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这里的光不够亮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03 字数:3497 阅读进度:103/290

中午醒来,一看手机才过去三分钟。叶涵盯着天花板发呆,窗户上漏过斑驳的阳光,一闪一闪如海上浮影。耳边是室友们浅浅的呼吸声,无法再睡,索性起床去了教室。

空旷的教室,所有的声音都被放大,心若不宁静,哪里都是江湖。b中承载了这么多的梦想,海阔天空,惊澜已过,会不会遗漏三两个在沙漏里?却恰好有自己的?叶涵听到霹雳霹雳踩瓶子的声音,就知道捡塑料瓶子的老奶奶过来了。

她平常没有喝饮料的习惯,位置离垃圾桶近,偶尔看到瓶子顺手捡起来单独放在书堆里,等和蔼奶奶来的时候给她。除了觉得和蔼奶奶可怜之外,她是有私心的。还有一个捡废品的犀利奶奶,专门为捡瓶子而生的。有一天中午,叶涵没带杯子,便买了瓶矿泉水,没喝几口,去上了厕所,回来就发现犀利老奶奶把自己瓶子里的水倒了,踩了踩,扭了扭神态正常的放到了自己的蛇皮袋里,拜托!水更值钱好吗?后来几回也有男生抱怨犀利老奶奶直接把他们新买的水倒了。只要一抱怨,犀利老奶奶就会眼神犀利的看着你,嘴里念念有词,谁也听不懂,手上动作不停,麻利的拾掇着瓶子。

叶涵那时候起就刻意将瓶子留给和蔼奶奶,算是对犀利奶奶的报复。也许是因为和蔼奶奶从不怨天尤人即使饱经沧桑的生活,却报之生活以真诚感谢。这让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总觉得我做好事就离大学更近一步了。

“娃子,谢谢你啊。”和蔼奶奶笑的满脸皱眉,手上皲裂贴着三三两两变了颜色的创可贴。

“没什么。”

和蔼奶奶接过瓶子,细心的倒干净水,将瓶子踩扁,放到袋子里,弓着腰离开了。

她无聊的将自己的桌子整理了一番,准备收拾完毕就看书。不一会儿,叶涵又听到瓶子和袋子摩擦的声音,按理说老奶奶不会来第二回的,而犀利奶奶都是下午放学时扫荡。

叶涵回头,和蔼奶奶颤巍巍递过一瓶酸奶:“娃子,喝,喝。念书苦,好好念,考大学呦。”

叶涵有些怔忪的接过酸奶,她的真诚被温柔以待了。可是恍惚的不能自已,明明她不真诚啊。

“谢谢奶奶。”

和蔼奶奶笑着慢悠悠的转身离开,她似乎比前些日子更加驼背了,压弯她脊梁的是生活,压不断她脊梁的还是生活。不知道她今天要捡多少瓶子才能换来一杯酸奶。听说和蔼奶奶的儿子是学校老师,去年得病去世了。听说6岁的孙子要读书,听说她老伴儿身体不好,常年吊着药水。这一切都是听说,叶涵没在意过,与其说不在意,不如说老奶奶笑的太灿烂,完全看不出她的遭遇。

每个人都在努力的生活,她还有什么理由伤春悲秋?有些人,在时光的河流中渐渐远去,每每想起,心中却流淌着超越记忆的温暖。明月装饰了你的河流,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日子回归轨道,仿佛前几天的不快都是做梦,梦醒了就忘记做了什么噩梦。她将酸奶放在窗台,放在阳光照耀的地方,决定在保质期最后一天再喝掉。

“小雨今天又占着茅坑,唉!真是痛苦,女神我每天只能屈尊在教室的厕所里解决生理问题,真是委屈我那高贵的屁股。”教室的厕所离走廊近,这让辣姐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放个屁,都会被过往的人听到。女神被凡人亵渎,这是要造天谴的。

许芬调笑:“女神不食人间烟火,也不需要上厕所呀!”

“我这是掩藏身份。”辣姐哎呀怪叫:“你抓不住上下文的重点,语文阅读能力真差!”

“是是是!”陈蕾笑的肆意飞扬:“重点是小雨占了你的茅坑。”

几个女孩子嘻嘻哈哈说着不着边的话。朱磊忽然插嘴一句:“感觉你们几个…很不喜欢小雨。”停顿的太巧妙,以至于无心之言,说者无心,听者在意。

其实和小雨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大约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同住一屋檐下,却从来不会热情说话,顶多见面打个招呼,上学期的恩恩怨怨很有默契的一笔勾销。

上学期开始,许芬也听到过几次别人说她们人多欺负小雨。彼时她不甚在意,无关紧要的人说的话也无关紧要。可是朱磊什么人啊,认识四年的哥们儿,曾经许诺n次零食却一次也没买的死党,她的为人他又不是不知道,被哥们质疑,这就好比喝凉水忽然烫了嘴,伤了胃却凉了心。

“朱磊,你什么意思?”许芬的神情很正常,语气却有些冷,她直直的看过去,很想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

“没什么意思,你反应那么大干嘛?”朱磊耸肩无所谓的说着。

“你说清楚一点,我怕我会误会你。”许芬换了一个语调,试图平复心情。逞口舌之强,从不是她强项。

“芬姐,我说真话,你别生气。你们有点过了。”伤心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朱磊的眼神看起来那么真诚,真诚的刺痛人。

“什么叫我们过了?你在我们寝室吗?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觉得我们人多就会欺负她吗?”心中涌上一阵一阵酸痛。朱磊的怀疑就像毒瘤,摘除不会死,关键摘不掉。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寝室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就听到你们老是在班上说小雨,而小雨每次都是老老实实坐着从未多言。”他到底为谁打抱不平?是不是时间越久,友谊会变质?还是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

许芬太过生气而全身发抖,拿起辣姐送过来的橘子奋力的啪的扔在朱磊身后的墙上,橘子汁四溅开来,盛开了一朵耀眼的愤怒的花。破败的橘子滚到几下,停在角落里,显得孤苦伶仃。朱磊没做声,蓦地睁大黑黑亮亮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睛发红的许芬。他不懂女孩为何恼成这幅样子,爆发的神情,想要先除他而后快。辣姐偷偷溜出去,叶涵裤子都没穿好就被她从厕所里扯了出来,具体发生什么她也说不清,就一个劲的骂朱磊猪油蒙了眼,叶涵回到教室,平常嘻嘻哈哈的那块宝地忽然平静如水,她有些紧张,许芬趴在桌子上不说话也不抬头,肩膀一耸一耸的,朱磊阴沉着脸,眼睛看向别处,全身散发着小心翼翼的冷漠和疏离。叶涵没打算和朱磊说话。在她看来,他是信任的背叛者。

谁安慰许芬都没用,叶涵本身也是需要安慰的。如果朱磊真觉得她们在欺负小雨,只能说,靠!猪狗不如的猪崽子!蒙了三层猪油。

“芬姐怎么了?”李子睿推了推叶涵的肩膀。

明明不关李子睿的事,叶涵禁不住冷嘲热讽:“许芬比你年纪小,你该叫她妹妹,芬姐的称号不是谁想叫就能叫的。”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死死盯着朱磊。

朱磊的嘴巴紧紧抿着,兀自低头写作业。

“涵姐,不对啊。”李子睿认真的数着指头:“芬姐是八月生日,我是二月。我月份比她大,岁数却比她小,你听啊,我是94年的…”叶涵一个无敌白眼递过去,这孩子的情商令人堪忧,他懂不懂潜台词?

小义一进教室,发现教室后面墙壁上狼藉一片,溅到的地方渲染了颜色,像是未开已谢的花,风雨之后,碎了一地。他笑道:“你们对墙壁做了什么?不会是没考好对墙发火吧?你们看墙都烧着了。”

错!这片墙证明了一个狠心的男人如何失去他最好的两个女朋友(因为是女的,又是朋友)的伤感故事。小义总爱以笑话或者段子作为开场白,头一回,叶涵笑不出来。她回头,许芬浅笑着,眼睛红通通的,相识三年,叶涵早就学会不看许芬的表情来判断她的心情。

两个女孩子通了一节课的字条,控诉朱磊的恶行,被自己好哥们怀疑的滋味太煎熬。一节课后,许芬的不开心烟消云散,即使她和朱磊是前后桌关系,她也没有回头的打算了。高四越过越百孔千疮,也许高三戛然而止,她和朱磊就不会这么糟糕的吵架了。可是有些事,开始了,就不会结束。许芬再也没有走过后门,也许是因为朱磊,也许是那一面橘黄的墙。友谊忽然像爱情一样靠不住,稍纵即逝。从此见面没有招呼,像个路人。

许芬还像往常一样,笑着说话,偶尔会说一些老掉牙的冷笑话。一遇到朱磊,她视之无物。那些被压抑的情绪没有合理的理由释放,所以笑得很难看,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朱磊会故意的和叶涵说话,这种情况太尴尬,理也不是,不理也不是,毕竟她没有和他吵架。如果给一个契机,她想和许芬一起骂朱磊来着。

许芬发誓,早知道会遇到笑脸佛,她死都不带考神来这里散步。她甚至懊恼,真是闲的无聊带乌龟散步。

李皖豫嘴里叼着一根草,看起来很懒散的样子。他从草地里坐起来,一只手撑在身侧,另一只手轻轻的揪着略微被压塌下去的头发。

她指了指头发:“这里…”

李皖豫在她的指示下,顺利的从头上取下草屑。

“我以为你发现我换了发型。”

李皖豫的头发清爽不少,浓厚的密密的刘海早就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露出的饱满的额头和戏谑的眼睛。既有少年的ji情,又有成年人的内敛,两种气质相融,在他身上散发着独特的气息。

“你原来长这个样子。”她早就看出他的不同。

李皖豫拍了拍身边的草地,许芬坐了下来,将手上的鱼缸顺势放在身边,呐呐不成言。

“长大了点。”他道。

“它叫考神。”她道。

“我知道。”他拍拍许芬的头,像拍小狗一样。

“心情不好,恩?”

“你怎么知道?”许芬有些惊讶,明明她看起来很开心。

他的手隔空挡住了她的眼睛:“这里的光…不够亮。”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