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看海(一)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2-16 16:45:17 字数:4709 阅读进度:169/290

陈远打来电话:“叶涵,我忘记对你说了,这次旅行是考验大学生独自出门的勇气,所以不能结伴,我给你们订票的时候都是分开买的,你这个点,如果运气好的话,会遇到伙伴的,祝你好运。”

嘟嘟嘟…

“喂,喂!靠,骗子,我要投诉你!”叶涵怒气冲冲,什么情况,这是要独自出远门的节奏吗?她犹豫了会儿,背起包,取了票上了车,火车开动,窗外的景物迅速变成一团,彷如她此刻的心情,既彷徨又隐隐欣喜,曾经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和叶澍一起看海,现在一个人去,说不出的感触。大约一个梦想太容易被实现,反而没有多大的渴望,或是身边人不在,看哪里都一样。

手机响,陈远将住宿信息发到叶涵手机上。她回电话,对方已关机。

听着音乐,昏昏入睡。

十一的火车非常拥挤,叶澍找到座位时就看到叶涵沉睡的侧脸,他的作为在叶涵对面,此刻正被一个中年大妈占着,他走上前,安顿好行李,礼貌的说道:“不好意思,阿姨,这是我的位置。”

阿姨一回头,左手吊起的纱布刺入叶澍眼里。“小伙子,不好意思啊。”阿姨赶紧站起身。

叶澍礼貌的说道:“您坐吧,我站着就好。”阿姨连连道谢。

叶澍点点头,挪了挪位置,靠在叶涵的座位边,入定。火车到站,顿了一下,叶涵的头缓缓往下倒,叶澍眼疾手快,温柔的拖住叶涵的头,扶正,叶涵还是倒来倒去,叶澍好笑,睡那么死,不怕被卖掉。

对面阿姨放低声音笑意盈盈:“你女朋友?”

叶澍点头,窗户外的光与影打在他身上,那张稍显冰凉的脸稍显柔和。

“真能睡啊!小伙子找个能睡得女孩也算是一种福气。”

叶澍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他侧过身子,将叶涵的头靠在自己身上,静静的看向窗户,那里倒映出一对依偎在一起的“情侣”。叶涵做了一个梦,梦回复读时回家,妈妈做了红烧肉,她想偷吃的时候总是会被各种事情打断,她盯着香喷喷的肉想这肯定是个梦,往事一幕幕如黑白电影闯入她的梦里,叶澍说:叶涵,我想带你去看海。他启了嘴唇,听见的却是自己发出的声音,也对,叶澍从始至终也没有说过这句话,他只是写了下来而已。

叶涵睁开眼,已经晚上九点了,要不是尿急,她有理由相信睁开眼绝对是第二天早上。上完厕所,她发呆的望向窗外无边无际的黑色,她忽然发现音乐早就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的没知觉自己关的,她没在意。看了看窗外一闪而过的灯光,想着若有若无的心事,车上的人比之先前少了很多,但还是有很多人站着,她拆了山楂,吃了几片,还是有些不适应车上的味道,肚子空空如也,她的精神显得很不好。

对面的阿姨善意的递过一包面包:“吃吧!你应该没带东西吧?”叶涵羞愧的点点头,为了减轻重量,她竟是什么都没带,本以为也就十个小时睡一觉就过来了,道了谢,接过面包。起身去接了杯热水。

阿姨感慨:“这对情侣真奇怪,出来玩吃的都不买,真粗心。”

叶涵接好水,就着热水吃起面包。阿姨的八卦完全被打开:“小姑娘这是去哪儿啊?”

“e岛,去玩。”

“多大了啊?”

“虚岁十九岁。”

“哦,上大学吗?”

“大一。”

“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也上大一。”

叶涵开玩笑道:“阿姨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像你女儿,所以给我面包?”

阿姨摆动她完好的右手:“哪能啊,要是我女儿,这么糟蹋钱我非打死她不可。”尤其是瞒着家里人和男朋友出来玩。

叶涵可没兴趣说自己是抽奖中的e岛游,她相信这个阿姨绝对会说:要是我家女儿安全意识那么薄弱,我非打死她不可。

“小姑娘,你男朋友呢?”

“我没有男朋友。”

难道是自己长得太漂亮了?让阿姨误会了?

“就那高高帅帅的,还让位置给我的,我还没感谢他呢。”阿姨有些急了,解释的有些局促:“你还靠着他的腿睡了好久,还流口水,那男孩分明刚才还在啊。”

叶涵听完早就目瞪口呆,流口水?不不!这不是重点,男朋友?果然,免费的东西都是伴随着风险,她觉得后脑凉飕飕,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她呵呵干笑几声,插上耳机看起在学校下载的电影。

长夜路漫漫,怎么打发?发短信给许芬,半天没有回复,估计也在回家的路上吧。不一会儿,叶涵就又睡着了。

五点多她又醒了,安安静静的等着天亮,直到看到火车上的牌子上写着“e岛站”,她才相信自己是真的来看海了。

叶涵深呼吸,空气湿度大,大约是靠近海边的缘故。一出火车站,就有好多人在卖e岛地图,两块钱一张,叶涵本不想买,她的智商本就看不懂地图,卖地图的奶奶极力劝说,无法,她便将自己仅有的硬币买了份:“阿姨,你知道**宾馆在哪里吗?”

“不远,你坐一号线过三站就到了,到了你再问问。”

叶涵纠结,坐公交啊。此刻她真的很想将地图还给奶奶,这下还要去附近商店换钱。来到这个陌生城市,叶涵一毛钱都不敢乱花,生怕自己回不了学校。

她翻了翻口袋,还有五块零钱,其他的就是几张一百的。唉,她又深深叹气,她竟是什么准备工作都没做,就只身一人来到陌生城市。

她蹲下身和眼前的乞丐大叔商量道:“我给你五块,你找我四块好不?”

“你要坐公交?去哪?”乞丐大叔问道。

“**宾馆。”

“一号线直达,去对面坐,一块投币就成,你要跟我换就只能换一块钱。”

叶涵白了白眼:“三块!叔叔我还要坐其他车呢。”

“小姑娘,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要是去对面肯德基花的肯定不止这些了,我就当做做好事。两块!”

叶涵咬紧牙关不松口:“四块!”

“算了,三块成交。”乞丐大叔没法,哪有和乞丐换钱的。

叶涵喜滋滋的拿了三妹硬币,她早就饿的没法了,只是她早就过了吃肯德基的年纪了,刚下火车实在吃不下什么东西,只想快点找到宾馆,美美的睡上一觉,中午在出来觅食顺便逛逛。

叶涵裹了裹身上的外套。下了车,迫不及待的找宾馆,好在招牌挺显眼,问了路便找到了。

她掏出身份证件和手机。

这时店里又进来一个人,身旁有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过来。叶涵没抬头,挪了挪位置。那人将身份证放在柜台上,并无其他动作,叶涵瞟了一眼叫叶什么来着,本姓,挺有缘。

“你们的房间在211,坐电梯上二楼。”

“哦。”叶涵说道。等等…

“你好,谁的房间在211?”

“你们的。”吧台服务员面无表情的低头玩手机。

叶涵抬起头,叶澍站在身边,眉目低敛,心情似是不佳。

“叶澍?你怎么在这儿。”说不惊讶是假的,想要一起看海的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突兀的在她眼前出现。胸口涌上些情绪,倏地又被理智压了下去。

“麻烦再定一间。”叶澍又将身份证取出,递到柜台:“没什么,中了e岛五日游,就来了。”

哦,原来也是一个幸运的人。看来陈远不是骗子,她的心些微放松,人身地不熟的e岛早让她神经紧绷的难受,手上拿着吧台的黑色签字笔,黑色笔帽无意识按压在手心,舒尔出现一个圆环印儿。

他注意到她的小改变,披肩的头发仔细的梳理,扎成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样子恍如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时间在这里顿住脚步,不同的是场景和心境变了很多。

山与水相逢是偶尔,她与他相逢是必然。

“不好意思,十一黄金周,房间紧张,就剩下这一间了。”

叶涵低咒一声,掏出手机拨通陈远的电话,省钱到这地步,他那旅游社还要不要开了。“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叶涵又打了几次还是同样的机械女声。

“他不会接的。”叶澍道,自昨日开始陈远就已经关机,不理外事。

叶涵收起手机,嘿嘿干笑两声:“好男不和女斗,你要不去别的地方看看?”叶涵可不想花这冤枉钱,要是她换地方,保准要多花几百呢?此刻只能装傻,就知道免费的没好货。

叶澍也正有此打算,看了叶涵一眼。拿起手机翻开美团。

“怎么样?”叶涵凑过脸来看。叶澍一手压在叶涵脑袋上,将另一手上的包往叶涵的手上一挂:“我有洁癖,不要放地上。”叶涵动不得,心里有气,又觉得这件事本就让叶澍吃亏,便鼓着嘴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回去了。

“好了吗?”叶涵动了动脑袋。

“别动。”他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下,距离太近,叶涵都能感受到叶澍的呼吸。叶澍搜了搜,最近的有空房的旅社起码最少要坐三站地。他收起手机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出钱你坐三站地找宾馆,第二,我自己坐车去找但是宾馆钱一人一半。”

“好远啊。”她噘嘴嘟囔着,装作整理衣服的模样:“我不太认识路呀。”让叶澍出钱自己过意不去,而且她早就查过这个宾馆天时地利人和都刚好,去景点也方便。但是叶澍坐车去找地方,自己却不想付一半钱,兼职钱还没发,她身上带的钱本就不多。

“有第三个选择吗?”她问。

“住一起。”他开口,心里浮现一丝微妙的感觉,话语淡淡,仍是以往的死鱼脸。许是他的神态过于正人君子,叶涵倒也没想歪。

也许,有两张床。她乐观的想着。两人住一起,吃亏多的还是对方,她没有一点做女生该有的害羞,脑子里想着怎么省钱怎么方便。

“你会不会不方便?”她道。

“不会。”

“我睡觉打呼,介意吗?”

“我知道。”

“我不太爱收拾东西…。”她又道。

“不介意。”

叶澍终于看过来,实在是这种问话有些怪异,通常情况下,应该是男孩问女孩才对。

“放心,给你先挑床。”叶涵赶紧明志,在她看来公子哥的阿少势必洁癖多,还要约法n章:我喜欢靠窗,禁止臭袜子,不喜喧闹等,想到这,她默默崩溃。

“你的建议我会听取的。”叶澍接过包,拿过钥匙。

叶涵屁颠屁颠跟上。吧台服务员一脸花痴,欲言又止:这是单人间啊,终究懒得开口。心道这么帅的男生居然有女朋友了,真是人神共愤,啧啧,同居,旅游?!

叶涵目瞪口呆,一张床?

这坑爹的旅游协会!

“我不管,我是女生!”叶涵赶紧将包往床上一扔,自己也随之赖皮的往床上滚来滚去。鞋子都没脱,被单被子早就被她卷的皱巴巴。

她未对视,仍能感觉到叶澍的眼光打量着宾馆最后定格在自己身上,那种淡淡的打量让她无法忽视,只得僵着身姿坐起身。

“你是女生我就要让你,这两者本就是性别歧视关系。”叶澍默默的捡起叶涵蹭下来的枕头。仔细的拍了拍,紧皱眉头,他很不适应用这种小宾馆提供的任何物什。叶涵看见越加的高兴:“你看你有洁癖,枕头脏了肯定没法用了,要不坐三站地…”

“人偶尔是要变通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叶澍完全不上叶涵的当。将行李安顿好,坐在宾馆的电脑前查旅游指南。

说不紧张是假的,叶涵不说话,手心沁出薄汗,空气也安静下来,她知道叶澍本就是沉默寡言的,他可以静上一整天。

“要不,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输了打地铺?”

“我拒绝。”叶澍手上动作未止:“你可以选择自己打地铺。”

她不开口,他也不说话。气氛越发的沉寂下来。

“你要喝水吗?我去烧。”她终于如坐针毡,本能的并拢双腿,身体微微挺直。

“背包里有矿泉水,你拿出来烧。”叶澍没抬头,手指尖噼里啪啦作响。

叶涵去翻找矿泉水,忽然想起这还是第一次被允许碰他的东西,记得以前方运用过一回他的铅笔,他知道了倒没说什么,却当着方运的面将铅笔扔进垃圾桶里。她知道他的臭讲究,“好心”的提示道:“据说有人在宾馆的热水壶里煮过内ku,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叶澍看着叶涵递过来的水,低醇的嗓音透出一丝若有似无的拒绝:“谢谢,我不渴。”

果然臭讲究。她乐呵呵的喝着水,眼尖的瞥了一眼他的背包,夸张的揉了揉肚子:“我有些饿了,也不知道哪里有卖薯片的,忽然好想吃。”

他似乎在笑,侧脸有些微微耸动,嘴角弯出一抹笑,清凉的眼眸望过来:“我不觉得你拿矿泉水的时候没看到我包里放着的薯片。”

“你饿不饿?”她道:“总的来说委屈你和我住一间房,如果你有空我请你吃饭?”她早就饿了,却不忍心一个人离开觅食,只好客套的问一声。

“我现在就有空。”他起身,从包里拿出另一瓶没有开口的矿泉水,旋开:“走吧,附近有家不错的饭店。”

这人就不知道客气为何物吗?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