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2-05 20:47:02 字数:2970 阅读进度:145/290

叶涵要离开那天,方运来了。し叶妈妈收拾出几大包行李,连新买的肥皂都塞到包里。叶涵不想带,叶妈妈非觉得外面的东西没有家里的好。正愁着怎么背这几大包。方运就这样轻叩门,绅士进来。叶涵基本认不出来。

男大居然也十八变,容光焕发的连头发丝都在闪着光,眉目清隽。

“我记得有首歌唱的是笨拙系上红色领带的结,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你现在就是这个形象。”

方运不自然的往下扯了扯领带。“我也觉得脖子勒得慌,不过这回没有女鬼。”

“阿姨好。”老老实实打招呼,嘴唇微翘。

叶妈妈接过方运手上的水果。“这孩子,是来看叶涵的吧,来我家就当自己家,带什么礼物,下不为例了啊。叶涵你带他去你房间,我去切点水果。对了孩子,吃饭了吗?”

“吃了,阿姨不用招待我,忙您的就好,我来看看叶涵,坐会就走。”他是八百年都没有这么礼貌过。

叶涵噗嗤笑了出来:“方运你长开了些。”

“是不是觉得有种感觉:眼前这帅小伙帅气逼人,恨不得爱上他?”他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眨巴着大眼睛恬不知耻的说道。

他居然还没长胡子,叶涵嗤笑:“我是说西服衬人。”

叶涵的家虽不大,但收拾的井井有条,连窗户玻璃也被擦得纤尘不染,一眼就能看到外面的樟树,还有被掩映住的廊架。

方运笔直端坐,像是有架子托着他的脊椎:“你妈妈进门会敲门吧?”

“会啊,怎么了?”

方运一把将领带扯下来,翘着二郎腿歪坐在沙发上,手插在头发里捋了捋,长舒一口气:“老子tm的装不下去了。”

叶涵开了空调,又从冰箱里拿出凉白开倒满,递了过去。方运一鼓作气喝了几大杯,喉结快速蠕动着,叶涵也看过他打完球一身汗渍开了矿泉水汩汩往嘴里灌,喝不下的直接浇在头上,甩甩头,水滴四溅开来,仿佛昨日的一切都在继续。方运啧啧嘴从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小相册:“上次在公园拍的照片,送你。”

叶涵翻了翻,不禁笑出声。“天啊,你看你的鼻孔真大,我都看到你的鼻毛了。这张,我天,许芬翻白眼了。”方运作势要去抢,用脚尖踢她的腿,叶涵低声求饶,眼里神采飞扬:“其实你真的长开了,帅气逼人。”

翻到最后一张,是那天唯一一张合照,所有人都在比“v”,若是叶澍在,他会站在哪里呢?不过唯一确定的是他肯定不会比“v”。方运察觉到叶涵的失落,女孩总是多愁善感。毕业,明明是一种解脱。

“我送你去火车站吧。反正下午没事。你爸爸呢?”方运眼睛不经意看向四处。

“我爸去世了,六岁那年出的车祸。”

方运闷闷说了声对不起,表情讪讪,顿觉从前欺负叶涵的自己十恶不赦。

“没事,我都记不得了。你对不起什么,又不是你撞的人。”叶涵朝他灿烂一笑,眼睛里有光:“你不是在和你爸爸学生意吗?会不会耽误你事儿。”

“我没事,你打车也麻烦,大包小包的女孩子家哪里提得动,阿姨也不方便。我常年打球倒是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力气大。”他握紧双拳展示力量,肌肉一鼓一鼓。

盛情却是难却,何况,东西,也确实多。

来到火车站,叶涵看着他的西服沾了灰,脸上的汗黏在头发上。其实她很想问,既然不工作穿什么西服热死人了。可是她问不出口,她怕方运就是工作的时候临时出来送自己的。

“别睡着了,要是太累定个闹钟,别坐过头了。还是我给你打电话吧。我5点准时叫你。”方运喋喋不休,叶涵一一应了:“我妈妈其实送我,所以…”

“我和你差的不是两年,一年零8个月12天。你一岁的时候我未出世。你一岁零8个月12天的时候,我恰好出世。你呀呀学语,我能爬了。你能听懂别人的话的时候,我就开始呀呀学语了。你上学了,我也开始学前班了。我慢你一步,可是我们越走越近,直到有一天,我们相遇了。”

方运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现在你还在上学,我却快你一步工作。”阳光下,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揉上她的头发:“我很高兴自己终于走在你前面了。”

“那个,方运,我。其实喜欢叶澍。”她不想骗他,就像她不愿伤害他一样。

方运鼻腔轻哼了声:“我知道,可是那有怎样?此刻,他不在,我在。”他一步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右手从包里掏出一卷明黄色的布:“迟到的圣旨,不许拒绝,谢主隆恩。”

“还真有圣旨?”叶涵一直以为他开玩笑,垂着睫毛,乖乖巧巧拱手:“谢主隆恩。”说完小心翼翼收进背包里。

“等等。”方运叫住叶涵,语气急切而仓促。双手不安的搓动着,身子微微前倾,眼底有亮晶晶的光,一脸虔诚和局促:“我能不能抱你一下,就当普通同学那种拥抱,阿姨不坐在窗口看不到的。我保证十秒立刻放手。”

“不…”行还未说出口。方运闷头抱住叶涵,想要嵌入血肉,融入血液,合为一体。叶涵不敢大口呼吸,瞥见窗口,未见叶妈妈心里有些放松。可是这货也太用力了吧,坚硬的胸膛顶的她有些踹不过气来,耳根子泛着红,却没大力挣扎。

方运蹭了蹭叶涵的头,一双黑湛湛的眼睛微微暗淡了些,嘴里絮絮叨叨,用着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缓缓说道,带着磁性带着诱哄的声线:“如果有男生欺负你,你别和他对着干,我怕你被抢走。你都不知道撅着嘴的你多可爱。十一去看你,在此之前等我好不好?我喜欢你,好想对你说一百遍,可是十秒太短了,我就要放手了。”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叶涵震动却不惊讶,方运喜欢她,她不是没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可以保持着两个人的距离,将方运定义为“会考有仇未报的小子。”

方运松开手,脸上恢复平日的吊儿郎当,嘴角浅浅的弯着:“上车吧,火车要开了。我看着你上去。”

叶涵的身上还残留方运的体温,温暖绵长,她喜欢叶澍,可是叶澍不在了,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从没来过一般:“十一我等你。”她道。

“什么?”

“我说十一我等你,记着别穿西服了,太热了,你会捂出一身痱子。”转身,离去。带起一阵风,带着她的气息,带着心动的感觉。

“你答应我了?”

叶涵没回头。显然没听到最后一句话。

方运深吸一口气,手环在嘴巴成喇叭状喊道:“叶涵我喜欢你,还有十一不见不散。”

“我们给彼此一些时间成长好吗?”叶涵大声喊道。她还喜欢叶澍,没办法给别人承诺。

“你别忘记了,年轻人记忆力都好,到时候别和我玩失忆。”方运笑嘻嘻的,甩了甩手上的领带。

“怎么会?我不会欺负你,你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呢。”

列车员笑道:“小丫头,你男朋友看来真喜欢你。年轻就是好啊,恣意妄为,不在意世俗的眼光。”

叶涵这才发现周围很多眼神飘过来,火辣辣的。

火车缓开动,方运背过身不愿在看她,双手插兜,像极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模样。方运说受不了离别。不如留个潇洒的背影。

叶妈妈看着叶涵说了句方运这孩子不错。叶涵点点头,目光看向窗外,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眼睛里升起水汽。窗外的一切迅速后退,只有远方的山缓缓在动。

叶涵转过头看向叶妈妈问道:“叶澍怎么样?我是说上次戴帽子的那个男生?”

叶妈妈说:“也不错,看得出来对你不错,只是家住的有点远,做朋友就行了。”

叶涵原以为妈妈介意叶澍的伤,看来并不如此。在妈妈心里,什么都比女儿嫁的近好,方运家可是坐三站就到了。

叶涵趁着叶妈妈眯眼休息,从包里掏出圣旨打开看了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看着你的时候你看着别人,你却不知道我看着你,也从未回头。

现在老子给你一个机会回头,要不要看看我?

方运亲笔

火车一路疾驰,人头攒动间,叶涵回头看窗外,除去阳光,没有方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