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斤斤计较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2:59 字数:4267 阅读进度:96/290

唐哥哥接了个电话出了教室,教室里顿时如撒缰的野马。有人嚷着“不得了,小高215分,逆天了!”那边小高乐成一朵花,害羞的以书遮面:“李子睿呢?他多少?”靠近讲台的小眼镜往下翻了翻:“216分!”小高低声咒骂:“靠!既生李何生高?”

卷子照旧是安澜发的,她是第一排第一人,老师一进来,顺手就将卷子发到她桌上,长期以往,安澜承包了所有发卷子的任务。自开学来,安澜就以“冷美人”自居,不管将卷子发到谁手里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偶然有胆大的男生厚着脸皮搭话,安澜一个眼睛过来,男生顿时哑口无言,等安澜一离开,这哥们抱着前桌死都不撒手,名曰好冷求抱抱,他被冰山美人冰到了。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方运。回回见到安澜,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无声的硝烟,火光四射,噼里啪啦。方运哼声:“老子手忙,卷子放桌上。”冷美人狠狠的抽出卷子扔在方运桌子上,许是卷子太轻,轻飘飘的飞到了地上,方运也不捡,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语气不耐:“我说,你非要这么高傲吗?”冷美人似笑非笑,眼神冷的像是放冷箭:“我有高傲的资本。”转身接着发卷子。众人汗,原来冰山美人会说话啊。

方运怒气填胸,不就是成绩好一点,高傲个破资本。他踢了踢李子睿的椅子,意思不言而喻。李子睿盯着地下的试卷看了三秒:“方运,我目测了一下,卷子离你近一些。”

方运不自然的哼道:“你不觉得这个时候我捡卷子很丢男人的尊严吗?”

“我腰痛,不想弯。”李子睿看了看自己卷子分数,卷了卷往课桌里一放。

“我靠!兄弟不就是拿来利用的吗?”方运压低声音,右手帅气的转着笔。

“观众早就走光了,你自己捡没关系的。”李子睿盯了下方运卷子上赫然的“130分”:“你要是再不捡,我都替你丢脸了。”

“老子也腰痛!”方运一脚踩在卷子上,慢慢挪动脚步带着卷子靠近自己,眼神注视着安澜那边,确定她不会转头,快速的将卷子卷起来塞进桌子里。

“啪”方运的头上挨了一巴掌。“考不好还对卷子发火!你应该对自己发火!卷子拿出来。”方运老老实实拿出卷子,用力顺了顺,奈何卷子上的脚印根深蒂固,擦不干净。“啪”又是一巴掌。“你居然踩卷子!你怎么不踩自己!老鼠屎啊老鼠屎!态度决定一切,你铁定考不上!否则我跟你姓方。”唐哥哥恨铁不成钢。

安澜将卷子递过来,叶涵迟疑的接了过来。以往冰美人都是直接放在桌子上走人的,现在居然对自己笑靥如花,叶涵干巴巴的回了一个笑,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啦?上一秒的疑惑被下一秒的激动取代:“我的亲娘哟,阿少,你看你看你看,我这是185分吗?我没有花眼吧?”

叶澍轻笑:“你认错了,我是你亲爹。”

亲爹啊,他笑起来真要人命啊!

叶澍拿过叶涵的卷子看了看:“不错,同一个类型的题你毫无悬念的错了三次。”

“你也觉得我不错?”叶涵自动忽略他的反语,嗷嗷干叫:“我看你的,给我看看?”她趴在桌子上伸手去勾叶澍的卷子,女孩靠的太近,一转头,就能看到她近在咫尺的侧脸,他面无表情的将卷子递给她。

“201分?”叶涵摇摇头,啧啧叹息道:“你的成绩稳定的令我焦虑啊,少年,这样吧,我们画一个折线图,你看看你就是一个直线,没潜力啊没潜力。我的则是高高往上爬的山坡,即使它偶尔陷入小低谷,下一把绝对逆天。”

“恭喜你,120斤。”

叶涵白了一眼。“你尽管用无情的体重打压我吧,我不在意。”她吹了几个婉转的流氓哨:“再说我可没那么重,轻如鸿毛懂吗?”

“难道是119。5斤?”

“你够了。”

“可惜,你的分数不能像体重那般有潜力。”

叶涵觉得叶澍不似以前的冷冰冰,现在的他有血有肉,偶尔毒舌。他在柳暗花明处,落英缤纷处,近在眼前处。真好!这距离。

许芬考了192分,她将卷子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藏在日记本里。

“这卷子还没讲呢。”叶涵忍不住说道。

“你永远不懂我破了180分魔咒的心情,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先给它做好造型,一讲解完,立马照着叠的痕迹放到我的本子里。”许芬两眼放光:“也许,下回,我就要突破200分了,我还没调整好心态,接受这个惊天的好消息。天啊!”她感慨许久:“万一考到200分怎么办呀!”那模样,真欠揍。当然了,生活总是出其不意,她“担忧”的事果真不来。

复读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前脚卷子发下来,后脚唐哥哥就要开始讲解,一点缓冲余地都没有。下课铃早就响起,唐哥哥置若罔闻,翘着兰花指:“第二大题讲完就下课。”可是他才说到第一大题的一半。辣姐四处瞟了瞟,慢动作轻轻的将摊开的书合上,放在右手边。橡皮、小刀、尺子、笔一一的收到笔盒里。又将下午要上的物理书从包里掏出来,衣服不小心夹到书桌里,她小心的揪着出来,“啪”的一声桌板重重合上。全班的视线顿时集中在辣姐身上。

唐哥哥恶狠狠的将粉笔扔进讲台上。

“袁珊,站起来。”

辣姐咬着嘴唇眼睛眨动的站起来。

“你收拾好了,是不是着急吃饭?”唐哥哥的鼻子重重的踹了几下气:“你从高一开始就是我带,我也不指望你能考多好,起码态度要端正,你们一个两个都怎么回事过年过的心都野了?都回家接着过年,还回来做什么?”

辣姐低着头,大眼睛微眨,眼睛有些湿润,双手背在背后,那模样惹人怜,鬼使神差间从书里抽出卷子摊在桌上。

“班主任,我的笔…没芯了,我只是换一支笔。”

所以她收拾只是为了找笔,她整洁只是单纯的爱干净。唐哥哥缓了语气:“袁珊,好好听课,不懂的就问我。”辣姐咬着嘴唇,像个被误解的孩子,点头。因为这个乌龙,唐哥哥没了讲课的兴致,收拾卷子便离开了。

小黑带领大家高呼:“辣姐女神万岁!”

“平身,平身!”不知道现在改报北影还来得及不?

许芬和叶涵仔细的收拾好书桌,辣姐就蹦跶着跑过来:“你们快点收拾啊,饭要没了!就不能学我上课就收拾好吗?”

“所以你刚才是装的?”叶涵小心翼翼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辣姐摊手笑的得意:“怎么样?姐的演技一流吧?”

呃…她们白替她操心了。

小高是生活委员,平时612买大桶水都是他提上来的。复读的教室下课总是鸦雀无声。谁晚上熬夜,谁上厕所背书,心照不宣。课下躺了一片,除去上厕所的。

“612的汉子,下来提水,下来!我靠!”

小高守着三桶水在楼下等的耐心全无。他不能一次性搬完三桶水,偏偏又是自己一个人下来。

他扯着嗓子喊得有些冒烟。“汉子们,下来。”辣姐听到声音忙趴在栏杆上看了看。辣姐发誓不和小高说话的,可是有些不忍,脑补了画面: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小高站在雪地里嘶哑着嗓子,瑟瑟发抖。奈何班上的人睡倒一片,雷打不动。

辣姐站在走廊,看着小高扛起一桶水,终究没忍心喊道:“女汉子成不?”

他从下往上看袁珊,感受她的笑容也像这明媚春光,也许,这次她不打算捉弄自己。

“可以。”

这是他们第一次好好说话。转眼间,她冲到他眼前,明明刚才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恍如两个世界,现下,咫尺如悄然出现的精灵。迎上微风,阳光甚好,最后一点不好意思也被蒸发了。只留下身边女孩雀跃的影子。

“是要拽着走还是背着?我个人感觉背着不太优雅,像挑山工。”辣姐提了提,像拎小鸡一般轻松提了起来,说罢就要离去。

“要不你再这里看着,我这桶提上去再下来。”小高吃惊的张大了嘴,赶紧阻止道,虽然他要来回好几趟,但让女生提,他终究过意不去,即使12班的水大多都被女生接走捂手了。

“我可以一手提一个的,这不怕你尴尬嘛!两个手提一个绝对没问题。”

“你应该习惯男生的对你好。”小高想了想觉得不妥又道:“我的意思是女孩子适当软弱点。”

小高从肩头放下水桶,改用手提。他就这样和袁珊并肩走着,不吵架的他们陌生而疏远。“姐姐生下来就这样霸气。你有意见?”辣姐真受不了,她好心帮忙,他倒是意见挺大。

“我对你从来意见都很大,你知道的。”小高毫不掩饰内心真实想法。

“你知道一楼到二楼的距离是多少吗?”辣姐忽然开口。她就站在光影交界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小高啊了一声,想了想:“应该有20多米吧。”

“错,你应该分路程和位移两方面考虑,难怪你比不过李子睿。”辣姐脸上的笑容更满了,明晃晃的像外面的阳光,洒脱随性。

小高笑不出来,他想他还没做到和辣姐笑着把酒话风月。

“其实我觉得从一楼到二楼的距离是一年,走过一年复读路,各奔东西。”她感慨的那么认真:“那些家伙,每天昏昏欲睡,还不知道珍惜我?他们会后悔的。”

小高道:“是是是!你是女神!不珍惜你的人都会后悔!”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别人一句话就轻易的原谅对方。说好的忘记历史等于背叛呢?那些深入人心的记忆,可是有着深恶痛绝的力量。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原谅辣姐以前可憎的行为。

“你真没意思!要是换成许芬或者叶涵早就反驳我了。唉!吵架都吵不起来!”辣姐重重的切了声。

小高换好了一桶水。想着下面还有一桶没有拿上来,便要下去。

辣姐就这样再次拎着水桶过来了:“放在哪里啊,生活委员。”

“靠墙角,别挡到路就成。”

也许他可以和辣姐做朋友。那一刻,小高是感动的,眉眼带着细碎的欣慰的微笑,这么可恶的袁珊居然都能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世界终将变成美好的明天。为了树立良好的社会荣辱观,他想赞美袁珊来着,真的是赞美。

“辣…辣姐,谢谢你。我想夸你一句,恩!你挺像大力水手的,好像也瘦了点。”他很少叫她辣姐,原因是觉得两个人不熟。大力水手是他童年的偶像,就力气方面而言,辣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起码,她不用吃菠菜。

辣姐当下脸一沉,伴随着她的动作恶狠狠的放下水,吸收天地精华般深吐一口气:“我们不熟,请称呼我袁珊或袁小姐。”人这一样要么胖的坦荡荡,要么瘦的惊天地。杨贵妃胖成球,自然有皇帝宠着,所以说,自己为什么不生在唐代?从小到大她最讨厌别人拿她的体重说事。

小高懒得解释,脾气也上来了,也许他天生爱和辣姐作对:“真的壮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体重,敢于正视别人的眼光。”

壮士你妹的!

在无所谓的事上耽误时间和精力,实在是毫无意义。她一脚下去踢翻了大桶水,语气惊慌,眼神止不住的戏谑:“小高,就算没有人下去抬水,你也没必要发火呀,你看看,吵醒了大家多不厚道呀!”班上三分之二的人醒的不彻底,迷迷糊糊的抄起橡皮、笔砸小高,肇事者某辣姐拿来杯子心生坦荡的来接水。末了还叹息一声:“唉!真是斤斤计较啊。”

小高气的牙痒痒,到底是谁斤斤计较!

他抛了一个媚眼过去,语调甜甜:“小珊珊,你怎么亲自来接水啦?别烫到了哦。”

噗,辣姐一口会喷出,华丽丽的烫到舌头了。

------题外话------

最近有事要外出,要是青木不会断更的,大家放心大胆的看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