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爬墙逃课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04 字数:3810 阅读进度:105/290

被唐哥哥找去“喝茶”是件烦心事,但是不被他找,心里更郁闷,这样会觉得自己已经被放弃掉了。

叶澍回来了,看不出喜怒哀乐。叶涵着急的踢了踢叶澍的椅子,叶澍也不为之所动。她移了移桌子,试图离他更近点。

“唐哥哥的第一句话是不是:你最近状态不太好?”

无人回答,叶涵蜷起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指,放在桌子上又开始慢慢挪动。

“唐哥哥第二句话是不是:最近你哪哪哪门科有点吃力,多下功夫?”

“唐哥哥第三句话是不是问你的年纪排名和班级排名?”

“习惯就好了,没必要消沉。我都不知道被他骂了多少次,一下说我的理综,一下又是数学。在意你就输了,接下的日子我们应该力争上游…”叶涵叹了一口气,生活可真累,除了安慰自己,还要安慰失意的前桌,这么善良的姑娘可真不多了!

“他没有说这些。”叶澍打断絮絮叨叨的叶涵。“他问我报考哪个大学。”

“哦。”叶涵下意识眼神飘忽,哑口无言。她承认自己的心里酸极了,好像有个小皮锤一声一声有力的叩击着她的心脏,令她坐立难安。明明都是人,凭什么唐哥哥就认定叶澍会考上,而自己就是擦边球,一个意外,就会出局。

“你想考哪所大学?”这个问题,内心问过上百遍。

叶涵想了想:“我没想好,目前暂定a大,后期还有干劲,我就冲一冲b大,你呢?”

叶澍道:“没想好。”

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欣慰,起码他还没定,也许还有机会在一个城市或者临近城市。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一个机会告诉这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我喜欢你。也许有,也许没有。没有的话也不会遗憾,起码喜欢过,有的话,她想她没有足够的勇气。她的告白可能会让两个人的距离从朋友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叶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未来什么的考虑过却没打算按照叶建国的脚步走。c大建筑业很是一流。叶建国从事的也是这块儿。就连自己名字中的澍都是取自建筑业大师王澍。可是叶澍并不喜欢,这个行业带走了自己的家庭,破坏了自己的幸福。换言之,也有一些和叶建国作对的意思,也许从事这个,会少走很多弯路,可是他宁愿多走弯路,他怕错过很多意想不到的风景。

“你高考后的暑假想做什么?”叶涵百转千回的换了话题。

“不知道。”这人真怀疑他是不是外号就叫“不知道”。清晰的眉目,从未变过。

“你怎么不问我呢?你要是不问,话题怎么继续?”唉,这人情商还低到一定境界,真怀疑,智障才会喜欢他。转念一想,自己怎么能骂自己智障呢?

不等他开口,叶涵兀自接话道:“首先,我要将遗漏的偶像剧、新番动漫、综艺节目全部看一遍,接着…”叶涵指了指天空,蓝蓝的,澄清的,淡淡的,很干净。“看到没?这是天空的颜色,也是大海的颜色,我一直觉得人类是渺小的,有朝一日我能站在大海面前。嘿嘿,我暑假打算挣钱去看海,到时候我一定要大叫一声:啊!大海,你真大啊。”叶涵每次提起大海,心挠的痒痒的。手舞足蹈,嘴巴笑的一开一合,小虎牙忽隐忽现。如果她有足够的勇气,真的很想问一句:阿少,愿不愿意等我,等我去c大找你然后一起看海?

她真的很聒噪,而他的世界是安静的。安静的有些过分。

阿少君终于笑了。很温暖很浅的笑,像是细水长流的水,一直流淌到心里去。

“你心情不是很好?要不要我给你讲鬼故事?”叶涵抬眼,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撞在一起。“我讲鬼故事一绝!保管你吮指回味。”

她说鬼故事岂止一绝,简直声名远播。大家提到李子睿就会反应:哦?就12班那个小呆萌。小高:就那追学妹不成反被浇一头洗脚水的猥琐男!叶澍:班草!方运:痔疮!辣姐:我靠!此女绝了!一天去小店买了五次辣条,一次十五包(其实辣姐那回是帮全班的人买辣条)。许芬:这孩子有点傻啊,每回说冷笑话之前自己先笑一通,讲完后也只有自己笑,众人面面相觑。叶涵:讲鬼故事最高境界曾吓得男生晚上不敢独自上厕所。

(许芬、辣姐:为什么我们是这样出名的?)

叶澍摇头,拒绝了她“好心”的提议。“有人坚持安排我的未来,你说我是从还是不从?”

又不是古代的小娘子,哪有什么可从性?叶涵添了添嘴唇,小心翼翼问道:“你家人是想要你去哪个大学?”

“c大。”

叶涵眼神有些暗淡,只咬着玻璃杯口,沉默不言。c大不是没有考虑过,上网查看过历年分数线,足足比自己模拟考高出30分,叶澍肯定是十拿九稳的,而自己永远都隔着30分的差距,隔着岸,看不到对面的灯火阑珊。

她撑着下巴,稍稍走神。忽然发现再次毕业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12班留下太多美好的回忆,太多值得去记住的人。

“我没打算去,未来本就是靠自己走的。”叶澍转过身,没在说话。

叶涵笑的很痛快,拍拍他的背:“小伙子,我很欣赏你不为世俗同流合污的精神。一定要坚守自己的底线,一定!”一定坚守到自己有实力去c大为止。每个人都如一颗恒星,在浩瀚的星球中运转,不知道平行时空里的叶澍有没有遇到另一个叶涵,而这个叶涵学习好的人神共愤。c大都不屑去的那种。

叶涵并没因为叶澍的话而变得轻松,她有什么资格阻止别人去追求更好的大学?如果自己理综可以再提20分,英语发挥较平时多15分,语文考到120分以上的话,估计c大就没什么问题。可是现在的成绩已经是极限了。越想越觉得懊恼,揪了揪刘海,胡乱的在草稿上画着。她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时间,慌忙起身收拾东西。

“叶澍、叶澍。”叶涵扯了扯叶澍的衣服,神秘的眨巴着眼睛。“我们逃课吧!反正下午除了自习就是被唐哥哥找去聊天,没什么重要事情。”

不一会儿,许芬大笔一挥,帮叶涵写好了请假条,字字呕心沥血,读来不觉让人潸然泪下。叶涵战战栗栗兜着好学生的架子低着头捂着肚子找小眼镜(班长)交了请假条,回来时雀跃着蹦跳着,根本不像生病的人。

叶澍不知道怎么就和叶涵出来了,等爬上了墙才有些恍惚。逃课他是无所谓的。他讶异这个看似呆呆傻傻的姑娘也有同年人一样的叛逆,英勇的不需要任何男孩帮她忙。

“你用什么理由请假的?”女孩一边费力的往墙上爬,一边胡乱的搭话。

“和你一样。”阳光穿过树叶间隙,叶澍蹲在墙头,右手撑在墙上,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爬墙,只因为叶涵说了一句“刺激”,他便跟着来了。

“我靠!你也写肚子痛?噗!”叶涵笑得毫无形象:“这个理由很适合你。”叶涵一跃跳下墙,像只灵活的兔子。

叶澍听闻,不由皱眉,略微沉吟:“接我。”

叶涵好笑的张大了嘴巴,憋着笑,嘴里间歇泄露出没忍住的笑声:“有句话叫狗急了跳墙,不知道你听过没?”她在笑他狗都不如。

叶澍不说话,眼睛只盯着叶涵一瞬不瞬的看着,颇有种“看到天荒地老”的趋势。叶涵赶紧收起笑,她知道他生气了。

“你看着我的动作,别僵硬,啪就下来了。”叶涵在墙下示范着摆了几下胳膊小幅度蹦了一下:“相信我,这墙不高。”逆着阳光看过去,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受到他似乎正看着自己。所以她费力的解释着。

偏偏叶澍毫不领情,波澜不惊的表情:“我只能打电话让门卫接我下去了。要是不小心连累到你让班主任发现你不在寝室养病,我就抱歉了。”

叶涵不乐意的瞪了一眼。“那烦请少爷告诉奴家,怎么才能帮到您老人家?踩着小的背下来还是托着您下来?”她说这话的时候,汗正顺着下巴往下掉,今天的天气有些艳阳高照过头了。

叶澍脸色有些苍白,太阳晒多了沁出很多汗,晶亮的眼睛,眯起像只猫,安静的陈述事实般无关紧要:“那你就委屈一下当我的踏脚石。”

叶涵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挺了挺胸脯压低声音吼道:“我是女的!女的!女的!”她需要独自伤感一下,难道平日的自己太剽悍了?以至于唯一一个认同她是雌性的雄性也改变眼光啦?

“我看的出。”说完快速瞟了一眼她的胸部。“蛮争气的!过来吧,就这个位置,弓下背。”叶澍指了指自己的正前方。叶涵气的牙痒痒,恨不得生吞其肉。

“我都受不了你了,一个大老爷们还恐高,现在还拿我当畜生使,不管你了,我要爬回去了,大不了我不逃课,我肚子好了,我强烈要求去接受知识的熏陶。”奈何爬上去没有立脚点,身高先天不足的她扭扭捏捏的瞅了瞅方圆一米,一无所获。忽然一阵寒气渗人,瞥见叶澍冷冷的看着自己。示弱道:“爷下脚轻点。”

叶澍小心的伸出脚点了点叶涵的背,试了试这块踏脚石的牢固程度。

“啊…”

“还没使力呢。”

叶涵不好意思的干笑:“哦,嘿嘿,我练习一下被你踩的时候我的下场。待会你踩的时候…”

叶澍已经点着叶涵的背飞跃而下。叶涵以为被叶澍的体重压着不是残废就是半残废。没想到背上只是小小的点了一下,甚至都没感觉到叶澍使力。

“你不是恐高吗?这样飞下来心脏没事吧?”

叶澍拍拍裤脚,整个人带来了夏日的清凉:“被你拖时间拖的不恐高了。”

叶澍回过头微炯,这个墙貌似比自己高一点。她抬了头,一笑,露出细细的小虎牙:“看来师父我无形中又让你克服了一个致命的弱点。”她大手一挥,颇豪迈的说道:“不用谢啦!”他抽出一张纸,擦干净手。又递了一张纸过去,示意叶涵擦擦她的背后被擦到的衣服。

叶涵有些愕然,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可没你那么洁癖。”她总不能说亲爱的阿少君,奴家够不到,能不能帮我擦擦啦?其实他几乎没有碰到自己的背,就这样兀自的跳下来。

叶澍倒了一些水沾湿纸,轻轻的拉过叶涵擦起她的衣服。没有任何异样,从眼神到动作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甚至轻轻的钳起衣服,以至于叶涵都没有任何被触碰到的感觉。这个动作让人的心都温暖起来。

------题外话------

今天开始,会二更哦,以后不会断更,前几天太忙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