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在一起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3-29 14:17:40 字数:3404 阅读进度:220/290

“顾耐。”

“存存,帮我把阳台上的被子收一下。”

好吧,吃人的嘴软。张存抱起被子,阳光气息扑面而来,但是张存敏感的闻到了一种好闻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和顾耐身上的味道相同。张存往左右看了看,见没人,便将脸埋进被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真好闻。

“被子放在哪里?”

“你先抱着,我先把下面的被子整平。”

顾耐忙碌着,衣服上的褶皱忽平忽皱,不得不说,这样的男人对张存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可是明明之前还是疏远的两个人,忽然成为情侣,不是很奇怪的事吗?

“发什么呆,叫你三回了,被子递给我。”

“哦。”

“顾耐。”

“干嘛?”

完了,这回居然没有纠正自己叫顾医生,有猫腻!

“顾医生。我们寝室的人好像误会了。”

“叫顾耐。”

“啊?”

“叫声听听。”

“顾耐。”

“真乖!”

“你别在意,我回去解释一下,可能因为我在你这里蹭了几次饭,他们就以为你…喜…欢,总之,我回去解释一下。”她现在必须标明立场。

顾耐有些好笑,黑眸闪着熠熠星光:“你觉得我做的菜怎么样?”

张存摸了摸鼻子不自然的转过头:“好吃!”

“以后还想不想继续吃?”

张存慎重考虑一番,鼻子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她很紧张:“如果少放点葱姜蒜,我可以考虑考虑!”

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顾耐揍走上前懒散的看着她,还打了一个呵欠:“那成,张存我们试试看吧。”谁也没说试完的结果不尽人意时,是不是意味着连饭都不给蹭了。

头回,顾耐亲自送张存回宿舍,这并不能让她感动,只觉得顾医生今个儿脑子抽筋,也许他只是想出来散散步顺道送自己回去而已,看顾耐她总有种雾里看花的错觉,他们不在一个次元。

临到宿舍门口,张存还是将心中疑惑问出口,垂在耳际的碎发沾染了汗湿答答贴在耳根处,脸颊红扑扑的:“顾医生,你真的喜欢我?”

“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

他深邃的双眸带着笑意,回问:“那你呢?”

“我觉得你很好。”这是她的真实想法,老实说她不懂什么叫爱情,只觉得和顾耐待在一起很自然,但自然算爱情吗?

“对了。”她顿足,守护跨进门的一只脚,回头巴巴的问他:“我们谈了,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陪你买菜的兼职钱不给我了?”

“恩,谈钱伤感情。”

夏日的风虽凉快,却也没赶走空气中凝固的闷热。

张存不悦:“那就不谈感情只谈钱。”

他顶了顶腮帮,一脸好笑:“你觉得你拒绝了我,我还会雇你?”循循善诱之:“那时候你不仅没有兼职费,还会失去我这个朋友,以后更不能来蹭饭,你或者你室友来拿药都不会打折。最重要的是我很拿的出手。”

存存隐隐心动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你不能再随心所欲的叫我起床,我郁闷时也可以生气,衣服的钱也不会向我要了,芒果你会自己买?”

“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好,试试看吧。”她的眼里不在唯唯诺诺,更不会害怕他忽然的注视。对视三秒,张存还是没出息的看地面。

“我能抱你吗?存存。”他问,这个时候气氛有些好。

“不能。”她抠了抠手指,神情拘谨。

“哦,那我走了。”然后,顾医生插着兜慢悠悠的离开了。唉!这段感情是不是太随意了些。看他背影和着两边的绿篱,好看的像是一道风景线。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赚大了。

那天晚上,回到寝室,张存头一回没有玩手机,早早的躺下了。闭上眼睛,还是觉得很诧异,翻来覆去五分钟脑子里全是顾耐,起身,穿鞋,又去了躺厕所。这回一定要睡着。黑暗中,仿佛有一个声音问她,那双眸子里有一道光闪过:“要不要试试看啊?”

愁绪,才下心头,却上眉头。夜好安静,心却一直喧嚣。

张存将手机重新开机,翻到顾耐的手机号,却始终没勇气发信息问点什么,她叹气,还是接着看小说吧。不知为何,平时攻受那些爱恨情仇,今天看了索然无味。没看两章,她便决定睡觉了,睡得早对皮肤好。于是决定最后一次去厕所,这回,一定要睡了。

叶涵看张存来来回回跑厕所好几趟。不看人听拖鞋的拖沓声就知道是张存。

“你尿频尿急尿不尽?前列腺有问题?”

张存:“我只是有强迫症,别在意,我可能还要去几趟。”

“你在想顾医生的事?”

“恩,脑子里乱乱的。”说实话,她有些后悔了。

“对你说个秘密,阿少说顾医生不错。他极少夸人的。”叶涵这话说的好像叶澍夸了谁,于谁而言都是一种荣耀似的。

自张存和顾耐在一起后,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顾耐居然主动买很多水果,尤其是香蕉,塞的冰箱满满的。用顾耐的话说:咱省下去自助餐的钱,在家吃香蕉,乖啊。

这般两个人的关系算是质的改变了。

张存很少去校医院找顾耐,顾耐也没有等过张存下课,因此知道他们在一起的除了508寝室寥寥无几。这段爱情敷衍的开始,没必要高调的展开,日后分手时便也能无风无波。

没课时,张存都会去顾耐那里吃饭,他每次烧完饭菜都会用希翼的眼神瞟向她,张存停止夹菜,一脸正色的夸道:“你烧的比ues的菜好吃多了。”

爱情始于厨艺,终于夸赞。他很喜欢别人夸他的厨艺。

“这样说你吃过ues的菜?我依稀记得你是个小服务员而已。”

张存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承认,我偷吃了,你去告状吧!”

“我才不告状,浪费电话费。”

张存觉得和顾耐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有时候两个人拌拌嘴,下一秒就会和好如初。顾耐做饭的时候,她就会帮着洗菜,有时候会被顾耐赶出来,理由仅仅是因为厨房太小,而你太胖。

胖吗?好像是胖了点。

“你就不能发明一道让人吃了不会胖的美味的菜吗?”

“那你别吃了。”

“顾耐,下次我烧给你吃吧?”

顾耐轻笑:“你的实力只够洗菜的,偶尔还洗不干净。乖,在客厅等着。”

说完捏了捏张存的脸,又不是他养的小猫,不是捏脸就是亲鼻子。乖什么乖,张存从冰箱里拿出三根香蕉窝在沙发上吃。

吃完饭,张存躺在床上懒得动,和顾耐在一起已经两星期了,她还是觉得不现实,顾耐的身上充满着迷,偏偏自己不知从何问起。

“顾耐,你喜欢我什么?”

床的一侧陷进去,顾耐躺了下来,从后面贴着张存,偶尔兴致来了,会揪揪她的鼻子。

“确实!你好吃懒做,挑食,不爱干活,长相一般。”

张存胸口闷着一口气,不说话也不回头。

“恩,好在你偶尔有些可爱。”

张存转过身,斜眼看他,这个闷骚的男人算是夸赞她啦?顾耐此刻看上去一本正经,眼底丝毫没有调侃的意味。

“漂亮的女生就说漂亮,不漂亮的女生就说内在美。善良的女生就说气质好,什么都没有的女生就说可爱是吗?”

“哦?”顾耐扬起好看的眉毛。“好见识!”

她挽起头发,露出粉粉嫩嫩的耳垂,说实话,他们不像是陷入爱情中的男女,没有呢喃也没有身体的接触,两人都太理智,理智的过分。

“你谈过几段爱情啊?我就随口问问,你要是不喜欢,可以不回答。”纯属单纯的好奇,顾医生生的不差,不至于找她当女朋友的。

顾耐轻笑:“一段。”

那还好,她心想。

“谈了五年。”

能谈五年,估计是奔着结婚去的。

“后来怎么分手了?”

“自然而然就分了。”他想了想补充道:“准确来说是我被甩了。”顾耐轻描淡写。

张存微微一滞,试图从顾耐脸上找出伤心这种情绪,显然,对方无恙。

“如果她哪一天回来找你呢?你会跟她走吗?”如果他回答是,她想没必要再这段爱情中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

“当然!还要带她去ues吃饭,给你加提成,好不好?”

好个屁!

“如果你要跟别人走,一定要对我说,咱们算和平分手了,以后见面还能打个招呼。”她说这话时带着真心,好在和顾耐也就是口头的“在一起”,连实质的拥抱都没有,回到最初的状态也很简单。

“好。”

他们算是约好了。

顾耐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张存无聊拾起来把玩了下,靠!居然是苹果的?划了几下都没开,她试着写了个n,手机提醒错误。她又写了个g,依旧是错误。

“我来开。”

“等下。”张存躲开顾耐的手:“我最喜欢破解密码了。”

她试着写了个c,提醒错误。写了个z,手机打开了。张存一脸得意:“没想到你用我的名字做密码。”

顾耐静默三秒:“明天我换成c?或者换成你的生日?”

“为什么?z很好啊。”张字的z。

顾耐没再说什么,起身:“走吧,出去散步。要是你今天能跑三圈明天的红烧肉不放葱姜蒜。”

张存黑着脸静了十几秒,挣扎着要不要去跑步,顾耐老是让她晚上跑几圈,无所不用其极,只得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明天记得买香蕉。冰箱里存粮不够了,我要吃最大最肥的。”

“依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