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倒霉丢钱大事件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29 字数:2859 阅读进度:42/290

陈蕾属于一旦倒霉起来就会接二连三的倒霉类型。

事情发生在一个很普通的早晨,502寝室照旧踩点上早读,几人气喘吁吁跑到教室门口,蹑手蹑脚的从后门猫着腰溜进来。不同于往常稀稀落落的读书声,班上出奇的轰吵,座位乱七八糟,叶涵瞅了瞅。确定唐哥哥不在,直起腰身,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鸟巢哥摊手,眼里闪着八卦的亮光:“班上被盗了,但愿你们没有把钱放在书桌里。”说完皱眉感慨道:“昨天谁最后一个走,居然没锁窗?坑了全班的人。”

陈蕾一听,脸色大变。赶紧跑回位置上七手八脚的翻找,叶涵跟上问道:“怎么了?”

陈蕾咬着嘴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丢了。”

这才星期二,还有六天才放假,没钱还不得喝西北风:“你再找找,别急。”

陈蕾放慢速度仔细的找了几遍,摇摇头,默默的收拾好书,趴在桌子上不说话。叶涵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座位上算了算自己还剩多少钱。

“小绿姐姐她怎么了?”鸟巢哥凑过来对叶涵耳语。好奇的眼光配上一头乱糟糟如鸟巢的头发越发的显得八卦。叶涵白了一眼:“如你所料钱丢了。”鸟巢哥抓了抓头,措辞的对陈蕾安慰道:“你别伤心,班上不止你一个人丢钱,算是有一大群知音,小眼镜的身份证还丢了,你想啊,重新办身份证多麻烦啊,还不如掉钱。”陈蕾抬起头,带着哭腔:“我身份证也掉了。”

唐哥哥很快知道了这事儿,背着手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像往常那样教育了几句,什么以后不要放钱在书桌里,学校很快就会查清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钱是回不来,事情也是查不清的。

下课后几姑娘围在陈蕾位置上,将口袋里的钱全拿了出来,辣姐也掉了不少。才子美食是吃不起了,中午几个人买了馒头就着腌菜吃,还没下晚自习个个肚子都打着鼓。到了星期三,叶涵有些受不了:“先吃一顿好的,剩下的在想办法吧。”几个人欢快的又跑去才子美食吃了一顿。头一回,盘子里的洋葱、青椒一概不剩。

到了星期五,终于连馒头都吃不起了。

辣姐扭腰:“刚好我们要减肥。”

叶涵一屁股坐下,喝了一杯水后开始看书,肚子咕噜咕噜叫的欢唱,她红着脸又喝了几口水。举高书挡住脸,潜意识的不想看到叶澍。视野中忽然出现一张崭新的十元,随之叶澍道:“我今天不想下楼,你帮我带晚餐,什么都可以,余下的是跑路费。”

他回头,眸光落在她脸上:“除了烧饼。”

叶涵从来没说过自己穷的吃不起饭。

她呆,忽而笑说好。阳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她没有说谢谢,礼貌是对陌生人的。

叶涵买了两份包子,一份是用一次性塑料盒包装完好,外面又用塑料袋包装完好。另一份因为赶时间直接让老板用塑料袋包的,袋口甚至都没系,袋口热气一股一股的冒出来,叶涵觉得手暖暖的,心也是暖暖的。

叶澍接过叶涵递过来的塑料盒:“以后晚餐你帮我买。”

“你老是不动,不利于消化,再说看书也不急于一时。”她是真心替他考虑,况且她从来没见过他课余时间学习。

她的话语如三月春风,莫名的让他心情大好,而后天高云淡,世界一片清明。

“你若不愿意,我让小高买。”叶澍微侧过脸,看不清表情。

“我愿意。”叶涵坐直身体,举手赶紧表态。说完兀自脸红,貌似这是婚礼上常用的三个字。

那天陈蕾打开书桌,里面放着一瓶牛奶,一包饼干。辣姐说她看到是鸟巢哥放的,估计是上次惹陈蕾哭不好意思。

陈蕾呵呵笑起来:“我哭不关他事。早知道这么有用,上回就该哭他个惊天地泣鬼神。”

辣姐嘟嘴:“鸟巢哥不够意思,难道他不知道嗷嗷待哺的还有三个人吗?真浪费,买啥牛奶,全换成包子就好了。”

叶涵递过食品袋:“吃吧,老天赐予的事物。”

“老天是谁?”

“本老娘是也。”

“当我没问。”辣姐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那形态像足了山顶洞人。

叶涵一五一十的道出包子的来源。

三姑娘齐齐塞包子入嘴摇头感慨:“败家爷们儿啊。”

幸好他败家,否则她们哪里吃得上香喷喷的包子呢?

许芬吃的很慢,忽而有些哽咽:“我想我妈了。”

“我也想你妈了。”辣姐假意哽咽。

许芬无语:“你想我妈做什么?”

“阿姨烧的红烧肉啊。”辣姐嘴里塞的满满的。

“还有土豆烧鸡啊。”叶涵补充道。

“洋葱炒鸡蛋啊,啧啧真好吃。”陈蕾继续补充。

许芬噗嗤笑:“下回还去我家吧。”

这段受苦受难的日子因为有可爱的人陪而变得享受无比,高四的兵荒马乱乱出温馨美好,曾经的烦恼回首成为谈笑风生,高四,辛苦,却有奔头。若是时光能慢下来就好了。

星期五,辣姐嗷嗷干吼:我不要吃没馅儿的玩意儿。便将她那一份钱买了辣条。

中午志强提了一个保温桶递给许芬,一句话没说,放下就走。

好几回遇到李皖豫,他在吃饭,隔壁的店里,许芬在买馒头。大约,他知道自己的窘迫。

打开,香喷喷的菜香扑鼻而来。有荤有素,足够四个人吃。辣姐使劲嗅了嗅,辣条丢在一边:“谁借我五毛钱,我要打饭去。”

叶涵十指交叉放在唇边道:“李公子喜欢芬呐小姐,我说你们还不信。”

陈蕾扯了嘴角:“也许志强喜欢许芬也说不定。”

许芬打断陈蕾的话,慌乱的摇手:“不是的。其实…”她看了看四周:“他的银行卡在我这里,所以说他这是讨好。”这情形似曾相识,所谓的当局者迷。

许芬洗好保温桶又精心的擦了一遍,忐忑的去找李皖豫。

“同学,你能帮我喊一下你们班李皖豫吗?我还东西。”

“好啊。”男孩转身进了教室大声喊道:“豫哥,大嫂找你。”

呃,大嫂?!

许芬看过去,几个人围成一圈扳手腕儿,李皖豫从人群中出来,袖子卷到胳膊,额头上细细的冒了一层汗。坐李皖豫对面的男生明显不尽兴,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儿,哥几个等着。”

李皖豫笑,说了什么。众人嬉皮笑脸,而后许芬越发的觉得别人的目光越加炽热。

李皖豫走近,轻笑,许芬微微垂目,斟词酌句:“谢谢你的菜。”

“你怎么知道是我送的?”李皖豫轻声问道。

“难道不是吗?”许芬没有理由的觉得是他,不是志强,不是别人。

“不要太感动。”李皖豫开着若有若无的玩笑,倔强的女孩倔强的让人心疼。

晚上志强又拎来保温桶,照旧一句话没说,像是电视上合格的黑人保镖。叶涵几个吃的津津有味,许芬只觉得欠了很大的人情,便想着过几天再还保温桶。

第二天,在许芬几个啃面包的时候,志强又拎来保温桶。

“许芬,你男人真好,我赞同你们可以在…一起啦!”辣姐忙着往嘴里扒拉扒拉。

许芬未语,深沉思索。

“怎么了,不吃?”叶涵狼吞虎咽。

“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笑脸佛家是不是卖保温桶的。”

明明未还,今天的保温桶却和寝室的那个一模一样。

“我就一个问题,为什么笑脸佛有那么多时间烧菜?”叶涵歪头思考。

陈蕾大快朵颐:“我觉得和门口那家饭店的味道一样一样的。难道他家是开饭店的?”

陈蕾口直心快的问了志强,志强白了眼:“我们老大会给你们做菜吗?这就是饭店的菜,我们老大说他欠许芬一个人情而已。”

哦,他在还人情。许芬心里的大石头卸下。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留言,青木会继续努力,群么么…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