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换座位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06 字数:4696 阅读进度:109/290

“学不死就往死里学,你们要时刻坚信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八年抗战都挺过来了,最后一个多月算什么…”唐哥哥的心灵鸡汤总让人觉得考不上等同于犯罪等于没未来。辣姐说唐哥哥适合做传销,可惜入错了行,否则早就成了高富帅,开着宝马撩妹,而不是头顶地中海,慢悠悠的骑他的古董电动车。

“接下来我要微调一下座位。”

底下瞬间充满议论声,有人欢喜有人愁。现在换座位岂不是乱人心吗?高考前一点点变化都会影响到这群多愁善感的复读生。辣姐苦着脸祈祷,小黑千万别调走了,他要走了,就没人夸她女神。许芬倒是无所谓,在哪都是学,只要前后桌别太闹就成。叶涵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害怕什么,她的第六感很准,除了蒙选择题。眼前的少年坐的笔直,看起来无牵无挂。

唐哥哥完全无视众多情绪,淡淡道:“王世贞(小黑)你和高兴换下,待会下课就换。不要光想着玩,没事多和前后桌交流学习。”话一出,辣姐当即哭丧着脸,暗地里扯着小黑的衣服死都不松开,嘴型说道:卡起码(不要走)。

小高心里莫名的欢腾起来,慢条斯理的瞅了一眼辣姐。辣姐无声的哼了声,往后的日子走着瞧。

“李子睿和朱磊换一下。”唐哥哥巧妙的把每对玩的好的学习不是上心的少年个个棒打。

“叶澍你把座位拉到第一排安澜的前面来。”

叶涵低着头,面上的笑渐渐散去,眼睛痒痒的,鼻子酸酸的。耳朵不听使唤了。手上的笔无意识的在纸上乱画。眼睛里的落寞显得格外无助:都怪自己太聒噪,唐哥哥肯定觉得她吵到叶澍学习了。

“这题好难,不写了。”她喃喃自语,放下笔觉得太闲,索性又拿起来在手中花样般快速的转着,眼前的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这杀千刀的,养条狗临走前也知道对主人摇摇尾巴。

“班主任。”方运举了手站了起来。“我申请到叶涵前面。我语文学的不太好,位置近点方便请教她。”方运抿着嘴,一脸认真。

唐哥哥摇摇手,不行不行,方运这一粒老鼠屎会坏了一锅粥。

下课后,叶澍没说一句话开始收拾书。他是唯一一个不是换座位而是加到第一排的人。

“要不要帮忙?”

“不用。”叶涵还是站了起来,帮忙收拾。感觉有人伸手碰她的头发,她发射的抬头,叶澍张开手,赫然是一个小纸屑:“你的头发上沾了东西。”

她抿了抿嘴,道了谢,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平时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否则班主任怎么会调走你?后面一句话问不出口,心思百转千回,千般不是滋味。

“恩,很吵。”叶澍抱起收拾好的书,微微笑了笑:“不过我适应能力好。”叶涵不知说什么,神思恍惚。蛮横的抢过他手中的书:“你抬桌子,书我来抱。”

安澜难得笑意盈盈,事实上这学期她对叶涵表现的极其友善,都快负了“冷美人”的称号。

“没地方放可以暂时放到我桌子上,毕竟以后我就要和叶澍做前后桌,我也希望好好相处。”

叶涵犹豫了一会儿:“谢谢。”

“没什么。”安澜起了身,腾出桌子让叶涵放书。待放好,叶涵还站在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

安澜温柔问道:“还有事吗?”

叶涵慌忙摇头,她本打算等到叶澍搬来桌子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现下,没有名头,只好回自己座位。刚坐好,叶澍便抬起桌子去了安澜那边,来不及说再见,就已经再见了。

没了叶澍的遮挡,她能清晰的看到黑板,甚至能感同身受叶澍和垃圾桶为伴的日子。他有洁癖,基本垃圾快满的时候上厕所时顺手就倒了。他走不过两节课,垃圾桶的垃圾早就泛滥而出。叶涵想着要不要扫一下,潜意识的看了一眼叶澍,他回头动作如往日一般,只是对象换成了安澜。看不清叶澍的表情,安澜倒是笑的温柔,时而点头大多时候轻轻咬着笔头很是纠结的模样,叶涵忽然不想扫垃圾了。

太阳的光线中,只剩自己成双。

其实唐哥哥调换位置换的极其正确,一方面,将“混日子”的人棒打鸳鸯,另一方面将科目互补的人放在一起。比如李子睿的英语不是很好,相反许芬英语次次130分以上,物理却很吃力。就像安澜和叶澍,一个数学好到极致,一个生物次次第一。她想回头和许芬说话,许芬却在和李子睿讨论题目。仿佛只有自己…被剩下来。她看着窗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不知想些什么。

“让让,让让。”方运风风火火的推着桌子横着冲过来,桌子腿划着地板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沿途还带歪了许芬的桌子。方运又回去大刺刺的背着椅子大爷一般过来,翘着二郎腿一屁股坐下来。

“老子是你新同桌啦,不要太激动。”

他见她不做声,很吃惊的模样,“啧啧”两声:“都让你不要激动,这下,直接傻了?”

“你再忤逆唐哥哥,会死的很惨。”她凝视着少年的面孔,干净清澈、一见到底。

“不会,老子请示过了,不过下次考试必须要涨20分,否则我就要打道回府。所以啊,你要帮我。”他眨巴眼睛,根本没有有求于人的样子。李子睿摇头,难怪一下课就没见方运的影子,原来是找班主任了。

下课后,朱磊找叶涵聊天,自复读以来,他们没有这般心平气和的说过话。朱磊也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心宽体胖,却有一双修长白净的手,此刻握在栏杆上,很有规律的叩着,她又想建议他去弹钢琴了。

“涵姐,其实我不想调座位的。”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坐在你们身边真的很快乐,可是快乐不能代替考大学。如果能考上大学,我宁愿一辈子不快乐。”这猪崽子,脑子坏了吧?叶涵不知说什么,靠在栏杆上听少年诉说。他说他没想和芬姐吵架,也知道我们最近对他的不满。他说复读以来很多事都变了,似乎都染上了敏感的体质,他说他去找班主任换座位,内心实实在在挣扎良久…

“等等!”叶涵打断他的话:“是你主动要求换座位的?那其他人呢?”她小心翼翼的问出口:“也是主动要求的吗?”

朱磊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为何,叶涵松了一口气:“少年,你的心事说完了吗?说完我就回去了。”

朱磊哭丧着脸:“涵姐,你也变了。”

世界上最大的不变就是变,况且你背主在先。叶涵重重哼了声,这招叫嗤之以鼻:“离开姐姐的庇护,也要加油啊。”一笑泯恩仇,从此相忘于江湖,相聚于高考。

“妈了个爸的,谁绊老子?”方运趔趄了几下,稳住身子,觉得有些丢脸,猛力踹了一脚旁边的桌子。

“叶澍,你故意的。”

叶澍抬起头,收回腿,眼底幽深的不见底,微扬眉,而后扶正桌子冷冷说道:“你能用腿走这过道,我为什么不能暂时的在这里舒展一下我的筋骨?”

上课铃响,方运哼了一声,吹了一个婉转的流氓哨:“老子心情好,不和你计较。”便转身折了回去。叶涵低着头看物理,倒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见方运脸色不好,问了句怎么了。

“老子被尿憋紫了脸,别在意。”他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儿。

安澜瞥了一眼,语气淡淡:“你看起来像是吃醋。”

叶澍没回头,除了问问题,叶澍大多时候都是不温不火、不冷不热、不言不语的样子。安澜以为他不会回答,准备安心做题时,前桌的声音低沉的传过来。

“我就是在吃醋。”

语文老师适时拿着卷子进来了,安澜自觉地住了嘴,看向那边笑成一团的方运,心里堵堵的。

叶涵觉得安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阴魂不散,上厕所都能偶遇,想着要不要去楼上厕所。其实她们只有一个共同点:叶澍这个前桌。

安澜这时开口了:“我好了,你进来吧。”

叶涵出来洗手,没想到安澜还在。她正开着水龙头,用卫生纸蘸着水轻轻的擦脸。她和叶澍真像,臭德行的洁癖。

“你这样很浪费水,不用的时候可以关上。”叶涵忍受不了汩汩流水毫无意义的流去。安澜和叶澍还是不一样,起码他不会浪费。不知为何,她似乎执拗的将安澜和叶澍放在一起对比。

安澜转换了话题:“换了前桌习惯吗?”

“还行,方运很好相处。”

安澜没回话,叶涵无语凝噎,想着要不要出去,忘记摆什么表情,和什么动作,手脚都变成多余的。

“也对,他和叶澍是不一样的,叶澍从来目标明确,知道坐哪里成绩提升的更快。”她擦了擦手,状似无意。眼睛里的疏离隔着黑框眼镜溢出,日光灯下微翘的睫毛轻轻扇着。

也是,她们从来就不是朋友。

叶涵有些生气:“什么意思?”

气氛忽然安静下来,安澜道:“叶澍换座位是他自己要求的,你不知道吗?真奇怪!他可是和班主任打招呼点名坐我前面,事后还问了我意见。”她摇头:“我当然没意见。”

她这话说的可真奇怪,关系再不好,与她何干?此时的安澜就像是卸掉伪装。对叶涵的厌恶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叶涵心里一凉,如坠冰窖,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安澜,你在针对我。”她只是陈述这个事实,也许,有人等着看自己的好戏,等着自己找叶澍发脾气,她偏偏不如他愿。

安澜莞尔,嘴角明显的上翘:“你在开玩笑吗?”

“你针对我是因为羡慕我,人家都说我堪比刘亦菲,心肠好,又认真。懂事孝顺,体贴善良。你嫉妒点在哪里呢?”

安澜被叶涵的厚脸皮气到:“你出去随便拉拉人问问你像不像刘亦菲?眼睛小,鼻子大,皮肤黑,毛孔粗。”

“你好意思说我,你嘴巴上还有好吃痣,鼻子塌,胸小下巴短。”叶涵瞪眼。

安澜来回就那两句你眼睛小,皮肤黑。学习好有什么用,骂人都词穷。

叶涵指着安澜骂了遍全身。你小粗腿,外八,眼角有眼屎,鼻毛往外冒。

安澜深吸一口气,今天她好像有些失控了。在卫生间和一个“泼妇”对骂太掉价。

“安澜。”叶涵眼睛漠视的看过来:“语文成绩那回是你传的吧?”

安澜停顿了下,没有什么表情,仿佛没有听见,径直走了出去。虚伪这东西越装越像模像样,她总算认出安澜的真面目。辣姐说安澜对你有敌意。叶涵不甚在意,明明安澜发卷子都很考虑自己的心情。叶涵真想昭告天下,愚蠢的男生们,你们所谓的女神浪费水,还在厕所骂我。你们都被她虚伪的一面骗到了!

叶涵深吸了一口气,经过教室外窗户,叶澍还在看书,他的娱乐实在少的可怜,不会找人聊天也不会玩手机,除了认真听别人说话就是偶尔陪自己下五子棋。现在这小小的娱乐都被他自己扼杀了,活该寂寞!其实她也没有再玩五子棋,这玩意儿承载的回忆太多。

“叶澍,新位置还习惯吗?”她不再戏谑的喊他“阿少”。走廊里的阳光将自己黑漆漆的影子投影在墙壁上,半个影子折到他摊开的物理书上,距离近在咫尺,心却在天涯海角。

叶澍抬眼,不答反问:“你呢?”

“方运不错,会说笑话,会下五子棋,还会买零食给我吃。”她笑的很欢快,刻意提起五子棋,带着报复性般想看到他的神情变化。叶澍低头,继续做题:“挺好的。”他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烦意乱。什么时候,他和他的姑娘这样的客套。

叶涵脱下右手套着的珠子,放在他的桌子上:“还你。”明明之前,她都是找着各种理由耍赖似的据为己有,从未想过她会以这种方式轻易的还给他。

“唐哥哥换的位置不错,没有垃圾桶。”叶涵笑得温和:“安澜生物很好,物理薄弱,你们刚好互补。”

“是我自己要求换的位置。”他终是说了实话。

“哦。”云淡风轻的应答。

幸好没有撒谎,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只会更伤自己,一切都被辣姐说中了。才几天,物是人非,她被叶澍…遗弃了。说上两句却冷场了,她头也不回的进了教室,不带走一丝云彩。12班真的很大,转身便是离别。叶澍细细的摩挲着桌上的物理书,他似乎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

曾经的画面一帧一帧闪过,最后定格在那时樱花树下。少年执拗的盯着叶涵,沙哑的问答:“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叶涵无从回答,低着头数着脚边的花瓣:“好哥们不都这样嘛。”

“你对朱磊也这样吗?”他问道。

呃…貌似没有。她却固执的点头,在头上画了个圈:“我是缪斯女神,博爱天下。”

“阿涵有喜欢的人吗?”

叶涵一惊,心里的秘密呼之欲出。

好在叶澍并不是多想知道答案:“谁能被阿涵喜欢是一件幸福的事。”

也许,他知道她喜欢他,而这种喜欢成为负担,他才会迫不及待的逃开。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