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和自己打赌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17 字数:2573 阅读进度:34/290

叶涵用笔戳了戳叶澍的背。

叶澍没回头,背往后挪近一点,语气生冷:“要是你再戳,我不介意我多一条抹布。”

叶涵嘿嘿干笑,又忘记盖笔帽了。

叶澍偏过脸,半扭过腰,左手随意的搭在椅背上:“小豆芽一块钱七支,晨光黑笔一元一支,我不觉得买笔的时候店家不给笔帽。”

叶涵快速打开书桌,掏出几把笔芯、笔帽、笔壳。豪爽的大手一挥:“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笔壳,挑一下我给你组装。”她的理解是叶澍没钱买笔了。

叶澍看着花花绿绿的、缺胳膊少腿的笔,轻拧眉头:“不用,你给自己组装完整的就行。”

“我很厉害的,许芬和辣姐的笔都是我组装的,她们都说经济好用又实惠。”难怪前几天自己用完的笔她都要走了,他以为她如小雨那般…

她看向他的白衬衫,因为自己的杰作,后背处密集的画上五六个点。却不影响他器宇轩昂的气质,还能证明他有个发愤图强的后桌。她对天发誓,顶多戳了两下,其他的几个点是因为开课桌时笔滚到桌沿戳到的。虽说都是自己的错,但是必须要分主动时态和被动时态。时态一分,罪恶感少了大半。她狗腿的擦了擦叶澍的衬衫:“习惯成自然,以后我尽量改。”

叶澍不动声色的挺直腰,躲开叶涵的触碰:“习惯不好改,不如我们制定个政策,一个黑点5元钱。”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你要钱没有,要命…”手一指方运的方向。

“那有一条。”

叶澍有些好笑,转过身。

入秋的天有些闷热,叶涵的鼻上沁了些汗珠,衬着鼻尖上灰色雀斑晶莹剔透。刘海上卡着笔帽,权当发卡用。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笔帽的原因。她只要一用脑细胞脸上就会红扑扑的,如果比作苹果,对苹果来说就是玷污,叶澍想了想:高原红小姐。叶涵沉思了一会,很认真的回答:小姐是很不好的词汇,不如叫我黄花大闺女吧?

如果说有人能将烦人的工夫炼制到天理难容、人神共愤的境界,这个人恐怕就只能是叶涵,从三天前开始越挫越勇。

“叶澍,叶澍,我忘记了大漠孤烟直后面一句是什么?”她咬着笔很纠结的模样。

“长河落日圆。”

“哇!你好厉害!”她夸张点举起大拇指。

“叶澍,叶澍,这题的单倍体多倍体我弄不清楚,你帮我看看。”

“叶澍,叶澍,这题数学题很变态,help!”

“叶澍,叶澍…”

她总是喜欢在叫两声叶澍之后就用笔戳他的后背,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衬衫上应该有一个大黑印子,因为她总是毫不偏差的戳一个地方。明明叫一声就可以了,不懂为什么做多余的无用功。

叶澍的背瑟缩了一下。他很不习惯这样间接和别人身体接触。

“我的衣服也就两百多,你是一次付清还是分期付款。”叶澍冷冷说道,他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一些事。“叶涵,我想你没必要这样。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生活。你努力学习是你的生活,我自甘堕落是我的生活,你没有理由且没有立场去打扰我的生活。”

叶涵没想到叶澍会这样说,忽然有些下不来台,眼睛里有些暗淡。是的,自己为什么要管他?真的是为那个赌约吗?两人沉静如两尊大佛,叶涵忽而呵呵一笑:“你的话是合理的,在你的前提下。但是,在我的前提下它就不对。我不反对你的对,你也没有理由反对我的对。”说歪理她自认为有第一没第二的,比起演戏除了许芬就数她奥斯卡了。

叶涵脸上有着适到好处的悲伤,咬着嘴唇嗫嚅道:“是啊,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只是前后桌关系。本人长的没小雨好看,成绩一般般,也没有有钱的爹可以拼。”

比起互掐,叶涵的话更会掐人,她在想着要不要挤出一两滴眼泪来。

“你这是吃醋?”叶澍勾起嘴角,眼里的冷加上不屑顿时打的叶涵无地自容。

“比起吃醋,我更喜欢打酱油。”叶涵控制不住的翻白眼。她见过叶澍的女朋友,也知道小雨喜欢他到无以复加的境地。但是不代表全天下的女生都喜欢他。只是潜意识不想别人瞧不起叶澍,这种情义叫哥们儿义气。假如有人这么说方运,她大抵也是看不下去的。12班的男生只能12班的女生才能欺负,别人算是哪根葱哪根蒜?

叶涵的暗讽,叶澍毫不在意,自顾的看向窗外:“你去打赌我无所谓,我也没有义务让你赢,你的物理差到无言以对,这样的师父能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他的意思不言而喻,自己学习差还想帮一个理综比自己好的人进前100名,这样的赌毫无意义。

她一直都觉得叶澍知道那个赌约,否则无缘无故拉自己进男厕所干什么。平日小心翼翼的掩藏,现下,叶澍说出口,她反而很坦然。只是自尊受到强烈蔑视,可是却也是铁铮铮的事实,物理考到43分还是发挥较好的时候。这样的自己凭什么让58分的他好好学习?

“如果下回我物理考不到及格,我就对那帮兔崽子道歉并且再也不插手你的事。如果考到了你得好好—配—合—我。”

及格分,别说高四就连整整高三一年都没得过。叶涵不喜欢物理有一定的渊源。前段时间物理课,小义出了题物理题,说难不难,对男生而言。谁简单不简单,对叶涵而言。她只得低头假装写的很认真,其实一点都不懂。小义看了看叶澍写的指点了几句,径直跳过叶涵和许芬去看朱磊写的。说不低落是假的,纵然自己不会写,但是也不希望小义放弃自己。这事之后,叶涵照样嘻嘻哈哈,但看小义没以前那般亲切,除了上课基本不打开物理书。

可是那天也没今天这般难堪过。

叶澍没说话。周身的气压很低,很陌生。不管他在不在乎,她也该正视物理。成绩就是未来,她没有资格为了不喜欢的事而放弃未来。

10点40下晚自习,之后回寝室洗洗睡了。这是502寝室的约定俗成。学校为了鼓励大家多看书,从开学开始就开了一个阶梯教室,直到11点30。一方面鼓励早睡早起一方面又让人更加刻苦,多么矛盾的一件事啊。叶涵没去过,502寝室都没去过。早就受够了高三的死读书方法,高四的她们如鱼得水,每次路过阶梯教室看到明晃晃扎人的光明选择性偏过头,看不见就会忽略别人的努力,安然自若的回寝室睡觉。

叶涵抱着物理卷子进了阶梯教室,一股凉气从脚底冒至头顶,身边都是陌生的奋斗的一张张脸,她觉得自己以前洗洗就睡的行径着实犯罪,这样想着不一会就睡着了。醒来擦了口水,一脸悲愤,明明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打赌,怎么能睡觉呢?太亵渎阶梯教室这片庄严的圣地。第二天就在她看的渐入佳境的时候,旁边一对小情侣打情骂俏嘻嘻哈哈。她咳了咳,肺部都要咳出来了,小情侣依旧未觉。她静不下心收拾书,离去之前怨恨的看了看小情侣:秀恩爱,分得快。不过阶梯教室真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一方面和心爱的人加深感情,一方面又能骗自己好歹来了看了一点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