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莫问

小说: 魔道凡 作者: 烟鬼三爷 更新时间:2015-03-05 21:08:23 字数:4745 阅读进度:186/332

许三接过阵势罗盘,立刻收好,绥隐这老家伙眼睛绿得都能当灯笼用了。

接下来的时间,许三引导两人破阵,将龙宫中的东西给收刮了个七七八八;当然,其余几样超凡的兵器没有在见到。能够拿到三件已经是天幸,外面还有很多人等着呢,若是知道被人捷足先登,还带走了三件,恐怕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许三一路破阵,势如破竹,他感觉这一年的沉淀在这一日完全爆发,状态好到了极点。

他还想继续破阵,寻找另外六件仿制神器。但下一刻,许三知道了不妥。

“我布下改天换地的阵势被破,来了高手。”许三叫住两人,郑重开口。一旦大队人马进入,他们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只能及早撤离。

许三本以为可以阻拦三日,但没想到有精通阵法的高手来此,看破了许三布下的局。

外界,一片喧嚣。一名老者看着眼前的漩涡,眸中精光爆闪,他目光如炬,极为睿智的眼神似乎勘破了一切。

“这是改天换地的阵法,有人已经提前进去了。”老者开口道,而后挥手一百多道白光落入下方的漩涡当中,激起恐怖的潮浪。

“轰轰轰”

被许三掩盖的巨门重现,古朴沧桑,大势磅礴。巨门浩然,威压盖世,有奇异的力量冲破云霄,造就了惊天的异象,惊动了不少人。所有人都看到了,巨门并非封闭,而是有一条缝隙,足以让人进入。

“木大师,你可知是何人所为?”一名金光缕衣的中年人问道。他气息浩然,悠远绵长,深邃内敛,绝对是一个高手。

“此人手段高超,极为隐晦;能够瞒住这么多道友,纵然不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也绝对差不了多远”木四海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他的造诣原本就已经无限接近宗师的境界,此刻破许三的阵势虽然信手拈来,不过也察觉到了当中的奇妙之处。若非来得时机很好,巧借天时,恐怕也不能立时看透。

“竟然是这样的人物,武涉神府什么时候又有这样的高人出现,看来这次己亥龙宫密地出世的消息引来了不少人”中年人自语,目光深沉。

木四海心中闪烁,念头百转,他察觉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独特手法,与传说中的《鬼经》似乎有些关联。

“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我们还在这里傻等,哪个混蛋干的好事?”

“让我知道了,非拔了他的皮”

“竟敢耍我”

想起一群人不明不白的在这里等了近两日,众人脸色发烧。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人物,而今却栽在了这里,实在是个天大的笑话。

巨门被推开,人群鱼贯而入。

云href小说网小说网士皱眉,他身旁的老者此刻亦有些拿捏不准。

“是他们先进去了吗?”老者问道。

“我也不清楚”中年文士摇头。

两人相视一眼,都惊疑不定。最终化作两道流光,冲进了巨门之中。

漩涡浩大,百丈的漩涡似乎能够吸纳一切,有恐怖的气息传出。巨门立在漩涡之上,怡然不动,当真是诡异莫名。

此地终于平静了,胆敢入内的修士都已经冲入,要去寻里面的机缘;而该出来的人此刻也终是出来了。

一道流光一闪而逝,没入苍穹消失不见。纵然有人暗中布下弃子窥探外界的变化,也无法捕捉这一抹流光,眨眼即逝。

许三站在云端之上,俯视立在若大漩涡上面的巨门,心中颇不平静。

之前他察觉到了有人看穿他的阵法,故而让两人快速出来。许三在巨门的入口布下结界,北御十一与绥隐老头发力,蒙蔽天机,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这里有人,谁也无法察觉。

待得众人进入之后,他们三人便跑了出来。

“北御,这次收获可真是不小啊”绥隐笑道。

没有经历大战,就这么简单而直接的拿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宝物,当真是来的太过容易。然则这次只是运气好,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

“嗯。”

北御十一话不多,冷酷的面庞有些变化,他难得‘嗯’了一下,表示赞同。

随后两人都看向了许三,目光中都流动着莫名的意味。

“小子,我带你去南天道院吧”绥隐道。

“前辈,我自己会去的。”许三拒绝。开玩笑,这糟老头子实力恐怖,盯着自己的时候眼冒绿光,天知道想要干些什么。

“反正顺路,我也要回去,捎上你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待许三反应,他拉上许三就要走。

许三无言,感觉自身被禁锢了,难以动弹。他想要奋力反抗,然则只是徒劳。

“多少人想做南天学院的弟子都不行,你小子倒好,推三阻四的”绥隐吗骂骂咧咧,感觉颇为不爽。

许三无奈,只得将目光转向北御十一,这个冷酷沉默的男人。

“老鬼,让他走。”北御十一发话了,他目光深邃,宛如两柄利剑,刺入胆敢与他对视者的心房。

绥隐直视,毫不畏惧。“放这小子走,那可不行,好苗子得我亲自培养”绥隐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吹胡子瞪眼,死活不放手。他早已看出来了,许三阵法造诣快要达到宗师的门径;加上如此年轻,潜力无边,这老头子是真的动了收徒的念头。

“我带他来,自会让他离去,这是我给他的承诺。”北御十一平静开口,却不容置疑。“他若愿意跟你走,我无话可说;他若不愿意,谁也不能带他走。”

北御十一发怒,宛如天降雷音,震慑世人。

“我带来的人,谁都不能带走。”

字字珠玑,道喝惊人,绥隐老鬼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他看着北御十一杀气腾腾的样子,极为不甘,但最终还是选择放手。

两人是旧识,极为清楚彼此的秉性;若是北御十一认准一件事,天王老子也改变不了。

“可惜了一颗好苗子”绥隐感叹,也不多说些什么,就驾着宝葫芦消失不见。

许三感觉浑身一松,从那种禁锢的感觉中挣脱了出来。他松了一口气,向北御十一道谢。

“多谢北御前辈。”许三诚恳道。眼前这个人也不知道多少岁了,不过倒是很合许三的胃口。“以后但凡前辈有吩咐,许三定当万死不辞。”

“不用向我道谢,这次说来还得谢谢你。”北御十一依旧冰冷,只是目光中的冷色要缓和不少。“绥隐老鬼是不会放弃的,这老家伙有时候做起事来不择手段。”

北御十一开口,说的许三心惊肉跳。他可不想以后都面对那个老家伙,虽然看起来仙风道骨,不过一肚子坏水,实在是招人恨。

“这”

“你放心,我自然不会让他找到你。”

许三闻言心中稍安。他告诉北御十一自己想要回去,出来得太匆忙,那里还有一个同伴在等着他,根本还不清楚他的状况。

北御十一自然知道许三是说给自己听的,他面不改色,召出一柄飞剑,而后迅速变大。这次没有动用传送通道,而是御剑带着许三飞行,速度并非多么快,不过也很惊人了。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许三看到了下方的飞天岛。

两日的时间,许三不见踪影,穆龙峰起初有些着急,但到了后来就想开了。半年的历程,许三向他讲诉了许多,一切随缘。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不管是聚是散,他都看到了以后的路,不再迷茫。

此刻旺财依旧趴在飞天岛北面的一处崖间睡大觉,竹道躺在这货身上,而穆龙峰则是在山崖之上打坐练功。

“唰。”

一脚落下,莲花横生,许三出现在穆龙峰的身后。

“还不错。”许三点头,这次穆龙峰始终如一的心境,让许三感觉对方有了很大的进步。至于旺财,许三看到之后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啪。”

他一巴掌叫醒旺财,着实没有半点客气。“你这个怂货给我起床了”许三怒斥,惊动了穆龙峰。

“师父,你回来了。”穆龙峰惊喜道。

许三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穆龙峰的师父,他准备好好收拾旺财这货一顿,离开了两天,这货居然睡过去了,实在可恨。但事实上他暗中传音旺财,别让竹道了。三色天竹是重宝,干系太大,纵然觉得北御十一可以信任,也不可能就这么拿出来。

强弱悬殊过大,对方若是翻脸,许三没有机会。

“汪”

“噼噼啪啪”

“师父”

旺财最后溜了,似乎知道自己理亏,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直接就跑没影了。竹道附在旺财身上一动不动,浑身石质斑驳,没有半点奇异之处。许三没有追上去,心中松了一口气;而北御十一,就在上面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狗吗?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族”北御十一轻语,目光深沉。竹道平凡的外表瞒过了他,北御十一并没有将竹道当做一回事。

最终,北御十一将许三送过了南海,又度过十万里,来到了一处有修仙小门派的地域。武涉神府所涉及的范围太大,纵然是绥隐老头,也不可能满天下的去寻一个人。除非他留有印记,许三想到过这个问题。

对此北御十一很直接,扔给许三一枚玉佩,言称这可以屏蔽天机,谁都无法察觉到他的位置。

许三道谢,最后又拿了北御十一一份南域的大概地图,问清了许多路线;又收下了一枚令牌,这才罢手,最终分开。

原本北御十一亦想要直接将许三送到南天仙府,不过许三拒绝,他说的很直接。

我会去,但我是自己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外人强行干预很可能适得其反。

闻听许三如此说辞,北御十一二话不说,立刻消失。这是一个冷酷果决的人,办事极为干脆,一点也不婆婆妈妈。

最终还是这样一个组合前行,披荆斩棘。

莫问的武涉神府中的一处地域,与古致毗邻。许三如今身在莫问边陲的一个小城,千里之内倒是真的有一个修仙门派,不过似乎很小。

他行走在城镇中,看着往来的凡人,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似乎只有身处凡人的世界,许三才能够获得那点仅存的安全感。

许三走进了城中最大的客栈,穆龙峰与旺财随行,倒是没有不开眼的人拦住许三。这些个伙计很有眼力见,瞧见许三气质不凡,穆龙峰冰寒冷厉,纵然是带着旺财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客官请上座。”

二楼雅间,许三看着下面过往行人无数,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知道什么是修行吗?”许三问到。

“修身,修性,以修行。”穆龙峰回答。他也有了自己的见解,正在逐渐开拓自己的路。

没有做出点评,许三也不说穆龙峰是否说得对,只是点头,而后不再言语。

每个人对于修行都有不同的理解,每个人都有不用的道。他的道不一定适合穆龙峰,他也在探索的阶段,这一切,只能靠自己。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许三没有多想什么,而穆龙峰则是在思索自己答得对不对;只有旺财,百无聊赖的舔了舔自己周身的皮毛,易趣萧索。

不多时有小二端上精美细致的食物,许三食指大动,有了吃东西的欲望。

旺财这货风卷残云,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让那里的人出来,这里是我们的常坐,你怎么能让别人进去。”门外传来呵斥,许三眉头一皱,似乎与自己有关。

“客官”

小二有些为难的跑进来,他右边脸上有一道手掌印,似乎被人打了一巴掌。小二对着许三点头作揖,弯腰鞠躬,希望许三能够换一桌吃饭。

对方的人马他可惹不起,只能忍气吞声。

“我先来,为何要让他们?莫不是你担心我不付你银子”许三平静开口,却不容置疑,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他抖手抛出两锭金元宝,没有丝毫表情。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对于修者来说,弄到钱财太容易了,只是没什么用。

“客官,您可别问难小的了;这是林城一霸,林家的公子哥。他哥哥在五封山修行,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我们惹不起的啊”小二鼻涕眼泪横流,就差给许三下跪了。然而许三不为所动,让他让座实在没道理。

外面的人似乎等久了,有些没了耐心,直接就冲了进来。

这是四名年轻人,都是些沉迷酒色的酒囊饭袋,身体比之普通人还不如。

“这个地方是小爷的,你还不快滚。”为首的是一名颇为俊秀的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只是原本俊秀的脸庞被他暴戾的气质完全毁了,许三看得颇为厌恶,他连话都难得多说。

瞧见许三不搭理自己,林天平怒了,扬手就要抽许三一巴掌。

“啪。”

穆龙峰出手,这一巴掌落到了林天平的脸上。

小二脸色发白,看到林家二少爷被打,立刻躲得远远地,害怕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