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筑境

小说: 魔道凡 作者: 烟鬼三爷 更新时间:2015-03-05 21:09:12 字数:4647 阅读进度:236/332

轲都,位于开星神府北边,地势高耸,山脉延绵;在这开星神府当中,轲都极具有名望,人杰地灵,元力滋长,出过不少人才,为修行者中的不外圣地。

许三站着天穹之上俯瞰下方,心中有些打鼓。就这样前去对着一个底蕴深厚的宗门开战,似乎有点太刺激了。然而许三不敢多问,一梦既然敢孤身赴会,想来必有依仗。

群山之中,一处仙家陵园坐落于此,仙鹤环绕,彩霞开道,金色光辉铺展,洒遍世界。这里夺天地造化,内敛无尽神秀,的确是修行的好地方。

许三不住的点头,赞叹不已。很多阵法当中的奥妙被利用起来,集天地灵气,钟日月神秀。

“这里怎么样?”一梦笑问,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很不错。”许三如实回应。跨越几座神府来到此地,一梦并未用多少时间,速度穿行极快,然而许三在老人身上感受到了更多了死气。许三断定,一梦最多活不过十日。

或许自知大限将至,一梦这才现世解决一些恩怨;这个时候恰巧看到许三,冥冥中的一些感应,让一梦有了如今的选择。

“这么好的地方,不在梦幻门,实在有些可惜”一梦惋惜,似是不甘心,却无可奈何。

“待晚辈突破宗师之日,必定为梦幻门开凿天路,接引星辰神辉,布下百世奇阵,遗泽后世。”许三回应,对着这个将死的老人存着很大的敬意。

不为宗师,也只有许三敢这样夸下海口,将来替梦幻门布阵。

不真正突破那个境界,没人敢说自己一定能突破,纵然是许三也不能;然而他就这么说了,就一定会践行。

来日方长,许三有这个信心。

“那就多谢你了。”一梦带着许三与叶韵降下。旺财,白这两货自是不敢掉队。

轲都群山,有一梦的故人。而如今,一梦寻人晦气来了,旺财它们这点修为可不敢轻易露面,被人给拾掇拾掇炖了都不知道。

“前辈,故人在此地吗?”许三问道,他亦在观阵势寻找。

紫眸中荡出神霞,虽然与老人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然而许三的紫眸亦有奇异之处;不过他最终还是看不到那个人。

“当年战败,若非李长老替他作保,他早已被我杀了。”一梦怅然,似乎回到了当初那些峥嵘岁月。他眉角渐露锋芒,从一个和和气气的老人,正在逐步变成一位惊天动地的修者。

“代价便是永世不出轲都,他不会走,也走不了”

涉及到很多年前的一些隐秘,许三不清楚,不过既然一梦笃定,那么想来应该就在这里了。

一梦带着许三,叶韵,旺财,白,一步步穿行,像是在观看自家后花园一般随意。他闲庭信步,将整个仙家陵园看了个遍。于诸多修者之间穿行,却没有一人能够发现他们。

这样的一行如同隐身,屏蔽了所有人的灵识感知,超然在外。

最终,一梦带着众人来到了陵园的后山,这里是一处禁地,没有任何人胆敢涉足。

“你终究还是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平静非常,没有半点意外。

此地被称为萧山,与仙家陵园之中是最不起眼的一处山脉,与周遭环绕的群峰相比,极为不起眼。然而就是这不起眼的地方,护住天陵园千年基业,没人胆敢妄动。

“该来了,自然就来了。”一梦平静回应,峥嵘内敛,淡然非常。

萧山小院,与天陵园彷如两个世界,这里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只有一种平凡,与凡间无异的平凡。这种平凡叶韵看不出任何名堂,在许三看来却很郑重。他通阵势演变,在里面看到了很多的不同。

此地的主人,绝不简单。

萧山山前农地两三亩,荷叶竹青,栅栏圈围,山下茅草屋炊烟起。此地主人结庐而居,过着一种平凡的日子。然而人不平凡,日子无论多么平凡,都显得极为非凡。

“故人来访,请坐请坐。”

草屋中走出一人,同样苍老的容颜,却并没有浓重的死气。这是一个老人,比之一梦的仙风道骨,老人多了很多乡村泥土的味道。

好似一生耕种在黄土大地的朴实老农,与世无争。然而又有谁能想到这样一个老人,会是顶尖强者,千年之前的人物。

“萧平,我来看看你,顺便拿些东西。”一梦怅然,看着同样苍老的对头,此刻心中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滋味。

修行路上,见证枯骨,别人倒下了,自然会有人上去。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又有几人与他们是同辈?此刻不远万里来寻一人,最终却只是生死相向,了解宿怨。

“你我之间恩怨纠葛太深,没什么可说的”

到是萧平,表现的极为坦然。

并没有想象当中仇大苦深的模样,活到了这把岁数,有的只是一种平静。许三不清楚两人有着怎样的过去,但是千年的时间,岁月磨灭了一切,难道不能磨灭两人之间的仇恨吗?

“前辈”许三欲言又止。

“宿怨不过那些事,想不过自然放不下。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也都不在想要放下;既然是宿怨,解决了便是。”一梦轻笑,既是看透,又是看不透。

带着一种矛盾的违和感。如同放下又没有放下,最终留下的只是叹息。

他席地而坐,饮一口萧平端出的粗茶,那种峥嵘之气更少,有的仅剩死气,似乎下一刻,就要离去。

“你也走到了这种地步。”萧平同样席地而坐,看着一梦。目光之间的对视,两位老人在用一种别样的方式交流。

这样的局面许三与叶韵自是插不上话,唯有看着。

“换一处地方吧,这里弄坏怪可惜的。”说这句话的是一梦。

“也好。”

两人交流,或者说没有太多的交流,便只有大战。

同为尊者,即便在尊者中,都是极为顶尖的高手。没有任何先兆,两人凭空消失,许三完全把握不到。

天婴修者,跨越千年的宿命,让人敬畏。

“祖师”叶韵低喃,目光中有湿意涌动,带着深切的悲意。一梦大限将至,来此完成人生最后一战,不管胜负,都将身死道消,从此除名天地间。

“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许三怅然,被一种氛围所感。

如今这里只剩下他与叶韵两人,或者说还剩下旺财,白。萧山为天陵园的禁地,没人胆敢擅入,然而如今许三在这里闲逛,看到的除了平凡还是平凡。

“平凡中蕴含至理,萧平在此地坐悟数百上千年,这里绝对不简单。”

他知道不简单,却看不出来。最终许三回到草庐之前,盘膝而坐,进入深层次的修行。

叶韵看着许三,若有所思,同样坐下与许三一般开始静悟。

“汪”旺财不满叫唤,却没人理会这个家伙。

“吼”白在,许三仍旧不搭理。最终旺财选择趴在地上睡大觉,白四下逛逛,实在无趣,亦趴在地上打盹。

“这里一定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草屋前,许三低喃。他整个人透着一种轻灵非常的气息,好似与这天地相融,要看透一切。

法相天地自动在许三周身扩散,宛如一方世界一般变幻莫测,演变万物变数。

镜花水月,临摹此地道痕;法相天地,推演此地变化;又有紫眸看清一切

最终许三看到了一点,返璞归元。

世间一切之起始都在平淡,一切唯物唯德,万物起始为空。突然间的顿悟让许三心灵得到了洗礼,整个人处于一种极端的升华。

萧山轻吟,平凡中带着不凡,有隐晦的大道环绕许三,奇异非常。

无名法决运转,贯通的三脉齐行,最终连破穴位,冲开了第四脉幽门。人身大穴运转,一脉七穴,如今幽梦二十八处穴位一通,又有一盏神灯释放出灼热的光华,定鼎周身经脉纹路。

“我心为凡,身亦为凡。”许三低喃,而后破境。

离凡五阶,炼,筑,塑,合,源一。许三最初在离凡炼境,而今有所顿悟,突破到了下一个境界,筑境。

修人身宝藏,打通自我极限,开始登天路而向上,许三如今正在前行。

他原本在炼境早已巩固修为,如今突破虽然略显突然,却并非仓促,而是水到渠成。到了这个临界点,有所顿悟,那么自会突破。

突破之后的气息犹在,惊醒了叶韵,她目光奇异,抬头看天,天上却什么都没有。她的目光好似穿透了一切,看到了正在大战的老人。

叶韵想起一些话,盯着许三若有所思,最后再度开始静悟。

“凡为人生,用的是一生去践行;我只是看到了一点,却有这样的突破,这条大道,实在莫测”许三由衷赞叹,而后起身。如他所言,凡为人世浮沉,不是静坐就能体悟的。他坐而了悟,已是天幸。即便在坐下去,也不可能有大的突破了。

最终许三走出了萧山禁地,向着外面而去。

“你杀人,我夺宝,这可是事先说好的”他两巴掌拍醒旺财与白,在两个疲懒货兴奋的神色中起行,要去好好光顾一下这开星神府,轲都重地。

“北面紫光冲天,我隐隐看到了神光环绕,成升龙之势,必有重宝”

这货眼尖,看这些东西一看一个准。他将所学的阵势秘术动用起来,干起了破门越货的勾当。

许三通阵,差一步成为宗法宗师。这里的阵势虽然不凡,然而许三行走在一些阵势裂纹暗道之间,如鱼得水。

仨货一连光顾了五个灵田药园,却依旧不满足,或者说是不满到了极致。

“什么大宗门,屁,这点东西也好意思藏着掖着”许三骂骂咧咧前行,寻找下一个目标地。

他偷人东西,却还在骂人东西不好,实在让人说不出话来。

神府大地不比魔岛,资源奇缺,纵然是大宗门,也也并非由想象中那么丰厚。一些重地的确有宝物,不过有高手把守,纵然许三阵法造诣非凡,也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人就溜进去,除非他敛息之术出神入化,在加上阵法造诣,想来没人能够发现他。

又或者说他突破宗师之境,改天换地,信手拈来。

“看来得想办法学些隐匿自身气息的顶级法门了。”许三无奈低语,此刻想起了这茬,动机却极为不纯正。

三货穿行,确切的说是四货。竹道这家伙此刻被放了出来,咋咋呼呼对许三极为不满。

“汪。”

旺财突然停下,它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神情极为庄重。旺财耸了耸鼻子,一番勘察之后,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贱笑不止。

它化作一条流光引路,必须三还快了两分。

“师傅,药园的天灵子已经千年份了,到底要何时采摘啊?”一名年幼小童指着一颗璀璨晶莹的宝树问道,语气稚嫩,让人心中莫名一松。

一颗宝树绽出无限光华,仗高的宝树神华冲天,金色枝叶盛辉,隐隐有盘龙之势。在宝树的一枝上,有一枚拇指大小的紫色灵果的神光内敛,隐然有极为浓重的生机勃发,让人惊异。

“救命之用,需要的时候自会采摘。”这是一名身着道袍的中年人,虽然看似严肃,然而眸光中尽是宠溺。

最终中年道人牵着小童的手离开,此地被茫茫云烟笼盖,看不真切。

“真是好东西啊。”

阵法当中的某处,许三两眼发光,旺财哈喇子流了一地,白神色振奋,竹道大呼小叫。这是一处禁地,大小阵法无数,纵然许三明悟当中变化,能够破阵,但势必造成很大的动静。

以他这点修为,造成如此动静,一百个都不够他死的。

天灵子为修真界奇药,活死人,肉白骨,只要没死,一颗下去都能救回来。如今这样的灵药就在许三眼前,许三只是看着都觉得不虚此行。这样的神物,不比他身上的任何宝药差。

“怎么办?”许三嘀咕,可不想真的只是看看。

竹道洒下光辉,金色古钟上镌刻了奇异的符文,屏蔽一切气机,没有丝毫外露,纵然是之前的中年道人,亦没有发现。

“汪。”旺财干嚎一嗓子,许三甩手给了它一巴掌;白对其怒目而视;竹道一压下,将这货砸了个昏天黑地。

旺财竟然想冲进去拿了就跑,实在是找死。

“吼。”白在发言,许三同样否决。如今许三已经能够与白交流,只不过方式有些特殊。与旺财一般,只有他们之间能够听懂,外人只能看戏。

“咿咿呀呀”

“你真的行?”竹道一通叫唤,许三惊异。他听明白了,竹道是在说它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取走灵药。

“咿咿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