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蠢蠢要追顾耐?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3-01 12:48:32 字数:4206 阅读进度:190/290

“蠢蠢,我们是好室友对不对?”

叶涵这唱的又是哪出?张存艰难的翻了个身,打了一个呵欠:“说室友情前我们算一个账,上次买芒果的钱你还未给我。”

叶涵当即爽快的掏出一张20元:“不用找了。”钱在空气中晃荡了下,又被叶涵攥在手心。“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别说病单丢了,再让我开一个什么之类的话。”张存难得的将目光从手机上挪开:“我想我会伸懒腰的时候顺带着掐你的脖子。”

“你真是我的好室友,我的存。”叶涵粘过来,狗腿的帮她捶肩:“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那是一个秋风萧瑟的下午,我衣着单薄的行走在冷风中…”

“说重点。”

“我掏了掏口袋发现有一张纸,以为是废纸,随手给扔了。”

张存摇了摇头:“我和顾医生不熟,他朋友还投诉过我。再说你犯的错为什么让我承担?”

“蠢蠢,我待会要和叶澍约会。”她早就穿戴整齐,顺带着涂了一个恶俗的大口红:“晚上就是那破课,可我没时间去医院。”她顿了顿染了丝哭腔,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人家有三天没和我家阿少约会了,你就成全我好不好?”

再说下去,张存都觉得自己是坏人姻缘的棒子。稀里糊涂间听到叶涵说要带零食给她脑子一时发热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待叶涵走后,张存愣是没回神,怎么可以为了本属于自己的20块钱而折腰?这年头欠钱的是大爷叶涵,倒霉的却是她。

她挣扎良久,翻了通讯录找到顾医生的名字,迟迟未点下去。这号码还是体检时大宝要过来的,说是有备无患,实则是想让她追顾医生。留下号码数月,却从未主动联系过对方。想了想,开始编写信息:

顾医生,您好!

我是张存,上回麻烦您给我室友开了单子。若是有空,我想请您吃顿饭。

当然了,这钱她要申请报销,不坑一把叶涵对不住自己。她等了三分钟,对方没有回复,她赶紧躺下来,她尽力了,终于可以踏实的睡觉了。

此刻,顾耐正在超市购物。看到张存的短信,有些好笑。他们相差也没几岁,被人一口一个您称呼,顿觉自己老了不少。想了想,将架子上的红枣放在自己的购物篮里,又挑了银耳和冰糖。结完帐,回了电话过去。

“是我,外面的食物不干净,我喜欢自己做,你要是真想道谢,来帮我品尝一下,最近我研究了几个菜。”怕让小姑娘误会,他遂补充道:“你也知道我在这里没什么朋友。”

“这样不太好吧,我是还人情,不是再欠的。”

“我缺一个品菜的人。”

他缺品菜的人,她去帮忙品,也算是还人情了。

顾耐家非常整洁,用一尘不染形容也不为过。鞋子还是那般整整齐齐的码好,甚至颜色样式都没换过,书架上的书,除了有两本新买的还未插入平放在台面上,其他的连位置都没变过。窗台上的花养的很茂盛,看来是花了心思的。张存不记得在哪里看过:养植物的男人顾家。当然前提是养得活。张存将手中的水果放下。看着顾耐忙进忙出,自己两手空闲,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男人围上围裙还真是帅气,线条鲜明的侧脸搭配干净修长的手腕,完美。当然这得要看脸和气质,若是胖头鱼的脸,大约她看到的只是菜了。那么整洁,张存竟不忍多走几步,生怕弄脏了地板,心中疑虑便问出口:“你是处女座吗?”

彼时顾耐正给鱼翻身,他用锅铲小心挑起鱼身仿佛手中捧着珍稀的宝贝:“不是。”滋滋啦啦的煎鱼声中传来他好听的声音:“是处男座。”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招待。张存起身将买来的水果给洗了。“你家水果盘放在哪里了?”

“左边柜子第二格。”

“哦。”拿出盘子,打开水龙头:“你还有什么要洗的吗?”

“你把砧板上的生姜洗一下。”

张存犹豫着寻摸既然是请自己来吃,那就应该主随客便。自己有必要将饮食习惯说一下。

“我不喜欢吃葱姜蒜,花椒和香菜。烧鱼的话,多放点调料,也是很有味道的。”

“你很偏食。”顾耐说这句话不是疑问。

“对啊,吃带叶子的菜我也只吃叶子,太酸的食物视心情而定,恩,暂时想不到别的了。”

“哦,难怪贫血。”顾耐说完头也不回的将生姜一把洒在鱼身上,顺势加了一把葱和香菜。姿态随意的晃了几下锅,霎时好看。好吧,她承认自己只是做客的,她的好心建议可以一一被拒绝。

“你买的苹果和葡萄?”顾耐看了看张存摆好的水果盘,皱着眉并不是很喜欢的样子。

“还有梨子,在客厅。”

“哦,你多吃点,我不太喜欢吃。”

这个时候不应该说: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这个顾医生真是不懂人情世故,张存愤愤不平,那些排着队打着看病名义的小女生真是瞎了眼。

“上回买的芒果你不是收了吗?”

“所以说这次为什么不买它?”顾耐调小火候,擦了擦手。

“涨价了。”再说买三样显得数量多,诚意大嘛,这句话她可不敢说:“你要不吃我就带回去了。”

顾耐不乐意了,不是带给他的东西吗?就算不吃,也应该是他来处理,这孩子正儿八经算起来也吃他两顿饭,怎么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呢。

“吃不下的放到冰箱里。”

张存又道,暗示意味十足:“我其实一天就能吃完它们。”所以不用浪费冰箱的电了。顾耐也不知听没听见:“厨房里转不开,你先出去等一下,高压锅里有红枣银耳,你先盛着吃。”

哦!

菜上桌时,明显的要比上回的丰盛,一道土豆炒辣椒,一道红烧鱼,一道蘑菇青菜,一道紫菜蛋汤,另送一高压锅的红枣莲子。

“这么多,吃不下吧?”不过她甚是欢喜,是鱼呀,真的是鱼!

顾耐兀自给自己夹了菜,认真道:“红烧鱼里加了姜和香菜,蘑菇青菜和土豆里加了蒜,所以你只能选择多喝点红枣莲子汤,放心,我一个人会吃得完的。”这哪里是待客之道,分明是故意整自己的。她忽然发现顾耐是真的单纯的叫她过来品尝的,换言之,他只是需要有一个人看着他吃就好了。

“其实我把生姜大蒜什么的挑干净就可以吃了。”张存说完将鱼从尾端到中间折断,堆得碗满满的,仔仔细细的挑出生姜大蒜。其实就在女孩说不喜欢生姜时,顾耐就没有像往常那般将生姜剁碎,而是切成片状直接下锅了。

“怎么样?”他的眼睛认真盯着她送往嘴里的食物,仿佛她的一句话能让他上天堂也能入地狱。

她蘸着汤吃了一口,香味顿时充满口腔:“很香,鱼烧的很鲜,里面也入味了,汤汁很让人回味,卖相也好看。”这人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个小紫花摆在鱼头处像模像样的,倒也好看。“只是…。”

“只是什么?”

“要是将鱼换成鸡顺便加点块状土豆就更美味了。”

顾耐没在看她:“想吃土豆烧鸡就直说。”他的心情大好,露出舒展的笑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人夸的缘故,勾着唇笑的眼角也微微弯起。

“顾医生喜欢厨艺?”张存问,他这手艺炉火纯青,色香味俱全,连卖相都深入人心,若说不喜欢厨艺,简直对不起天地良心。

“也不是。”他道:“一个人住,难免无聊,再加上食堂的菜确实很难下咽,便烧来玩玩。”

“哦。”张存点头:“无聊的好,无聊的好。”入眼瞥见顾耐正慢悠悠的挑出葱姜蒜,这个行为令她不解,便问了出来:“你也不爱吃葱姜蒜?”

“恩。”他点头,又小心的挑着鱼刺,小口往嘴里送。

“那为什么要放啊?”

“因为你说你不喜欢。”顾耐看了她一眼:“平日我也不放的。”放它们只为了调味,却不是用来吃的,顾耐也不解释,任由对方傻愣的盯着那小堆葱姜蒜感慨。

张存又夹了土豆丝嚼起来,认同的点着头:“你可真是人不可貌相。”顾耐鲜明流畅的侧脸微微顿了顿:“大多人都以为我靠脸吃饭,谁知我哪里都可以靠,尤其是手。”

说来奇怪,张存一贯不喜欢和异性待在一起,但顾耐不同,两人一起时会不自觉舒适自在,一切都绝对的很是合理,不需要费心思找话题也不会拘谨。张存提议要洗碗,算是报答这顿饭恩,顾耐也不推脱,告诉她洗洁精在哪里,便进了卧室开了电脑,卧室门没锁,张存抬头便能看到,这种感觉着实怪异。张存走后,顾耐才出来,转到厨房里瞧了眼,不瞧则已,一瞧笑死人。先前剩下的剥了皮的蒜被她排排站摆好,又将那未几个未剥皮的蒜插在厨房台上那光秃的盆栽里,顺带着还浇了浇水,挪到阳光充裕的地方。

这个世界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沐浴阳光,那几瓣蒜有幸。顾耐笑出声,目光里的柔和就要溢出来,他实在不忍拔了那几瓣蒜,可是那土里埋着的水仙的种子怕是再也不能出土了,罢了,等了一夏天也没见它发芽,现在只好谁发芽算谁赢。

张存回到宿舍幽幽躺下准备眯一会,才发觉叶涵要的单子没开,而此时群里炸开了。

爱闹的坏肉肉群

大宝:号外,号外!顾美人又请我们的呆萌存吃饭啦,纯手艺料理,百分百原味。

得瑟女皇(叶涵):不亏是我存,进步神速。

初雪(小贵妇):咱们存存要身材有身材,要个子有个子,是顾医生高攀了呢。

小凤:当事人出来解释一下啊!

这个世界不严肃(张存):呃……罗利所言极是…。

得瑟女皇:大家排队啊!完了,中了顾医生的毒了。

初雪:完了,中了顾医生的毒了。

大宝:完了,中了顾医生的毒了。

疯婆子(大黄):完了,中了顾医生的毒了。

疯婆子撤回消息。

疯婆子:我以为是口令红包呢,亏我复制粘贴,什么情况?

张存:顾医生邀我品菜。

大宝:怎么不请我?

小凤:还有我。

小贵妇:我也是。

大黄:我就算了,顾医生看起来不是我的菜,我就不吃他烧的菜了。

张存:我忽然好累,我要养老了。

说来奇怪,单子这事儿委婉的对叶涵表达了一番,她不但不生气,还善解人意道:“哎呀,对着顾医生那张脸,哪里还记得旁的事,我懂你啦,我对着叶澍也是这样的。”到晚上上课时,叶涵奇迹般掏出单子,陈老师并未多为难,这事儿就这么云淡风轻过去了。后来,张存才知道单子一直没丢,叶涵这厮在凑合她和顾医生,只因为她的宿敌程雅涵曾在卫生间议论过她,说叶涵癞蛤蟆吃了叶澍这天鹅肉,在未得知她是叶澍女朋友前,程雅涵总是若有似无的飘在叶澍面前,现在又对顾医生不清不白,隔三差五跑去医院,很是积极。

张存问:“为什么让我追?寝室里单身的又不止我一人。”她希翼听到一些夸赞的话。

叶涵摇头:“其他人我从不担心会找不到男朋友。反观你,开学多久了,除了一只胖头鱼追你,还被你气走了,大多时间你连烂桃花都不开一朵,再说,你不是最闲吗?”

“那我追追看好了。”张存很是淡定,带着莫名的自信:“仔细想想顾医生倒是居家好男人,以后我都有免费的饭吃了,再也不用担心因为你不给带饭而饿肚子了。”

“说的好像你能追到似的。”叶涵也不指望张存真能追到顾耐,这是程雅涵要什么有什么,就怕顾医生把持不住自己,她必须扼杀这个念头,加上张存和顾耐有过几段孽缘,若顾耐眼光非常人,就喜欢这种废柴,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