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骚年不羁名罗徊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2-08 17:05:29 字数:4000 阅读进度:154/290

接着罗利被分到b区,叶涵被分到c区。魏经理让胡姐带自己。胡姐看起来年纪不大,三十来岁。体态丰腴,友好的和叶涵打了一个招呼:“这个点还没客人,你可以随便做点什么,待会客人来的时候我再教你。”

刚过五点,来吃饭的人并不多。a区陆陆续续来了一些散客。叶涵无事可做,找来一块抹布准备将包间的桌子擦一遍。寻了一遭也不知抹布在哪里,胡姐在b区和别人唠嗑。叶涵也不想特意跑去问,让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她便起身走了出去。一个服务员蹲在墙边敞着腿,很不羁的蹲法儿,不知做什么,叶涵怕自己突兀的说话会吓到人,故意踏重了步伐,咳了一声。服务员肩膀瑟缩了一下。叶涵知道自己还是吓到人了,可是谁让这人心里有鬼呢?

“你好,我是新来的,我叫叶涵,我想问下抹布在哪里?”理了理衣服下角。

服务员站起身,双手插在兜里,一头酒红色头发嚣张而蓬松。他随意的踢了踢,叶涵听到了类似玻璃残渣的声音。

“哪个区的就去哪个区找抹布,问我我哪知道?我又不是boss。”服务员转过身,揉着头发看过来,眼睛里散发着邪气:“我就知道有他的地方势必还藏着一个你。”

叶涵着实不懂他的意思。罗徊欠揍的表情搭配他欠揍的语气,叶涵深刻的觉得他欠揍,难为他平安的长这么大。

叶涵看了一眼,已是了然,心平气和的说道:“现在给我一个抹布,否则我一个不小心将你打破餐具的事情告诉魏经理就不好了。”

罗徊眼睛阴郁,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亲娘啊,他是被威胁了吗?偏偏,他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半天嘴里咬牙切齿蹦出几个字:“好,算你有种。”

女人怎么会有种呢?叶涵觉得罗徊气过头了,口不择言。年轻就是气盛啊。

罗徊领着叶涵回到c区,打开靠近门口的第一个柜子。

“如果我是你,我会首先打开柜子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哦,我忘记了,你出门忘记带脑子了。”

他总是抓住任何机会挖苦叶涵。叶涵毫不在意。还好心的道了声谢。

“水在哪里?”

“哈?”罗徊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眼神鄙夷的看过来,鼻梁很挺,双唇性感,长得可真好看,可惜坏脾气糟蹋了这个好皮囊。

“叶大小姐,我绝对有理由相信你是过来视察民情的,要不,小的给你弄湿抹布顺便给桌子擦好。”

“你的建议不错。如果能领我去找自来水更好,毕竟我不能老是麻烦你。”

罗徊狠狠的瞪了叶涵一眼,他对她怀有莫名的敌意,从一开始叶涵就明了。

叶涵补刀:“如果你不带我去,我怕我一不小心就把刚才看到的事情抖出去了,你也知道女孩嘛,就是1000只鸭子。”

“你觉得这个把柄能用多久?大不了我赔钱就好。”他双手一摊,佝偻着背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夹在手指之间,却一直未点。

“这个把柄能用到我上学期结束吧?不如我去问问经理他们平时是不是有很多盘子、杯子无故失踪的?”第六感告诉她,罗徊不是第一次打碎东西了,否则不至于躲躲藏藏,听到“魏经理”三个字眼神都变了颜色。

罗徊气的有些说不出话,眯着眼,放松姿态,他可不想被抓住任何把柄。微微抿紧的嘴巴泄露心事,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你此刻的焦虑好像得了不治之症。”叶涵憋着笑看着罗徊变绿的脸。“怎么,有没有兴趣对叶大小姐说说自来水在哪边?”

罗徊一脸假笑,恭敬的弯了弯腰活像古时候讨皇帝开心的公公。“鸭子小姐,您请出门左转,走到头右转。”华灯高挂,一束淡白色灯光打在罗徊脸上,说不出的诡异,他似在等待着什么。

叶涵从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叶澍,他从卫生间出来,低着头洗手,平日上个厕所也就囫囵吞枣的洗一下,很少见有人这么认真洗手的,末了轻轻甩了甩手上的水掏出纸巾擦了擦,矫情!

好看的眸子像是夹着一层雾霾,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叶涵不得不感慨这个男孩将服务员的衣服也穿出制服诱惑来。不像自己,勒着肚子还有胸。黑色头发全部扎成一个发髻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第一时间,她挡住了自己的额头,她自觉额头是自己的死穴,原本以为不会遇到熟人,也就罢了,现下遇到叶澍,兵败山倒。

“那个,你亲自来上厕所啊?”

内心独白:快走吧,快走吧。

过了约莫几秒听到回答。

“来厕所不上难道吃吗?”

叶涵被噎住,没在说话。她慢慢的仔细的搓着手上那条可怜的抹布,背对某人,她在等他先离开,叶澍没再说话,却也没动。叶涵转身进了厕所,等外面响起关门声,猜到叶澍已经离开了。叶涵才掏出手机打给小贵妇。

“叶澍也在这里上班?”

“什么?这工作是他给姜顺雨介绍的?”叶涵恼羞成怒。

“我谢谢你的成全,有了你们的大力支持,我相信叶澍马上就是我的男人了。”

挂上手机,叶涵深深吐口气,就怕猪一样的室友啊。这下叶涵总算理清思路了。这家饭店的负责人和叶澍认识,当姜顺雨知道罗利找工作,他便问叶澍还缺人不,也就是说叶澍一早就知道自己在这里上班,甚至于他好心的帮了一个忙。罗利美曰近水楼台先得“澍”。叶涵走出来,见到一个自己从未想过的场景,这个如画的少年靠在墙边背脊挺直的抽着烟。抽烟就该颓废挺着腰多不配啊,这是叶涵的第一想法。忽然想到更为重要的事,似乎刚才自己的电话一字不差的被叶澍听个遍。

“我相信叶澍马上就是我的男人了…”

偷听可耻,可耻,耻…

叶澍吐了一个圈,烟雾缭绕。他的睫毛低垂了一下,声音清澈问道:“你说谁是你的男人。”肯定句非疑问。

上天啊,她可没勇气当面调戏叶澍。叶涵快速转着自己的脑袋瓜,那咕噜转动的眼睛让叶澍觉得她有使不完的活力。

“我就是说李俊基演的《王的男人》上面的台词,呵呵,我相信树马上就是我的男人了。当然这个树不是你那个澍。你也知道女生花痴,往往会被韩剧中帅气的男主打败。哎呀,我想起来桌子没擦,下次聊,下次聊。”

说完脚底生烟,回头踌躇着开口:“抽烟牙齿容易黄。”

这头罗徊坐在包间的沙发上,双腿交叠,修长的手指快速转动手机,嘴角讽刺蔓延:“呦,怎么了?见到梦寐以求的老情人情难自制啦?这小脸蛋红的和猴屁股似的。”

罗徊添油加醋的模样让叶涵气的牙痒痒。她跺跺脚,老娘欺负不过叶澍还收拾不了你?正巧魏经理经过,叶涵脑袋发热:“罗徊,你绝对会死的惨—惨的。”罗徊意识到叶涵的意图,奈何阻止不及,天知道这女生跑起来像一阵风,不知道的还以为练过马拉松。

“魏经理,我今天看到罗徊打破了东西还藏起来了。”她转过头得意洋洋的冲罗徊笑。罗徊也不急,抱着胳膊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那样子活像隔壁家吃了屎的大黄。很快叶涵明白罗徊的淡定从何而来。

“小徊,你要是再打破东西,你哥我就要关门大吉了。”

罗徊就是受不了魏浪的啰嗦才偷偷摸摸自己解决的,奈何有人多管闲事。他挺着腰板,不屑的看着叶涵,尤其是她刚才小学生般打小报告的样子成功的取悦了他,终于生活不再无聊了。

“叶涵,你的行为值得提倡,这家伙就是嚣张惯了,有个人治也是好的。以后这家伙找你麻烦就对我说。”魏浪笑起来眼角弯弯,好看极了。

对你说有用吗?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关她外人何事?

她点着头假意应承。罗徊用胳膊顶叶涵的头:“听到没,魏经理让你没事多打小报告。”

“听到了。”叶涵蚊子哼了一声。罗徊低下头邪气的勾着嘴角轻声说道“叶涵小朋友,以后多多指教啊。”

“魏经理我去忙了。”她才没这闲工夫被这兄弟俩耍的团团转。而且头回萌生出不想让魏浪做自家姐夫的想法,若他和叶漾成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罗徊成了亲戚?越想越觉得恐怖。

“你不是不喜欢在这里和我扯上关系吗?谁说要自力更生来着?”魏浪无语,若不是罗徊的眼神,他才懒得给他解围,害的人家小姑娘脸色发白的离开。

他对叶涵印象并不差。

“我就是想看看她被耍的样子,如我所愿,非常搞笑。”

不过三分钟,叶涵彻底理解了罗徊那句多多指教的含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罗徊也是c组的。当然,她只能在心里腹诽。

接近七点,包间里的人渐渐多起来,有给孩子庆祝生日的,也有生意上往来的商人。

胡姐点完餐就对叶涵嘱咐道:“你和罗徊负责牡丹厅、芙蓉厅上菜。记得别出岔子。上完菜带上门直接出来就行了。”说完便去招待腊梅厅的客人。

罗徊主要负责端菜,叶涵的工作就是上菜。这本是很简单的工作,当然前提是罗徊配合才行。上了几道凉菜,罗徊都是送进包间等叶涵腾出地儿放上去。叶涵倒觉得自己刚才打小报告有些不厚道,即使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罗徊捧着大盘酸菜鱼出现在叶涵面前,叶涵习惯性开门。罗徊着急的开口道:“你先帮忙端会儿,烫死我了,快点。”

叶涵忙接过菜,盘子沉甸甸的压下来,烫手的温度随之而来。要不是从小被叶漾欺压着干活,她想普通的女生还是有些招架不住的。罗徊吊儿郎当的掏了掏耳朵就要离开。

“你去哪?还没上菜呢?”

罗徊皮笑肉不笑:“我是传菜生,负责端菜给你上,对不对?”

“对啊,但是…”

“所以我端上来了,你去上吧。”

叶涵气的想将一盘鱼扣在罗徊脑袋上,估摸着价钱还是忍了下来。

“那你好歹给我开下门。”她压着声音正如压着的怒气。

“小爷没空。”罗徊转身风骚的离开。

“getlost!(滚)”

罗徊转身,抖着腿二世祖模样儿:“说人话,少说一些听不懂的玩意儿。”

“老娘就是仗着你听不懂!”叶涵觉得怒气得到释放,她看到罗徊吃瘪的神情,手上的盘子也不觉得重了,烫红的手越看越可爱。罗徊就这样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女生单手托住盘子,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打开了门,进去之前不忘得意的吐了吐舌头。

叶澍看上的,果然不同凡响!

------题外话------

小剧场:

某日,客人要菊花茶,奈何袋子没开口。叶涵问:“酒红毛,刀在哪里?”

罗徊躺在没客人的包间沙发上,眼睛专注的玩着手机:“刀没有,刀子嘴要不要?”说完妖娆的托着下巴,朝叶涵撅起薄薄嘴唇,呵气如兰:“来拿啊。”

啪,袋子应声而裂,叶涵蛮力撕开,地上掉落一地菊花,她似笑非笑:“如果想被爆的话,尽可试试!”她的眼神很黑,带着尖锐的光:“魏经理发现之前,请收拾好这一地菊花。”

菊花残,满地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