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魏浪(叶漾篇)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54 字数:3848 阅读进度:88/290

终于一天,叶漾忍不住了,她的成绩单藏在心底如伤疤一般好不了、却痛不起来,只是一味的存在着。

“叶涵,你过来。我问你件事。”

叶涵也不知道一天到晚野什么,吃完饭就没了人影。整个暑假太阳火辣辣的,叶涵终于黑的均匀点了。

“干嘛?”

“你去哪里了?又去找你的狐朋狗友了?嫌上回眼睛痛的不够厉害是吗?你惹麻烦我不管,少弄得一身伤,家里可没这么多钱给你治。”

“谁狐朋狗友了?你不了解她们,就知道造谣,难怪数学那么差!”

叶涵很生气,在她看来叶漾血口喷人,吃不到葡萄偏说葡萄难吃的要命。

“好好好,我说错了。”

印象中两个人吵架叶漾基本不道歉,即使她错了。反正过了一会儿自然而然的就好了。叶涵也不在意。架吵多了,有点革命情怀,自然饶过且过。

“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下次别这样说他们,就算说,也别让我听到。”

“我是那样的人吗?”叶漾很无语,辩驳道:“我从不在背后骂人,基本能骂的都当面解决。”

叶漾嘿嘿干笑两声:“我是说假如,当然了,这人你不认识,假如有人他成绩单没丢,当然了我们班确实丢了好几个,我也在其中。”

“可以了,我都听不懂了,说重点。”

“好好好,假如我朋友他成绩单没丢,因为考的太差,所以就撒谎丢了,现在他很烦恼,问我怎么办,可是我也没啥好点子,毕竟我没撒谎过,所以问问你,你觉得怎么办?”叶漾边说边假装不经意看向叶涵,希望她能相信这拙劣的谎话。

“这么巧?你确定这个人不是你?”

“哎呀,你想哪里去了,怎么可能是我,我一朋友,你不认识的。这事别对别人说,当我没说,睡觉去了。”

“叶—漾—同—学,成绩单藏哪里去了?”

叶漾拖鞋都没穿过,就光着脚丫子跑出来,低声怒气说道:“你疯了,说好的不对别人说呢?”

叶涵挣脱开叶漾挡在嘴边的手奸笑道:“保密可以,不过晚上的碗我不想洗。”

叶漾从记事以来,十指从未沾过阳水,她讨厌油滋滋的感觉,尤其是让自己的手亲自去接触,这非得让她恶心的吃不下饭。

眼下这情势,加上叶涵小人得志模样,她一咬牙。

“成交你丫的,最好让我知道你没到处说。”

“妈,晚饭的碗老姐说要洗。”叶涵迫不及待的嚷嚷。

叶妈妈吃了一惊,让叶漾洗碗比听到公狗下崽子更让她惊奇:“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妈,我也长大了,总是要学会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人生哪里由自己任性,再说小妹老是洗碗,以后容易骗走,女儿要富养,姐姐也算是给她上了人生中第一堂课。”

这样的理由骗不过叶妈妈,骗不过叶涵,却差点骗过自己。以为自己是好女生,一个脑子进酱油的呆女孩。

叶漾以为这事儿算是过去了,可是在叶涵看来,抓叶漾把柄,机会难得,还不多点利用。

“今天的地你来扫。”

叶涵说的是干净利索,叶漾却气的七窍流血。

“明明说好洗碗后就井水不犯河水,你长能耐了?”

“成—绩—单藏哪里了?”

叶漾听到成绩单三个字顿时蔫了,她甚至能预料到未来的一个多月将会在多么灰暗的日子里度过。“我都说过了,是我朋友,不是我。”

如果唾沫能淹死人,叶涵怕是死过千百遍。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

叶漾一跺脚,一哼鼻:“最后一次了,你要是再让我做着做那,我就宰了你,真是唯小人与小妹难养也。”

叶漾自以为的最后一次又延续了一个星期,期间她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还要顺带着伺候叶涵,比如端西瓜洗桃子之类的。

叶漾不是没有抓狂过,想要学着电视上女人打架拽叶涵的头发,手还没碰到,叶涵只轻轻三个字就打败了她,更无耻的是叶涵将这三个字编成了一首难听的歌:“谁动了我的成绩单,唤我去洗碗。可怜的我没用让美女妹妹抓住把柄,欧欧。”

难听,恶心,人品差!果然天底下姐姐和妹妹是不能共存亡的。偏偏叶漾抓不住叶涵的任何把柄,换言之,叶涵的所有把柄叶妈妈知道的一清二楚,破罐子已经破摔了,还有什么能打击到她呢?

“你瞪我也不行,安安心心的扫地吧,作为回报,我唱歌给你听,叶涵版《谁动了我的成绩单》,你说我怎么那么有才?开始唱了啊!我先清清嗓子。”

“你敢唱一句试试看!”

“哎呀,奴隶你要反抗我吗?要不我唱一首《翻身农奴把歌唱》。”

“你敢再唱一句试试看!”叶漾狠狠一甩扫帚,心里的火冒了三丈又三丈,脑子一冲动,跑到厨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盘托出。她不敢看叶妈妈的脸,心里却好受多了,你丫的叶涵再敢威胁我试试看。

叶妈妈放下手中的菜刀,其实叶漾不说,她也能大致猜到。

“昨天我遇到你班主任了,幸好我没问成绩单的事,否则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搁,我真是机智。洗洗手,还烧一个汤就可以吃饭了。”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传说中的鞭子,骂人的话都没有落下来。她竟有些不敢相信,泪水湿润了眼眶,这是多么伟大而无私的母亲啊!

叶妈妈用刀拍了拍蒜籽,砧板发出“啪啪”声:“下次还撒谎,你老娘我饶不了你,洗洗吃饭了。”

叶漾吓得一抖,真是说变就变的女人。

“亲爱的老姐,刚才的地我接着扫完了,待会吃完饭我来洗碗。这些天辛苦你了。”甜甜的悦耳的声音从叶涵嘴里发出。

叶漾不想理叶涵,愣生生的给了她一记三百六十度大白眼。“滚!”然后心情颇好的哼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把我们的妹妹打的措不及防像一条狗。”

事后,叶涵道歉千百遍。她说其实你不受我威胁,我也不会供出你的,我就是觉得好玩,你压迫我那么多年,换我欺负你,你都不知道这感觉多酸爽。

“你就老老实实接着被我压迫吧!”

叶涵哼了声:“我还是说对了一件事,你果然藏了成绩单。”

叶漾冷笑:“错!你觉得你老姐会留下证据吗?我早就撕了。”

现在想想,叶漾的心里到时觉得温馨,明明当时气的要死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变得很可爱,很生动。

叶漾的懒是有目共睹的,回来几天完全都不打扫。这种矫情女孩一般都是自己在外光鲜照人,而自己的房间乱糟糟的。善良的叶妈妈看不下去此等现象,有空没空就帮着收拾,偶尔也抽不出来空,等老姐回神过来,叶妈妈已经一个星期抽不出来空了。愤怒的叶漾迈着大步“咚咚”的敲开了老妈的门。

“老妈,你对我一点都不好!你肯定是继母。”

“我对你几不好,三不好还是四不好?”

“你没有帮我打扫卫生。”

整个院子的人都笑了,叶妈妈也无话可说,摇着头对叶涵说:“你姐真不是一般的厚脸皮,早上9点上班,7点起来都迟到,弄她的小脸就花了一个小时。”叶涵想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毕竟叶妈妈刮她那半截子眉毛,就花了半小时。

叶漾没法儿,只好自己动手收拾,她不是不爱干净,只是懒得收拾,一旦动手,必定是精细到每个角落,和那个每天将被子叠成狗屎模样的叶涵是不一样的。真该将房间的三分之一的部分砌墙,三分之二属于自己,她才不想和叶涵住一间房子。

“快晕了,叶涵,滚过来。你的柜子里放的什么都发霉了,妈妈,快管管她呀,好恶心。”

叶涵捂住耳朵,跑到楼上,名曰: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一心只读圣贤书,其实也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她心里兜着气,偏偏发作不了,叶妈妈去上班了。这牢骚的话没有观众都不知道说给谁听。好不容易清理完第一个柜子,还剩下两个柜子。叶漾躺倒床上,手都懒得洗,她就不懂了,现在不比当年穷,自己也出来工作了,还留着这缺了腿的柜子做什么,换做她,早该扔了。叶妈妈舍不得说是当年和叶爸爸结婚时买的,充满了回忆。什么回忆,叶漾没看出来,只看到一个垫了脚的柜子,毫无美感。使劲抽了抽,柜子有些卡住,她用手掏了掏,好像是纸一类的,不用说,又是叶涵的,在内心里将叶涵千刀万剐个遍,略一用力抽出纸,纸张倒是结实,没有扯破。叶漾一打开,入目四个字:千八女鬼。

他说他叫千八女鬼。

居然找到这信,有些意外,心里不免软了起来。仔细的擦了擦,开始阅读起来,若是放在初中,她大概能背的出来每个字和每个标点。

hello,young!

我叫千八女鬼,很高兴做你的笔友,我的性格比较内敛,我怕你会觉得我的回信枯燥乏味,第一次回别人的信,有些忐忑有些欣喜,最最重要的是要对你说:谢谢你写信给我,而不是选择别人。我相信这就是一种缘分。

魏浪的字清秀耐看,干净的有些不可思议,不像叶漾每回不是用手蹭出晕开的字,就是用力过大橡皮擦破了纸,也许,魏浪用的笔肯定是不一般的笔。

她还记得那个倒霉的清晨,遇到他仿佛什么都变得好看,连倒霉都倒霉的清新脱俗。

升初二的第一天,叶漾想的不是新的开始,而是这该死的初二新加了物理课。英语、数学就已经让她够呛,最最痛心的是听说上物理的还是传说中的灭绝师太,加上上数学的猪奶奶(因为姓朱又长得很胖),她能预料到自己未来一年过的多么辛酸。再加上赶公交没有找到座位,40多分钟的车程她被挤得变形。心情差到极致,若是叶涵放在眼前,绝对一阵臭骂。

座的人不动如山,站的人东倒西歪,尤其是每次刹车,有些年轻气盛的男孩忍不住开口抱怨。“司机叔叔,求你慢慢的开,我们迟到了没关系的。”

“没办法,你们开学第一天,人难免多,大家多多体谅啊。”

体谅你大爷,有本事把胖奶和灭绝师父放到车上摇摇看?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叶漾被挤到最里面,等人下的差不多了,她才慢慢往外面蠕动。

叶漾背好挤到一边的书包,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男生缓缓转醒,不好意思的收回脚。露出明亮的牙齿,抱歉说道:“不好意思!”

顿时,叶漾什么都听不到了,他到底用了什么牙膏呢?天啊,我们学校怎么会有这种尤物,多么干净的笑容。上天真不公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不过上天也真公平,就造了一个他出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