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何以歌X杨阳】下

小说: 末世幼稚园攻略 作者: 包包紫 更新时间:2019-09-14 18:21:59 字数:3180 阅读进度:593/595

杨阳与何以歌打着打着,两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然后有人过来通知重润露,河岸工厂给杨阳安排了一间套房,杨阳要在外面的小型会议室接见重润露。

阳光黑黄黑黄的,穿过落地窗,进入了会议室里。

重润露沉默的坐在会议桌边上,对面是杨阳那间套房的门。

此刻,门缝处透出温暖的橘色光芒,不同于室外的黑黄色泽,套房内里,有春光。

偶尔抬眸,重润露会看见门缝中,何以歌正起了床穿上衣服。

方才,她和杨阳打着打着,不知道怎么就打进了套房里。

然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重润露别开眼,内心有种很复杂的情绪在蔓延,不是很美妙的那种情绪。

然后,套房里的何以歌一边理着衣服,大大咧咧的拉开了房门走出来,坐在了重润露的对面,撩了一下短发,脖子上的吻痕明显,冲重润露挑衅的笑,又道:

“杨阳还在里面洗澡,你在这儿坐会儿吧。”

重润露面无表情的将目光垂落,她知道何以歌在挑衅她,于是颇有些颤抖的,不服输的问何以歌,

“你为什么能这样毫无负担的和他上床?你知不知道他真正放在心底的人是谁?”

猛然抬眸,重润露直视着何以歌,问道:

“你喜欢他吗?你知道他真正喜欢的是谁吗?你看看你浑身上下的这股嚣张劲儿,你不觉得自己很像一个人?”

多么不甘心啊,重润露多么不甘心杨阳的身边有一个何以歌啊。

她爱了杨阳那么多年,从来不敢奢求更多的,只求留住杨阳的身就好,可杨阳与她一直循规蹈矩,两人曾经是利慈城公认的一对,却是连手都没牵过的。

但是现在,看看杨阳和何以歌,他们俩……

“谁?城主???”

何以歌无所谓的歪着脑袋,看着重润露笑,眉眼弯弯的,腰身往前一凑,看着重润露说道:“我说,谁还没点儿过去呢?我倒追杨阳的时候就看出来他心里有谁了。”

重润露也喜欢杨阳,何以歌也喜欢杨阳,两个人的目光自然会追随着杨阳转动。

既然重润露能看出杨阳爱的人是谁,那何以歌为什么看不出来?

她在倒追杨阳的第一年就看出来了。

“你既然知道杨阳哥心里放着谁,你为什么还能表现得这么轻松自在?他根本就是把你当成我姐姐的影子,但是你一点儿都比不上我姐姐,我姐姐比你嚣张,比你厉害,比你有成就。”

坐在桌子边的重润露,一脸不解的看着何以歌,别跟她说什么真爱无敌,杨阳那就是一块石头,根本就捂不热的。

“谁说我是城主的影子?”

何以歌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重润露,很奇怪的说道:

“我在利慈城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人说我是城主的影子,那是城主啊,重润露你是在河岸工厂待傻了吗?这天上地下仅有一个虞朝暮,她是不可复制的,而我,就是我,我是何以歌,喜欢一个男人就追,克服困难也要把他给睡到手,现在我睡到了,还挺好睡的。”

似乎在回味杨阳的滋味,何以歌咂咂嘴,看着目瞪口呆的重润露,挑眉问道:

“而你为什么会失败?我总结了一下,你这个人放着天时地利人和,明明最有机会和杨阳生米煮成熟饭,但是你犹犹豫豫心里疙疙瘩瘩的,所以就算你和杨阳认识那么多年,最后你什么都没得到。”

这就是何以歌和重润露最大的区别,她这个人惯来就最喜欢直奔主题了,以前要挑战重润雨,主动给重寒煜自荐枕席,也是因为喜欢重寒煜。

现在她喜欢杨阳,喜欢的不得了,犹犹豫豫那么多干吗?

而重润露呢,她表面上说不在乎,说不介意,说只想留住杨阳的身,不在乎杨阳的心里有谁,可是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介意的。

介意的不得了。

背后,房门开了,杨阳神清气爽的走出来,虽然还是一脸的狠戾不好惹,但眼角眉梢的弧度,比之以往,都软了好几度。

他看了一眼重润露,目光落在何以歌的身上,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没好气道:

“不要乱说话了,你要点脸行吗?”

什么她睡他?明明是他睡了她,一个姑娘家的,到处跟人说他很好睡,真是从没见过何以歌这么没脸没皮的。

何以歌回头,横了杨阳一眼,嘴里“哼”了一声,起身摔门走掉了。

摆明了不给这个上司好脸色。

杨阳的目光追着何以歌去,双手抱着双臂,坐在了重润露对面,骂了句,“欠…!”

后面那个字带了颜色,重润露没听清,但是也不用弄太清,和何以歌在一起的杨阳,是重润露所陌生的。

甚至是所有人都陌生的。

“谈正事吧。”

杨阳清了下喉咙,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支强化剂,对重润露说道: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你来信说生了重病是假的,但是你在河岸工厂也有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激发出异能来,这一点说实话我们都很惊讶。”

说着,他将桌面上的强化剂推到了重润露的面前,说道:

“来之前,姐姐让我给你的,这件事重哥不知道。”

“姐姐她……”

姐姐还会给她强化剂?望着桌面上的强化剂,重润露红了眼眶,眼泪再忍不住拼命的往下落,她抬着泪眼,看着杨阳问道:

“姐姐她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说呢?”

杨阳两指并拢,两根干净的手指轻轻的敲着桌沿,对重润露说道:

“以后不要在何以歌面前说我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姐姐了,那都是过去,我现在心里面只有一个人,就是何以歌。”

坐在杨阳对面的重润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两串眼泪落下来,低声道:

“我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杨阳哥。”

“不,你并不知道,你但凡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你但凡知道姐姐对我们来说,所代表的真正意义,你就不会对何以歌说上述那些话。”

逐渐黯淡的会议室里,杨阳的眼中透着厉光,他直视重润露,一字一句道:

“姐姐现在很幸福,维护她的幸福,是我们每一个人该做的,而你这个本来该是最心疼姐姐的人,却是伤她最深的,重润露,做人不能像你这样,你以为你伤害的是何以歌,但是你所用的武器,一点都没有考虑到姐姐的立场,所以让你回利慈城,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他并不害怕自己的过去被任何人看见,他只是不想一直把他当成亲弟弟的虞朝暮知道了,心里会难受。

这段感情,杨阳一直放在心底,他从不曾奢望过别的,所以这段感情一直圣洁而美好。

但重润露却可以毫无负担的拿着杨阳心底这段圣洁而美好的感情,当成刺向何以歌的武器。

她在利用虞朝暮,来刺激何以歌!

所以,杨阳来到河岸工厂,经过了这番考察,并不认为重润露有资格回到利慈城里去。

并且,重润露犯了个最致命的错误,其实最反对重润露回利慈城的,并不是重寒煜,而是杨阳和心心。

她当着杨阳的面,拿姐姐刺激何以歌,杨阳会让她回去吗?

重润露哭着垂下了头,她双手捧着虞朝暮托杨阳送过来给她的强化剂,第一次读懂了虞朝暮的温柔。

她突然领悟到,一个待她这样好的人,她竟然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来做武器,只为了让另一个女人难堪,让另一个女人不好过。

她的这个行为,其实做的很过份。

杨阳说的没错,但凡重润露明白虞朝暮对他们这些孩子的意义,她就不会轻易顶撞虞朝暮,更不会轻易利用虞朝暮,来刺激另一个女人。

哭声在会议室了响起,由一开始的小声啜泣,变成了最后的嚎啕大哭。

杨阳缓缓起身,转身离开了。

他拉开会议室的门,看见何以歌就靠在门边的墙上,她才不放心杨阳和旧情人单独叙话呢,说走又没走,就守在门边准备捉奸。

等杨阳出来,她侧头,一双格外霸气的眼睛看着他,问道:

“你说,你现在还喜欢城主吗?”

“喜欢。”

杨阳很老实的回答,何以歌瞪眼,扑上来就掐他。

他笑着将何以歌抱起,她的两腿顺势圈住了他的腰,他笑道:

“不过我现在变心了,现在爱的是一个叫何以歌的小妖精。”

姐姐,那是需要放在心里瞻仰的,神圣而不可侵犯,何以歌这个妖精嘛……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