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4 03:41:29 字数:2201 阅读进度:257/461

“哇!可舒服了!!明天过来,感觉全身充满了千百倍的力量!好棒好棒!娘亲,要不你以后也别泡那清风泉了,跟火儿一起泡咱们的黑水潭。”

“人家不叫黑水潭,人家叫百草潭!!”蔘宝一翻大眼睛,忍不住再次纠正火儿。

岂料小家伙很不受教地挥着小爪子,可爱兮兮地叫道,“哎呀都一样的啦,这么较真干吗呢!”

言罢,转头搂着烈焰,笑得合不上小嘴,眨眨凤目问道,“娘亲,好不好好不好?咱们一起泡黑水潭,我保证娘亲也能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烈焰被他说得心动了。

儿子的进步,显而易见,那么她若是在这潭子里泡一泡的话,说不定进步也更加神速。

经过十天训练,她现在已经突破四级小圆满,抵达大圆满巅峰之境,搞得不好这么泡一泡,能帮助她快速突破四级大圆满,成功迈入五级灵寂境内。

“好,儿子,娘亲跟你一起泡!”

蔘宝一鼓小嘴巴,“主人不是嫌弃百草潭脏吗……”

烈焰的确是嫌弃,看这黑咕隆咚一片淤泥的样子,烈焰从一开始就对这淤泥潭没什么好感。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也没打算进去泡泡。

但现在被火儿说得心动了,若是这淤泥潭可以加速她的境界增长,那……脏就脏吧,她咬咬牙忍了!

抱着儿子往黑水潭中闭着眼睛一跳。

烈焰慢慢地睁开眼,惊喜地发觉,被淤泥覆盖住全身的感觉并不那么窒息难受,反而……

反而周身像是被一股春雪融化般的温暖之力覆盖住,一寸寸疲乏的筋脉,都感觉到在它洗筋伐髓的作用下,缓缓变得生机勃勃。

“娘亲,头一回有点疼的。”儿子凑在她耳边,嘀咕一句。

瞬时间,那股春雪融融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周身刺痛的感觉。

烈焰心底一惊,但也并不慌张,既然小小的儿子,都能够承受住这股针戳似的洗筋伐髓之力,没道理她这当娘的不可以。

如此一想,精神便跟着一振。

火儿起初还担心她太疼晕过去,但过了半天,见她瞪圆眼,没有要晕的迹象,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小手握住了她的手,一脸天真地安慰道,“蔘宝骗我下来洗澡的时候,还跟我说这潭子里有宝贝呢。娘亲,火儿没骗你哦。”

烈焰抽了抽嘴角,屈指一戳他的小额角,此时疼痛感稍稍过去一阵,烈焰有些气力跟他说话,“儿子,要疼多久?”

“蔘宝说这要看个人的,有的人筋骨本身强健的,那需时便少。”火儿纠结地点着两根小手指,再次强调道,“我现在每次泡的时候,都感觉好舒服哦。娘亲,火儿不算骗你的吧。我只是没跟娘亲说,在舒筋换骨之前,嗯,要先疼彻骨一番。”

“坏蛋。”烈焰哭笑不得地点点他的额头,“莫非你还担心,娘亲怕疼不敢下来?”

火儿嘿嘿一笑。

烈焰捧起他的小脸蛋亲了亲,“儿子,你真勇敢,当时那么疼,都没叫娘亲呢。”

火儿吐了吐舌头,一脸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小脑门,“才不是的啦,我疼得满池子打滚,连叫娘亲救命的力气都没有。后来,后来我晕了过去,醒来后就已经不疼了。”

火儿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小脑袋,可爱兮兮地说道。

当时泡在黑水潭中生死不死时,他是感觉到灵树那个方向,有一阵微风拂扫而过。

刹那间他便昏昏沉沉地合上了眼,所以只是上半场的时候,吃了点儿苦头,至于下半场,他昏睡当中的洗筋伐髓,他糊里糊涂地便过去了。

因此火儿是有点担心娘亲,身体不适,会不会跟火儿一样,疼得满池子打滚求饶叫救命……

“娘亲娘亲,等你疼过后,出来就把蔘宝揍一顿。火儿就是这样做的,谁让他当时骗我舒服呢!”

蔘宝:呜呜呜呜呜……火儿你好缺德!

“这是复原之力啊,对身体可好了!再怎么不舒服,再累!往里面一泡,没一个时辰出来后,又是精神奕奕一条生龙活虎。”

难怪呢,烈焰心想,若是按照这个方法,那一天之内就可以无限制地训练下去,永远也不会感觉到疲惫。

因为到身体疲惫的临界点时,可以往潭子里一泡,立马就能恢复原状,多好。

烈焰点了点头,眉峰微蹙,忍着疼,开始进行第二番洗筋伐髓之痛。

“娘亲加油。”豆包跳到火儿一头乱蓬蓬的发丝上,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抱着火儿的脑袋,大声地为烈焰打气。

“豆包豆包,你遮住我的眼睛了啦!”火儿走了两步,往潭子里一滚。

再睁眼一看,豆包一身白绒绒的毛色,完全变得乌黑一片,跟颗小泥球似的,只看到一对眼白,在他面前翻来翻去。

火儿开怀大笑。

豆包气不打一处来,扑过来两只小爪子抓起两团淤泥,呼呼朝着火儿头上飞来。

“哇!”两个小的在淤泥潭里竟然玩起了泥巴仗。

等烈焰再次睁眼之际,清辉冷月一般的眼睛里,哪里还能看得到自个儿那个俊俏可爱,白白嫩嫩的儿子?整一个儿,黑煤炭球!

“噗。”烈焰忍不住发笑,跟着眼色微微一闪,“儿子,娘亲要出去了,有人来了。”

“娘亲你记得每天来泡哦。”儿子眨巴眨巴眼睛,欢呼一声。

烈焰刹那间便已经回到原先的那个清风泉,含着黑色淤泥的身躯,往清风泉中一坐。

身上沾着的那些黑色,如水即溶,一丝丝逐渐化开了,烈焰却没发现,她的全副注意力此刻都集中在来人身上。

“轩辕靖。”这男人竟会找到这里来?

朦胧的月华下,身段玲珑的女子斜倚在一小方池子之中,泉水从两个细小的泉眼中,咕嘟嘟冒了出来,不住翻腾着微小的气泡。

便是这般烟雾飘渺之处,那女子眉眼内厉色一闪,冷冷地望着自己,毫不掩饰,心中的不耐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