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得罪个遍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06 字数:2222 阅读进度:13/290

叶涵看到自己抢的宝贵位置上竟被人放了包,有些气恼,这谁啊?懂不懂先来后到的道理啊?桌子倒是无所谓,这道理咱还是讲的嘛。叶涵想了想不能伤了同学间的情谊,将那包放到前面的桌子上,写了一自认为讲理的字条,甚是煽情,甚是有条理。她看中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桌子本身的颜色,全班就这一个红色桌子,她觉得这是吉兆,看起来喜庆。昨天来就将自己的全部家当堆在桌子上。离上课还有一些时间,叶涵去了趟洗手间,等再回来的时候东西又长腿的跑到自己心爱的桌子上并且自家的东西被放到了前面那桌,奇耻大辱,真真不能忍,假假也不能忍。叶涵瞅着班上还没来几个人,看不出来是谁存心和自己抬杠。二话不说就把红色书桌给抬到后面,大不了让了这位置,桌子是坚决不能让的。又念叨着自己要多积德,从后面那堆缺了胳膊的桌子中挑了一个缺的不是太严重的给换上。叶澍一进教室,叶涵就认出来了。不同的是他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平添了几丝书香气,看上去比昨天柔和了些。

“哥们!是你啊,来来来,来我这里。”叶涵大喇叭的喊道。叶澍没说话,兀自走过去,他没有着急坐下,眉头微颦,打量着书桌。

叶涵走过来问道:“这是你的包?早说啊,位置就给你了。哎呀,千万别坐。”叶澍刚坐下,一个趔趄,椅子岌岌可危,若不是自己稳住,就要摔一跟头。

“呵呵,误会误会。”说完叶涵狗腿的从后面将自己那大红色的书桌抬过来,重新替补上,又狗腿的擦了擦。殷勤的说道:“早说是你和我抢位置,我就让你了。”

“恩。”叶澍嗓子里溢出含糊不清的字节。对上他寒星般的眸子,叶涵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大约是生气的。叶澍一提包,坐到了最后一排,十指交扣平方在桌面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周围散布着低气压。恰逢夏日,窗外枝木繁茂,对面的教学楼隐在苍翠浓绿之间,看起来生机勃勃。叶澍的身上被打下斑驳的树影,安静的格格不入。叶涵觉得挺尴尬,胸腔像是被堵上一块石头,摸了摸鼻子,重新坐到位置上,没再说话。

许芬用笔戳戳叶涵:“姐妹何故怨妇样?”

叶涵哀怨的托着下巴看向窗外:“台湾一天不回归祖国母亲怀抱,妾寝食难安。”

“德行!你和那白衣帅哥认识?”

“拜你所赐才认识的,这就是我说的昨日借我手机的人。”叶涵无所谓的耸耸肩,毕竟她还过人情了。

“方运,来我这边,这里有空位置。”李子睿笑容灿烂的对着方运招手。方运点点头,路过叶涵这边,猝不及防结果摔了个狗啃屎。实在不是叶涵不想积德,纯属误会,那破椅子腿终究今天要害一个人摔跤,不是你就是他。

“妈蛋!”方运这一摔,鼻子蹭破了皮,他胡乱的抹了一把,在脸上抹出一道血痕,有些像阿凡提的胡子。叶涵见摔的有些重,想装无辜,可众目睽睽,又不好推卸责任。要积德,要积德。念叨了两遍,掏出一把卫生纸递上去。方运道了声谢,不抬头还好,一抬头怒气中烧。

“是你!”

谁啊?叶涵以为被发现自己是始作俑者,不好装无辜。弱弱的回了一句:“是我,你是?”

方运扔开卫生纸,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我这辈子还能看见你,真是苍天有眼啊。不枉我流的这摊血,哼!你居然忘记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方运冷笑了几声。“复读这趟没白来啊,今后多多指教啊。”方运说的咬牙切齿。

叶涵有些发愣又有些发冷,心猛颤一下。她不记得何时得罪过眼前之人。

许芬小声问道:“你认识吗?”

叶涵摇摇头,不明所以,老觉得后脑勺凉飕飕。

“你倒是好,一天就将12班的两大班草惹个遍。”

叶涵瞟了一眼鄙夷说道。“他们是班草?敢情全校就两个男生吧?”

李子睿看着这头一脸凶狠望着前头马尾辫的方运,终究开口问道:“什么仇恨?你都将人家女同学的后脑勺盯出个洞。”

方运若有所思:“你不懂!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叶涵默默的将这边破旧的椅子收拾好,决定还是回先前的地方。她喜欢窗,风吹过的地方都是自由的气息。

唐哥哥脚步轻盈的迈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教育:“大家复读要坚持,这个时候最考验心性了,别看到谁家庆祝考上了或者谁出去打工挣钱了心就痒痒,耐得住寂寞才能成就得了辉煌。我希望一个星期后你们人一个都不少。”举着兰花指绕来绕去,说到“一个都不能少”还特意举了个二。喝了口水唐哥哥又接着说道:“你们复读的人基本都是以前本校的,就两个人不是,现在让他们自我介绍一下,以后大家好好相处!你们两个上来介绍,迅速点,时间不等人。”

后两排同时传来推椅子的声音,方运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先,对方无动于衷的重新坐下,没默契!哼了一声就朝讲台走去。他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了两个字:“方运。”他的字说不上好看,甚至谈不上叫字,鬼画符的绕了几下。“咳咳,以后写字要慎重,一笔一划。不仅是语文,各学科都是,字写的不好,高考起码要比别人少好几分。好了,接着介绍。”唐哥哥教育人无孔不入。

方运呆愣一下,接着说道:“我叫方运,以前是一中的,我爸让我来复读的,我认为复读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就是老一岁咯!但是今天我找到了这个意义。”他意味深长的盯着叶涵,随即挪开眼光:“我会好好学习的,也希望大家好好相处,争取明年都考上,over!”班主任又适时开口:“大家都要向方运同学看齐,找到复读的意义,别老是在学校里打诨,混日子的人我都能看到你们未来的样子!搬砖没人要,大粪挑不动。”

叶澍也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比起方运的龙飞凤舞,大家更惊讶于这端正的正楷。他写名字的时候,身体背光,看不真切。转过身,眼睛里澄净碧澈,却透露着淡淡的疏离。这种疏离,不是对某一个人的,还是对这个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