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何以歌X杨阳】中

小说: 末世幼稚园攻略 作者: 包包紫 更新时间:2019-09-11 13:39:14 字数:2263 阅读进度:592/594

重润露的血书,其实还隐约带着一股试探重寒煜态度的意味。

谁都知道,在利慈城的管理阶层中,杨阳和心心对虞朝暮是最忠心耿耿的。

重润露的错误在于踩到了大家的底线,所以这些年在高层里,几乎所有人都一致反对重润露回到利慈城里来。

她将血书托人送到杨阳的手中,其实就是在试探重寒煜的态度。

如果杨阳能去河岸工厂看望她,说明重寒煜的态度软化,允许利慈城高层过来给她一个希望。

且来的是杨阳,他们之前的关系就不一般,几乎是利慈城人公认的一对,不管杨阳心里装着谁,她是虞朝暮的妹妹。

她希望杨阳能够爱屋及乌,为她说句话,让杨阳带她回到利慈城去。

只要对虞朝暮最忠心耿耿的杨阳帮她在高层里求情,再加上重寒煜放任的态度,基本上这个事儿就成了。

阴暗的房中,重润露细心的收拾了自己,望着镜子里自己已经30来岁的熟女容颜,暗自焦急,她的容貌一天天的成熟,一直没有激发出任何异能,如果她不能得到强化剂的话,她很快就会苍老了。

而今天,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有人来通知她,杨阳将来巡视河岸工厂,如果她想回利慈城去,就只有这一个机会了。

收拾完了自己,重润露穿着碎花色的长裙,脚上踩着高跟鞋,从自己的水泥房子里出去,下楼梯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出来倒洗脚水的女人。

那女人身材微胖,冲重润露眨着眼睛,还算和气的笑道:

“重老师,出去啊。”

“是啊。”

重润露点点头,态度还算可以。

她不敢态度不好,在河岸工厂,她举目无亲,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特殊照顾,而河岸工厂比不得利慈城,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好惹。

这些年,她不敢独自一人上路回利慈城,因为在河岸工厂里,是有明确规定不能发生打架斗殴,不能欺负女人的。

但出了河岸工厂的范畴,外面真的很乱,超级混乱,以重润露这样渣的战斗力,只要踏出河岸工厂,就能被外头的世界给撕成粉末。

所以在河岸工厂独自生活的这些年,重润露才真切感受到利慈城是有多么的好。

她的过去又是活得多么的幸福。

只有真正的苦过,才会越发的想要从河岸工厂离开。

微胖女人冲重润露笑道:

“哟,重老师打扮的这么漂亮,这是要出去和王队长约会呢?”

王队长是这片厂区的一个团队头目,早几年重润露到河岸工厂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对她示好,这片厂区的人都知道,王队长喜欢重润露喜欢的紧。

只是重润露一直矜持着,不肯松口答应王队长。

只见重润露垂目,笑道:

“王队长忙着呢,我哪儿敢耽误他?”

承蒙王队长对她几年来的照顾,重润露自然也是打心底里感谢王队长的,只是她的志向,始终还是要回到利慈城去,王队长再好,也没有利慈城好。

更何况,还有杨阳一直在她心底,她又怎么肯分心中半分余地给王队长?

在重润露走后,微胖女人便是脸色一变,冲地上啐了一口,骂道:

“狐蹄子,也不知道心有多高,清高个什么劲儿呢,王队长这样的都看不上,想看上谁啊她。”

远去的重润露并没有听到微胖女人的声音,但是她就算是不听,大概也知道这一带厂区的,都是怎么看她的。

她一个普通人,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只要跟了王队长,就能拥有强化剂,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呢?

他们只是不知道,她曾经站的高度有多高,所以到了现在,一直不肯屈就而已。

河岸工厂,有微腥的风吹来,重润露往前走,看见人高马大的王队长,正陪着杨阳在巡视这片的工厂。

她突然站在了原地,满眼都是泪光的看着杨阳。

他还是那样的年轻,不过20岁左右的样子,一身黑色劲装,腰上别着薄刀,短发在灰暗的天色里随风轻飘。

透着一股独属于他的狠戾。

王队长在杨阳身边作陪,有两个女人站在碎石子路边,冲杨阳笑得花枝招展。

但杨阳却是视而不见,黑眸沉沉的朝着重润露看过来。

她想她是了解他的,这个世界上,除了虞朝暮能让他的双眼绽放光彩外,无论看谁,杨阳的眼中,都是狠戾无情的。

然后,在微暗且厚重的一层云下,重润露看见一个理着短发的女人,同样穿着一身劲装,取下腰上别着的一根皮鞭,怒气冲冲的站在了远处,指着路边那两个搔首弄姿的女人,冲杨阳喊道:

“杨阳!我的辞职信你批不批?你不批我削了她俩!”

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勾引杨阳,何以歌要气炸了。

杨阳的黑眸,闪着灼灼的璀璨光芒,从重润露的身上挪开了眼神,朝着何以歌看过去,成心气她,启唇道:

“有脾气冲我来,别牵连无辜。”

那俩女人就站在路边,哪里又惹到何以歌了?

“冲你来就冲你来。”

何以歌一皮鞭朝着杨阳的面门甩过去,身子朝着杨阳掠来,两人就这么在这片厂区,飞沙走石的打了起来。

看得重润露浑身宛若石化一般,僵硬的矗立在了原地。

她看到了杨阳眼里的光,在面对何以歌的时候。

多少年了,重润露再一次看到了杨阳眼里的光彩,她一直以为这辈子杨阳最爱的那个人,是虞朝暮,除了虞朝暮之外,没有任何女人能够走进杨阳的心底。

所以重润露输的是心服口服,她从不曾想过要跟虞朝暮争在杨阳心中的位置,她也心甘情愿的,只求杨阳的身,不求杨阳的心。

可是,原来一直都是自己错了吗?杨阳不是不会再爱上另一个女人,他是除了虞朝暮之外,没有找到那个他爱的女人。

所以他的眼中,看虞朝暮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是没有光彩的。

很显然,他现在看见了那个值得他双眸绽放光芒的女人。

杨阳爱上了何以歌?

是的,杨阳爱上了何以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