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没输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1-29 13:03:37 字数:3946 阅读进度:138/290

叶涵带上身份证堂堂正正从正门进了网吧,那感觉不是一般的酸爽,她终于不用看世俗的眼光了。阳光碎如手心花瓣,瓣瓣清越。12班来的人很多,男生大多结盟玩游戏,她和许芬挤在一张椅子上看先前落下的韩剧。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唐哥哥打来电话。

“许芬,我是班主任,分估的怎么样?”

许芬面不改色的说道:“差不多了,就是有些忘记答案了。”

“能达到去年分数线吗?”

“不敢说高了,等我在估估。”

挂完电话,叶涵和许芬又心安理得的看韩剧。

许芬道:“待会唐哥哥肯定会打给你。”

叶涵盯着电视:“那我和你的台词一样。”话一说完,叶涵的手机就响了。

“叶涵,我是班主任,分估的怎么样?”

“有些答案记不得。”

“去年的分数线能达到吗?”

“不是很肯定,我再估一遍。”

挂完电话,叶涵捅了捅隔壁的陈蕾:“待会唐哥哥打给你的时候,切记换个台词。”

陈蕾看着综艺,笑的人仰马翻,侧脸对叶涵道:“什么台词?”

那头,小高热心的拉辣姐估分,辣姐铁青着脸,就是不搭理。

“这题选的c吗?”

“f。”辣姐挺了挺胸。

“真棒,你成功的将正确答案一一巧妙避开。”小高微微上挑的眼睛冒出一丝怒气。索性一个人对完所有科目的答案,纸上写写画画。略微敞开的领口依稀能看到脖间系着的红绳。辣姐咳了一声:“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小高未抬头,算的专注,语气却是十拿九稳。

辣姐一看:“亲娘啊,你理综考240多?”

小高赶紧遮住辣姐的嘴,竖起食指以示禁言:“低调,低调。厉害的大有人在。”他的脸上止不住的容光焕发:“还有请称呼我为亲爹。”

辣姐笑嘻嘻凑过来:“亲爹你可真厉害。”她竖起大拇指:“我忽然想起中考估分时,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分估的老高,结果成绩出来足足少了40多分。你也觉得恐怖吧?”她全然不顾小高泛白的脸:“所以说啊,亲爹你可真厉害。”

小高默不作声的收拾好纸笔,朝李子睿招手:“我和你换位置。”

李子睿头摇如捣蒜,拱手言辞恳切:“高sir,手下留情。”他的眼睛一直瞟向辣姐:“女神霞光万丈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直视的。”

辣姐回头,捏的五指咯吱咯吱响:“小睿睿,好视力。”

李子睿:“壮士,过赞了。”

小高爆了一句粗,关了网页,扎进男生堆里询问估分情况。真正来估分的人并不多,成绩早已成定局,估不估它都在那里,阅卷老师并不能因为改到你的卷子忽然被雷劈到头脑不清醒的改了高分。

辣姐心情极其不佳,早在小高估分的时候,她竖起耳朵听答案,不听不要紧,一听心情从谷底跌到地狱。理综20个选择题她竟硬生生的错了一半,平日错就错,关键高考这回她牟足了劲儿写,导致后面时间不够,大题囫囵吞枣的写了几个公式,早知如此,还不知直接蒙选择题。

许芬添了添嘴唇问叶涵道:“女孩的第六感告诉我,你这件牛仔和上回穿的不是同一件。”

叶涵尽量避开右手做事,就连和许芬挤在椅子上,也是率先靠右坐。她屏住呼吸眼珠子圆滚滚的转动:“如果一件牛仔衬托不出我的帅气,那么将会是两件。”

“车祸的感觉爽不爽?”许芬挑眉,目光如炬,切入主题。

叶涵十分狗腿的拿起桌上的矿泉水递给许芬:“死神悄悄的来,悄悄地走,挥一挥衣袖,带来大片云彩。”说完小心翼翼挽起袖子:“云彩在这呢。”且看这触目惊心的纱布裹的一道一道,近距离还能闻到刺鼻的药水味。许芬看了满眼心疼。小心的吹了几口气。仿佛吹了就不痛了。

“辣姐说你没大问题,就是一身土,安澜伤的不轻,我还琢磨着叶澍怎么没送安澜,按照言情小说剧情他早抱着安澜朝医院飞奔而去,最好雪花漫天飞舞,气氛恰到好处。”

“剧情不科学,他右手受伤了,没办法抱动安澜。”叶涵分析道。

“确实,而且从棉花地跑到医院,哪有那么多精力?”

“那剧情就应该这么发展,叶家阿少打了一通电话,不出五分钟,天上飞来一架直升机载着他们去国外最好的医院就诊。”叶涵脑洞大开。人家欧辰(泡沫之夏)就是这么出场的。

“不科学啊不科学。”许芬反驳道:“我们就考虑一个最直接的问题,直升机停在哪里?棉花地都是棉花,旁边就一小道。”

叶涵点头:“是啊,这年头,车刮到一点修理费高达五个许芬,若直升机刮到那还得了?”

许芬戳了戳叶涵的纱布:“话题扯远了。叶澍今天没来?他伤的很重?”

“是啊,他毁容了。额头上留了大疤痕,腿上胳膊上都擦出大窟窿。”叶涵说不失望是假的,他到底还是没来。

许芬啧啧嘴,不敢想象。

辣姐咬牙切齿,微微抬起眼皮:“我不管他怎么样,把我家涵伤成这样就不了了之吗?他今天没来,要是来了我铁定打断他的狗腿。”

辣姐遇见叶澍的日常:

某日,辣姐坐在叶澍的位置上和叶涵唠嗑,瞥见叶澍来了,慌忙进来:“您来了。”她拘谨的起身:“谢谢您的椅子,我坐着很舒服,打扰了。”

叶涵笑的喷口水:“我们伟大的女神居然讲文明懂礼貌?”

事后辣姐撇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气场太强大,我有些镇不住场子。”

方运站在网吧门口张望,看见叶涵便走了过来,他的情况着实算不上好,嘴角红肿了一大块,头发些微凌乱,起先叶涵以为他没扣好扣子,本想提醒,走近一看衣服上的扣子早就不翼而飞。

“给你。”他将手上的水果和药递给叶涵。

“你的脸怎么了,打架了吗?赢了吗?”呃,请自动忽略她最后一句。

“没输,男人带点伤很正常。别说老子打架幼稚,男人气到极点,都是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他轻轻摸上嘴角疼的龇牙咧嘴:“也别问我为什么打架,这页揭过去了。”

“哦。”方运显然来的很急,眸内风起云涌,脸上的伤口并未处理。

“你呢,痛不痛?奶奶的,龟孙子。下次再让我遇到叶澍,他绝对死的惨惨的。”

叶涵笑嘻嘻,没有在意方运说的“再”字:“我没事啊,有事的是那个龟孙子。他可是惨的不能再惨了,浑身没有一块好肉。”

“叶涵你骗龟孙子差不多。”方运指了指叶涵右手。“左手能提东西,看来有事的是右手,撸起来我看看。”

“纱布缠的多,撸上去我会痛的,还是算了,晚上回去我可以晒照片给你看。大爷你觉得好不好?”

“不好。”方运皱眉的样子像个小老头。“我爸有认识的医生,不知道管不管祛疤的,就算不管,医生肯定也认识别的医生。女生总归不能留疤的,我明天带你看看。”

“方运。”叶涵打断方运的话:“太麻烦了,我真的没事。”

“你在和谁较真?现在是较真的时候吗?谁管你?叶澍吗?你让他出来带你去医院,人呢,人呢?”方运今天显然不是很正常,情绪激动的有些反常。

“大爷,怎么生气了?”叶涵拿起桌上未拆口的薯片语气讨好:“吃不吃?”

“听话,叶涵。”方运的语气柔和了点。

她没有理由去麻烦方运,欠下的情如何还了,而且祛疤将会是不小的费用,这事她本就没打算让家里人知道。

“狗屎运,你…”她欲言又止:“真的是富二代?”

方运一股脑的气全被叶涵一句话吹的烟消云散,他叹息的揉了揉叶涵的头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蔓延:“其实…我是富三代。”

“平日多有冒犯,请见谅。”她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

“你会因为我家有钱而对我另眼相待吗?”方运迟疑的问出口。这种事发生的可不止一回。

“你爸认识黑道中人吗?”叶涵贼兮兮问道。

“不认识,怎么了?”

“那就成。”叶涵挺了挺胸脯:“我已经确定自己的人身安全,你有钱没钱关我什么事?”她眨眨眼,默然:“你真的有钱?”

“没有。”

叶涵啧啧叹息:“果然富不过三代。”

方运苦笑:“你又扯远话题了。我们接着刚才话题说。刚才什么话题来着?”

“你会在跑车里喝香槟吗?”叶涵冲着方运龇牙咧嘴的笑,眼中有狡黠的光芒。

“算了。”方运站起身:“疤在你身上,不祛就算了。”

“你走了?”叶涵拧眉,抬起清亮的眸:“还没估分呢?”

“你也没估。”方运招招手:“反正我也考不上。”极为高贵的扭着腰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运说话可真酷炫。”许芬道。当富三代是好啊。不愁吃不愁喝不愁高考不愁未来,叶涵却觉得方运大抵以后还是要后悔的。

每人有自己的路,长长来路,不同玄机,同人不同命罢了。

回去路上意外的接到叶澍的电话。

她咳了一声,语气里全是调侃:“喂。我是师父,徒儿可好?”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无言无语,便是一阵沉默。

叶涵抿唇,胸口忽然闷了下来,语调糯糯:“我已经不生气了。”

他道:“我知道。”

“哦。”

“你今天没来医院换药。”

“明天去。”叶涵噘嘴,敛去心神不宁的失望:“没事我就挂了。”她将手机重重的放在一边。是谁曾说:阿涵不生气我就去。

“去你妈的阿涵,我呸!全是狗屁,能信男孩言,公猪母猪一个一个爬上树。”她重重喘了几口粗气,遥望远方天空似有浮尘,像极了她的心情。

“叶涵。”手机里忽然传来叶澍的声音:“我还没挂。”叶涵慌忙的尖着嗓子道:“不是本人。”匆匆挂上电话,懊恼不已。好不容易才装出温柔善解人意的一面,居然败在没有挂电话。她差点没给呕死。

“臭小子,你怎么又添伤了?”徐维抱着胳膊上下打量:“这回不错啊,直接连衣服都整破了,赢了没?”

“没输。”叶澍端坐好,白皙的额头添了青紫:“可以包扎了。”

徐维冷笑:“你以为你这个德行你爸不知道?我就算不说自会有人说。得了,你也别来包扎了,去你的大城市找最好的医院整整容最好连你的脑子也整下。”

“那我走了。”他起身眸子微冷,欲离去。

“我这臭脾气。”徐维伸出右手准备揍叶澍一顿,临到他面前,头也不是,胸膛胳膊也不是,最后只好像弹到棉花上轻轻的握住拳:“还不进来,纱布准备好了。”

他也不言语,听从徐维的安排,似寂寞袅袅烟,又似不食人间烟火。

“那姑娘呢?”徐维开口问道。

“明天来。”

“告白了吗?”

“还没。”

“哈哈。”徐维大笑:“我就知道你对人家姑娘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