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有期徒刑68天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05 字数:4683 阅读进度:107/290

开学以来,后面黑板上开始出现倒计时。从一百多天一直倒到六十多天。每天不经意回头看到,心没来由的发颤。这就是唐哥哥所追求的“紧急意识和危机效果”。起身倒水的时间都是奢侈,上厕所的人行色匆匆,辣姐深恶痛绝这样的12班。某日,小高嘴里念念有词的背着公式,目不斜视的去厕所。一见辣姐必抬杠的桥段很久都没有上演了。辣姐直勾勾的看着窗外,甚至伸出脑袋,试图引起小高的注意,好找一个架吵,抒发内心愤懑的情怀。她甚至在内心模拟了n个吵架的开场白,唾沫已经咽好,袖子作势要撸起。小高撞上辣姐的视线只是短暂的停留,目光漠视的扫了一眼,然后招呼不打的从辣姐眼前飘走。

风吹进心里,一颗烈日灼心,一颗随波逐流。

辣姐愣在当场,深吸了一口气:“happy君,停住你岁月的脚步吧!”

小高身形一顿,他实在受不了“happy、excited、thrill”这一类的单词。归根结底这就是他热爱不起来英语的原因。

“有事请奏,无事退朝。”小高笑的极其勉强,眼睛很澄澈,但那份澄澈里最多的是疏离。

“啧啧,几年后的你肯定会后悔今年错过的风景。”辣姐摊手:“就是你这样的人太多,害的我架都吵不起来,生活着实无趣呀。”

小高不似往日的嘻嘻哈哈,只是冷冷的说道:“袁珊,你能不能认真的学习最后两个月。等考完了,要怎么疯我奉陪到底。”

“不能。”辣姐左右摆了摆食指:“考完了,你觉得我会找你玩吗?愚蠢的人类!”

他盯着辣姐看了一会儿,语调平淡:“几年后的你肯定会后悔今年没有奋斗。”

辣姐忽而小鸟依人的点头,表示赞同小高的话,勾了勾食指,嘴角含着浅笑:“过来嘛!人家有事对你说。”语气中俨然有了撒娇的意味。

小高打了一个寒蝉,全身鸡皮疙瘩咆哮,眼睛里埋着深深的怀疑:“不许打我。”脚步试探性靠近,双手摆在胸前成防御姿势。

“哎呀,讨厌,我怎么可能打人呢,呵呵呵。”辣姐招招手:“耳朵凑过来点。”小高放下戒备,头隔着窗户伸进来:“不许在我耳朵里大喊。”

“怎么会呢?”辣姐撅起小嘴,一脸不悦:“人与人基本的信任呢?”

小高想起上次辣姐英勇就义的帮他搬大桶水,之后两次,二话不说直接抬起走人,健步如飞,他跟在后面习以为常。以至于李子睿看到惊叹的合不拢嘴:“辣辣…辣姐,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大自然的搬运工啊。”

辣姐斜着身从李子睿旁边借过,没搭理他只顾着问道:“这次的水要不要我给换上。”小高点头,而后在李子睿能塞进鸡蛋的表情下一个弓腿借力倒扣大桶水神情自若,面不改色。

“对了,小呆萌。”辣姐擦了一把脸:“我叫辣姐,不叫辣辣辣姐,搞得跟上厕所便秘似的。”

李子睿点头,心情久久未平静,不是人啊简直!

辣姐便下楼搬最后一桶水。

李子睿再次惊呆,拉着小高的手就不松开:“你这个小白脸,怎么可以让女孩子去搬水,自己坐享其成?”

小高歇了一口气,剩余的手掸了掸身上的灰:“你觉得她是女孩子?”

李子睿慢悠悠的松开手,而后恍然大悟:“以后,体力活就找辣姐。”他顿了顿:“不用白不用。”

那是,他瞧着走在前面一脸无畏的袁珊,心中暖暖,朝阳似火。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双有力的骨节分明的在他脑海中反复出现的最美的一双手此刻狠狠的毫无预兆的关上窗户,小高整个脑袋卡在里面,脸上憋得通红,怒发冲冠。双手一使力推开窗户。

“你够了!”

辣姐佯装无辜:“我就准备整你五秒钟的,谁知你这么魁梧有力。”她眨巴着大眼睛,拍手称赞:“好厉害哦。”

小高愤愤磨牙,咬牙切齿:“疯子。”亏他以为她心地善良,而忽略了她的本质。幸好今日见识到真实面目,喜欢的悬崖勒马。

辣姐生了一肚子火,无处可泄。

下午到了教室,后面黑板围满了人。

不知谁将“倒计时68天”换成了“有期徒刑68天”。并将“有期徒刑”四个字染上红色边边,耀眼而独特。

“太有才了!我要拍照发说说。”

“我靠!真形象!我们tm的就是在坐牢啊。”

“最烦什么倒计时了,和世界末日似的。”

“辣姐。”许芬小声开口:“是你的杰作吧?”

辣姐摇摇手,凄凄惨惨戚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我清清白白一姑娘,竟造你如此污蔑,我不活了我。”作势就要跳窗户,默默伸出右手对叶涵道:“拉我啊。”叶涵不明所以,一把拉住,她又接着哭哭啼啼:“别拉我,我不活了。”

“哦。”叶涵松手,右手掏了掏耳朵。

辣姐摇头:“许芬你太没人性了,逼良为娼,见死不救。”又对叶涵道:“你这样我还怎么演下去,算了,我回去了。”

第一节课是化学课,唐哥哥一进门,敏锐的发现了一丝不同,他双眼一眯,翻开卷子,兀自讲起来。下课铃响,唐哥哥一拍讲台:“后面谁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谁的字迹一目了然。我不想闹大,浪费时间耽误课程,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下课不擦掉,就老老实实的滚回家。”他总是喜欢秋后算账。

下课五分钟,去上厕所的快速上,赶紧回来怕错过一场好戏。有史以来下课没人睡觉,等待着一场好戏。众人的注视下,辣姐低着头硬着头皮跑到讲台上拿黑板擦,万众瞩目下认命的去了后面黑板。她是唐哥哥眼里的“问题专业户”,再多犯一次事,他绝对不留情面的请家长。

谁都讨厌倒计时,那是一道无形中的压力,可是谁都没有勇气让它消失。

她默默的慢慢的擦着“有期徒刑”四个字,脑子里一片空白,粉笔灰洋洋洒洒的掉落在衣袖上,无心去管。这个教室何尝不是牢笼,禁锢着所有以未来为名义失去自由的复读生。吱呀一声,推椅子的响声,方运上前张开双手颇霸气的将“68天”几个字用力的擦去,屁股随着动作怪异的扭动着。而后无所谓的掏出餐巾纸擦了擦手,辣姐目瞪口呆,这货脑子又抽了?方运吊儿郎当的切了声,挑衅的抬起下巴:“没见过老子作怪吗?德行!”这一幕的方运,是开学以来,见到的最帅的方运。黑色的毛衣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英俊的大眼睛满是不屑。全班哑然,猜不透是辣姐改的还是方运,亦或是方运喜欢辣姐?班上有不当回事的,有起哄吹口哨的,有闹腾的,有敬佩的。

上课铃响,唐哥哥背着手敲了一下讲台。辣姐吓一跳,讲台的作用果真就是为了方便老师敲敲打打震慑学生?

“谁改的?站起来。”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我靠!辣姐缩了缩脖子,她以为擦掉,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这个该死的唐哥哥,早知道就不暴露自己了,真是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承认都没有办法。那么多众目睽睽,哪里来得及杀人灭口。

她的屁股慢慢远离椅子,勇敢的站起来吧!少女!但愿今天唐哥哥没有和他老婆吵架,不至于攒着一肚子火撒在自己身上。

方运推开椅子站起来:“是我。”辣姐朝身后看去,快速的坐下来,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幸好没人发现她的小动作,可喜可贺。方运双手撑在桌前,眼睛看向讲台,右腿微曲,小幅度的抖动着。完全没有以往假装出来的好学生的做派。

“为什么要改?”唐哥哥循循善诱。

“没什么,好玩而已。”他别开眼挠了挠腮。

“不是你!”唐哥哥摇摇头,字迹不对。安澜手中写写画画的笔停顿住,咬了咬唇,继续写下一题。

“真是我。”方运有些急了。“老。子。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辣姐汗涔涔,今天真是倒霉透顶,深呼一口气,怀着负荆请罪的心情一脸沉重的又要站起来。

吱呀,又是一阵椅子划地板的声音,这次是小高:“是我写的。”辣姐抬眼,像是不经意又像是忍不住偷偷的快速看了小高一眼,迅速收回眼光,若无其事的转着笔。

方运赶紧点头:“是他写的,我描的边。”小高略一停顿,慌忙点头:“对!我说描红色的太俗,他非要说显眼,好看。”

唐哥哥放大了声音,怒目圆睁:“吵什么吵,你们当老师傻吗?改了那么多作业,不认识你们的笔迹?”

辣姐没吭声,双手扶着桌子再次准备起身。神啊,给我一个痛快吧!内心默默补充中…

“我写的。”李子睿忽然也站起身,眼睛那么黑,那么萌,一副完全不知道承担错误会有什么样的惩罚的样子。12班的男生集体疯了?辣姐又快速坐好,这些人能不能一次性话说完,害的她屁股都要麻了,为什么净挑她要站起来的时候说话?她发誓就算唐哥哥知道是她写的,她也坚决不站起来。

方运点头,欣长挺拔的身子站不直,换成左腿,继续抖动中:“李子睿写的,我描的边,小高放的风。”

小高最怕惹事,座右铭除了学习就是欣赏妹子。李子睿,不夸张的说,假如12班和别班群殴,他绝对是站在最后一个扔砖头的人,砸中的还尽是自家人。方运吊儿郎当,一犯错,必定眼神凄切,悔不当初,态度积极,哪像如今的敢做敢当?现在这三个奇葩搭档,一股脑的站起来,争前恐后的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唐哥哥不知信不信。

辣姐心在打着鼓,咚咚声传到耳膜以至于唐哥哥说什么都未听清。暖融融的东西断断续续内心流淌着,不过分的说,她想哭,没来由的,大声的哭一场。

“你们三个站着听课。”就这么一句话,轻飘飘的放过了所有人和罪魁祸首。无声的硝烟偃旗息鼓,而后,倒计时从12班消失。以至于偶尔分不清还有多少天,就会有人跑去隔壁班张望:还有n天了,大家抓紧啊!

叶涵回头感慨的对许芬说道:“狗屎运今天出奇的仗义,都不像他了。”

“是的。”许芬道:“他维护了一个女孩的尊严。”

“女生写的?”叶涵匪夷所思:“我靠!唐哥哥的鼻子上拔毛?真想认识她,何许人也?”

“你应该说是何袁人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叶涵大脑短路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辣姐?”叶涵惊叹。

“虽然刻意变换了字体,但是习惯是改不掉的,你看每个字的最后一笔因为写的太快而带了一个小勾。”许芬小声嘀咕:“不过,方运今天挺帅的。”

“那李皖豫呢?”叶涵叹气:“见异思迁的老女人。”

“我是说行为帅。”许芬别开脸:“再说关李皖豫什么事。”

辣姐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发信息给方运三人,表示感谢。

方运回复:辣姐你傻了吧?老子写的关你屁事!

辣姐:对!我刚才傻了。

李子睿回复:是你写的?我就猜是你。天啊,真被我猜对了!全班女生就你最…。调皮。(当时辣姐擦黑板时他上厕所去了。他猜的答案有:方运、小高、小黑、朱磊、叶涵、辣姐等等)

辣姐:你可以叫我小调皮但禁止叫我大自然的搬运工。算了,看在你仗义的份上,允许叫三回。

小高回复:看在牛肉汤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所以要不要请我吃牛肉汤?

辣姐回复:发生了什么事?我失忆了!

五分钟后,小高:说真的,袁珊谢谢你。倒计时随时提醒我时间的快速飞逝,我很紧张,还对你说了重话…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我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要不要请我吃牛肉汤?

辣姐:滚!

所有的感动在发完信息后,烟消云散的连个水蒸气都没剩下。

所有的仗义,并非蓄谋已久。看不惯,顶个罪而已。复读的日子就算惆怅也好,不安也罢,它总是按照自己的步伐,稳稳当当的度过。

四年后,12班聚会,唐哥哥旧事重提:“我就故意吓吓你们,调节班上紧张的气氛。”气氛融洽,其乐融融,小眼镜用手捅了捅方运:“你做的事次次经典,小生敬佩。”方运耸肩小声道:“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不过我看那该死的倒计时不爽很久了。凭什么在老子后面放个倒计时,害的老子心情不畅,尿不出来。”

唐哥哥又道:“我就看袁珊敢不敢站起来,结果她硬是没站起来,却站起来三男生,我怕我再继续下去,全班的男生都该站起来了。”他懂她们的压力,所以默许的擦掉倒计时,默许的放过辣姐。作为班主任必须要有震慑全班的威力,哪敢草草的原谅这群时刻想上房拆瓦的兔崽子们。

那时的班主任是最好的唐哥哥也是记忆中最凶的班主任。

辣姐笑的很欢快:“班主任,我真的打算站起来的,但是没办法,异性缘好。”她说这话,眼里那抹潋滟的微光,温暖了时光。黄昏,晚霞。夕阳,。旧人。你,我。四年之酒,终生之谊。

此时的风景,正好。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