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我只是白了你一眼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3-16 20:32:46 字数:4890 阅读进度:206/290

“涵姐追的你?”

叶涵干笑,无人回答,算是默认了。

“怎么追的?”

叶涵看向叶澍漆黑的眼睛,忽然觉得他下一秒可能会骂人。

“骑车追的。”他并不打算好好回答问题。

“近水楼台先得月?”李子睿疑惑问叶涵:“没道理啊。那时候方运也近,你怎么不打他主意?”

“饭堵不住嘴吗?”叶澍眼神冰冷,李子睿乖乖闭了嘴,跟在后面去了饭馆儿。

一顿饭吃下来,索然无味。李子睿没休息好,神情怏怏的,也没说话的精力。

“那个。”叶涵委婉道:“我室友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好。”

叶澍没说话,眉宇间不言苟笑,对于这种动不动就将张存销量出去的行为屡见不鲜了,奈何张存那个不争气的,一个男生也套不牢。

“我知道,我也不是喜欢她,我就好奇。”他的目光一直盯在手机上,而后又丧气般抬头问叶澍:“你为什么喜欢涵姐?”

“不知道。”他答的很干脆,眸子里泛着淡淡的笑意:“等意识到了,眼光早挪不开了。”

叶涵难得的害羞了,桌下的手捏了捏叶澍的腿,脚丫子一晃一晃的,玩的不亦乐乎。她很少听叶澍说什么情话,荤段子倒是不少。

“哦。你挺幸运的。”李子睿的表情有些落寞,添了添嘴唇:“可是我从没有喜欢过谁。一直以来,想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他会复读,一来是真的没怎么学习,二来,方运复读了便也跟着来了。“这样的日子过得我很惬意逍遥,一辈子这么过下去也是可以的。忽然有一天闯进来一个人,她打破了我的认知和想法。不和她聊几句就觉得难受,无可否认,她没来之前,我也过得好好的。可是现在就过不好了,我是不是。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脑子坏了。”叶澍并不是一个适合倾听的人,尤其对象是李子睿。

叶涵咳嗽一声:“你这可能是恋姐情结。”她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搪塞他。

“不是。”李子睿打断他们:“为什么没人猜我可能网恋了呢?”还是没有回复,他把玩着手机:“我这几天一直在网上看很多网恋的案例,要么骗财要么骗命,我这一想觉得恐怖,就想亲眼看看她的为人,看完就走,不给她骗财骗色的机会。”

叶涵也为难了,这事儿到底说不说呢。

“还有涵姐,你不要老是看存存的聊天记录,尊重一下咱。”他怨恨的眼神看过来:“上回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她能记得我们班上那么多人的名字,不会是你和我聊的吧?”

“不是,不是!”叶涵摆手,赶紧否认:“我们关系好,有事没事聚在一起聊以前的事,她记性好,就记得大概了。”

“可是她上回又问我叫什么?”李子睿纳闷,小号上聊的时候明明很合拍,到了大号张存不仅变得迟缓记性也差。

“选择性遗忘症。对对,她经常这样。”她端着笑,脸都快僵了。

“会不会是你另一个室友觉得我人不错,申请了小号,和我聊天?”他的智商直线上升:“我总觉得我在和两个人聊天,更甚者其中一人对我很了解。”

男人真是一种恐怖的生物,表面上看起来呆萌呆萌的,心思却极细,堪比针眼。

“涵姐,你真不是空林向晚?”他又问。

叶涵赶紧摇头,这节骨眼上,就算是,也不能承认了,何况叶澍还在。

“她的男朋友是我,你觉得她会自降眼光看上你?”叶澍又开启了呛人模式。

李子睿想了想,也是哦。

“张存现在在做什么?”他的话可真多。

“在寝室。”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明天我就回去了。”他说这话极为坦荡,也不知到底存了什么想法没。

这顿饭没吃多长时间,叶澍大多时间不说话。李子睿偶尔打了呵欠,吃完便回宾馆补觉了。

阳光极为暖和,道路平坦,教学楼映在蓝天下,心也变得舒坦。

叶澍垂眸看她:“又给张存介绍?”

“唉!画风太相似也是不搭的。”叶涵叹气:“以后蠢蠢怕是要自己相亲了。”

她是真心替张存着急。叶澍瞧过来,女孩子眸子潋滟,眉眼间有着小纠结,甚是可爱。

“我要吃醋了。”他捏着叶涵的下巴亲过来,下巴蹭了蹭她头顶:“涂唇膏了?”

“鲜橙味的,喜欢吗?”

“很喜欢,闻到就想咬。”叶澍又道:“晚上怕是没什么时间了,中午去也好。”

叶涵的眼睛亮闪闪的,明明期待的心脏爆棚,却仍旧摆着一副镇定的模样:“去哪里?”

“好地方。”

绕个弯儿,来到围墙下。叶澍示意:“翻过去。”

叶涵左右看了看:“没立脚点。”

“我带你上去。”说完抱住她的腿往墙上挪去。行动不受控制,动作也僵硬起来,叶澍一松手,她趴在墙头很是吃力的蠕动,待坐定,气喘吁吁。

“你怎么上来?”说话间,叶澍退后一步,手一撑,一跃而上。耳边都是风,他已在墙头。刘海被风吹到一边,露出饱满的额头,这一刻,帅气极了。

叶涵看呆了:“你都不像你了。”

“恩?”他拍拍手上的灰,预备着跳下去。

“我的意思是说,你变了很多。”怎么比喻呢?“以前安安静静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现在倒才像个人,生动的确实存在的人。”

他跳了下去,不费吹灰之力,:“那你喜欢哪样的我?”手臂伸直,就要接她。

“只要是你,哪样都好。”

墙有一定的高度,叶涵挥了挥手:“我自己能跳下来。”

“那要我做什么?”叶澍没有收回手:“快跳,我接着你。”

得!那她就柔弱的腼腆的跳下去吧。

叶涵没收回力道,猛的扎进他怀里,叶澍身子晃了晃,并未移动。叶涵的头都撞痛了,她揉了揉:“撞痛你了吧?”

“不痛。”他帮她揉:“那一下撞进我心里去了。”

叶涵回抱住他,似乎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少年的暧昧与暗恋全部都转化为有型的触碰与接吻,人越来越贪婪,恨不得一辈子都挂在对方身上。

“你不是恐高吗?”叶涵双颊红透,上回两人爬墙时,某人厚颜无耻的要踩着她下来。

“克服了。”他的手又开始乱动,伸进她衣服里。一下一下撩拔人心。

“我耳朵痒。”他的呼吸很重,吹到她耳朵里。

“那就让你更痒。”他拉过她,抵在墙上,百无禁忌的亲过来,沿着她下巴的轮廓细细亲咬着。

“阿少,你为什么喜欢我?”饶是已经听到答案,她仍是不甘心,仿佛不听他说个几遍,心里就不踏实。

“不知道。”他老实回答:“只能说时间没有晚一步,也没有早一步,遇上了就喜欢上了。”他并不打算说谎:“若是现在遇到你,我肯定会衡量,长相如何,身材如何,家境怎么样,性格好不好。可是那时候学习太忙,来不及考虑太多。就冲那感觉,就认定你了。”

叶涵也不气,若在大学考虑爱情,她也是这种想法。这本就是营造爱情的地方,既然选择,为什么不选一个相对好的呢?四下看了看,才发现原来邻校是一所高中,一直以来,叶涵以为墙里墙外都属于大的。绕过小道进了教学楼。

“这儿没我们高中好看。”叶涵道。叶澍嗯了声,其实这儿要比他们县城的高中好看多了,落英缤纷、绿树环绕,墙体亮堂堂的,也没褪色。

“要进去吗?”叶涵问。

“进去。”

今个儿放假,校园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推开窗,叶涵钻进教室才发现这儿很像12班,拥挤的教室,同样的地板砖,就连最后一排第二个桌子也是耀眼的独一无二的红。

叶涵坐了下来,心情有些激动:“我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即使一年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变,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人生轨迹,快的像一阵风。

“喜欢就好。”他坐在第一排,就像以往每回那般的坐姿,堂堂正正的挺直腰板。

“你特意布置的?”她问。

“恩。今天他们放假。”他说的并不说,却做了很多。

她冲她灿然一笑,扭头看窗外:“可惜种的不是香樟。”

“这个无能为力。”他只能寻最像12班的教室,换换桌子,营造回忆的气氛。

“现在很少见红色的木桌子了,你去哪里找的?”叶涵很兴奋,学着以前开了桌子看了一眼,这一看,一条链子映入眼帘,叶涵知道是叶澍准备的,黄色的小雏菊很闪眼可爱。

“很好找。”他回答的先前的问题,又问:“喜欢吗?”

女孩胸口砰砰跳,愣愣抬头:“这个挺贵的吧?”

“还行。”

她上来就狠狠的揪了他一下:“放在这儿,不怕丢?”

“丢了再买。”

叶涵瞪眼:“我就只喜欢这个,其他的我都不要。”乐滋滋的摸了摸雏菊:“给我戴上吧。”

他缓缓笑了,慢慢起身。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脖间忙碌。末了,又轻轻吻了一下雏菊。那时,叶涵有种错觉,仿佛复读那会儿她就和叶澍在一起了,这个好看的孤傲的少年回头,笑容隔着千山万水:“不能弄丢了,我只买得起一条。”

叶涵抬头看他,眼睛喜滋滋的:“你以后要是钓到鱼不给鱼饵,我就当了它。”

“不会,钓到美人鱼,舍不得放生,只好自己养着。”

她又摸了摸链子,细细的感受雏菊的形状脉络,总觉得自己的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她靠过来,往他怀里挤,脑袋搁在他胸口,椅子不是很大,叶澍挨着椅子边坐,脚撑地做支点。

“唐哥哥要是看到我们在一起了肯定吓一跳。”

“他知道。”

“知道你喜欢我?”

“知道你打我主意。”叶澍淡淡一笑:“否则怎么将我调走?”

那一回调座位也很简单,他去了办公室,言简意赅:“我要换座位。”

“为什么?”唐哥哥问。

“一定要有理由?”

“现在学习紧张,任何小调动都会人心惶惶,若是没理由,我是不会变动的。”

“我喜欢叶涵。”叶澍仰起头:“怕控制不住情感,还是稍微离开一下比较好。”

唐哥哥惊呆了,眼前的少年虽然大多时候冰冷,不近人情,却也占着先天的优势,事事顺风顺水,乃至未来都不会有大的变动。

“也对!”唐哥哥表示理解:“若是不复读,你早就可以自由恋爱了。”

末了,叶澍又道:“别对你老同学说。”

他指的是叶建国。

“那你为什么对我说?”唐哥哥好笑,他本就无意和叶建国说此事,两人一年到头也没联系过几回。事业不同,价值观不同,追求也不同,若不是叶澍来这复读,他和叶建国怕是根本不会联系。

“大概是因为大家叫你唐哥哥。”他又道,眼眸像六月江南烟雨,朦胧而好看:“我先回教室了。”

这一切,叶涵不知道。

“我其实一看到你就打你主意了,那时我就想怎么会有男生这么拽帅拽帅的,我一定要厚着脸皮将他追到手,然后狠狠的甩了,插着腰哈哈大笑:谁让你丫的在办公室瞪我。”第一回见面便是在办公室里,那时的他看什么都不顺畅,私下却端着一张礼貌的脸,与人相处带着距离感。说来奇怪,第一回见到叶涵,他便直接表现出自己厌恶别人打量的眼光。那一回,也算是第一次这般直白,平生一次特例,成就一段长情。后来,这女孩就成了生命中的独一无二。

“我没瞪你。”叶澍慵懒着声音,两只手交叉着放在嘴边,像以往任何一次教她作业时的模样:“我只是白了你一眼。”

叶涵眼睛闭上,世界红彤彤的,叶澍也红彤彤的,身上温暖贴心,一想到这,她对未来充满期待。

往墙上爬时,叶涵像想到了什么:“坏了,桌子忘记给换回去了,那孩子估计会吓到。”

“那就吓着吧。”他抱起她,叶涵往墙上爬,一个趔趄,差点掉下来,叶澍上前用手拖住她,手上沾了不少她鞋底的灰,不忍擦去,无声的笑了笑,总觉得留着也成,便没洗手。他的洁癖似乎有所好转了。

回到宿舍,跟张存委婉的讲了此事,辣姐插足这段也委婉的表达了一番。张存听了直摇头:“虽说有饭蹭是好事儿,但我也是有原则的人。你也看到了,我和李子睿完全不合拍,见面只会更尴尬,万一他喜欢上我了怎么办?”

“你多虑了。”

张存还在纠结:“可是真的会尴尬。”

“他明天就走了,有我在,我不会让他和你独处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张存觉得也没什么可矫情的,本就是贪图那顿饭,去吃也不亏。

晚上,几人到了约定的地方。张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看到李子睿淡淡的点点头,想了想觉得不太热情,便又咧嘴笑了笑:“你好。”

“你也好。”

得!这不是他们的聊天记录吗?

两人无话可说,好在叶涵挺照顾张存的感受,努力活跃气氛。

李子睿明显休息好了,整个人精神不少。

“张存,你和照片上长的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李子睿细细瞧了几眼:“没事!人好就行。”意思人没照片好看。

又把天聊死了。

“那个,李子睿,我有事要说”叶涵话未说完,李子睿的手机闪了一下,是消息。

李子睿道:“等会。”说完划开手机看消息。

空林向晚:对啊!你不仅认识我而且非常讨厌我!猜猜我是谁?

李子睿抬头看了看张存:“你刚才又发消息给我吗?”

张存茫然摇头,又一条消息进来。

空林向晚:老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女神辣姐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