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被咬下巴的男孩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19 12:47:51 字数:4290 阅读进度:126/290

许芬、陈蕾在二中考,辣姐在一中,学校分布距离相差不远,唐哥哥将他们还是安排住在一起。唯一不高兴的是小雨也在,两个人挤一张床,共三张床,小雨心照不宣的睡单独的床。下午就要看考场,上午无所事事。

那一天,李皖豫去看了她们,辣姐表面淡定,眼睛若有似无的往李皖豫背后瞟,这丫的空手来的,她推搡了一把许芬,许芬白了一眼,努力转移话题中:“你…在哪里考啊?”

李皖豫喜欢许芬刻意的靠近,当即低下头,迁就着她的身高,嘴角噙着笑,这个话题貌似已经说过了,看到几女孩虎视眈眈,他便明了:“三中。这附近有超市,要不要一起逛逛?”

“那怎么好意思呢?”辣姐扭捏着语气,事实上她早就收拾完毕,包也提好在手。

“没事。”李皖豫低头耳语:“辣姐似乎很开心。”

“因为她又可以去捏方便面了。”许芬轻笑,而后礼貌问道:“小雨,要不要去?”她筹划着买点零食回来打牌消遣时光。

小雨捧着书,聚精会神的看着,当下摇摇头,没别的反应。若不是换了地点和眼前一丝不苟的小雨,竟不觉是高考,一丝紧张的气息都没有。

微风拂过,略有凉意。好在超市人声鼎沸,驱赶走冷清。

“前面的,叶什么来着?”

叶涵回头,见到亮亮发光的耳钉,默然的认真的挑话梅,没回话。因为口味不同,许芬等人四散开各自买零食,难得皖豫哥哥大方一回。

“我叫你呢!聋了?”罗徊抢走叶涵手中的话梅。

叶涵没一个正眼给他:“你要是叫出我名字,我就应。”

罗徊也不气,阴魂不散的跟着叶涵,语调阴阳怪气:“要高考的人心态还真好,还有闲情雅致出来卖吃的?啧啧,难怪看起来壮如男人。”

走道很宽,罗徊有意为之,就是不让气的脸红的女孩过去。

叶涵顿住,冷冽的声音夹杂着厌恶:“好狗不挡道。”

“我就挡,我就挡,你奈我何?”他笑嘻嘻的扭屁股的样子真欠揍。

叶涵哈哈大笑:“你承认你是狗啦?汪几声给我听我就给你买旺旺大礼包”她其实很害怕罗徊动手,万一哪里受伤了,很影响考试,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偏偏要将自己心中的不满以毒舌的形式道出来。

“我不和你吵,偶尔我也是善解人意,面对一个即将高考的人,我怀着一颗包容的心。”他夸张的摸了摸胸口,靠在商品架上,十足的花花公子样儿。“你知道我和谁一起来的吗?对,你猜的没错!”

拜托,她根本就没有猜好吗?

他兀自自言自语道:“我是来给阿澍打气的。”他俯下身,恶劣的吹了一口气:“你知道还有谁一起吗?”

她根本就不想知道。抖了抖鸡皮疙瘩,遂低头看零食,罗徊根本不理会她的不情愿,硬是将她的头生生的扭到一边,前面叶澍和一高挑女孩正低着头挑着商品,时不时低头交流一番,罗徊很满意叶涵的反应,笑成一朵花。

“她是玲子,你见过的。也是我未来的嫂子。”他咬着最后两个字刻意变了味。

“哦。”叶涵看了看篮子里的零食,买的差不多,足够待会打牌消遣了。瞅准空隙准备先跑。

“阿澍,玲子,我在这里。”罗徊似笑非笑,天生魅惑的声线刻意的撒娇。

叶澍回头,看到了叶涵。他走了过来,身旁的玲子似是不愿,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却没有阻拦。

“罗家伙,我忘了对你说了,姓叶的睚眦必报。”叶涵压低声音,冷冷的瞪了一眼。他倒要看她怎么报?待叶澍他们走近,她的神态一百八十度大扭转,甜甜的温柔的笑容和先前大相径庭:“好巧啊,叶澍。这位是?”

她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罗徊,希翼他提点似的:“我想起来了。嫂子,你好!”她完全不顾叶澍泛青的脸庞,悠然道:“哎呀,不对!罗徊叫你嫂子,我就应该就弟妹。我这记性,差点忘记我比叶澍年纪大的事实了,没办法,谁让我总是看起来萌萌哒。”她又在正经的胡说八道,脸上使一贯无辜又明媚的笑。

全场无声,呃…演过头了。她本还想挑拨离间几句,叶澍的反应好像有些超乎意料,他微冷的眼神无限释放了更多寒冰,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鼓励她说下去一般。罗徊投降,语气讨好,没了底气:“叫嫂子习惯了,一时改不了。”

“哦?是吗?”叶澍迎着罗徊愧疚的眼神,神态自然:“我怎么记得你一直叫的是玲子姐?”

姓叶的都是臭小孩,不仅睚眦必报,而且把人当猴耍。

是人都知道,那天叶涵并没有怎么样,相反,他罗徊,挨了叶澍一拳。

他擦了擦嘴角,嗤笑:“等那小丫头片子有事了,你再来打我不是更好?现在子虚乌有的巧合就让我挨拳头,你当我罗徊是任人欺负的纸老虎吗?”

叶澍卷下挽起的袖子:“罗徊,我了解你。”他的眼神摄了一层寒光:“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知情?”

罗徊讷讷无语。是的,他做什么总逃不出叶澍的眼睛。他不仅料到,更是推波助澜,早在发现有人盯上自己的时候,他毫不介意自己与小芳假戏真做。而后趁着时机去找叶涵,目的很简单,祸水东引,让叶涵承受这场无妄之灾。

罗徊摸了摸鼻子,望进深处暖暖的灯光:“以后不会了。”

他是保证过的,而今,叶涵一句话语破天惊,他恨不得食其骨,饮其血。

玲子难得的出来打圆场,说实话,她不介意看一场好戏,可看到罗徊求助的眼光,只好作罢。

“叶涵,你好。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玲子。”

她介意,非常介意,咱俩并不熟:“你好。”

“叶涵,你过来。”叶澍不理罗徊,径直走开。

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岂不是很没面子?她佯装听不见,施施然朝相反的方向离开。叶澍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目光中寒星闪烁,叶涵的手腕冷不丁被狠狠捏住,叶澍大力的将她带出他们的视线。

罗徊合不拢的嘴巴张的老大:“叶澍的眼光降低到底线了。”他又纠结言语:“玲子姐,别在意,她不如你…”

玲子语调冰冷掺杂着一丝惆怅:“叶涵哪里都不如我,可是阿澍喜欢,光这一点,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不知要将自己带到哪去?叶涵撇眼看到了许芬,唉!同样是暗恋的,凭什么皖豫哥哥给许芬买那么多好吃的,她却是受到各种非人待遇,她不是灰姑娘,胜似灰姑娘啊。

“可以松手了吗?”叶涵哼了声:“我不叫是因为电视上演的和现在情况不大一样,但是你老不松手,我就要开始叫了。”

“整到罗徊的感觉怎么样?”叶澍仍未松手,还有越握越紧的趋势:“没有下次了。”

哎呦,这牛气哄哄的德行还真当自己霸道总裁。

叶涵也上了火:“给你一个忠告:你不松手,恐怕会倒霉,姓叶的睚眦必报啊。”

叶澍似笑非笑:“正好,我也姓叶。”

叶涵百般挣脱,牟足了劲儿。她从未知道男生的力气居然可以大到这个程度,叶涵噘着嘴不说话,她浅浅一笑:“老娘叶上加叶。”她弯腰一口咬伤叶澍的手,叶澍却不似往日绅士,像是和她杠上般,左腿用力扣上叶涵膝盖,她毫无防备的就要栽下去,他一抬,半提起她。

她气狠狠,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什么绅士如叶澍,简直狗屁!真应该喊各种痴迷你的小女生看看你到底有多粗鲁。”

12班有一段才子俗话:绅士如叶澍,打球如方运,呆萌如子睿,风流如小高。当然这段话绝对不是女生编的,而是小高自己琢磨又以说说的方式发扬光大。

叶澍的声音阴森森:“对淑女我必绅士,对泼妇,抱歉,我没这项技能。”叶澍今天着实奇怪,她料到调戏到他的下场顶多罗徊赔几个笑足矣,谁知他生了这么一个大火,就算不喜欢和女生扯在一起,好歹是前任,至于吗?

叶澍左手受力承担着叶涵的重量,她像没了骨头就是不站起来,吧唧一口咬在叶澍的肩膀上:“咬死你,咬死你。”她下了死口,加上天气好穿的并不多,这一口下去不知要留下多大的伤痕。

“对不起,咬你肩膀了。”她擦了擦,试图擦掉叶澍肩部的口水,这个位置太硬,果然不适合咬。她又吧唧一口咬在下巴上,含糊不清道:“咬死你,咬死你。”叶澍也不喊痛,腾出一只手使劲捏住叶涵的鼻子,她一时口气不畅,微微松了口,牙齿还缠在他下巴上。

“再不松手弄你一手鼻涕!”

“你先松口。”

“你先抓住我手,不让我离开我才咬你的。”

“我以为是你先言语挑拨是非?”

“数到三,一起放。”她撑不了多久,要是真流出鼻涕,她怕这辈子都没脸见叶澍了。

“三。”叶涵松了口,因为咬着牙还一直说话,弄的叶澍下巴亮晶晶的。

“呃,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谁知叶澍又一把捏住叶涵的鼻子左右开弓的摇动。

“哎呦,我鼻子容易流鼻血,轻点,轻点。”她叫唤着,这可是她最脆弱的部分。

叶澍住了手,她白了眼,鼻子火辣辣的,真的好痛。谁知脸蛋又一把被捏住,硬生生的被扯圆了,真如方运嘴里的“大饼脸”了。

罗徊见到的就是这个场景,叶澍的手上,下巴全是咬痕,女孩站在一边鼻子脸上红彤彤的,谁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换言之,谁也不知道叶澍恼什么。一向洁癖到变态的叶澍居然允诺别人咬他?

玲子站在不远处,目光浅浅,不可捉摸。“阿徊,你先回去。我有话对阿澍说。”

罗徊将手塞进口袋,如果知道遇到叶涵会发生这么不开心的事,他想他死都不会招惹她。淡淡的瞥过不远处专注斗嘴的两人,吹着口哨神色未变的离开了。他是局外人,哪里懂那些是是非非,只是他不愿承认,叶澍的眼光竟转变的让人难以接受。

“阿澍,送我回去吧。”她微笑的开口,这样鲜活的叶澍居然出自叶涵之手,她不甘心,可是除了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毕竟是她拱手相让在先。

叶澍的眼里早已恢复清明,他点点头,没在理会叶涵,径直离开。

阳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车站距离超市并不远。

“送我上车就行了。”玲子上前一步抱住叶澍,叶澍身形僵硬了会,没有挣脱,却也没有反抱住她。玲子微微抬头,能看到少年好看的下巴刺眼的咬痕。

她站起身,微笑:“叶澍,从今天开始我们做朋友吧。”

叶澍微微抬眼,终是说道:“是我不够好,配不上你。”

当初确实是她主动先和别的男生出去玩,但如果没有他的冷落,女孩大约也不会做出这种行为。其实也就那么一回。玲子只是单纯的想惹叶澍生气,好证明他在乎最自己。谁知叶澍的性格坚不可摧,分手的毫无预兆,离开的更是坚定决绝,不是她不够好,是他从来没有喜欢上她。和她在一起的叶澍不会生气,不会咬人,不会大众光庭之下拉一个女生,更不会因为一句“嫂子”而气的无可自拔。

还期待什么呢?不和过去道别的只有自己。

玲子笑的坦然:“以后要向对阿徊那样对我,不准逃避,不准视若无睹。”她招招手,就要道别。

“我送你回去吧。”

“你确定要送?送我的话我可能不会放手。”她开着半真的玩笑,车子缓缓驶近,叶澍没在开口,皱了眉,复又松开。车站稀稀拉拉的人群开始朝车子移动,玲子抿唇,头也不回的加入队伍当中:“再见。”再见,她心上唯一的光,闪耀在彼岸,可惜她在此刻,自此隔岸观火。

她被一个不可能打败的人打败,可笑吗?爱情从没有输赢,可笑的是自己才明白。孤独的人被孤独吸引,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好在她和叶澍算是悬崖勒马,也许她也会找到一个愿意让自己咬下巴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