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4 03:41:24 字数:2163 阅读进度:244/461

还有什么?火儿偏着小脑袋思考半响,抬起眼来,有些迷茫地望着烈焰。

“刚才那些人,眼看就要败了,却忽然反扑。”

“嗯。”火儿用力点点小脑袋,“不可以轻敌,就算到战斗的最后一分一秒,也不可以轻敌。”

“火儿真聪明。”慕天狂夸赞道。

烈焰笑着点点头,“还有最主要的一点。”

烈焰与慕天狂,一人搀起儿子的一边小手,缓步向着奇兽园内走去。

“娘亲不是不主张救人,而是至少要在救人前,先确保自己的安危,万事要考虑仔细,谋定,而后动。像你今日如此莽撞的,明明看到如此多人,还偏偏要冲上去逞能的救人,万一没有那位大哥哥出手帮助你,你岂不是要倒霉了?”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烈焰淡淡地说道,“儿子,你要记住一点。娘亲只愿你一生平平安安,在做任何危险的事情之前,都要先想想娘亲。”

“知道了娘亲。”

“这句话,正是我要对你说的。”慕天狂转过头来,冲着烈焰半是无奈地叹息一声,“你可也答应我了。”

烈焰嘴角微抽,闷闷地应了一声。

火儿仰起小脑袋,看看娘亲,又看看爹爹,露出细白的牙齿,咯咯直笑。

豆包从火儿怀里钻出来,伸出两条毛茸茸的爪子,用力握了握小拳头,“豆包要变强,豆包要保护火儿!”

“豆包你真好。”

烈焰瞥了豆包一眼,随即移开目光,额角可疑地再度抽抽,心道:豆包,瞧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小样儿,猴年马月才能成长到保护火儿的状态?

“你看娘亲的表情。”豆包埋在火儿怀里,小小声地说道,“娘亲刚才瞅了豆包一眼,回头时,可疑地笑了笑……”

火儿“呃”一声,跟着目光微移看向烈焰,“娘亲不会笑豆包的,放心放心,豆包一定会变得好强好强。”

“嗯!”豆包得意地晃了晃小爪子,缩回火儿怀里,摇头晃脑地可爱一笑。

********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烈*焰*天*狂***********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

奇兽园内各种猛禽不下千余种,火儿与豆包一路看着,连连发出惊叹声。

“快看!它们在笼子里打架呢!”火儿仰着小脑袋,指着巨大的笼子上方,一对嘶吼互相拍击的鹰猴,出声叫道。

“打打打,打打!”豆包看着好玩,不停在火儿怀里蹦蹦跳跳,嘴巴里发出一道道大小声。

烈焰注视着那对搏击中的鹰猴,眼睛模模糊糊地仿佛看到它们的身体,起了一丝奇异的变化。

再看时,烈焰蓦地一惊,已然看清楚,这两只鹰猴的身体此刻竟然变成透明状,烈焰可以轻易看到,他们的丹田之中,有一团小到不能再小的灵气。

竟然……可以窥探到别人的丹田之气?烈焰骤然愣住了。

那不就可以随时掌握住对方的动态,在战斗中随时得知,对方到底有没有余力再发动一波大的攻击。

更加震撼的是,随着烈焰加深自己的眼力。

她竟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两只鹰猴体内流动的血管,以及各处细微的筋脉。

烈焰不由得大喜过望,如此一来,对她以后的断症下药,岂不是有极大好处?

她都可以“看”清楚别人内部的结构了,自然可以进一步更迅速更快捷地下针用药,必然能够使对方药到病除。

慕天狂抱着火儿静静地站在一边,抿着嘴角,等待她清醒过来。

火儿小小声地问道,“娘亲已经发愣好久了,爹爹,娘亲在干吗?”

“娘亲在领悟混沌魔眸的奥秘。”慕天狂笑着看她那双忽闪金光的眼,抬手捏捏儿子的小鼻子,“火儿乖,再等等。”

“嗯。”火儿点了点小脑袋。

烈焰忽地从这种空灵状态返回本体,猛地转过身去,一把抱住慕天狂,连同火儿一起抱到怀里,“天狂天狂,你知道我领悟了什么嘛?太好了!我现在可以看得到……”

慕天狂蓦地捂住她的小嘴,哭笑不得道,“此处耳目众多,小声点。”

烈焰凑在他耳边咬着耳朵道,“我可以看到别人的筋脉构成,还能看到对方的丹田。你说,这是不是代表混沌魔眸进化了?”

“嗯。”慕天狂也跟着欣喜地点点头,“你呀,真是个小奇迹,我猜,你此刻的混沌魔眸,已然到达小圆满之境,不过大圆满之境会更加难修,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提升了,你也别着急,慢慢来。”

“嗯嗯,我知道,知道。”烈焰欣喜不已地抱着他磨蹭道,“本来今天这一出,已经让我很意外了!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我哪里知道,来奇兽园一趟,竟然也能帮助我突破混沌魔眸。”

“那是因为你心境有所突破的关系。”慕天狂寻思道,抬眼看着她笑了笑,“不管如何,我的焰,真棒!”

“火儿也有功劳的!”火儿懵里懵懂也算是听懂了,娘亲一定是在刚刚得到什么好处,所以才会和爹爹这么高兴。

“是啊是啊,要不是火儿闹着来玩,娘亲又怎能得到这份好处?”烈焰用力亲了儿子一口,眼睛笑得都弯了,“火儿真是个小福星。”

“哈哈哈!”火儿开心地直笑,拽着慕天狂的发丝催促道,“爹爹,我们快走吧!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呢!火儿都要去,都要去!不要错过了!”

“好好好。”慕天狂无奈地拉过烈焰小手,步速一快,往前掠去,“火儿要去看看水里游的猛兽嘛?”

“好啊!”火儿欢呼一声。

一家三口离去后不久,不远处的树下,忽而转出一名紫袍玉带、俊颜绷得紧紧的男子来。

“王……王爷。”陪着的一名五十来岁的老者,战战兢兢地喊了一声,随即被摄政王瞪来的那双利剑似的眸光,吓得一口气憋进了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