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叶涵赛大象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31 字数:2904 阅读进度:48/290

叶涵背单词,方运哀怨的问道:“你知道peach(桃子)是什么意思吗?”

叶涵看语文,他幽幽的问道:“桃李满天下的桃和李分别指什么?你知道吗?”

叶涵上厕所,他跟在身后,继续叹气:“上回小桃妹妹就站在这边和我聊人生。”叶涵白眼,不耐烦的挥手:“滚!”

“吼吼吼,我的神一般的完美形象,吼吼吼,我那无缘无份的小桃妹妹,我那悲愤不得解的心情…”方运捧着一只桃子,哀嚎连连。叶涵掏掏耳朵,继续看书。

也不知道方运从哪里得知叶涵的体重,一改往日幽怨形象,翘着二郎腿抱着胳膊秒变运少:“你知道救护电话是多少吗?”

叶涵忍,充耳不闻。

你丫的体重120呢!你全家都120斤。

方运也不生气,惟妙惟肖的模仿摇滚歌手唱着不成调的歌:“叶涵赛大象,就是腿短脸大长的丑。呦呦!全班宰一头,个个考清华。”

叶涵咬的牙齿咯吱响,眼睛瞪的老大,更不得吃了方运:“老娘只说一遍,我是标准身材,谢谢!”

方运看了看叶涵的肚子,夸张的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圆:“该有三个月了吧?”

叶涵不置一词,心中越发火大,这忘恩负义的家伙,真当自己是抹布,有用的时候就拿来擦桌子,没用的时候扔的干干净净,叶涵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一拍桌子怒吼道:“兔崽子,敢不敢比?”

“比什么?”

“比上厕所谁快。我要是赢了你今后都是我的小弟。别在老娘眼前瞎晃悠,我说走,你爬也得爬走,滚也得给我滚的远远的。”

方运打断叶涵的话:“要是老子赢了,你就给老子端茶递水外加扫地三个月。”

两人站在两边,格外剑拔弩张。咕噜各灌了一瓶矿泉水,憋一节课,下课后就开始比赛。方运忍得够辛苦,他翘着二郎腿不敢抖,生怕抖出点什么。叶涵奸笑,小样儿!上次喝了一瓶半自己都忍过来了,这次才一瓶怕什么!其实她也忍得够呛了,手心渐渐出汗,双腿交叉,目不斜视的看着手表,转的可真慢啊。

一下课,方运撒腿就跑。叶涵不咸不淡:“方运小同学,还没说预备呢?”

方运这一跑,有些憋不住,大气出不得,小气慢慢出。辣姐在一边恶意的吹口哨,吹的真响亮婉转。许芬招手,充当赌场boss:“买方运赢的放左边,买叶涵赢的放右边,一块钱一把。”说完率先掏出一枚硬币放在左边,众人三三两两围上去,不一会儿,左边堆了一堆硬币,右边空空如也。叶涵咬牙切齿,聚众赌博真真可耻!

唉!友谊着实不堪一击,许芬是!辣姐也是!

“辣姐你忘记是谁每天晚上下自习帮你带泡面?是谁在你睡不着的时候给你讲段子,又是谁在你生病时给你端茶递水。”叶涵扼腕哀怨:“还有你,芬呐,是谁故意考试比你考的差让你信心大增,又是谁为你赢了李公子这朵娇艳桃花?”

辣姐默默的躲到许芬身后,嗫嚅道:“反正你肯定不会赢,我们赌方运赢,还能赢几块钱给你买辣条吃,抚慰你受伤的心灵。”

叶涵大手掏出10块一拍桌面怒吼道:“我赌我自己赢。”

许芬嘿嘿干笑,奸商一般:“这里总共就七块钱,你这大钱找不开。”

“赌我自己10把,不用找了。”

“预备,开始。”

两人撒腿就跑,叶涵边跑边恶趣味的吹口哨,扮着鬼脸。

男生厕所在三楼,女生在一楼。路程是一样的,其实叶涵还比较吃亏,女厕所往往摩肩接踵,一个女生从进厕所到出门起码五分钟,只多不少。幸好自己跑得快,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路上倒是没遇到方运,她赢定了!

辣姐按下手机48秒,刷出女生上厕所新高度。众人鼓掌,风向马上改变。

叶涵点头,拱手:“承让承让!”

辣姐默默的将那堆硬币挪到右边。

十秒之后,方运一脸清灰的出现。

“小弟,今天我不想看到你,快点学考神爬走吧!”叶涵干脆利落的吩咐道。

方运不气反笑,抬起头,狼狈的看着她,沉默不语。他今天可是丑大了,追求速度,一个不稳,弄到左手上。

旁边的哥们好心的从口袋里拿出卫生纸:“小心点,这种事尿多了会习惯的。”

方运寒着脸道了声谢接过纸开始擦起来。

“没什么,上把我也这样,用这纸擦的。”方运彻底不说话了,恶心的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在比赛,只觉得嘴里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回到教室,哪里还记得比赛的事情。叶涵拍了拍方运的肩膀,又觉得拍肩膀不帅,就蹦着起来拍方运的头,一巴掌下去,方运有些恼火。

“你不知道男人的头和女人的胸一样碰不得吗?”

叶涵又跳起来拍了一掌,继而挺了挺胸:“你拍回来就是。”

方运扑上去用他的左手蹂躏叶涵的头发,看着她的头发变得乱糟糟,心情大好。

“你真厉害啊,一瓶水下去能忍一节课,够爷们儿。”

方运由衷的觉得叶涵是爷们儿。虽然她身体上没有爷们儿的证明,但是精神上有,那就够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doyouknow?哦,忘记了,你不懂英语。”

叶涵看不惯方运目空一切的模样,还是他吃瘪的模样顺眼,仿佛自己理综考了250,那种变态的酸爽,酷炫。这样总算是对得起自己的瓶塞,即使已经付过钱,可是精神损失还在!

方运切了声:“hello,iamfihankyou,byebye!”坐在位置上大声的问李子睿:“你想不想考清华?”

李子睿云里雾里:“想啊!”

“某人赛大象,宰了考清华!”方运强忍着胸腔的愤怒,一字一句道。

“哈哈,我赢了。”叶涵慢镜头的将赌注一个一个拾起来。

辣姐笑嘻嘻挽上叶涵的手:“是你每天晚上下自习帮我带泡面,是你在我睡不着的时候给我讲段子,又是你在我生病时端茶递水。你是电是光,是我们的骄傲。”

许芬接过辣姐的话茬儿:“也不看看比赛的是谁,是我们伟大的涵姐。即使全世界抛弃了她,她依然永不止步。”

叶涵挑眉,瞪眼:“编,接着编!”

“唉,世事难料。”许芬摇头。

“唉,方运没用!”辣姐叹气。

要是高考都换成这种游戏,叶涵觉得自己真的要考虑去清华好还是北大好了。

她翘着腿,心情明媚如春,哼着不成调的曲儿,桌下的腿轻轻的踢着叶澍的椅子,一下一下很有规律。

叶澍微挪椅子,叶涵也跟着挪了挪桌子,接着开始又踢了起来。叶澍就由着她去。

“你跑的很快。”叶澍忽然开口。

“那是!你试试看喝了一瓶水不上厕所的感觉,保证你比猴子还急。”她望着他的背,眉飞色舞。

“我不无聊。”他的音量降低,不太自然的问道:“你是怎么赢…没事了。”话题戛然而止。

叶澍觉得有一种陌生的气息在靠近,超过了他划的安全距离。他不习惯,却丝毫不排斥这种靠近。叶涵踮起脚,大半身子越过桌子,双手拖在桌子上,靠近叶澍的耳朵,一开口一股气息就打在叶澍的耳朵上,凉凉的痒痒的。

“你想知道我怎么赢我小弟的?这是秘密,我只对你一个人说。”

“那就是半路就解—开—裤—带。”

叶澍脸皮都有些发麻,几秒都没反应过来,这是女生该说的话吗?等耳边传来恶趣味的笑声,耳朵越发的痒,他忽然转过头,头顶狠狠的磕在叶涵的下巴。叶涵低呼一声,龇牙咧嘴的揉下巴。

“我以为你很有兴趣才对你说的!恩将仇报,农夫与蛇,忘恩负义,见利忘义。”

叶涵坐好,嘴里还在嘀咕,恨不得将这一辈子的成语全用在叶澍身上。

“转头也不对我说,幸好我是双下巴肉多不痛,否则就要掉皮啦!”

叶澍听着叶涵的嗫嚅,没说话,弯一下嘴角算是回应。头转向窗外,看着红色建筑,那是叶涵的帝城酒店。风打在脸上,清清爽爽。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她与他之间,澄澈如水晶王国。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