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小爷不姓小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40 字数:3507 阅读进度:65/290

小高直接跑去和辣姐对峙,下场就是完全不能从袁珊眼里看出半点愧疚,她翘着二郎腿语气散漫:“小流年是我呀!你能拿我怎么样!”

他咬的牙咯吱咯吱响,事实上,他并不能拿她怎么样。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嚣张的梦,梦里的袁珊苦苦哀求自己,抱着他大腿,非他不嫁。

他霸道总裁附体,形象无比高大冷冷说道:“可以。”

待袁珊喜悦到不能自己时,他哈哈大笑:“你等一百年吧!”

做再美的梦也是要醒过来面对现实。小高憋屈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仰天长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藏着、掖着的情绪如雨后春笋,势如破竹般冒出来。他申请了小号反过来加小流年。以已至矛,破彼之盾。

有的人生来就是作对的,显然他低估辣姐的智商了。

小爷不姓小(小高):你好。

开场白既不矫情也不疏远,既绅士又得体,很好!他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小流年:(微笑)。

小高左等右等,小流年不似往日那般,接过话题,东扯西扯,不会让对方觉得尴尬。于是,他又措辞的开口。

小爷不姓小:我是条件查找的,你也在b中,好有缘分。

小流年:恩,你好。

小爷不姓小:你就回三个字?(沮丧)

小流年:你丫的数数,加上标点五个字,好吧!

小爷不姓小:…

五分钟后…

小爷不姓小:我能认识你吗?

话语不言而喻,就是想问人家名字。

小流年:女神不是凡夫俗子说认识就能认识的。

小爷不姓小:刚好我是男神!

小流年:哈哈哈!高兴!姑奶奶我隔着手机屏幕和无线电波都能闻到你猥琐的气息,你当我瞎啊,用我的方法来整我?只能说你这人太没有创新意识,你再看看你的发型,你的穿着打扮,啧啧,简直战五渣!战五渣!战五渣!战五渣!战五渣!

靠!小高气愤。强调五遍,召唤神龙吗?

小爷不姓小:你个屁股大腰粗的女人!

辣姐不生气,幽幽的回复道:是女孩!谢谢。

他放下手机,拿起镜子瞅了瞅自己的刺头和身上穿着自认为帅气的蓝色袄子,当初买它的时候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装备,一连穿了两个星期没舍得换下来。

他越想越气,看着铁纠结开口:“如果有人觉得你的穿着打扮…总之建议你换换风格,你会换什么风格?”

铁问道:“对方性别?”

“雌性。”小高补充道:“进化未完全的生命体。”

“她和你说这话的时候心情怎么样?”铁又问。

小高回忆了辣姐发的信息,应该是及其兴奋和喜悦的:“心情不错。”

铁沉默半响,用他少的可怜的情商分析道:“这个人恐怕对你用情至深,一方面,希望你变得更加成熟魅力,一方面又纵容你坚强做自己。两情若是久长时,何嫌弃?”他的话像是一颗定时炸弹,炸的小高目瞪口呆。

若是将“辣姐喜欢他”这个命题代入公式,一切迎刃而解。因为喜欢,所以冤家路窄,因为喜欢,所以拆散他和王慧的姻缘,因为在乎,所以冒充别人默默陪自己聊天,害怕被辜负这就是青春的少女心啊!他越想越觉得真相太让人匪夷所思。

他觉得必须找人再确定一下这个真相,于是路过上厕所的李子睿没逃过魔爪。

李子睿躲闪着:“不就是上次比你多考了15分,至于耿耿于怀到现在吗?”

他用手扼住李子睿的脖子,压低声音道:“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

小高难得红了脸,支支吾吾道:“假如一个异性希望你改变自己的穿着和发型,这意味着什么?”

“可能你理综考的比她好,她看不惯你。”

小高瞪了一眼:“女的,女的!”

李子睿呆呆的想了会儿:“女的也不影响她看不惯你啊!总不能是喜欢你吧?”他随口说道,小高一把松开他的脖子,痛心疾首:“天啊,她果然对我抱有非分之想。我妈到底长了什么样的肚子居然生出这么优秀的我来!”

李子睿不解:“你理综比我少15分呢。”所以小高要是优秀,他岂不是优秀的二次方。

小高一脚踹上李子睿的屁股:“靠!懂不懂看气氛和场合啊!”

小高自此陷入狂热的躁动中,他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李某人和某铁是12班最没有情商的人!

他打开手机小流年并没有拉黑自己,这从反面又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在心里恶毒的模拟了n个方案关于如何狠狠的甩掉袁珊,让她哭成泪人。

小爷不姓小:袁珊,在吗?

小流年:小高你傻了吧?否则你以为谁和你说话!

小高甚是纠结,孽缘啊孽缘。

小流年:我说happy君,你到底要干嘛!

小高对“happy”这个词深恶痛绝,当下不留情面的开门见山。

小爷不姓小:你是不是对我动歪心思了?

小流年:我不仅动你歪心思,还打算太岁头上松松土!

两个人理解的歪心思显然又不一致。

许芬看着辣姐贼笑,一会儿生气一会儿怒,生怕辣姐得了失心疯:“要是讨厌小高,拉黑就是了。”

辣姐摇头得瑟道:“他的存在就是,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发泄的皮球。”

有些缘,三分天注定,两分靠误解,还有五分靠自恋。而美丽的误会往往有续集。

小高像怀里揣着活蹦乱跳的兔子,尾巴都要翘上天,他并不在乎喜欢高兴的人“是谁”,他只在乎“高兴”被人喜欢了!抑制不住心底的骚动,耳朵红红的,神秘兮兮的对叶澍说:“我最近有一个很纠结的感情问题。”

叶澍挑眉:“袁珊?”

小高惊叹,难道袁珊喜欢自己,天地可鉴啦?

接下来的一句话成功的打击到小高:“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自诩英俊潇洒气概不凡,谁知道她何时对我动了歪心思,而且还主动承认了。”

“她的眼神。”叶澍翻了页,语气不容置喙:“不像。”

“她的眼神怎么不像了?明明对着我冒着绿光好不好?”

叶澍也不知道听没听小高抱怨,嘴里只溢出一个字:“恩。”

“她最近一直在招惹我,不对,开学以来就像蚊子一般围着我嗡嗡叫个不停。”他足之舞之,手之蹈之。

“恩。”

“你到底有没有听一个青春期的男生抱怨他的心事?”

“恩。”

小高无语:“你厉害,一眼就看出谁喜欢谁?那你看看涵姐可对你冒绿光?”

“恩。”叶澍波澜不兴的看着书,平静的眼神带着一丝不在意的浅笑。只是这次的恩明显的迟钝两秒。

“你能不能不要在恩了。”

“恩。”

小高觉得和叶澍交流严重有障碍。次日,拉着铁的手不放,言辞恳切,谆谆教导:“每次班主任打骂,是谁挺身而出?”拇指无声的指向自己:“是我。”

“每次带你领悟女性奥秘的是谁?还是我。”他高傲的不可一世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现在,你报答我的时候到了。”

他附在铁的耳边嘀咕了一番,铁的眼神越瞪越大:“这样…不好吧?”

小高难得的红了脸:“我又不是让你偷鸡摸狗,怕什么!再说我这也是为了袁珊好。”他超然物外看向远方,语调中有着活跃的色彩:“有些感情早断了好,万一她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唉!又是一条人命。”

铁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小高是有私心的,他只是借“铁”这把刀挫挫辣姐的锐气。对袁珊,谈不上讨厌,只是由于历史问题而爆发的情绪上的不满。偶尔觉得复读的生活着实无聊,索性学习之外的时间全部用在斗袁珊了。

铁头一回跑去主动和女生搭话,若不是小高许诺晚饭他包,他想他是没有勇气的,他硬着头皮,淡淡道:“辣姐,最近学习不吃力吧?”

辣姐呆了几秒,抄了一本书打在铁头上:“上课被老师说,回家被我妈说,现在又被你说,有完没完!”

铁哎呦躲了两回,嚷着有大事要商量,辣姐停了下来,显得很兴奋:“什么事啊?”她对一切八卦充满着超乎想象的兴趣。

铁像模像样的咳了两声:“你觉得你前桌怎么样?”

“小黑啊!”辣姐直肠子说道:“他是我动力的源泉。”每回听小黑叫自己“女神”,她都觉得此生无憾了。

“那你觉得我前桌怎么样?”铁小心翼翼开口。

辣姐嘴角微扯,带着一丝邪恶的笑意:“有话直说!你家前面那位想让你干嘛?”

铁是个十足的愣头青,不懂拐弯抹角那一套,当下磕磕巴巴说道:“高哥…让你死了这…条心。”

辣姐起先是疑惑,而后愤怒如气泡一般,从心底汩汩涌出,忍不住问小黑道:“你女神刚才毫无理由的无缘无故的被人拒绝了?”

小黑点头:“女神,你居然喜欢小高?”

铁咽了咽口水,直言不讳道:“高哥让我对你说,他对你除了恨之入骨,别的还剩下千刀万剐的感情。”

“哈?”辣姐简直不能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有病吧?”

小高不时回头观察,和辣姐眼神对上,也没有移开,必须在气势上、行动上压过她。也许天空过于湛蓝,也许太阳太过灿烂,对比之下,辣姐的脸越发的面目可憎。小高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辣姐吃瘪,看一次他的心情绝对比考到第一名还要暗爽!

辣姐淡淡微笑,两人敌不动我不动的“深情对视”,忽然辣姐大声喊道,气势恢宏:“happy君大名高兴、小名小高,铁的前桌,刺猬头、猥琐男,皖豫哥哥大名李皖豫小名笑脸佛,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性别男。”最后一句话简直是吼出来的:“前者打后者主意!”

小高微笑的脸庞瞬间枯萎。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