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运澍之战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50 字数:2851 阅读进度:82/290

方运低低的咒骂一声。偷偷掀开窗帘看了一眼,走廊的灯光晦涩,天地间仿佛一片阴霾,总觉得有一股阴气自地缝中飘然而上。果真有人,不,是不明生物,影影绰绰看不清。背着他喃喃自语,他忽然想起叶涵的话,难道“她”在找小骚年?方运有些哆嗦,绝对是鬼,谁会12点不睡觉自言自语?想着想着心脏跳的更快,表情慌乱,不知所措。他塞了一块面包入了嘴,企图用食物平复心情,手早就抖的不成样,“鬼”像是有了感应,忽然回头和方运四眼相对。方运害怕的表情转为惊讶随之是愤怒。

“你大爷的叶澍!看老子好欺负是吧?”

叶澍收起手机,双手插在口袋里,嘴角牵出一丝弧线。

“那请问大爷,我打电话碍到你了?”

方运站在叶澍寝室门口,笑得花枝乱颤。

“李子睿不放心我一个人,让我来你们寝室借宿,我就说不要,打扰别人不好,他就是瞎操心的命,非说我孤单,打打牌也是好的。这不,叶澍邀请我来了,盛情难却。”他抖了抖手上的扑克,毫不在意叶澍脸上的不善,一溜烟闪了进来。

方运见到叶澍,回回都是剑拔弩张。叶澍会邀请他,简直不敢想象?

“他一缺三?”小高凑上来问道。

叶澍脸色稍霁:“别拆穿他,他会赖着不走的。”而后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方运的提议。对方运,叶澍从来不知绅士为何物,在他眼里,方运碍眼很久了。

方运哦了声,顺势坐下来:“那我陪陪你们吧。”,这个人说风就是雨,脸皮厚到一定境界,也是一种造诣。

老大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盒子,奸笑中:“方运,谁大半夜打牌!”他神秘兮兮的从盒子里掏出一个光盘:“欧美的,劲爆刺激,要不要看?”

晚上闹得太晚,叶澍睡眠浅,起得早。收拾完毕,看了看时间,他不打算等他们便道:“还有十分钟,你们慢慢睡。”老大一激灵,睡梦中想到唐哥哥的脸,配上他背着手钦差大臣的表情,越发的手忙脚乱起来:“快起来,快起来!”

三人手忙脚乱,穿衣服的穿衣服,上厕所的上厕所。“靠,停水了。”小高又反方向转了转水龙头。“得了,扣扣眼屎就好了,男人要爷们点,不拘小节。”

叶澍整理好书,指了指自己的盆:“里面有水,你们可以先刷牙。”

他有个习惯,头天晚上会接好水,早晨水龙头这边人太多,太拥挤。

小高赶紧倒了一杯子的水,挤上牙膏。方运上完厕所精神抖擞,拍了拍小高:“水哪里来的?”

“阿少盆里的。就那边,桶上放着的,自己接。”

方运看过去,漫不经心道:“靠!那不是老子昨晚的洗脚水吗?”

老大正在和小高争最后一杯水洗脸,听到这话纷纷停顿,小高问的小心翼翼。

“你用阿少的…水…泡脚了?”

方运一脸无害的点点头:“怎么了?昨天太晚了,我懒得接水,这不现成的,兑点热水我将就着泡了。”

老大拍拍胸口,幸好没刷牙。

小高赶紧将盆推给老大:“我尊老,老大先。”

“不不不,我爱幼,你先!”

叶澍诡谲一笑,右边嘴角上翘,眼里未有半点笑意:“方运,我允许自己听你解释。”

小高记得叶澍这个表情,他一般很少发火,一旦生气,就是这种似笑非笑。他抖了抖,全身像是浸在冷水中。叶澍可是用了某人的洗脚水刷牙洗脸做了全套。方运君,祝你好运。

方运有些莫名其妙,理直气壮道:“李子睿不在,没人给倒洗脚水。不过,叶澍,你至于吗?不就是一盆水?”

噗,小高笑出声,努力憋住:“我看到有蚊子在打架。”

噗嗤,老大笑出声。继而憋的脸通红:“在打架,出的是左腿。”

寝室里倏而静悄悄,两个男孩像沉默的野兽对视着,无声的硝烟肆起。窗外响起了早读的铃声,也就是这么一刹那,叶澍一个左腿过去,像踹蚊子般直接踹在方运毫无防备的侧脸。方运也恼了,撸了袖子,扑了上去。

小高老大再也笑不出来了。

叶澍第一次没有去早读,他买了好几瓶矿泉水回来漱口,直到嘴唇刷破皮,他才停手,穿上外套,去了班上。

叶涵瞟了一眼,总觉得今天的叶澍有些不同,气压强到压抑,即使平日的他话也不多。

她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服,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了?”心里的石头落下,连呼吸都变得顺畅,终于,她开口和他说话了。

明明才四天,叶澍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她就这样看着他,丝毫没有陌生感。难得的阳光穿过树叶,照在她身上投射了影子打在叶澍手上。

他侧过脸,气息有些凌乱:“没事。”

叶涵惊讶的看着叶澍嘴角的伤口:“你的嘴唇怎么破了?上火吗?”

叶澍敛眸,语气淡淡:“被狗咬了。”

方运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在胸口,声线冷冽的放大声音:“我还以为你喝了洗脚水才这样呢?”末了,肿着半张脸挑衅的看着叶澍。

叶澍转过身,眼皮都没抬,笑的周遭温度直降:“你的鼻血止住了?少看点,对身体不好。”

方运憋的脸通红,他慌乱的解释着:“是老大放的,我第一次看,只是好奇才多看了几眼。”

老大摊摊手,表示无辜:“天地良心啊,方运,你硬是把我们挤到一边了,哇哇感慨很久。我顶多就是小小的将碟片塞进dvd里面罢了。”

什么?什么?叶涵云里雾里。

不过以貌取人,绝对科学。

若说小高看片儿,那就是猥琐。换成方运,大家摇头,他只是好奇心太强。但换成叶澍那张冷冰冰的脸,众人一致维护:他只是学习知识罢了。

“叶澍,老子和你没完。”方运早就气的没了理智。这种事,怎么可以拿来在班上说?怎么可以让叶涵听到?

叶澍的语调有着明显的嘲讽,从善如流:“老子看你怎么没完。”

性格写在脸上,真诚映在眼底,坐姿可见修养。这是叶澍第一次说脏话。叶涵觉得不可思议极了。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喜欢用脏话营造出自己最帅的一面。可是叶澍说出来就不一样,骨子里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屑于任何伪装,缥缈的神情带着浅笑,他是真的生气了。

叶涵噗嗤笑出声,幸好,唐哥哥不在。也许她为他的不坦白而懊恼,现在却为见到他可爱别扭的一面而欣喜。

还记得开学初始,因为他的不食人间烟火,她花了好大的力气去搭讪。那个下午,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们都姓叶,本家啊,搞不好祖上是一辈的?”叶涵侃侃而谈。

“恩。”

“你好像性格挺安静的。”

“恩。”

“哇塞,叶澍,我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我们的名字合起来就是”函数“,天啊!”彼时数学老师讲到一个一元二次函数题。

沉默,回头:“你解的开吗?”而她的卷子上赫然是一个红叉。

那个时候她不敢想象今后这个男孩渐渐的话多起来,会生气,会道歉,会送礼物,会温柔的叫她阿涵。一些光熄灭如陨落的星星,一些光就会悄无声息的点亮。也许,朋友,是不需要和盘托出的。他在走近她,那就够了。

小高又跑过来八卦的对叶涵说:“你都不知道方运看的那个鼻血直流。啧啧,应该留着证据给你们看的,就像大姨妈来了似的。”

方运脸上通红,大声嚷了几句却无从解释,缓和着胸膛爆发的怒气,下课又不死心跑来对叶涵说他只是好奇男的趴在女的身上做什么,绝对没有其他想法。

所谓喜欢,大约就是哪怕全世界都嫌弃自己,他也舍不得她半点误会。

叶涵也好奇:“他们在做什么?”

方运陷入回忆,脸上早就红透:“我…没看,忙着止鼻血呢。”自此,方运被评为12班最色的纯情少年。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