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靠回忆维持的友谊不会长久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2-25 08:47:06 字数:4032 阅读进度:183/290

饶是被叶涵直接拒绝,嘘嘘也不生气,仿佛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众人三三两两就要散去。网刘杰华开口:“叶涵,我有话想对你说。”

叶涵下意识去看叶澍,后者没什么表情。她开口,就要拒绝:“有什么事…”

“刘杰华。”叶澍开口:“麻烦你等会送叶涵回去。”

他踏入黑暗,和黑色融为一体。

大街上盲目走着,刘杰华道了句稍等,钻进奶茶店端出两杯奶茶,递给叶涵一杯。

“天气开始变冷了。”他道:“冬天使人慵懒。”

叶涵一时无言,只好应和,脑子有一刻的放空,她想回去了。

“眨眼,六年级过去很久了。”他又道,眼里并无唏嘘:“现在的天空没有小时候明朗了,人也没那么单纯。”

时针滴滴答答,留在过去的只有回忆的影子,残留的记忆提醒两人曾经很要好过。

“恩。”她咬了咬吸管,却一口没喝。

小时候停电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三三两两搬出椅子、凳子坐在葡萄藤树下乘凉、聊天,唯一不足的就是蚊子多,每每能听到手拍在皮肤上的声音。那天,叶涵来找他,彼时他还点着煤油灯写作业,叶涵双眼圆溜,神秘兮兮的要带他看好东西。从舅舅家到叶涵外婆家并不远,两人循着月光走了过来,一路上有蛙鸣的农田和打着灯笼的萤火虫,他爱上了这里。叶涵外婆家并不大,却也是楼房,她推开虚掩的门,熟车熟路的找到火柴盒蜡烛。

“来,到楼顶上去。跟着我走,别踩空了。”

楼顶?刘杰华没有多问,叶涵走在前面,是不是转身停下来给他照光,有几回,他看到蜡烛的油滴在叶涵的手上,而她没有做声,大概是不痛的,刘杰华想。

“到了!老妈,我带小刘来了!”

叶涵叫了一声,楼顶并没有任何照明工具,因为月明星多的原因,视线并不受干扰。他看到楼顶上搭了几个简易的帐篷。

“来了就好,你带他去你们帐篷。”

“好呀!”叶涵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格外清脆。“最中间的那个帐篷是我们的,我下午搭的,放心!很凉快的,下午我泼水的时候重点泼我们这地方了,章雪丽和胡庆也在,你绝对想不到胡庆来了吧?哈哈,我让他来的,他家人觉得远怕危险,他们也不看看他儿子长的那损样儿,谁要呀!不过我说了,是去你家玩,他家人一听是去你家玩,就同意了,从镇上坐车来这里也就一个多小时,下午就到了。”

“为什么叫他来?”

“啊?什么为什么?”刘杰华红着脸,幸好天黑看不到表情,他胆大的说出自己心中所想:“为什么让他来?”

他讨厌看胡庆和叶涵你追我打的玩闹,太吵了,扰的他静不下心写作业。

“因为打牌少一个人啊!”刘杰华听到叶涵的理由,心中乌云散去,欣喜之余尴尬万分。

简易帐篷就是两个蚊帐连在一起对开,四角用竹篙撑了起来。时间还早,叶涵拿出牌,叶妈妈再三要求不能点蜡烛,怕起火,她便将手电筒挂在头顶,勉强能看到牌,打了几把,叶涵赖皮,还总是将“自家人”的牌堵死,章雪丽抱怨了几句,叶涵将牌一推,开始耍诈。

“叶涵,想死啊,就你最吵!”刘杰华听到那边的帐篷里传来抱怨声,应该是她姐姐。紧接着就是叶妈妈的数落:“她同学在,你咋呼啥,随他们玩。”

“吵死了,都快十点了,我要睡了。”

“不玩了吧。”刘杰华有些拘谨:“要不我们躺着看星星?”灯光太昏暗,看起来费事,索性都躺了下来。

“哇,好多星星!你看那边有颗蓝色的,颜色不一样。”章雪丽兴奋道。

刘杰华理好了牌,整齐码好放在了一边。

“帐子好碍事,我们将它卷起来,就成了大帐子啦!”

叶涵永远是行动派,踩着木板咯吱咯吱的叫,等木板不叫的时候,帐子也卷好了。

“你说牛郎和织女是哪颗星?”章雪丽抬起手想要摸到星空,叶涵学着她却手舞足蹈。

“我说,蓝色的铁定是织女,就那颗最美!”叶涵语气坚定的说道。

“蓝色的一般都是男生吧?”胡庆不赞同道。

“谁规定蓝色一定属于男生的?小人之见,再说蓝色星旁边没有其他星星了,你说他用扁担挑的娃去哪里啦?小刘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刘杰华思索着说道:“确实没有规定。”多余的话却一句没说。胡庆哼了一声:“刘杰华你偏心,胳膊肘往外拐。”

“嘿嘿,他肯定向着我,我是他同桌。”叶涵得瑟的笑着。“要是不向着我,我就叫他小流氓。”

“叶涵都这样说你了,你都不生气?刘杰华你喜欢叶涵吧?”胡庆口无遮拦的说道。

“刘杰华和叶涵玩的好,你就说喜欢。”章雪丽爆笑:“你也和叶涵玩的好,你喜欢叶涵吗?”

“我才不喜欢叶涵,母老虎一只。”胡庆赶紧辩驳:“给我家扫地,我都不要,她笨手笨脚肯定扫不干净。”

刘杰华内心默默不赞同,他见过叶涵扫地,小小的人姿势笨拙的拿着大扫把,一下一下,扫的可干净两人。

“胡庆,你要死吧?”叶涵跳起来就要打胡庆,顿时两块木板此起彼伏的咯吱叫着。

“叶涵,你想死吧?给我睡觉。”叶漾生气的扯开帐子吼道。

“哦!”叶涵放慢了动作,手脚并用的爬回自己的帐子。

“刘杰华,你真喜欢这只母老虎?你看她凶的。”胡庆小声嘀咕道。

刘杰华轻声说:“闭眼,睡觉!”他悄悄的转头看向叶涵,明明很可爱,就算是母老虎,也是最可爱的老虎。

那天他长久都没睡着,侧过身看远方,浓黑轮廓的是山,头顶最亮的是星,微微吹过的是风,留在身边的是好朋友,他曾以为能做一辈子朋友的人。

“对不起。”刘杰华又道,浅浅淡淡的声音被风吹散。

“哦,为什么道歉?”叶涵终于抬头仰视他,晚上的夜空没有星星,发着光的是路灯。

“你知道的。”

叶涵没有做声,她有些想扔掉奶茶,拿着它实在太碍眼。

刘杰华走近一步,昏暗的路灯下,他的眼睛闪着奇异的光:“叶涵,我想对你好。”

“对我好什么?”她觉得好笑:“你明知我和叶澍在一起,你说这话合适吗?”

“不合适。”他盯着她的动作:“不喝就扔了吧。”

“哦。”她抿了一口,却没有扔。

见叶涵没有搭话的意思,刘杰华微微叹了口气:“我送你回去吧。”

叶涵迎着光,面带微笑,小小一张脸,明艳动人,忽然开口:“你应该对我说三次对不起。”

刘杰华知道是哪三次,偷瓜那回被发现他抛下她跑掉了,李老头找到叶涵家,他又装了鸵鸟留她一人,李老头骂的很凶,插着腰直说叶涵这娃子没教养,以后铁定歪着长,她低着头被叶妈妈提了出来道歉,头弯成鸵鸟装,却准确的在人群中找到了他,还调皮的眨了眨眼。而他,没有勇气告诉别人,他也偷瓜了,他也该被骂的。最后一次…他不想回想,甚至潜意识并不想见到小学同学,包括叶涵,每每只会让他想起他的懦弱和无知,时光也只会嘲笑他:看吧,你连女孩都不如。

他耸肩:“我送你回去。”

“不用。”叶涵道,随手将奶茶扔进身边的垃圾桶:“我认得路。”她说完就要先走,不知想到什么,停下转头:“靠回忆维持的友谊不会长久,当然,我们只能靠回忆维持,可我偏偏不喜欢别人话当年,所以我们就这样吧,见个面,像普通学长看到学妹那般打个招呼,或者装看不见。”

他淡然自若,语气轻松:“好,我和你招呼时希望你不要装看不到就成。”

叶涵走到宿舍楼下,瞧见了叶澍,他仍站在每回等她的地方,头顶是橘黄的灯光,暖暖的,却仍赶不走他周遭的冷。

“你怎么在这里?”叶涵走过来,眼睛红红的。

“你哭过?”叶澍低头看她,眼睛里汇聚了更多的冰,阴阴沉沉,像磅礴大雨前夕的乌云。

“恩,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

叶澍看过来,眼神一瞬不瞬:“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你想听什么?”

他顿了顿:“你和刘杰华的事。”

“没什么可说的。”

叶澍没说话,顿了顿,眼神又放在她身上:“你和他的关系。”

“想听真的还是假的?”叶涵笑道:“我知无不言。”

“随你。”

“他和我同桌两年,起先关系不错,经常玩在一起。后来我转学走了,中间没联系过,恩,我想想还有什么要说的,对了,我喜欢过他。”她一字一字吐出,语气轻松,毫不介怀的样子:“当然,不排除那时候的我不懂什么叫喜欢。”

他往前跨一步,嘴角挂着笑:“为什么不说假话?”

“怕你生气。”她揶揄:“哪天你因为听到这事儿心里有疙瘩,和我分手怎么办?”

叶澍微微哼了声:“我很介意你为别的男人哭,你打算怎么做?”

她黏黏的抱过来:“那换我追你,把你追回来。”风轻轻吹过来,有几丝头发到了眼前,若有似无的扰着他的胳膊。

隔天,叶涵起了大早,买了早点走到叶澍宿舍楼下,打电话给姜顺雨:“喂?”

姜顺雨睁不开眼睛,勉强睁了条缝儿瞅了瞅来电,看是叶涵,时间6点5分:“涵姐,你打错了吧?”

“没打错。”她哈了口气,空气中薄薄的起了一层雾,天越来越冷了。“下来拿早点。”

“我靠!太阳打哪里出来的?你居然给我买早点?”姜顺雨一激动,瞌睡虫赶走大半。

“不是,给叶澍的,你帮忙拿下。”

“那你打给叶澍啊。”他倒下,作势又要睡。

“怕吵醒他。”

“你就不怕吵醒我吗?”他憋着一肚子气:“这样花式虐狗合适吗?”

“你这不醒了嘛,乖,听姐的,下来拿。”

“不拿。”

“那我跟小贵妇面前说你坏话。”

得!姜顺雨认栽。

第二天,叶涵又打来电话,姜顺雨不理,直接挂掉。顺道上了个厕所,隔着窗户老远就看到叶涵站在下面,手里拎着豆浆。姜顺雨一时不忍心,又跑下去拿回早点。第三天,叶涵没有再来电话,姜顺雨却醒的很早,他站起身眺望窗台,那厮居然悄无声息等在楼下。叶澍宿舍个个指责叶澍:“涵姐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人家!当心脱双成单身狗。”

叶澍掏出手机,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打给叶涵:“阿涵。”他道:“明天记得加个茶叶蛋。”

第四天,叶涵看到叶澍走了出来,顺道牵起她的手:“你已经成功追回我了。”太阳从云层里窜出,一栋栋楼,一棵棵树,影子纷纷移动。

“你想多了。”叶涵将早饭递过去:“这几天小贵妇迷上晨跑,非拉我一起,这不就顺便给你买一份。我捉摸着五分钟没人下来拿,我就拎回去给蠢蠢,谁知每每到了四分钟你们宿舍就来人了。”她说的是实话,脚上穿着运动鞋:“我以为跑步的时候能遇到你,谁知一次都没遇到,早饭怕是浪费了,才让你室友拎回去的。”叶澍爱早起锻炼,叶涵却不爱,他倒也没勉强。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