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老娘就是最优秀的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40 字数:3167 阅读进度:64/290

如果说星期六是绿色的,那么星期一就是黑色的。叶涵无精打采的撑到下课。一时不饿,便让许芬她们先去吃,自己则趴在桌子上补觉。都怪叶漾拉着自己整夜聊她的暗恋史,偏偏死都不说男孩的名字。暗恋已成历史,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外面日光和煦,晒得人懒洋洋的,没过一会儿,叶涵的手就麻了。偏头,看到了一个明丽的脸庞,让人眼前一亮。她认得,是叶澍似是而非的“女朋友”。

“你好!”玲子率先开口,声音清澈而好听。

叶涵点了点头,打了招呼:“你在等叶澍吗?他应该在寝室…休息吧?”

本来想说睡觉的,临出口就换成了休息,总觉得“睡觉”两个字太接地气。话说为什么要将他的形象营造的高大无比?叶涵郁闷了。

玲子用手撩了撩头发,波浪卷在空气中卷了几个小波浪,像是小义上课说的用手推弹簧弹回来的样子,美女就是美女,连头发甩的弧度也好看。

“我不找叶澍,我找你。头回见面,我叫玲子。”妩媚好看的眸子带着浅浅笑意。

叶涵有些吃惊,不会将她作为想象中的情敌吧?拜托,自己完全没有威胁?身材相貌波浪卷要啥啥没有。顿念一想,干嘛这样贬低自己,你有34b和那高于胸的肚量。

叶涵头回进“有意思”,氛围很好的落地窗前,玲子率先坐下点了一份马琪雅朵,叶涵不懂咖啡,高档货总是不便宜的,又不好只要白开水,一喝喝一下午,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她也就随口要了一个美式咖啡,只是因为听起来貌似很霸气,帝国主义的玩意儿应该不赖。

“你和阿澍的口味倒是一样,这种咖啡味道很淡,咖啡因含量高。只是阿澍很喜欢加糖。”叶涵的手顿了一下,默默的放下糖包。她偏爱重口味,又不好让服务员换,显得自己很low。

“喝咖啡喝的是境界,浓淡与否不重要,关键在于喝的人的心境,我此刻心情不错,苦亦是甜。”叶涵胡诌,越发的觉得自己考不上可以去算命。

“你很懂咖啡。”

咖啡上来后,玲子加了一包糖搅拌均匀。叶涵的眼睛也随着玲子动作起伏。她的手本就瘦弱修长,在指甲的陪衬下熠熠生辉。叶涵的手明显就是工科女的手,每次吃太多,肚子上承载不了更多的肉,只好纷纷落在手背上。最郁闷的一次就是叶澍给她讲题目,忽然来了句“夏天手还冻疮?”

叶涵真想说老娘的手天生肥,你管得着吗?话到嘴边又成了“我一直都很娇生惯养,婴儿肥罢了,呵呵。”

“你是婴儿吗?”叶澍又开始毒舌了。

视觉冲击往往是最大的打击,她不自觉的和玲子比,什么样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傲娇修长的手,这形状,这架势,这动作,优雅而不失美丽。我只是没发育完全,叶涵默默念了三遍。

“阿澍是一个薄情的人,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和他相处的?”玲子开门见山道,细腻如凝脂的脸蛋如白珍珠发出淡淡色彩。

叶涵当下心生不悦,即使他们之间有多么糟糕的过往,她作为叶澍的师父,多少是有些护犊子。叶澍这个人并不难相处,也没有故作高冷,只是不太爱说话,不笑的时候给人距离感,而他基本也没笑过几次。

“普通的前后桌,偶尔讨论题目。”

“是么?”玲子笑得很甜,很宠溺,像是玫瑰上沾上的露水。

“他就是这样的人,对外人总是冷冰冰的,懂他的人知道他其实很温柔。”

所以关她什么事呢?叶涵有些不懂玲子的意图。

“我和阿澍是在去年暑假酒吧里认识的,他是兼职服务员。做着最普通的活,第一眼看过去我就被他的手所吸引。”愉快轻松的语气里,伴随着难以察觉的情绪变化。

玲子有些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爱听。”

“没有没有,我觉得很动听。超级想知道后来发生什么。”叶涵觉得不可思议,玲子的话像是打开了叶澍“封存”已久的盒子,里面冒出了很多奇幻斑斓的云彩。

玲子笑了笑,笑声和着轻音乐,让人觉得舒服,她抿了一口咖啡。

“本来对你说这些就不妥当,毕竟没有熟到交心的程度。可能我对你一见如故,我并不排斥这样的交流。”

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概括地说:一个不爱学习的混混少女遇到同样辍学的少年。玲子的喜欢是肤浅的,喜欢叶澍的手和不近人情的拽样儿,也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泡他。叶澍从来都是把她当一般的顾客看待,不多说一句。玲子不在意,每天都去点一杯鸡尾酒喝到打烊。

终于有一天,少年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每天都来?”玲子摇晃着鸡尾酒,喝的微醉,戏谑道:“喜欢你啊。”叶澍低着头,斑驳的灯光打在脸上。玲子知道叶澍这种男生容易认真,不适合玩。但是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每天为什么来?真的是因为喜欢吗?不!她可能一时迷恋,却从不沦陷,否则前三段恋爱不会无疾而终。

叶澍抬起头。目光坚定:“好。”

好什么?什么好?玲子有些茫然,就这样他们开始交往,谁也没有说一句喜欢。

玲子回想起那个夜晚,总是记不情自己的表情和心情,但是她记得叶澍的眼光,很干净很动人,也许这就是她喜欢叶澍的原因吧。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去酒吧,只是不再点鸡尾酒,叶澍说酒喝多了伤人,她便老老实实的点了饮料坐在角落里等他下班。

故事在继续,只是玲子和叶澍的世界终究是不一样的,玲子爱玩,她接触着形形色色的男生,她喜欢被男生捧在手心的感觉。可是叶澍给不了他,说白了木讷情商低,说的太白就是压根没有恋爱经验。情人节的时候,玲子打给叶澍希望他能陪自己过。叶澍匆匆挂了手机。玲子有些生气,一直以来她都是迁就的那个人,如果男朋友不能陪自己过情人节,那么男朋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她索性关机,当她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回到住处,叶澍等在楼下,目光冷冽的看着她。

谁也没有说分手,就这样分手了,后来才知道,那一天,叶澍的父母离婚了。兜兜转转,她发现每一个找她的男人都是抱着玩的心思,她把叶澍弄丢了。找不回来了。爱情就像鲜花,你对它上了心,便可拥有美丽芬芳。相反,你伤了它的心,它便如玫瑰,刺进你的心脏,远离你的世界。

玲子嘴里的“阿澍”陌生的不像话,叶涵没说话。无论先前对玲子有多少好感,都在听到这个故事后烟消云散,她很想生气,很想大声骂她,事实上,她有什么立场。她只能故作镇定的端起咖啡优雅的抿一口。

玲子冷笑,她知叶澍在改变,让他改变的人是眼前这个短发女生,甚至不漂亮,不动人,还很土。她不能容忍自己被这样的女生打败,她想追回叶澍,宣告自己的所有权,她的性格一直都是我的东西我可以不要,却不允许别人染指。

“叶澍不是不爱我,只是我做错了事,他在惩罚我。我愿意接受所有他的冷漠,你能不能帮我,毕竟你坐在他后面接触的比别人多,可以吗?”最后三个字近乎恳求,捧着叶涵的手像是多年的好友。她早就忘记物是人非这个词。

叶涵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肺里灌满了冷空气,语气冷淡道:“我只是高四复读班的普通学生,我来复读是为了考大学,而不是做媒婆。你追你的,他接不接受是他的事情。我不馋和,老实说,我不太喜欢你也不喜欢他臭屁的性格。”

玲子有些惊讶,头一回被人干脆的拒绝,不过一秒又挂上邪魅的笑,像极了叶澍毒舌时候的笑。一只手抱着胳膊拒人千里:“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说实话吗?”她晃了晃手上的咖啡:“因为我压根没将你放在眼里,我是来宣告我的主权,而不是让你来听故事的。顺便说一句,我也不喜欢你。”

“那更好,相看两生厌。”叶涵站起身,掏出20块:“你的自己付。”

“奉劝一句,阿澍从来都是习惯优秀的,包括女朋友,而你明显不是最好的,要不是你坐他后面,我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和你说话的。”

叶涵转头,绽放一个邪气的笑,大拇指无声的指向自己:“老娘在老娘的世界里,就是最优秀的。”大步离开,她觉得自己酷极了,气势辉煌像个女王。说的不好听一点,有点女流氓的架势。许芬曾说过欣赏不了你女汉子的男生,都不是好男孩,忽视才是硬道理。所以她不是不够优秀,只是夸她优秀的人还没出现。

叶澍喜欢玲子,所以他对其他的女生冷冰冰,包括自己。要不是他后桌,大约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还真是感谢他八辈子祖宗!靠!叶涵仰头对天大笑:“让你高冷,活该头上青青草原!”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