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那些年的安澜和方运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4 15:03:11 字数:3713 阅读进度:117/290

安澜脚扭了。看小说到网

她被方运公主抱抱着进来的?!

全班怔了怔,而后笑的意味深长,更有好事者带头鼓掌,恭喜12班第一对情侣诞生。方运全程面无表情,浓密的眉微皱着,小心翼翼的放下安澜,将右手食指上勾着的装药的袋子放在她桌子上:“我走了。”

“你走就你走,有必要通知我吗?”冷美人遇到方运,妥妥的不正常。这言语,换一个哀怨的语气,简直就是妾有情郎无意。

“我说,你有必要说话这么刺人吗?”方运瘪嘴,不耐烦瞪眼:“还是小时候可爱。”

“小时候的你也不是这样。好意思说我?”

“得!我多管闲事。”方运转身,看到已经擦了五分钟黑板的叶涵正贼眉鼠眼的朝这边张望:“还没看完热闹?”

“你要回去啦?”叶涵不确定的问道,毕竟他护花使者的使命摆在那里。

“不回去给自己添堵吗?”方运头也不回。

“哦,那我也回去。”当事人都走了,还有什么热闹可言?叶涵拍了拍身上的灰。方运扯过叶涵,胡乱一通的蹂躏她的头发:“让你起哄,让你看热闹!”

叶涵小短腿狠狠的踹向方运:“全班都笑了,而我只是张望了两眼,你凭什么就找我出气?”

“别人可以,你不行。”方运说出的话独断**。

安澜的表情有些凝滞,随即不在看方运那边,兀自将药塞进了书桌,并不打算再用。

“脚扭了?”叶澍语气淡淡。

“恩,没事。”安澜微抿唇,轻轻开口。

“那就好。”语气是一贯的温和有礼。

有时候安澜也在想,叶涵喜欢叶澍哪里呢?这明明是一个不解风情、自私自利的人。就像此刻的她受了伤,他也只是礼貌性的问一句,不像那个风火少年,跑了一街的灯火通明。

叶涵真生气了,方运自知理亏,以至于她将自己编成主角开启八卦讲坛,他也没像往常一般生气,相反听得津津乐道。

“故事梗概了然于心。”她觉得自己不当一个八卦记者着实浪费资源。“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大白天呢。”方运打断道。

叶涵:“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我们的冷美人走在兵荒马乱的小路上。”

方运:“大街上。”

叶涵:“那是一个不完美的邂逅,我来过,你记得,便是永远。人海茫茫中匆匆一瞥,夕阳模糊了侧脸。”

方运:“大中午,哪来的夕阳。”

“邂逅一个人,眼波流动,微笑蔓延。时间若能停止,人生百般初相见,这时…”

方运迅速打断叶涵的话:“能不能省去多余的修饰词?听得我鸡皮疙瘩起一身,我自己来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老子呸!”他呵呵干笑:“许芬,容我重新组织一下言语。”

遇到安澜,纯属偶然。实际上从初三开始,他们就没再好好的说过话。偏偏两家是邻居,坐的公交又是同一班,方运自复读以来很少回家,两人接触更是寥寥无几。这天,方妈妈打了电话过来:“臭小子,今天不滚回来我就当你死在外面了。”

方运面色不佳,依旧耐着性子:“今天不放假。”

“是吗?”方妈妈笑意盈盈:“可是放假你也不回来啊。”陡然语调上升,像是强调一件大事般:“今天见不到你,可是会断了你生活费哦。”

方运揉着太阳穴,打了个呵欠。

“你又把电话拿远了是不是?”方妈妈像是有千里眼一般。方运赶紧拿起手机凑到耳边:“方女士,最近你和方男士相亲相爱,叫我回去意欲何为?难道…”他呼吸声加重:“你又做了红烧肉?”

方妈妈笑的那就一个甜美:“错!今天我尝试烧的是红烧鱼,快点回来趁热吃哦。”

方妈妈不似一般的家庭主妇,嫁给方爸爸后十指不沾阳水,偶然来了兴趣,做了一道黑漆漆的红烧肉,那时,方爸爸出差在外,方幸求学在外,只剩年幼的他饱受荼毒。

“妈,我想吃方便面。”八岁的方运懒洋洋的开口。

“乖孩子,方便面不营养,稍等片刻,美食马上就好。”方妈妈已经一连做了一个星期的红烧肉,论执着,她是有第一没第二,只是结局都是以失败告终。

“吃你烧的更没营养。”他撂下这句话赶紧冲到客厅给方爸爸打了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

“乖儿子,想爸爸了?”

“不想。”他老实说道:“我在想你回来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你的宝贝儿子,他可能被你贤良淑德的妻子毒死了。”

“你妈妈亲自下厨了?”方爸爸老泪纵横:“臭小子,知足吧,有生之年能吃到你妈妈做的饭。你爸我可是从没舍得让我老婆进过厨房。”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其实方爸爸走之前会提前烧好一些菜放在冰箱里,以至于后来打电话的台词演变成:

方运: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家里没饭吃了,外卖也吃厌了。

方妈妈: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家里没米了哦。

有米,你倒是做出美味佳肴来啊。

他觉得妈妈是爸爸的小女儿,自己的亲妹妹,否则怎么能那么一脸无害的装可怜呢?他甚至八岁的时候尝试着垫着小板凳自己做菜。当然,结果只证明了自己是妈妈的亲儿子这个命题。

小方运汗颜,他好羡慕隔壁安澜家。每到饭点,香味飘十里,他就趴在窗台上,深深吸口气,哈达子挂嘴边。即使是一道寡淡的青菜,也被安澜妈妈烧出花样来,同样是妈妈,差别怎么那么大?他妈妈肯定是捡来的。

自第一回趴在窗台上张望的模样被安妈妈看到,而后“盛情难却”下带着自己无良妈妈蹭了饭,每到饭点,方妈妈大义凛然就对方运说:“你怎么还不去窗台那边坐会儿。”

“你怎么又出来了?”安澜准备要关上窗户。

“我在我家看风景,关你什么事?”说完使劲嗅了嗅空气:“你家今天做了汤圆?”

“那又关你什么事?”安澜翻了个白眼。

“澜澜,小运和他妈妈叫来了吗?饭菜已经摆好了。”厨房里的碗叮叮当当,安澜妈妈正在厨房拾掇。

方运灵活的钻了进来:“阿姨打扰了。”转头对着安澜摆鬼脸:“你还愣着干嘛?快点去叫你方阿姨过来吃饭啊。”

安澜咬着唇,跺了跺脚。少年时的相遇,花开汹涌如潮水,单纯如昨日,谁也没有面具,盛开真实的自己。

“总的来说你和安澜的就是讨饭的关系?”叶涵总结道。

“老子是乞丐吗?”他翘着二郎腿,一只手伸过来,使劲的揉叶涵的头发:“不过,仔细一想,好像是这样的。”

许芬听得目瞪口呆:“你和班花从小就认识?完全看不出来!”两个人在班上没有任何交集,偶尔发卷子的时候,也是一副对方欠了500万的样子。

“小时候她还挺正常的,不知道后来脑袋是不是被叶涵夹了,女人心,海底针啊。”

叶涵赞同方运的话,以至于被方运比作门她也没注意到。现在的安澜仿佛不食人间烟谷似的,高傲的不可一世。

方爸爸回来后,买了水果拎到安澜家,感谢他们照顾他的孤儿寡母,而后,两家关系越来越好。方爸爸做生意很有头脑,遇到合适的工作会带着安澜爸爸一起。安澜爸爸属于那种只知道闷头干活头脑不灵活的人。外面的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劳动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澜出落成窈窕淑女。半路被拦收情书的桥段越来越多。那时候安澜上初一,放学路上她被染着黄毛的男生拦住:“安澜是吧?我喜欢你。”

“我…不认识你。”安澜说完准备绕道离开。

小黄毛拦住她,手顺势拉住安澜,占着小便宜:“不认识没关系,现在就认识了。跟哥哥出去玩吧。”

安澜的性格也不知道随谁,像一匹桀骜不驯的烈马,和她老实本分的爸爸格格不入:“不去,我要回家写作业。”

小黄毛揽住安澜的肩膀,吹了口气:“给哥哥一个面子,哥哥和别人打赌了,假装走一趟就好了,回头哥哥给你买东西。”

安澜冷笑:“大叔,拿开你的脏手。”

小黄毛一听,怒从心生。禁锢住安澜的手慢慢收紧:“臭三八,你以为谁呀?搞得多稀罕似的,也就长得能看一点,啧啧,还当自己大小姐。”

安澜一巴掌扇了上去,力道并不大,小黄毛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不远处,他的几个哥们儿正吹着口哨看好戏:“上啊,上啊,小娘们儿而已。”

小黄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竖起一张嘴就要亲上去。方运从天而降,出现的很是时候,一巴掌扇在小黄毛脸上,而后收回手哎呦叫了几声:“你的脸怎么放在我的手边?”他眨巴眼睛:“我真的只是伸展筋骨而已。”

往事不胜思,思无量,谁难忘?

方运被打的很惨,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似乎从那一天开始,安澜变得如冬日之冰不可破。

“我总算知道安澜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叶涵兀自总结道:“她亲眼目睹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秒变猪,这过程是多么的血腥和不堪。”

“五打一,老子就算输了也不丢脸。”方运支支吾吾。显然当年他还小,但他还是耿耿于怀很多年,毕竟在一个女生的面前丢了脸面。

“剧情发展的很微妙。”许芬终于开口:“一般情况下,就算不喜欢上帮自己的白衣少年,也会多少有所改观,哪有越来越讨厌的理由。”

女孩不懂女孩的心事,头一回。

这么多年,除了方爸爸的生意做大外,一切并没有多大改变,方妈妈照旧热衷厨艺,只是技术仍旧让人堪忧,这也是方运不愿意回家的最大原因。

今天,他特意吃的饱饱的,坐上公交车,就当回家拿生活费好了,只是他没想到遇到了安澜,车上只剩一个座位,他毫不犹豫的百米冲刺安然坐好,而后戴上耳机闭眼休息。安澜看都没看他一眼,站在前面。

被方妈妈硬逼着吃了几块鱼后,方妈妈很满意儿子的狼吞虎咽:“慢点吃,明天妈还做给你吃。等妈妈厨艺精了,我就每天给你送饭。”他可不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奇葩老妈。方运借口下午上课,拿着生活费逃之夭夭。出来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方爸爸:“你和你老婆的周年庆旅游能不能提前到明天?”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