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3 三千字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4 03:42:21 字数:3283 阅读进度:360/461

被凤子奇指名道姓点出来切磋的火儿,很明显那是根本不在状态!

看到凤子奇一手指着自己,他呆了一呆,扭头看向自己的爹爹娘亲,一脸疑惑的表情,“娘亲,那没礼貌的小鬼是在跟我说话?”

烈焰:……

众大臣纷纷有喷酒的冲动,这小娃娃讲话还真是老气横秋的,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比么皇子更小的小鬼,居然还口口声声叫别人小鬼!

各方眼神落在火儿身上,这才发觉,这小家伙不是一般的玉雪可爱,光是那双夺人的凤目,便是天下间少有的漂亮了,更别提这得天独厚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更有一种巧夺天工之俊美,配上那一身不大符合年龄的沉稳淡定气质,这火儿当场就掠走了多数人的目光。

也就只有烈焰这当娘的在心底吐槽,火儿这哪里是什么淡定沉稳的气质啊,那根本就是完全搞不明白,凤子奇指名道姓点他出来干嘛的。

这孩子除了对吃感兴趣外,对其他人,还真是不那么感兴趣。

凤子奇那张小脸憋得那是一个通红。

他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皇子邀战,火儿竟还能拒绝。虽然火儿并没有明白表示出拒绝的意思,可他看白痴一样看他的眼神,确实就是透露出那个意思了。

凤子奇恼火异常,当下也顾不得自家父皇脸色难看了,只冲着火儿叫嚣道,“你敢是不敢?男子汉大丈夫,一点担当都没有嘛?出来!”

这回众人更是喷饭了。

还男子汉大丈夫,就屁大点人儿,现在的小娃娃真是,一个比一个老气横秋。

火儿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凤子奇,末了很疑惑地问了烈焰一句,“娘亲,这个小孩是不是有病?他老叫我站出去干什么?”

烈焰:……

“嗤……”不知是谁轻笑出声,跟着便有不少人,一个接一个笑了起来。

笑声虽然不大,但十五皇子又不是个聋子,自然听得到,不但听得很清楚,心底还感觉十分难堪,觉得火儿那是故意当场不给他面子的。

十岁的娃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尤其又是生在皇家这个大染缸内的孩子,心思比起火儿,自然是深沉许多,考虑的也多,更加注重面子工程。

火儿这么不给凤子奇面子,凤子奇自然也不想再跟他客气,直接窜到火儿面前,正要举剑刺去,忽听金奥大皇怒吼一声,“放肆!”

“嘭!”金杯狠砸在地上,弄出震天大响。

所有人顿时屏息以待,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刘贵妃坐在边上儿,更是慌的脸都白了,急忙从矮案后探出半个身子叫道,“奇儿快点住手,别惹你父皇生气。”

素来与刘贵妃并不对盘的恭妃,青葱如玉的指尖,涂着嫣红丹寇,捏着帕子阴阳怪气地呵呵笑道,“姐姐这真是教的好孩子啊,大殿之上就敢拔剑相向,这可真是好气魄,好啊!”

刘贵妃脸色更白了,也顾不上丢不丢脸了,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带着两个宫女赶上前去,拦下了妄自冲动的凤子奇,“奇儿,不可!”

“母妃!”凤子奇怒道,“我这不过是公平比试,哪里有错了!歌舞有什么好看的,比剑不是更能助兴么?只不过有的人,胆量太小,就算本皇子再三邀约,都没用!!”

“奇儿真是好大的脾性啊!今天是慕家的小小少爷惹了您的眼,便能拔剑相向,若将来,本宫惹了奇儿的眼,是不是也要对本宫拔剑?”恭妃尖着声音,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

凤子奇大怒,霍地回转头去,怒瞪向恭妃。

皇帝眼见这皇子实在是不大像话,不由怒道,“来人,把小十五给本皇押回座位。十五皇儿,你若是再如此毫无礼仪,吵吵闹闹,就休怪本皇治罪于你。”

“父皇,儿臣只是心里不服气。凭什么三位慕家的太上长老就非得收他为徒?如果这人没有什么真本事,只是因为祖上庇荫而得到好处,那儿臣是一千一万个不服!”凤子奇也是个脖子硬的,明明看到大皇有发怒的趋势,但却依然不顺坡而下,反倒是逆着大皇,出言顶撞。

金奥大皇冷笑数声,“你服气不服气有什么用?慕家三位太上长老,那便是已经收徒了!还不嫌自己丢人现眼?回来!”

“大皇有所不知啊!当年三位太上长老拒绝奇儿时曾说过,他们将来要收的关门弟子,必然是人中龙凤,天赋出众之人。三位太上长老的意思便是,若将来没有出现天赋能够超过奇儿的,那必然不会收之为徒。”刘贵妃深沉的眼波扫向火儿,后者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们。

金奥大皇微一沉吟道,“还有这事?”

那赵甫急忙站起点头道,“回禀大皇,确有此事。三位慕家太上长老曾经断言,他们所找的弟子,天赋定是超过十五皇子的!”

“也难怪奇儿这么不服气了。”刘贵妃用帕子点了点眼角晶莹,跟着说道,“若臣妾是奇儿,臣妾也肯定是不服气的。”

“父皇,除非那个小男孩,能比过我!否则!我就不服!凭什么他可以让三位太上长老收为关门弟子,奇儿就不行?”

“正是如此。”刘贵妃跟着哀戚戚道,“若只是因为姓慕便得到三位太上长老的另眼相待的话,若天赋不若奇儿,那是不是表示,奇儿也能够拜三位太上长老为师?”

烈焰跟着冷笑一声,这一家子演的这是个什么破戏,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想说明一点,火儿的天赋若是不如凤子奇,那凤子奇便也要拜三位太上长老为师,否则,三位太上长老那就是自打嘴巴!

恭妃这个女人,也是个笨蛋。若是没有大皇的默许,凤子奇怎敢当庭拔剑?这场戏,大皇、刘贵妃、凤子奇,那是演上了全套!

当然,拜三位太上长老为师的话,莫说这丰厚的见面礼,便是往后走出去,说出自己的师父,正是慕家的这三位老祖宗,那可不是面上添光,十分光荣之事么。

皇室这一家子,打得这还真是个相当不错的如意算盘。

若是凤子奇和慕家三位老祖宗扯上关系,那到时候,这慕家上下,至少看在三位老祖宗面上,都得鼎力支持、辅助这位十五皇子。

因为到时,大皇势必会假惺惺地声称,自己这十五皇儿,也算是半个慕家人了!

皇家真是好打算!这是明摆着想要拉拢慕家到一个阵营,最好是将慕家完全掌控在手中的趋势。

慕家的势力何其之大,堂堂超级世家,又怎会真得愿意屈居在皇室之下?辅助十五皇子,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即便十五皇子的天赋多出彩,三位太上长老出于世家原因,亦是不会收十五皇子为徒。

更何况,三位老祖宗,那是半点没看上十五皇子。

比起聪明伶俐、腹黑可爱的火儿小同志,这十五皇子虽年纪虚长火儿三岁,但天赋,确实是和火儿相差甚远。

不过他此刻还不知道,上蹿下跳着嚷嚷着要比试。

火儿一来不知道他嚷嚷什么,二来,真没兴趣吃饱饭就要和别人打一场架!

与其浪费这打架的精神和时间,不如让他再多吃两块小点心……

金奥大皇假装沉吟一番,笑呵呵地看向慕天狂,询问道,“慕少主,你看这事,该如何是好?”

金奥大皇根本就连正眼都没扫烈焰一眼,自然是觉得,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拿不了主意做不了主,即便能说上两句话,若是被男人否决的话,那也是白瞎力气。

按照金奥大皇的想法,那一切,势必都得由慕少主做主,而烈焰,不过是慕少主的陪衬罢了。

但很快他便发现,这个想法,不对!

慕天狂见金奥大皇问话,便皱了皱眉,转头看向烈焰,“焰觉得呢?”

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一眼就能看出这十五皇子绝不会是自家儿子的对手,让儿子下场比试那也行,因为这什么皇子不过只是给儿子练练手的玩具罢了。

但却不知道他家焰的意思如何。

若是焰不答应,不希望儿子在人前与人斗殴,那此事便作罢。

烈焰皱了皱眉,冷笑着刺了金奥大皇一句,“我倒是不知道,我们慕家的孩子,什么时候沦为表演杂耍的了。大皇这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儿就一定会应承下这场所谓的比试?”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向烈焰。

即便是早已习惯了这烈焰说话的调调,慕家各人也纷纷觉得,此女实在是太彪悍了。

原来并不是对着他们慕家家主,才是这么个刺儿头的表现,这少主夫人,是对着不顺眼不顺心的人,那都是一个表现啊!

“十五皇子不服是嘛?不服找三位太上长老。收徒的事,是三位太上长老定的,作为晚辈的我们,没有拒绝的权利。十五皇子若是觉得,三位太上长老处断不公,可以亲自去过问他们!大皇,你日常处理朝政,事务繁忙,疏忽管教极为寻常,可刘贵妃作为孩子的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