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呆萌子睿求爱史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3-13 08:31:03 字数:3853 阅读进度:203/290

已过去两个月,顾医生和张存之间仍无半点进展,加上张存身体强健,没生过一次病,这下彻底的失去在顾医生面前混脸熟的机会。叶涵眼瞅着,张存怕是没戏了,也就没在凑合。李子睿近日甚是无聊,他的好哥们儿一个个找到人生真谛,离他远去,留他一人凄凄惨惨戚戚,便找叶涵聊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论如何做好一只合格的单身狗。

叶涵思前想后,顾医生怕是瞧不上她家这只蠢蠢,索性不高攀,找一门当户对的。李子睿她是信的过的,虽然性格呆了些,好在模样和家室都说得过去。和张存商量了此事,张存一琢磨,觉得大学要孤单北半球,扭捏两回就同意了。

三天后,叶涵问:“我那高中同学找你没?”

张存摇头:“没。”

这榆木脑袋!

叶涵又去找李子睿。

得瑟女皇:你怎么不找张存?

李子睿:张存是谁?

得瑟女皇:…

无语中。

得瑟女皇:老娘室友,前两天你不是说要我介绍吗?

她这一气,又开始说起戒了一星期的口头禅。

李子睿:哦,想起来了。

李子睿:她没找我,我怎么找她?

她终于知道李子睿为何单身这么多年的真谛了,这人怕是不仅没有情商且还为负。

得瑟女皇:主动的事一般是由男孩子做。

李子睿:可是…我害羞(羞到撞墙)。

得瑟女皇:…。

李子睿:要不你对你室友说让她先发消息给我,我假装不知道这事儿?

得瑟女皇:你适合单身。

得瑟女皇:真的!

李子睿:我知道了!不能被涵姐瞧不起,(愤怒,愤怒)我要勇敢一回。

他觉悟了,他居然觉悟了,他终于觉悟了,叶涵叹口气,心累。

隔天叶涵又问张存,状似无心:李子睿找你没?

“找了。”

居然真找了!叶涵老泪纵横,仿佛家养的老母鸡终于知道怎么下蛋。

“你们聊什么了?”叶涵眨眨眼,很好奇的样子。

“问我在干嘛。”张存想了想,屁股坐麻了又换了个姿势:“没了。”

这么简单?叶涵坚决不相信:“聊天记录给我看看。”

张存翻了翻手机,找出记录。

李子睿:你好。

张存:你也好。

李子睿:我是叶涵高中同学。

张存:我知道。

张存:我是叶涵大学室友。

李子睿:我知道。

李子睿:你在干嘛呀?

张存:躺着看小说。

李子睿:哦。

李子睿:什么类型小说?

张存:*。

李子睿:…

李子睿:那我不打扰你看了。

张存:好,再见。

李子睿:再见。

聊的内容不仅肤浅且简单,叶涵叹口气:“蠢蠢,这回我不是偏心我高中同学,你就算真的再看*,也不要随便说出来,这让他怎么接话呢?”

张存伸了个懒腰:“可是我确实在看啊,撒谎总不太好吧?”

“你还想不想谈恋爱了?”

“老实说。不是很想。”

“你还想不想我帮你带饭了?”

“想。”虎躯一震。

“那就试着和异性聊天看看。”

张存斗志盎然:“好。”随之找李子睿。

张存:(微笑)

李子睿:你好。

张存:不好意思,上回我说话太直白了。

李子睿:哪一句直白?

张存:就说看*小说那次。

李子睿:不直白呀!

李子睿:话说*是什么东东?

张存喊叶涵:“涵涵,上回不是我的错,你同学不知道什么是*。”

叶涵恨铁不成钢,所以李子睿只是单纯的不想打扰一个女孩看小说,而擅自成为话题终结者。

“算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违背万物发展规律,让两个呆萌的人在一起。”叶涵叹气。复读那会儿,她就知道李子睿的为人,平时若不是和方运有些小恩怨,她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和他说话。而后,叶涵委婉向李子睿表达她室友一心只读圣贤书,无心男女之情,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李子睿道:“我的心本就是死的,可惜找不到一个女孩子让它活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了质的进展,张存每回在线,李子睿必会发消息给她。

李子睿:在吗?

张存:在。

李子睿:我给你发了资料,你接收一下。

张存点击接受,打开一看《高数c重点》、《毛概重点》以及《关于如何写好论文》。

张存:为什么给我发这个?

李子睿:鼓励你好好学习。

张存:可是每个学校重点不一样呀。

李子睿:我知道。

李子睿:发给你只是告诉你,我们一起加油。

张存想了想,发道:“现在离期末好像还挺远的,你居然整理好重点了?”岂止是远,简直是很远。

李子睿:这是去年考试整理的。

叶涵彻底被李子睿的情伤打败。不得不想李子睿也许生来就是为了学习存在的,女孩什么的与他完全不沾边。索性任他去了,两人聊几天估计就会将话题聊死。之后数日,她便观察着,猜测李子睿何时放弃。不得不说,叶涵低估他了,即使他没什么追女孩的技巧,却很坚持。比如一天三餐前会发消息给张存。

李子睿:早上吃的什么?

张存:没吃。

李子睿:哦。

中午时又发来消息。

李子睿:中午吃的什么?

张存:面。

李子睿:哦。

李子睿:晚上吃的什么?

张存:待会去吃,拍给你看。

李子睿:不用拍给我看,我就随口一问。

张存:哦。

几天下来,叶涵没被李子睿的坚持打败,却被张存的耐心折服。换位思考,若是她生命中遇到这般追求自己的奇葩男子,早就拉黑了。张存却不气,性格慢慢的,道:“我觉得这人挺实在的,没话聊就不聊。不像有的男生,明明我不想说话,非要拉我聊天。”她说的是胖头鱼。其实胖头鱼除了长相稍微次于李子睿,其他方面简直完胜。好在上天是个公平的主,赐予李子睿好家室好长相好成绩后,必定剥夺其情商,越想越发的同情李子睿,恐怕张存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女性,只好顺其自然,不忍剥夺他唯一能和异性说话的权利。

某日,叶涵随口跟辣姐说了此事,辣姐笑了整整一个下午,后问:“要不我出马?”

“不行。”叶涵赶紧拒绝:“李子睿那脆弱的心脏根本承受不住你带来的打击。”且不说复读那会儿辣姐整多多少人,就看她隔三差五在唐哥哥头上动土胆量也是了得。后大学追的人也有那么几个。参加社团时,与一男生相谈甚欢,几天后,男生qq上主动告白。辣姐当即同意:“好呀!我们在一起吧。我最近想吃鸭锁骨、猪肉铺、三只松鼠零食,哎呀,忽然想到口红也差不到用完了,我的要求不高,你帮我集齐所有红色号的就好。”赵康一看,这追女生简单啊,不就是花点小钱,赶紧上网搜了搜口红颜色,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的不敢说话。靠!不就是一红色,怎么冒出那么多?再一看价格,彻底傻眼了?还追不追?干脆点拉黑了辣姐,自此没在联系过,最近一次,辣姐见到他,他早已搂着社团之花宁小凤腻歪着。辣姐也不气,本着相识一场招了招手打了招呼,谁知赵康眼光扫过她就像没看见似的。

辣姐一气,缓缓的调整了一下呼吸,挑挑眉,吹了声口哨,回眸一笑:“赵康。”不管男孩欲言又止的表情,又道:“我想了想决定给你一个机会,上回故意测试你的,不要生我气,我妈说了大学的男孩不太能靠得住,就看他愿不愿意为你花钱。这不,我就跟你开了个玩笑。”

“袁珊,你说什么?”赵康目光闪躲,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辣姐一咬唇,表情凄苦且矫情:“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生命的四分之三吗?”

宁小凤的脸完全煞白,她被告白的台词就是如此,如果没意外,下一句是…。

“你不是说余下的四分之一属于你的身体发肤,而这些受之父母吗?”辣姐话一出,宁小凤气的胸口起伏,脸红如杯中酒,她就是被这句话打动,觉得赵康是个孝顺的男孩,而孝顺的人基本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才在一起的。

“哎呀,你有女朋友啦?”辣姐吐吐舌:“对不起哦,我要上课去了,拜拜。”说完一溜烟跑掉,生怕赵康赶过来揍她。

没过两天就传出赵康分手的消息,辣姐不在乎,这事儿不怪她。追她时每天好几个电话,又是送早餐又是约着逛街看电影,一有下家,看到她权当看不到。落差太大,心理着实有些不平衡,即使她并不喜欢赵康。下课时,偶遇赵康,她猫着腰从拐角处离开。谁知赵康眼尖:“袁珊。”辣姐索性也不跑了,回头干笑:“嗨。”

看不出赵康有没有生她气,表情淡淡,甚至还有了笑意:“上回你说的话算数吗?”

“什么话?”

“你不是说给我个机会吗?”

“不给。”

这句话呛死了赵康。

“为什么?”赵康挠挠头:“明明你言辞很恳切的。”

“我故意的。”辣姐迎上他热切的眼光,下巴微抬,表情疏冷:“你也不要装傻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赵康有些局促:“你这么直接,我有些接受不了。”

“被女朋友甩了所以又来追我?”辣姐问。

赵康点点头:“我其实也不大喜欢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才是我的菜。”

“那你帮我集齐口红的颜色吧。”

“我并不觉得你是个物质的姑娘。”赵康有些急脾气,说出来的话又急又快却很恳切:“所以不要这样好不好?”

“女人都是善变的,我变的格外厉害。”辣姐不屑的嗤笑一声:“对好人我敞着一颗真心,对花心大萝卜我就变得物质,反正大萝卜的钱不花白不花,不给我花也给别人花了,还不如占个便宜。”

赵康也火了,一双眼睛笔直盯着她,间或吐了一口痰:“你以为你长的多好看吗?得了吧你!我也就告白玩玩,你还当真?”

“我没当真。”辣姐松了一口气,终于敞开天窗了:“你和那些男孩打赌的事儿我都知道。”社团开会那次,男孩子在厕所讨论女孩。辣姐听到嗤之以鼻,话也说得少了。谁知有男孩提议谁能追到高冷的袁珊,谁就赢了,赌注每人五十。辣姐撇撇嘴,才五十?这也太少了?后有人道谁追到社团之花,赌注每人五十五。辣姐心就平衡了,这么一想自己还值不少钱,仅此于花。她在卫生间就听到赵康说:“我就喜欢征服难度大的,我追袁珊。高冷又怎么样?女孩子都一个样,只要对方长得不是很差,随便带她看几次电影、吃几次饭。不就成了?”几人笑成一团,听起来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