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我怎忍心打扰?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01 字数:4222 阅读进度:99/290

很多复读或者高三的孩子,不自觉的追求分数、效率、排名,一路走得匆忙,关闭了自己的视觉、听觉、嗅觉。章节更新最快梅园的花早就开的自由自在,除了几个低年级的学妹学弟拍照,并不他人,盯着目标一直跑,浪费了沿途的景致。一草一木,一只蚂蚁,窗户旁那棵习以为常的大樟树,都是多么有趣而可爱的存在。众人深呼吸,感慨着人杰地灵。

“我的天,这片梅花的造型和别的不一样,它可能是杂交的,据我观察,是隐形遗传。”红花绿叶衬托着大地生机勃勃。

“我靠!”叶涵打断许芬的话:“也可能是显性。”说完就要拉许芬用生物上学的知识来解释这一现象。

“你们够了。”辣姐轻轻摇动梅花,加上刚下过雨的原因,有种“无边雨滴萧萧下”的错觉。头顶的阳光洋洋洒洒,将梅花照的粼光点点,温柔的光线折散开来,而后处处温柔。

“可惜了这么好的景色。”陈蕾感叹。对着612班的方向:“一群书呆子。”

每一朵花开到极致,这种开放近似无心,反而正是因为全身心的投入才会那般潇洒。

“是我们格格不入。”许芬道:“我们此时应该是书呆子的形态才对。”

“书呆子是什么?能吃吗?”辣姐呵呵一笑。

一只鸟啾啾欢鸣,一直往蓝天的另一边飞去。什么时候她们才能长出翅膀,迎着朝阳快乐的飞呢?

“回去吧,我们该看书了。”许芬随手摘下一朵桃花,她准备夹到日记本里。

未来和现状的冲突和紧急,叶涵是甘于接受的。青春期真奇怪,觉悟就在一瞬间,上学期明明大家还是嘻嘻哈哈的。

觉悟的早,便是前程似锦,觉悟不好,等于穷途末路。这就是复读命定的轨迹,人生没有退路而言。

小高却在这几天变得很不正常。

“袁珊,借我五块钱,我想买笔,下午还你。”

“袁珊,还你的五块钱,对了。”小高的手指无意碰到了辣姐的手心,顿时被那种触觉弄得不知所措。扭捏的凝视着辣姐清凉的眸:“能不能再借我十块?那个…我打算买个电子表。”

“袁珊还你十块钱,那个…”

辣姐真想用胶将小高固定住,停止那娘炮的动作,她咆哮道:“你兄弟那么多,还老是跟我借钱,毛病啊。”

小高惋惜:“我本来是想对你说,老是借钱,我也不好意思,我打算这回多还你两块当利息,既然你不想要,就算了。”作势放下自己借的十块钱,欲离去。

辣姐大手一拦,轻轻吸了一口气,脸上弥漫着向日葵的微笑:“大家都是好同学,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啦。”

“那好,再借我十五块,下个星期换你。”

辣姐有些受不了小高借钱时的含情脉脉,漂亮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咬牙道:“成,我信你最后一回。”

就在延续一个星期后,辣姐一拍桌子:“靠,我终于知道他的阴谋了,他故意让我放松警惕,每次借了还还了借,就是营造一个假象,他是好人!不知不觉中借的钱以等差数列上涨,最后一回借他肯定不会还了。”

就在小高还钱时,辣姐很不客气的说道:“我妈说我最近五行缺五行,不能轻易借钱了。”

“为什么?”小高明显皱了眉头:“我可是每回都多还你两块呢?”

辣姐清清嗓子,嗤之以鼻,略微戒备的看着他:“我是喜欢钱,可我不喜欢你,哼,慢走不送。”

小高的语气明显也有了不悦:“你以为你谁啊,哼你全家,哼哼哼!”

小高不喜欢辣姐,从开学开始。小高不排斥辣姐,并且想要靠近她。不知何时开始。起先讨厌她,是因为两人太相似,现在喜欢却也因为相似。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喜欢又是为了什么。

小高搂住方运的脖子使劲往下按,身子挤到他的椅子里,两人扭成一团:“大爷的,出这个招给我。”

方运恼火:“靠,这个方法是老子想破了脑袋才想到的准备用在叶涵身上,你没发现借钱还钱的过程中增进了交流的机会,以此为契机,增进感情,懂不懂?不是老子的主意不灵光,是你脑袋瓜子不灵光。”

“你喜欢叶涵,而不是安澜?”小高问出疑惑。冷美人虽然对着方运冷嘲热讽,但无可否认,让安澜开尊口说话的男生也只有方运一人。

方运难得脸红,推搡了小高一把,语气里有着柔软的坚定:“明显吗?”

小高摇摇头:“我以为你不是恨之入骨就是爱的真切,在这两者之间我选择了你恨的响亮,没想到你陷得够深,你喜欢那个男人婆哪点?我可不喜欢短发的,没女人味。”

方运用手肘捅了小高一下:“辣姐不男人,不凶猛?短发怎么了,短发也短出个性来了。”眼前若有似无的飘到叶涵身上,那个抬眼间就能入眸的女孩,终日低着头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你懂什么?袁姗偶尔说的话很有哲理,还很善良,最起码一头长发看的我心花怒放。”小高推了推方运:“要知道她的短发可是为阿少而剪的。”

方运沉了脸,眼里的光,如烛火灭:“能为他剪,就能为我留不是吗?”

小高摊手,不置可否。

“说真的。”方运摆了一个思考者的造型:“你说我和叶澍谁帅?”

小高皱眉:“老实说我看男生谁都没我帅。”他啧啧舌:“用女生的眼光来看,更喜欢阿少这款,你这种也不丑,就是有种过时的帅。”

小高不是觉得方运差,只是没办法,遇到他寝室这坑货,谁也不是对手。

就像上回。

小高喊叶澍上厕所,因为他把烟放在叶澍身上了。

他吸了一口,烟雾缭绕。课后一支烟,快乐赛神仙。夕阳西下,照过来一层暖暖的橙光。

“不来一口?”小高将手中的眼递过去。叶澍慵懒神色:“上面有你的唾液淀粉酶。”

“自己点一支。”小高又抽出一支烟递给叶澍。

“身上会有味道。”叶澍很少在学校抽烟。“我出去了。”

“靠!我一个人抽烟好寂寞,你陪我说话,就一会。”

叶澍摆了手势,示意小高不要出声。外面有脚步声走进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就知道这群小王八羔子在厕所抽烟。”叶澍听出是教导主任的声音。门后面有很多烟头,那是男生经常抽烟的地方。

小高慌乱的将烟捏在手心,烟头烫的他身形一抖。

“教导主任好!”叶澍乖巧的打着招呼。

“恩。他怎么了?脸色不太对。”小高想舒缓手上的疼痛,释放一口气,不料从鼻子出来大串的烟。

“哦,他只是在生气。”叶澍转头淡淡的说:“你接着生气,我去上课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站着,小兔崽子,躲在厕所抽烟是吧?”教导主任直接进来,小高大惊失色的躲进隔间。

教导主任结结实实训斥了二十分钟,考虑到是复读班学生,让写检讨1000字并且打扫男生厕所一周。教导主任闻了闻叶澍的身上,确定他没有抽烟,便挥手让其离开。他总算知道这家伙为什么离他很远,就怕沾染了烟味。

厕所离12班很近。很多人都出来围观,那是他最丢脸的一天。班会课上,他读着检讨,底下同学憋着笑。当念到让叶澍帮忙藏烟时,唐哥哥的呵斥不绝于耳:“这种自己犯错,还牵连无辜的最可恶。”

而后在辣姐的带领下,班上出现了这个版本:“同抽一支烟,你我便海誓山盟,相亲相爱。”

叶澍如墨般的眼里带着浅浅的笑:“知道我为什么不抽吗?”停顿了一秒,确切的说:“为什么不在学校抽?”

“为什么?”

“因为开学第一天,班主任就对我说,教导主任会随时检查男生厕所。”阿少君近在咫尺,因为爱干净,身上的气味如雨后的茉莉,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恨不得摘了它。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

“我为什么对你说?”

“我以为我们是好兄弟!”小高痛心疾首,囧的一头黑线。

他表情清清淡淡的:“素色如锦,岁月静好,你在丢人现眼,我怎忍心打扰?”

窗户敞开,风过无痕,带来丝丝凉意。

叶澍这人在万人看来彬彬有礼,绅士礼貌,一旦和他相处,就知道此人睚眦必报,说话恶毒,冷酷无情。

后一回,阿少君欠自己一顿饭,择日不如撞日,下完课便一起去吃饭。

小高毫不客气的点了三个炒菜,准备坑他。说来也是巧,那时候他还在打王慧主意,前句还在琢磨怎么追到她,后脚王慧和她闺蜜进来了。

小高兴奋的一颗心呼之欲出,他极为绅士的邀请两位女士一同就餐,不知为何,王慧和她闺蜜看阿少君的眼神冒着绿光,场景极其的尴尬,他极为不悦的咳嗽几声:“王慧还有这位同学,想吃什么,随便点,今个儿我请客。”两女生忙着装淑女,哪好意思开口点菜。小高豪气万丈:“服务员,再添一个干锅鸡,酸菜鱼。”小高压低嗓音询问王慧和她闺蜜:“喝点什么?花生牛奶成不?”

王慧羞涩点头。

小高推了推阿少,小声道:“今天饭钱我俩一人一半,算是你请过我了。”

阿少君摇摇头,启齿露出一丝笑,温文尔雅的说道:“你说你请,我怎么好意思阻止你。”而后又添了两个菜,红烧猪蹄,西芹百合。小高震惊的看着他,一脸不可思议的果断打断他:“呵呵,我们就四个人,吃不完的,呵呵。”

阿少君依然一派春风,对小高的说辞也只是点头:“那好,就不加了,不过猪蹄和百合对女生的皮肤好。”这么一说,小高硬着头皮加了菜,暗地里双手颤抖不止,两女生对阿少的印象愈加好,明明是叶某人自己想吃猪蹄,明明是自己花钱请女孩吃饭,为什么受欢迎的却是他?

王慧红了脸:“高兴,这是你同学吗?”

小高咋舌:“这是叶澍,我室友…”王慧打断小高接下来的介绍:“我是王慧,很高兴认识你。”

叶澍点头:“你们好。”

“你们最近很忙吧?考试挺多的?”王慧在次开口问叶澍。

“嗯。”

“你们喜欢这家餐馆吗?我和我朋友经常来,下回…”

“嗯。”而后全身发出冰冷的光,遗世而独立,一言不发。叶澍真的只是为了吃猪蹄而稍微开了金口。小高顿觉冰凉丝丝遁入皮肤,心头郁闷顿集,菜怎么还不上呢?

吃一顿讨美人欢心的菜下来,花了接近200元。待付钱时,小高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吐出来:“阿少,我的钱放在你那里了,你跟我一起出来付钱。”天地良心,今天这顿准备坑叶澍的,自己全身上下加起来才一块五,还是早上买包子找的。

“哦。”叶澍优雅的吃着菜,没有抬头:“我早上换了衣服,将钱给你了,你放钱包里了,忘记了?”叶澍抬眼:“再找找?”

小高欲哭无泪,从头到尾耷拉着脑袋,琢磨着打欠条,待会回宿舍借钱。

阿少颔首:“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

小高打欠条的手顿住,眼泪汪汪,眼前少年亦正亦邪。

“阿少,你真仗义。”

“这是我借你的,请将债主的名字换成叶澍。”小高停顿的手颤巍巍的写上叶澍二字,将原先老板的名字划掉。

“日期也写上。”

“你觉得我会赖皮?”小高气上了。

“不,恰好相反,求个心安。”

小高回忆泪满襟,抓着方运的手不松开:“单纯的少年啊,没事离他远点,他是反人类的存在啊。”却发现方运眉眼间的神情深邃难辨:“一直没有对你说。其实老子我走的…也是腹黑路线。”

小高憋住笑,扶住额头:“我和你默契度不够,我想我需要时间翻译你的话。”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