少的男人看光了!

烈子瑜发出一阵悲鸣,一口血又忍不住冲出口中,她连滚带爬地想起来,却不知道双手往哪里遮比较好。

护着上面,露下面,护着下面又露上面。

而对面那一双双色-狼般的眼睛,正紧盯着她娇嫩的身躯,随着她一双颤动的玉兔,目光游走移动。

“子瑜师妹!”听到烈子瑜的叫声,这才回过神来的西门豹,急忙上前过去,伸手欲将她搂到怀里。

烈子瑜惊恐地瞪大眼,护着胸转身夺路而逃。

岂料慌不择路下,后头一颗榉树没曾注意,一头便撞到那颗树上,整个人脑袋发昏,轰一声向天仰倒,砸在地上。

“哗……”人群中传来一片猥琐的吸口水声。

烈子瑜悲愤地恨不能一头撞死,颤动着双手起来,一回头却被西门豹不由分说地拥到怀里。

“师妹别害怕,有师兄在,没人可以欺负你。”西门豹嘴上如是说,捂在烈子瑜细腰上的手,却忍不住在她那块儿地方蹭了蹭,摸了摸,心头忍不住荡漾起来。

烈子瑜一口血冲着西门豹的头脸便喷了过去。

说什么没人可以欺负你?

刚才她被天道法则欺负的那么凄惨可怜时,他躲到哪儿去了?

这狗屎一样的男人,根本一点小忙都帮不上!

这男人若是有用,她今日就不必受此番折辱!

烈子瑜悲从心来,恨不得一脚踹开眼前假惺惺的男人!

刚才,就是刚才,电光袭击的时候,西门豹的松手,让烈子瑜心中早已鄙视他到极点!

想不到这男人,此刻还能如此假惺惺的上前来,顺便揩-油。

西门豹脱下他自己的外衣,包裹住烈子瑜光-裸-着的肌肤,动作温柔,犹如谦谦君子一般,“子瑜师妹,别担心,一切有师兄在。”

烈子瑜气得用力挣扎。

西门豹只当她是害羞,便凑在她耳边,刻意用那般温柔的化水一般的声音道,“子瑜师妹,你别担心,即便你让其他人看光了,我也不会嫌弃你,我还是会娶你的。只不过……”

西门豹声音微微一顿,脸上有些尴尬地说道,“你今日出了这样的事,婚期的事情,势必要往后挪一挪了。而且,以爹的想法,势必不会愿意,再让我娶你为妻。不过子瑜师妹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跟爹说清楚,你就等着开开心心做我西门豹的妾室。虽然这妾室的身份,不若妻子,但你放心好了,师兄一定会好好疼爱你,此生此世,对你真情不渝!”

烈子瑜一口怒血再度喷了出来,齐齐喷在西门豹的脸面上。

她整个人被西门豹这番话气得瑟瑟发抖,嘴一歪,蓦地翻着眼白,当场晕迷过去。

任凭西门豹深情款款地叫着“子瑜师妹,子瑜师妹”,她也不做任何动静。

烈焰在旁看着这场波澜起伏的大戏,忍不住快要笑抽了。

好吧……

西门豹这厮,也确实够神经的。

想不到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真是太搞笑了,不知道烈子瑜已经快被他的话给气疯了嘛。

果然这西门豹对烈子瑜的真心,虽只存了一丝,但更多的全是冲着贪恋她美貌而去。

要不然,在最危险的关头,也不会松开烈子瑜的手,让她独立面对危机了。

慕天狂微冷的手掌,紧紧攥住烈焰的小手,低头看她一眼,眼波中尽是温柔,“放心,你男人不会这么怂。”

烈焰无语地白了他一眼,这厮说话,真是分外露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