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8 三千字

小说: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作者: 梓云溪 更新时间:2015-01-24 03:42:28 字数:3272 阅读进度:375/461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火儿面上,原本侯夫人对着烈焰时那张刻板的脸,亦跟着稍稍柔化些许。

李氏在一旁看到这丝改变,不由地大大皱眉。

她可是特意请了侯夫人前来慕家,好好对付一下烈焰的。

侯夫人这人,李氏素来很了解,那就是个眼睛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十分注重礼教观念,刻板严肃的老太太。

侯夫人最讨厌的就是类似于烈焰这种的,“狐狸精上位”的东西。

按照侯夫人的手段,不应该这么柔缓的,李氏暗中捏着手掌,心中愤恨不已。

她也很想将侯夫人的注意力从火儿身上挪走,可遗憾的是,侯夫人拉着火儿的手,问长问短问东问西的,她是半点都-插-不上口。

好不容易等老太太问完话,李氏刚想说上一句,就见那老太太转过脸去,笑呵呵地望着慕天狂,那是满脸的笑意,“天狂,你这孩子养得可真好。又懂事又机灵又聪明,看看看看,这么个丁点儿大的小人儿,真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

“老太太不要太夸赞他了。”慕天狂淡淡地应了一声,也不显得特别亲热。

侯夫人倒是知道他性子冷清,也不放在心上,只笑着点点头,眼角扫了烈焰一眼,“都,认祖归宗了?”

“嗯,由诸位长老作见证,已经去祖宗祠堂拜过。”

“择了什么日子摆喜宴?”

慕天狂微微一怔,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打算回红枫大陆再摆。”

“胡闹!”侯夫人当场不高兴了,拍着桌子低声责骂道,“这孩子也不是偷来的抢来的,不摆喜宴谁知道你娶妻生子了?你身为慕家少主,成亲生子这么重大的事,怎能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

“不是……我……”我特么谁藏着掖着了?我还巴不得昭告天下呢!这不是我们家焰的意思嘛。

焰的想法,他也了解,不就看不上慕家这些人嘛。

有什么好摆的,结婚这么高高兴兴的事,她自然是喜欢到烈火山庄去摆。

慕天狂对媳妇的想法,从来都不会持反对意见,因此烈焰说什么,他应下就是了,也不会去管它,合不合情理。

即使长老们不悦,顶多也是说他几句,长老们都清楚他的性子是,一旦做下决定就不会听别人说的,再说谁有那个闲情逸致天天念着他怎么怎么,说白了,长老们对这位有想法的少主人,那也是习惯了逆来顺受了。

长老们不念,老太太这回给念上了,老太太还能给你引经据典,从你祖宗十八代开始说起,说说说说,一直说到现在,把不摆喜宴的事,跟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给挂钩了,不摆酒就是对先人不敬!不摆酒就是没礼成,没礼成那就不算是正正式式的慕家人,咱们家火儿怎能受这么个委屈呢?

说来说去绕这么多,就是因为火儿“受委屈了”!

烈焰在老太太滔滔不绝发言时,便直朝慕天狂眨眼,慕天狂当然也想打断老太太的话,可哪里打断的了,那老太太就是个话唠,一念起人来,那叫一个没完没了。

火儿等老太太说完,急忙捧了杯茶递给老太太,脆生生地叫道,“太婆婆喝茶。”

可把老太太给乐死了,搂过火儿一个劲地心肝宝贝地叫着。

烈焰抽了抽嘴角。

她的儿子,他了解,这捧给老太太的茶,肯定是加了料的。要不然这小鬼,能有这么好心?

果不其然,老太太没到一分钟就有点头晕地站了起来,给人扶着昏昏欲睡地回去,据说当晚晚饭都没吃,那就睡下了。

老太太被扶走后,烈焰哭笑不得之余,将儿子唤到面前,瞪了一眼轻斥道,“说,为什么给你太婆婆下-药。”

“她好烦。”儿子眨巴眨巴眼睛,可爱兮兮地看着她道,“不停讲不停讲,爹爹的脸都皱成苦瓜了,娘亲眼睛都快眨飞了,那老太太还是滔滔不绝,好烦好烦啊!”

“好烦好烦!”豆包亦跟着点点头,“没见过这么烦人的老太太,要不是娘亲教我们不可以恃强凌弱的话,我一早就想把老太太拍昏过去呢!”

烈焰:……

“老太太年纪大了,啰嗦一点那也是正常。即使是这样,你们怎么可以对老太太下-药呢?那以后,娘亲若是年纪大了,娘亲也跟着啰嗦了,是不是你们还要对娘亲下手啊?”

“娘亲才不会呢!”火儿信誓旦旦地说道,“不过就算娘亲变得啰啰嗦嗦的,火儿也不会给娘亲下-药的啦。老太太怎么跟娘亲比哦。”

烈焰虽然觉得好笑,可还是板起脸道,“老太太虽然啰嗦,可对火儿那也是真心好的。火儿你要记住,无论是什么人,真心待你,你便需还回一份真心,这样一来的话,你身边围绕的朋友,会越来越多。你想想,若是今天的事,给太婆婆发现,太婆婆会多么心寒?”

火儿扁了扁小嘴巴,“太婆婆对娘亲不好,凶娘亲,还叽里咕噜地念着爹爹。”

烈焰有事好笑又是感动地捏捏他的小鼻子,“都说了那是大人之间的矛盾,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不需要理会这么多。就比如,娘亲和爹爹,往后吵架也好打架也好,那也是娘亲和爹爹之间的事,火儿不应该掺和在内。火儿是小朋友,小朋友就只要享受大人对你的爱就可以了,大人之间的种种矛盾,我们大人自然会去处理……”

“媳妇,我不会骂你的,更不会跟你动手打你。”慕天狂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将烈焰之后的话给卡顿在喉咙口。

忍不住发笑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我举例而已!”

“举例也不行!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慕天狂跑到两母子身旁,伸手握住烈焰的小手,“我不打媳妇的!”

“火儿将来也不打媳妇!”

“火儿你好好哦!”豆包崇拜的目光,让火儿小同志,那尾巴瞬间翘得半天高。

烈焰无语地望着这对父子,更为无语地是看了豆包一眼。

豆包这小东西,那是越来越崇拜火儿了,好像火儿说什么那都是对的,这熊孩子,实在是太没节操……

********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烈*焰*天*狂***********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

翌日一早,火儿早被他爹爹拎了起来,跑去找三位太上长老修炼去了。

没了儿子的打搅,烈焰那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爆竹声响,她这才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

一阵使劲的拍门声响起,拍门的丫鬟不停制造着噪音,高声叫道,“少夫人,少夫人,宫里来人了。家主请您和少主一起去前厅,迎接太后懿旨呢。少夫人,奴婢这就进来了!”

太后懿旨?

烈焰瞬间从迷糊状态清醒过来,而门外的几个丫鬟已经推门而入,陆续端进来干净的清水和一些梳洗用具。

烈焰唰地掀开被子,只着一件白色中衣,便从榻上轻飘飘挪下来,清冷的小脸上挂着一抹寒凉,注视着身边一名小丫鬟道,“来多久了?”

那小丫鬟心中猛地一跳,暗道:少夫人这般模样,还真是冷艳高贵无比!

“少夫人,宫里的人才到了没多久!”

“少夫人,少主是不是又去三位太上长老那里了?如果是的话,还得差人过去,赶紧将少主给请回来。”管事娘子富嫂跨步入门,眼睛跟长在头顶似的,也不与烈焰打招呼,只是冲着她的侧面说了一声。

烈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愿和个下人置气,免得掉价。

至于这些上蹿下跳,心有二主的下人们,回头她会好好地一个个处理干净。

先让她们蹦跶几天,等她腾出时间与空闲来,再慢慢整顿也不迟。

这小小一个天衡苑,其中也不乏一些光拿月银不办事的刁钻奴才,有些是人比较专横,有些呢则是靠府里的关系、后台!眼前这富嫂,便是属于后者,她丈夫富哥,是家主苑子里的大管事,平时油水那是抽足了,又因跟在家主身边办事,那是耀武扬威的很。

富嫂便是靠着这层关系,才坐到管事娘子的位置,虽然打理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天衡苑,这油水虽没家主苑子多,可也少不到哪里去。

光是每个月,下面仆婢们进贡上来的,那也足够这婆娘一个月花销了。

若是有人不上道不进贡的话,那好,以后脏活累活重活,那都是你的!

烈焰虽然只是短短的接触他们没几天,可他们之间哪个是老实的,哪个是油的,却也是一清二楚的很了。

富嫂这管事娘子也算是快要做到头了!

“这事,不用来过问我,你去办吧。”烈焰冷冷地说道,任由两个小丫鬟帮她梳理着长发。

“是,少夫人。”富嫂点点头,表面恭敬地行了一礼,回过头后,那嘴巴便跟着歪了一截,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凭着儿子登堂入室的女人,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