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一语成谶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52 字数:3721 阅读进度:85/290

下午最后一场理综考完,就真正放假了。辣姐为了庆祝纠结的一学期顺利过去,拉着叶涵两人往小店跑去。牛屎老奶奶的店常年卖各种糖果,一盒盒,排过去,琳琅满目。牛屎老奶奶常年一个打扮,油光发亮的束起整个头发,远远看过去,活像一头牛屎,当然这只是私底下叫,当面还是得甜甜的叫一声阿姨,目光且真心诚意,否则她会坏脾气的不卖东西给你。辣姐总是嘴巴抹蜜的阿姨阿姨的叫,牛屎老奶奶笑得眼纹一圈一圈的,每回都会多给辣姐几颗糖。

“那个宽度、高度和密度组成的前方某男生看起来很眼熟。”叶涵说完,换了角度看到男孩的侧脸,居然是李皖豫。一个男生定然不会逛糖果屋,果不其然,不远处,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在挑糖果。猫腻,绝对的猫腻。

辣姐八卦的拉着许芬和叶涵躲躲藏藏去找奸情。许芬咬唇很不乐意,硬是抽不开辣姐的手,辣姐气愤的表情活像自家女婿劈腿。

“屁股没我们家芬的翘,胸也没我家的芬的挺,腰板子倒是瘦就怕生孩子难产。”辣姐小声总结。

“个子也没我们家的芬高,就是皮肤稍微白皙一点,不过小白脸都没什么前途。”叶涵补充道。

许芬眼睛掠过一丝黯然,笑着附和道:“对对对,你们家的芬是世界上最美的,堪比刘亦菲。辣姐,可以走了吧?”

“那小子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这口气我可是咽不下去。”

许芬挣开手,压低声音道:“第一,那小子从来没说过喜欢我,第二,那小子从来没有对我暧昧过,第三,我和那小子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叶涵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前的场景,也许李皖豫放弃了对许芬的好,可是谁规定他一定对许芬好呢?他也许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毕竟,高中的爱情吱呀吱呀如断桥残雪,素装银裹的没了下文。

“哎呀,李皖豫好巧啊。”辣姐不顾许芬的脸色,大声的打招呼,语气三分热情七分冷淡。许芬像被雷劈到,内心抓狂的僵在当场。李皖豫回过头,从容潇洒,脸色挂着淡淡的疏离的笑容。喊了一声叶涵,转而对她淡淡的点了头就算招呼了。许芬深呼吸,再呼吸,换上一个甜的腻人的微笑。右手暗暗地死死的抓住辣姐,试图将她拉走。

是否每个去意已决的人都有备用的怀抱?那么爱情的定义是什么呢?

“难怪没有给芬送鸡汤了,原来是交小女朋友了?真可爱,好熟悉,见过?”辣姐热情的“无意”的问道。

许芬叹气,夹杂着阵阵失落,此刻她只想离开。这场景着实爱恨情仇了点,忒诡异,忒奇怪。叶涵拉住许芬,眼神说道: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朋友或者陌生人,一指之间。许芬艰难的扯了一个微笑的弧度,没有说话。

女生的脸瞬间僵住,继而腼腆的笑了笑。“我们在检查寝室见过的,我也是学生会的,我叫张静。”怕辣姐不知道,又加了一句。“大白菜那回。”

“哦?是你啊?”辣姐忽然觉得很没意思,她有什么理由去为难一个无知的学妹。

李皖豫并没有回答是不是女朋友,表情一贯如沐春风,叶涵嘴角抿成固执的曲线,男生不会为一个女生驻足,阿亮只是小说。

“好好谈啊,别中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辣姐状似无意。

“李皖豫,祝你幸福。”叶涵淡淡说道,一只手轻轻的握住许芬,以示鼓励。

张静脸上有些微白,她抬头看了看李皖豫,刻意的毫无破绽的拉了他的袖子,坐实两人之间的关系。许芬屏住呼吸,木讷的不知动作,看着他望过来专注的眼睛,那目光似乎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时间久了,笑容裂开一道口子,他撇过头,又像是从来没看她一般。

“许芬叶涵,我们走,辣姐给你们买零食,随便挑,好好挑,辣姐一百年大方一次,珍惜良机。”辣姐说的豪气万丈。

许芬微醺着脸,很郁闷的选择沉默。为什么总在他面前,丑态百出,此刻她真想有超能力,将自己变没,匆匆错过,停住:“对不起,辣姐误会了什么,她没有恶意,还有…再见。”

李皖豫没回应,兀自站着,他总觉得有一种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慢慢流逝,再不抓住就是永远的失去。

再见,再也不见。

“许芬。”李皖豫轻轻的唤了声,喊完她的名字,却是沉默。许芬微怔,等了几秒,没等到下文,便驻足,回头。

少年笑的肆意飞扬,眼睛格外明亮,风鼓动着他的敞开的风衣:“汪。”

有那么一秒,许芬觉得李皖豫其实是在等她回头的。“恩?什么?旺?旺盛的旺?”许芬没懂,辣姐和叶涵催促着离开,她以为李皖豫希望她好好考试,便绽放一个笑容:“下午加油。”

“加油。”两人同时开口,耳边风声掠过,绵长、温和。张静默默的松开了手,局促的站在一边,倔强的别过脸去。眼前两人神态中流露出神秘的默契,叫人嫉妒。

“辣姐没有误会。”他望向她,眸色变深。

误会什么呢?他有了小女朋友?还是他“脚踩两只船”这莫须有的事?许芬百思不得其解,他翻脸比翻书还快,这算是和好了?

许芬难得的失神,他笑起来明媚如春光,真好看。

待走远,许芬措辞着开口:“辣姐,我早就知道他交女朋友了。今天这样好尴尬,下回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辣姐愤愤不平:“ok,以后我不会管了,反正李皖豫是彻底得罪我了。”

“辣姐最好了。”许芬挽住辣姐,她很擅长活跃气氛,辣姐其实也就是气李皖豫不明的态度。

叶涵悠悠的叹气,心绪烦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真的好差。”明明是别人的事,自己却感慨良久:“这世界,果然没有阿亮。”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留意她的?从她穿着绿色卫衣像极春天的一颗小草开始,从她打赌输吃完自己碗里的香肠时,从她不顾形象的冲进校门一口气喝完两杯豆浆时,从她镇定自若的问出“你有未来吗?”,他才恍然大悟,哦,我在意她。

他冷冷嘲笑她的自信,就算我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你。女生大多都那样,将被人的喜欢当做骄傲的筹码,他偏偏不如它意。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没有找她,他感到很开心,终究没有被感情束缚。第二个星期他忽然忐忑了,舍近求远的来到2楼转角处吸烟,途径12班,她和朋友言笑晏晏,原来她的世界离开他并不受影响。直到学生会检查卫生,明明不是他的轮班,他还是去了,他看到狗窝一样的寝室和抓着床帘的她,这么恶劣的条件培养了这么阳光的一群女孩。一个寝室平均检查下来只要3分钟,他硬是拖到6分钟。

他走过去弯下腰,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清香的味道,故意放慢音速慵懒的说道:“这位同学,能拉开你的帘子看看吗?”

张静若有似无的亲近,李皖豫不是不知道,他没有拒绝,或许他真的想谈恋爱了。

“老板,一份炒年糕,微辣。”

女孩子怕老板听不到,微微提高声音。李皖豫认得这个声音,抬了头,眼底浮出笑意。许芬看到他,打了招呼:“李皖豫,你也在这家吃啊,这里的炒年糕不错…”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在看到张静后戛然而止。继而温柔的对着张静说了声:“你好。”转身,又是再见。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个小饭馆对他如何的意义重大,曾经有个女生在这里错拿了他的晚餐,那种邂逅如蝉翼轻轻拨动他的心。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年轻的身体藏着一颗苍老的心,偶尔也想不顾一切的去闯一闯,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叛逆做不到极致。时间似水流花,平淡无波。那个为他点亮这个世界的灯的女孩渐行渐远。

而今,他赢了,却输得彻底。高三的期待转瞬成了灰。

张静白着脸,勉强微笑,他试着接受这个小心翼翼靠近他的人,他以为爱情就是对一个女生好,所以谁的好都一样。之后,才发现命题错的彻底。

他的倔强溃不成军。

“对不起,张静。”他淡淡说道。

张静摇头,笑道:“学长,我喜欢你,虽然我已经告白过了,但是我还想再说一次。谢谢你陪我买东西。”她咬着嘴唇还是不死心的问出口:“你喜欢许芬什么?明明很普通…”

“恩。”李皖豫开口:“确实很普通,但在我眼里与众不同。”

“我懂了。”张静摊手,表示接受这个理由:“最后,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她的语气近乎恳求。

“什么要求?”

张静鼓起勇气:“我想要吃一次学长烧的菜。”她承认她很耿耿于怀,她想证明那个许芬不是与众不同的。

李皖豫点了一支烟,还是往常的微笑:“对不起,除了这个要求,其他都可以。”

他抽烟的样子很迷人,抽上一口,抖抖烟灰儿,眼睛会微微眯起,显得有些慵懒。直到有一天,偶遇那个女孩,他仓促的将烟捏在手心,完全不顾烫人的温度。

“李皖豫,你也在这家吃啊,这里的炒年糕不错…”女孩欢快的声音响起。他看向女孩她,肆无忌惮的,眼底有深深的温柔。

这就是差别,他喜欢她,所以展示最美的一面给她,于自己,毫无禁忌。

“没事!学长,答应我,不要疏远我。我们还是好朋友对不对?”张静微笑着开口,李皖豫点头,她拒绝了李皖豫的相送,独自一人毫无目标的走在小路上。有些事本就不会发生,比如李皖豫会喜欢她,可是她依旧心存侥幸。

沉重的挫败感从身体蔓延,终于蹲在地上,像个孩子嚎啕大哭。雨季的女孩多愁善良,此处下雨,彼处下雨,不见来人,君在何处?自李皖豫答应陪张静吃饭后,志强一直都没理会过他。最气的一次,李皖豫将考拉(乌龟,和考神一起买的)送给志强,其实也不算送,乌龟养在宿舍,基本都是志强照顾的。与其说是转手,不如说只是换了名义,那天,志强发了很大的火:“李皖豫,你能耐!你要是还喜欢许芬,你tm的就是一条狗。”志强是惋惜的,许芬那么好,不应该被那么草草对待。

而今,一语成谶。

“许芬。”他轻轻唤着,等着她回头。

许芬微怔。

少年笑的肆意飞扬,眼睛格外明亮:“汪。”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