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晚上好先生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2-11 20:48:53 字数:3746 阅读进度:162/290

“醒了?”

“嗯。”张存决定装失忆,假装自己没有晕过去,假装自己偶然遇到被泼的客人,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不巧在校医院睡着了而已。

不过这人可真适合白大褂,简直就是为了他量身打造般。远看医生面无表情,视线无焦距,近看倒是流淌着几分温柔和专注,眼白干净无血丝,没有任何杂质,衬得黑眼珠更加亮晶晶。

他不熬夜。

他很注重修养。

原来他就是新来的大名鼎鼎的顾耐医生啊。

静默三秒,张存有些躺不住。窗户的死角显然没有擦干净,太阳一照,越发的显现出来。张存打量桌子,打量被子,打量顾医生的笔筒,好无聊啊,手机没带出来没办法看小说。奈何医生又不让自己离开,她的嗓子早就开始冒烟,脑中下着结论,此医生不尽责,不能及时领悟病人的各种需求。

“顾医生,你在吗?”她小声的嗫嚅,没有抬眼看那一抹白。

“我在。”他笑起来嘴角有小小的梨涡。

这对话,好像qq聊天啊就差各种表情包聊骚。

“我嗓子不太舒服。”她咳了咳,表示真的不舒服。

“一次性杯子在你左手柜子上。”

过了一会儿,见小姑娘没啥动静,顾耐忙里偷闲将眼睛从书本挪开。这一看,两人大眼瞪大眼。

“我想,你的腿应该没生病。”

“啊?哦。”张存囧,她以为自己生了很大的病,不能下床走路。实在是自己潜意识看到床,就被粘在上面,她总生出自己是一个枕头的错觉,再说医生不应该救死扶伤,比如帮病人倒杯水?

张存找了找,见桌上现成的有一次性杯子,就一个?估计用的只剩下一个。她倒满水,咕噜咕噜喝了大半杯。

“张存同学,那杯子是我喝过的。”

张存心一颤,感觉内心有个崩溃的声音在叫喊,怎么办呀怎么办?

“哦。”张存放下杯子,杯面上端端正正的写着顾耐两个字,她以为医生的字都是龙飞凤舞的,额,反正喝也喝过了,他能拿她怎么办:“用完的东西应该丢进垃圾桶里才对。”

啪,扔进垃圾桶里了。

“没办法,学校不补贴,我得省着点。”顾医生的语气很是叹息。

难怪前个校医会跳槽,这是张存的第一感受。两人聊开了,事实上,张存很少和外人搭话,顾耐算是例外,一来,他是医生,必须和她这个病人交流。二来,好吧,怪那该死的汤,她心生愧疚,试图用聊天缓和气氛。

“上回你为什么没投诉我?”

“这里是医院,我是医生,你是患者,假如我上回投诉了你,这回你不就有机会投诉我?”顾耐看着书,头也不抬的回道。张存被哽住,她确定此话题已被聊死。

“你有点贫血。”

伟大的顾耐医生放下书,郑重的说道,那样的郑重,自己…。可能身患绝症?

张存被盯的有些发慌,镇定的说道:“请赐教。”

“平时蹲下来会晕吗?”

张存仔细想了想,毕竟从未有过焦距的帅气医生目光灼灼的正眼瞧了自己一眼,怎么也不能辜负他的期望。

“有些晕,但是不是绝对的。”

顾耐挑眉示意往下说。张存觉得对医生就应该知无不言。否则怎么好对症下药呢?

“拉屎的时候不晕。”

顾耐终于懂什么叫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缺铁性贫血往往是营养缺乏导致体内铁剂摄入不足引起的,还有可能是某些失血性疾病,如子宫肌瘤,胃肠溃疡造成的。”

张存愣住,大眼睛睁到最极限:“我还有救吗?”

他憋不住得笑出声,这笑意就像绽放的一朵莲。依稀记得前两天体检的时候,眼前这位小同学找到自己,不敢抬头的弱弱的问道:“体检不能喝水不能吃饭对吗?”

“对的!你吃了吗?”顾耐耐着性子问道。

“没吃,没吃,也没喝。”张存的眼睛定格在顾耐的领子上,这是她的极限,天给她五个胆子,她也不敢直视异性。

“我有些紧张,咽了些口水。我只是想问问,咽口水算喝水吗?”

抽血时,恰好小姑娘分到自己这组,黑压压一片军装倒是认不出谁是谁,可是顾耐就是记得她的头发。粗粗的,一根根很结实。

“不要紧张,晕血的话将头转过去或者可以和我聊聊。”他带着口罩,幸而她没认出自己,否则他们的话题该升级为要不要投诉以及衬衫的赔偿问题。

张存呆呆的看向医生,厚重的刘海挡住了睫毛,却将她的大眼睛完美的衬托出来了。

“爷,奴家给你笑一个。”

他觉得这个笑话不好笑,却让这个女生被扎了三次。他发誓,并不是存心的。

他想忽视她投注过来的视线,以及那笑僵的脸。

仿佛从“ues”开始,他和小姑娘就有了渊源。在顾耐的审美观里,女人就应该养着长头发,穿着长裙。风一吹才够女人味,才会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渐渐地,他才发现貌似短发也很好看,貌似牛仔裤也很小清新。他总是无意识的将张存拿出来对比,或许他的世界里就她一个短发吧。他摇摇头,将胡乱想法一股脑的倒出去。

“贫血而已,不是大问题,还有不要那么用力吸气,你肚子上的肉不多。”

张存坐起身,下意识的吸气,夏天衣服穿的少,她的衬衫是修身的类型,肚子上勒出细细的痕迹,下意识憋气,听医生直言不讳后,张存放弃了此举动,老实的默默的当空气。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让她的皮肤看起来细腻透亮,眼睛也像镶上光一般。

顾耐:这姑娘,可真呆。

张存: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校医,不过真帅。

真安静呀真安静…

张存接着看天花板。

真安静啊真安静…

“wuli蠢蠢,你在哪?”

张存一听,就知道是叶涵来了。只有她叫自己蠢蠢。叶涵说自己情商低,智商也不高。用她的话说,上帝下了一场浪漫雨,恰好自己打了一把伞。这也就是为什么从小到大自己从未暗恋过任何一个小男生。

存存叫多了,谐音为蠢蠢。张存想破脑袋都没觉得自己情商哪里低,后来也就随她叫了。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你室友叫你存存?”顾耐不确定的确定了一下:“是张存的存?”

张存淡定的摇头:“是蠢蛋的蠢。”

“因为她情商低。”叶涵走了进来补充说道。“顾医生好!”小贵妇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美色当前,人人化身优雅女子。

顾耐道了声好,补充说道:“你们家的蠢蠢有点贫血,多吃含铁含蛋白质的东西,不要猛的一下站起身,包括…。恩…。上厕所。我给你开点口服液。”他在说“蠢蠢”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张存觉得饱含深意。

“顾医生好看还是叶澍好看?”

张存受不住叶涵盯顾耐的眼神,微微扬眉问道。

“顾医生穿白大褂好看,叶澍穿什么都好看。”

小贵妇围过来嘀咕道:“错!对涵涵来说,顾医生穿白大褂好看,叶澍不穿最好看。”

“知我者,小贵妇也!”

两个人淫淫的笑起来。

她们以为他听不见。

顾耐有些好笑,年轻真好,肆无忌惮的表达着自己的感情,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似乎这样的日子离自己很远了,不禁有些羡慕。

“你们笑什么?”

“我们在研究你穿什么好看。是不是啊,蠢蠢?”两个人朝她挤眉弄眼。

张存见自己被点名,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种事为什么让自己来说。只好迎合的点头。她的眼睛可真大,这是顾耐的第一感觉。

“那我穿什么好看?”

张存思索了一下,不穿衣服的样子觉得太亵渎顾医生,自动打上马赛克。

“白衬衫好看。”

“是不是还想浇我一身汤汁?”他哼笑一声,添添嘴角,上帝啊,这个动作可真性感,张存脑补某霸道受对温柔攻顾医生抽小皮鞭。

张存回神,急忙摆摆手,仔细一想,顾医生也就在“ues”穿了衬衫。

“我现在不粗心了,不信的话下次你还来ues,要不穿黑色衬衫也行,浇了也看不出来。”

额…。真是一个好主意。

叶涵和小贵妇先去取药了。张存觉得太麻烦顾医生,想要好好打个招呼。自信的回头,很好,她做到了,张开嘴巴道别,很好,张开嘴巴了,接下来是道别,额,说什么好呢?:“顾医生,goodnight!”

顾耐有些恍惚,以为张存叫自己名字,仔细一听却不像,英文?这人英语四级肯定都过不了。他轻笑,哪里是晚上好,分明是下午好。因为名字,从小到大,他不知被笑过几次,依稀记得高中自己的外号叫“晚上好先生”,不过也就那段时间被笑的欢脱,此后换了环境,加上自己不喜交往,别人倒是认真的叫他顾耐了。

“蠢蠢,你觉得顾医生怎么样?”叶涵随口问道,顾医生才是妥妥的制服诱惑,比某军训男神玉树临风多了。

张存想想:“挺高,挺帅,有些闷骚。”

闷骚这词儿,叶涵送给她的,在这里,她正式的送给顾医生。

“我觉得不错,你都不知道顾耐来了之后,每天来医院检查身体的小女生从一食堂排到二食堂,外貌协会的人真多,我们的蠢蠢意志坚定。”可不,这就是个看脸的时代,听学长学姐说以往生了什么病不辞万里跑到校外的医院瞧,这不,来了顾医生,大家纷纷没病找病来了,小贵妇咋舌,为什么自己身体这么健康呢?她也想找顾医生啊。

“那是,我可不是那些凡夫俗子,外貌固然重要,内在才是最美。当然,涵涵、小贵妇超级内在美。”

小贵妇叹气:“你这是在夸我吗?为毛完全听不出赞美的感觉。”

“说真的。蠢蠢,要不要追追看顾医生,你要是再找不到喜欢的人,我觉得我和小贵妇有危险。”毕竟,某蠢审美不同,热衷*,也不知哪一天脑子抽风爱好百合起来,以她的性格,百八十年不会出门,接触不到什么异性玩意儿,哪一天陡然醒悟,其实室友还不错,她们就糟糕了。

“顾医生是神仙,我是一小虾米,神仙和凡人谈恋爱是要触犯天条的,阿弥陀佛!”张存说完做了一个标准的法海式鞠躬。

“那天,被泼一身汤的是顾医生?”叶涵兴致勃勃。

“对,我很惶恐。”

“怕他投诉?”

“不怕。”张存顿了顿:“上回遇到的那受配不上顾医生,我得想办法拆散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