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灌酒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23 14:23:36 字数:4187 阅读进度:132/290

一阵鼓掌声突兀响起,迎面走来一个男生,肩宽声长,打扮稍显成熟,纯黑的西服搭在手上,修身的白衬衣显得身材格外挺拔。他驱车来的很急,脸上有些汗,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方运肩膀上:“小运,你们班卧虎藏龙啊。”

方运脸上添了生机,站了起来介绍来人:“我哥,方幸。”

“别介绍了,让我猜下唱快板的叫什么名字?”方幸摸着下巴状似沉思。“是小涵吧?”

叶涵有些说不出的奇怪,按理说第一次见面的人居然就表现的和自己多熟悉,多多少少让人不适应。众人心照不宣,方运这是在家没少提叶涵。

“我和方运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猜他背后没少说我坏话。”叶涵端起酒杯,噗嗤笑出声:“方运的哥哥就是我们的大哥,不介意我就爷们的称呼一声大哥。”叶涵两句话巧妙的将话题转了回来,甚至撇清了关系,她不喜欢别人若有所思的眼光。

“大哥好。”叶澍不知何时回来,又一反常态的开了口,小高愣了一下也叫了声大哥,其他人异口同声的齐齐称大哥端起杯子敬酒,不知道的还以为黑社会聚会。方幸一一回敬了。

“小澜也来了啊,多吃点,复读都瘦了。”

“我还巴不得瘦呢?”安澜对着方幸有着尊敬和亲近。对方运的态度截然不同。方幸笑的很宠溺,像是认识很久的老熟人。

“我们家小子复读没欺负你吧,从小到大他都是捣蛋鬼,我记得小时候…”

“方幸哥。”安澜出口打断,语气里有着丝丝撒娇意味。

“不说不说了,到底长大了没小时候皮厚了。”方幸的话不知是刻意还是有意,句句挑起话题,却从不揭开谜底。

方运从头到尾没插一句话,像个局外人。招呼着叶涵吃菜。叶涵有些不好意思。啊喂,你看不惯安澜,好歹给你哥面子,别拉我下水。

“幸运的幸?”叶涵小声问道:“你妈妈取名字倒是很随意。”

方运夹了一筷子凉菜吃起来,又将凉菜转到叶涵面前:“我妈比你想的还要随意。怀我哥的时候,她忽然迷上了幸运方便面,偶尔兴致来了背着我爸吃,后来我哥就叫方幸了。”

“幸好不叫方便面。”

“我爸阻止了她。”方运挑眉:“一般情况下,我爸是对付不了我妈的。独独这次我妈破天荒的听话了。我爸说不如一个叫方幸,一个方运,不小心生了二胎,名字至少对称工整,我爸不想他儿子上学的时候,有人冲他喊:方便面要不要一起方便?或者方便面要不要吃方便面?”

叶涵努力憋笑,再次抬头看方幸那烫的一头时尚的卷发,浇点开水就能直接吃了。

“我不喜欢吃凉菜。”叶涵转动转盘说:“方运,你以后千万别烫卷发。”

“那这个地锅鸡不错,贴的饼蘸点汤包块鸡简直人间美味。”方运又将地锅鸡转到叶涵面前,他似是故意的,每回安澜准备动筷子时,他就快速的将菜转走。

“我不喜欢吃油的。”叶涵没动筷子,鹬蚌相争,两败俱伤就好,她可做不了渔翁。

“这个手撕包菜不油,你吃了不会胖的,你也不能再胖了。”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不知何时,叶涵和方运成了众人注视的对象。

“我不吃,也不喝。”叶涵压低声音:“你和冷美人爱恨情仇的时候麻烦不要带上我。”

“安澜这个臭丫头这几天脑子秀逗了。以为老子好欺负。”方运咬牙切齿,说完放大声音:“叶涵,你这是要减肥啊。”撤走了叶涵的果汁换上了白开水,又端走了叶涵面前的菜。叶涵温婉笑着:“你真是好体贴。”心里将方运祖宗八代招待个遍。

方幸敲了方运脑袋:“你小子不招女孩喜欢活该,小时候欺负小澜,现在又欺负小涵。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礼貌点,今天你是主人。”

小澜?小涵?什么鬼?

“我觉得菜要均匀的放才是待客之道,否则我这边转到别处空了一块多不方便。”叶涵眨眨眼,不待她动手,方幸上前踢了方运一脚,方运老老实实腾了位置出来,方幸上前均匀的摆好菜。

方幸去了别桌招待,方运拿着饼包了满满的鸡肉,一口包下,还夸张的感慨:“吮指回味,可惜某人减肥吃不到啊”。

叶涵坏笑着一个大力碰到方运的手,方运的手惯性的往衣服上甩去。汤汁溅到裤子上。方运瞪着叶涵红着脸,鼻子上热气直冒:“老子去卫生间一下。”

方运一走,叶涵赶紧将鸡鸭鱼肉夹了满满一碗。

“阿涵,和我换下位置,我想陪方运喝几杯。”这话说的乍听没错误,细细一想却甚是奇怪。他要敬酒和换位置有什么关系,就算他坐在那边,也照样喝酒。

叶涵哦了一声。她觉得叶澍话不多,却句句将自己从窘迫的环境中解救出来,她早就不想坐这边了。方运回来,看到了坐在身边的叶澍,当即拉下脸。

“我陪你喝几杯。”叶澍开口。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方运还是懂的。他咬着牙噙着笑勾搭着叶澍的背,不知道他们的人还以为惺惺相惜。

方运耳语道:“怎么,听到老子要告白,坐不住了?”方运存心撩拔叶澍的情绪,最讨厌他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让他动怒便是方运的恶趣味。

叶澍沉默了一会儿,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方运泪满襟。”他并不觉得叶涵对方运有任何男女之情。

这头好几个男生过来敬安澜酒,安澜抿了橙汁,礼貌却很疏远。她也着实美到心坎里,眉似远山,眸光潋滟晴方好。坐在那里,独成风景。

“许芬啊,你说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和漂亮的妹子打交道,太不公平了,要是我是公的,我就喜欢和内心美的女孩玩。”叶涵小声嘀咕,安澜的态度那么淡薄,上赶的男生前赴后继。

“谁内心美?”许芬问道。

“比如说我。”

“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漂亮的妹子,我就不是啊。”

“你要怎么证明你不是。”

“否则我怎么还和你玩在一块?”

叶涵郁结在心,想着何时才能瘦下来,红烧肉却是没少吃。

这头,小高扬了扬杯子:“叶涵、芬姐,我敬你们,祝你们…祝…那个…先干为敬。”

祝酒词呢?随便夸几句也好。许芬将两人饮料倒满,起身回敬,这孩子孝顺啊。

小高绕过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敬你们吗?”

“为什么?”叶涵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她低低的看着杯子里的橙汁,少的可怜的果粒,就知道许芬又没有上下晃一下,琢磨着待会偷偷的喝最后一杯精华。

“辣姐逼我敬的,她说你们俩坐在这里无人问津,人气太低了,我只是增加人气的道具。”

许芬倒是还好,李子睿这个后桌还有铁都过来和她说话聊天和敬酒不亦乐乎。倒是自己前桌一个是寿星一个早就搬走,个个没人情味儿。

“小高你快回去吧。”叶涵用手擦了擦脸:“你怎么还是爱喷口水啊。”他一激动就会喷,所幸他很少激动。只是没想到他调到辣姐前面后,天天激动。

“死孩子。”小高伸手弹了叶涵额头:“就算我喷口水,那也是甘霖。”

那头,气氛剑拔弩张。

叶澍淡淡瞥向方运,手指轻轻叩着桌面:“方运,你坐在女生堆里,怕是喝不了酒?”

方运瞪圆了眼睛,双肘撑在桌面上阴阳怪气的说道:“坐在女生堆里的又不止老子一人。”

叶澍不语。

方运站起身,少年冲动性格迫使他不甘,端起酒杯准备一个一个敬过去。本想意思一下,谁知气氛上来,众人起哄,喝的没个度。

小高道:“我外婆也姓方,缘分呐,我干了你随意。”一口酒闷下去,将酒杯反扣在桌面,周围鼓掌的鼓掌,叫好的叫好。

方运自是不甘落后,一杯酒灌进肚子里,哈着气眉头皱成一团。

铁站起身:“我们啥也别说了,冲着高考这坑爹的缘分,不喝完对不起我脆弱的小心脏。”方运又是一杯酒下肚,众人鼓掌叫好。

朱磊抽了一支烟递给方运,方运显然没怎么抽过,一口气上不来,呛的眼泪直流。

大头举杯:“烟酒不分家,寿星走一个。”说完又是豪气万丈的先干为敬。方运一连喝了几杯,脑子晕晕沉沉,脸上早已红透,他摇手:“待会再喝,中场休息下。”

他坐回座位,吃了好几口菜,后知后觉:“不对啊,叶澍,你怎么不喝?”

叶澍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我骑车来的。”

他丫的这是被坑了。

“我是寿星,怎么得你也喝一杯意思意思。我家床多,让你睡一晚不成问题。”方运不依不饶。

叶澍微微眯了眼,像只危险的捕猎者观察着猎物的每个神情:“我喜欢睡主卧。”

“不成,老子的床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睡吗?”

“主人心不诚,不喝也罢。”

方运眼神轻蔑:“叶澍,你就承认你不是个男人,不敢喝酒。”

“我承认。”

方运一口毒血呛到鼻子里,他心里窝了一团火,毛毛躁躁的让他又痒又恼:“要不,我让给你睡?”他递了一杯酒到叶澍面前。

叶澍也不接:“一杯酒而已,只是晚上我喜欢抱着人睡。”他接过酒,要笑未笑,眼神逡巡了一回:“你这样的正好。”

方运夺回酒悻悻然,抬起半醉的眼神,里面全是锋芒毕露:“你骑车不方便。”他在笑:“还有,辣姐刚才唱的那首歌我送给你。”

《算你狠》。

既生方,何生叶?

不,还是要生叶的,叶涵的叶,而不是叶澍的叶。

叶涵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仿佛大家一夕之前变成了大人,这种感觉让人陌生而不舒坦。中途许芬接了一个电话,是李皖豫打来的。她出去后没有回来,而后发了信息给她先离开了。

她赌皖豫哥哥不出三天就要告白,接着就是两人双宿双飞的场景。

一场好好的生日宴会,变成了拼酒大赛?大多女生坐在一边,显得格外多余。偶尔有一两个女生看不出来的开朗,凑着上前掺和着敬酒。

“哎呀,人家女生都干了,方运,你起码吹一整瓶。”劝酒词一套一套,防不胜防。

叶涵放空坐在椅背上,她有一下没一下踢着腿,只觉乏味不堪,眉头微皱仿佛有千年没解开的心事。不远处,叶澍端坐着看过来,风声和喧闹都静止了。她扮了一个鬼脸,叶澍的眼神还是那么湛透,就这样看着她。她别过脸,低头玩手机。

“叶涵等会,嗝。我要…送你…老子的圣旨还没对你…呃宣读呢?”方运步履蹒跚,像是抹了一脸胭脂,浑身散发着酒气,颤颤巍巍的要送叶涵。

“我是坐班车来的,你喝多了,赶紧回去睡吧。”本打算去ktv唱歌的,不料男生闹起来个个喝的面红耳赤。

“我不要睡…我…我有话要对你说的。”他打了一个酒嗝:“果然,酒后发酒疯都是装的。”他语调甚是不清明:“老子…脑子晕晕的,话却是真的。”他拦住叶涵:“以后谁对你发酒疯…都不要信,老子身体力行,果然是假的。”那现在发酒疯的又是谁?

四目相对,方运的眸因为喝酒的缘故红了一片,她别过脸,捂住鼻子:“臭死啦!”

“方运,你醉了。”叶澍开口打断他:“我带你去休息。”

“不,我还没告…告…”方运大着舌头,挥舞双手阻止叶澍的靠近。

“小高,方运喊你。”叶涵捏着鼻子喊道。

小高硬着头皮上来搀着方运回去。方运大着舌头说不完整一句话。“告…告白的告不是高。”

谁也没听到方运最后一句。小高撇过头,忍着气味。搀着方运硬是拖到了椅子上。方运一个趔趄,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