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五封山

小说: 魔道凡 作者: 烟鬼三爷 更新时间:2015-03-05 21:08:24 字数:4750 阅读进度:187/332

“你敢打我?”林家二公子好似发飙的狮子,这一刻反应激烈到了极点。

从小横行乡里,林城一霸。哥哥又是五封山中的修行之人,与那些个王孙贵胄都是平辈论交,地位甚至超出一些王侯子孙,在整个国都都有些地位。

业都有修仙之人,五封山传道,被尊为国教,有五大散人,实力不凡,是整个‘敕’的根本。

敕一国,纵横万里,算是有一些修行中人;虽然这里资源依旧匮乏,不过比之韩国等地好了很多,故而有修行中人活动。越过南海,又横跨十万里才能够看到有修行中人,难怪韩国历代派出不少人都杳无音信。

直线距离十万里,真正走起来还得绕道,相当于几十万里,实在太远了;一路上又多险途,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走完,先天高手也够呛。

穆龙峰先天第一境的实力,对上几个酒囊饭袋,实在手到擒来。

没有多余的话,他左手抓起林天平的脖子,对方想躲都无可奈何,他扬手便又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巴掌落到林天平的脸上,刺激的却是小二的心。他当先一个机灵,立刻就给溜没影了,要去报告给掌柜的。

另外三人见林天平挨打,想要阻止,但被穆龙峰一瞪眼,碍于他散发出的威势,不敢强来。

“你可知你打的人是谁?小子,你命不久矣”

“快快放下林家二公子,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岂是你等可以玷污的”

“还不住手,难道真要牵连自己的家人朋友吗?”

威胁的话倒是来了不少,不过色厉内荏,实在没有什么力度。穆龙峰十一岁从军,一路经历生死走早如今这个地步,岂会被几个不知所谓的人吓住。所以他便又是几个巴掌。

“啪啪啪”

“住手,我爹是林海,是皇上封的”林天平叫道,不过被穆龙峰打断了。

“啪。”

“我哥哥在五峰山”

“啪。”

“我”

“啪。”

“别打了”

“啪。”

“我错了,饶命啊”

林天平被打成猪头,此刻终是不再硬气,一个劲的球穆龙峰饶命。另外几人寒蝉若禁,感觉这是个硬茬子,目光畏怯躲闪,敢怒不敢言。穆龙峰有些厌恶的看了这几人一眼,实在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便随手给扔了。

“滚。”

三人扶着肿成猪头的林天平,快速离去。

走之前,许三看到了林天平极为怨毒的目光。从小到大,他还没有吃过这样的暴亏,想来事情不会善了,恐怖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也终究只是一些麻烦而已,许三可不在意。

直到这个时候,掌柜的才拖着肥胖的身体,慢悠悠的从阁楼过来。

这是一个胖子,油光满面的胖子;胖子浑身穿金戴银,大红大紫,脸上的肉都堆到一起了,笑眯眯的模样简直是市侩俗气到了极点。

许三早就知道此人来了,不过一直躲在后面没出来,害怕引火烧身。

“客官,你怎么把他给打了”胖子出来之后就一直念叨,嘀嘀咕咕说个不停。“无妨。”穆龙峰冷着个脸回了两字。

“客官,这林天平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相反他手段残忍毒辣,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做过不少。这次吃亏,可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胖子喋喋不休,但是透露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许三心中一动,看来林天平确实是好事没做多少,这胖掌柜对他可是怨念颇大。

林府中,林海看着被打成猪头的儿子,心中怒气鼎盛到了极点。虽然儿子不争气,但他膝下两子,大儿子已经走入仙道,不可能接管家业,传承下去;唯一的指望便成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二儿子。

林海是一个相貌周正的中年人。四平八稳,处事极为老练。

“你又出去闹事,我给你说了多少次,多放点心思在家业上,少出去花天酒地”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林海发飙,先劈头盖脸将林天平先骂了一顿,而后才询问事情的经过。

林天平唯唯诺诺,不敢添油加醋,末了,他蹦出来一句话。“爹,可我也不能让人白打了”

林海冷静下来,气息沉稳,看得出来也是一个高手。敕尚武,国力强盛,武风浓厚,皆为修行。他也是一名先天高手,在第一境。

“不管对错,林家的人不能白挨打。”

林海眸中杀机一闪,这也是个护犊子的主,不容外人欺辱自家人。

“那是什么人?”

“两个年轻人,还有一条土黄狗”

客栈中,许三吃了点东西,喝了点小酒,一点离去的意思也没有。他看着街上人群川流不息,心中很平静。

许三不走,胖子急了。林家中的人他可知道,必定会带人前来报仇,若是在他这儿地方打起来了,岂不是将这座客栈都给拆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基业都很可能毁于一旦。

他看出了许三的不凡,穆龙峰的冷厉。自然知道这也不是好惹的人物,敢在林城打他林家二公子的巴掌,必定有所依仗。

“两位客官,饭菜还合口味吗?”胖子小心翼翼道。

“不错。”许三笑了笑。

“客官稍后可有空闲?在这林城之中,我也算是个地主,不如在下命人带客官逛一逛这林城也不错”胖子斟酌言辞,不露痕迹。

许三自然知道眼前的胖子在想些什么,也不说破,只是点头。逛一逛林城,也挺不错的。

知道对方必然找上门来,许三可不想就这么等着。

胖子大喜,立刻招呼方才那名小二过来,去给许三他们引路。小二有些不情不愿,这可是门苦差事,弄不好小命都要玩完。

“王狗剩子,别给我不知好歹”胖子一瞪眼,小二立刻就换做讨好之色,不敢多言。

林城倒是有些好风光,北面天官豫园,一城小叙虽然见过很多奇异的场面,大势磅礴,绝非凡间一景可比;不过这种平静自然的景色让许三有些别样的感触。

林城河畔,许三看着平静的护城河,心绪也随着河水流转。

他好似感觉自己也成为了护城河的一部分,将要生生世世守护这座城市。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似乎自己与这里的天地相容。

“修行入离凡,才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开启了第一步”这一刻许三有一种立刻冲关,晋入离凡境界的冲动,但他最后还是生生压制下来了。“时机不对,我还差一些什么。”他虽然领悟了法则的力量,但是神通被封印,想来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晋入离凡须得接受天劫的洗礼,为修行一道关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诘难,许三想起自己在魔岛上造下的杀孽,流血漂橹,冥冥中感觉自己的天劫不会简单。

一种奇异的气息从许三身躯中散发而出,穆龙峰与店小二觉得此时许三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有一种别样的超然。

“唰。”一道隐晦的剑气此刻直击许三,想要将他从这种状态中拉出来。林海看许三的目光难掩忌惮,他感觉有些看不透许三,尤其是刚才,对方似乎与他平日里想要炼化的天地元力成为了一体。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几乎是本能的就要打断。

“嗡。”

穆龙峰出手,挡住了剑气。

他平心静气,感受周围一明一暗的两道气息,心中不起半点波澜。林海与周谷都在先天第一境多年,早已达到了巅峰,只差一步便能突破。浸多年,实力莫测。

这在以往,穆龙峰会斟酌出手,因为随便一个人他都不是对手。但是如今,随许三半年修行,他早已脱胎换骨,虽然还在先天第一境,但是绝不普通。

看也没看两人,穆龙峰反而闭上了眼睛,他在感受两人的位置,然后凌厉一击。

“先解决这小子。”

“好。”

林海与周谷交流,将注意力放到了穆龙峰的身上。如此年轻,如此实力,让两人感觉很不一般。原本林海准备先探一探虚实,他处事沉稳老练,若是许三有大来头,那么他一定会偃旗息鼓。但是之前林海寻到此处,看淡许三这种奇异的状态,鬼使神差的就直接出手了。

既然已经出手,那便不再挽回。赢了就行,即便自己赢不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

“轰。”

极为快速的两拳,快到两人没法反应过来,在两人准备动手的刹那,穆龙峰动手了。

他身形诡异飘忽,似左似右,让林海与周谷措手不及。

结结实实两拳打在两人胸膛之上,咔嚓的声音响起,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肋骨。

“你”林海大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这个与自己同在一境的年轻人居然如此厉害,与周谷两人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滚。”

一击击败两人,穆龙峰没有什么得意的,他的目光从来不再这里,这样的对手他连杀都懒得杀。

“阁下是谁?”林海面色苍白,却不会就此退去。他本是江湖中人,能够一路打拼到这样的地位,早就抛开了生死。

穆龙峰冷漠的看了林海一眼,这一眼,林海感觉对方煞气浓重到了极点,绝非自己可以对付,如果要报仇,只有林天生可以做到。他留下两句场面话之后就离开了,本就只有两人来此看个究竟,倒也走得洒脱。

“你知道自己将要走的道吗?”许三突然间问道。

穆龙峰没有说话,一时之间的发问,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适合我未必适合你,我亦在这条道上摸索,比你也走不了多远”许三喃喃,思绪飘到了很远。这场战斗完全不被他看在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他看重的是另一个方面。

“只有自己走,最终才能成为强者。”

这句话彷如重于千钧,压得穆龙峰难以喘气。

“师父,我的灵海可以让我修行吗?”

“我重申一点,我不是你师父。灵海只在一线,能够修行,真正走上这条道,最本质的东西还在你自己。”

许三勉励,但这也是实话,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灵海只是一部分原因。

穆龙峰陷入了沉默,一言不发。许三也没有多说什么,与穆龙峰半年内相处,许三对这个人也极为欣赏,但是自己不可能带着他上路,许三亦才起步,有自己的路要走。

而今,带他来到这个广袤的世界,或许是时候分开了。

许三扔给小二两块金元宝打发走,而后布下一个简单的阵势,盘膝而坐,要体悟那层冥冥中的感受,或许对他的修为有所裨益。

入夜,月光清明如水,林城林府如临大敌,林海与周谷没人能够睡着。

“通知天生了吗?”林海有些疲惫的揉着脑袋,神色略显萎靡。穆龙峰那一拳虽然有所留手,没有要他的命,但是也伤的很重。

“禀告老爷,已经派人前去了,料想两日之内,大少爷肯定会回来。”一名管事答道,小心翼翼。

“告诉所有人收敛下来,这次惹下大敌,若是对方报复,天生没回来我们可挡不住”林海摆手,示意管家退下。“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尽给我惹麻烦。”说的自然是林天平,早已被关进地牢反省。

“伤我之人不容小觑,另外一个人,似乎更加厉害”

林海在思索反省,想要得到一些有的讯息。

“爹,你找我何事?”屋子内传出一道声音,似是有所疑惑。一道白色身影出现,林天生面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显现病态,但是气息却极为浑厚。

“天生,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林海惊喜道。

“我入原始老林一探,瞧见离家近就回来一看。”林天生解释道。他长相极为秀美,看起来如同女子一般,肌肤如雪,柔润细腻。“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许三看着陷入沉思中,还没有醒转过来的穆龙峰,心中一叹。

“出来吧。”

他似是自言自语,听在林天生耳中却入雷霆炸响,惊彻浑身,一种死亡的感觉瞬息临近。

林天生想不明白许三是怎么发现他的,但是他在之前的一瞬就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绝非眼前这人的对手。这种威严气势,他只在五封山的无五名掌教散人的身上感受到过。那是一股属于离凡的威势,让他惊悚战栗。

“晚辈林天生,听闻舍弟惊扰了前辈,特来请罪,任凭前辈处置。”知道不敌,林天生将姿态放得极低。

以他望天平境的修为,在许三眼中实在不够看,根本就没什么好计较的。

“五封山在哪个方向?”许三问道。

“北面。”林天生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吐露了出来。

“你可以走了。”

“前辈”

光影变幻,林天生被抛出阵法,扔回了家里。林天生骇然,不敢在多说些什么。他默默的来到弟弟被关禁闭的地牢,而后将林天平又狠狠的打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